《长津湖》 陳凱歌、徐克的投名狀(圖)

2021-10-06 19:41 作者: 楊天資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從《霸王別姬》到《長津湖》陳凱歌墮落
從《霸王別姬》到《長津湖》陳凱歌墮落。(圖片來源:Alberto E. Rodriguez/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10月6日讯】(看中國記者楊天資綜合報導)一部竄改歷史的逆天「抗美神劇」《長津湖》卻在十一國殤期間被造勢成票房猛獸,其過份的造假渲染,連愛國小粉紅都吐槽。人們不禁悲嘆曾經出品過《霸王別姬》的陳凱歌和擅長武俠電影的徐克,墮落到為了人間有限的名利,向中共遞交了數次投名狀,而且以造假為前提,這是利用電影給無知的國人洗腦,毀掉中國的下一代!

綜合歷史記載,長津湖戰役美中士兵犧牲比例高達1:40,中共過去感到屈辱根本不願也不敢提,現在卻被裝潢成正面教材,居然還打破了票房記錄。評論稱,一段最不光彩的歷史竟成了愛國素材,可見中國人的價值觀和歷史觀的扭曲。

「深焦」暗示票房「注水」 遭封號14天

中國自媒體「深焦」(DeepFocus)批評,該電影意圖從各個角度完整描摹出建國初期朝鮮戰場上的宏大歷史,但最終的質量卻並不盡如人意。質疑「粗製濫造的主旋律,到底獻給誰看?」甚至還揭露,部分顯示已滿的場次,有的實際觀眾僅一半,暗示票房有「注水」成分,文章不僅被刪除,「深焦」的微信公眾號被封14日。

據悉,影評類公眾號「深焦DeepFocus」因為發表批評《長津湖》的文章《粗製濫造的主旋律,到底獻給誰看?》被刪除。

從「中國數字時代」(chinadigitaltimes.net)網站上分享的這篇被刪除的影評來看,文章其實只是從影片製作質量、歷史還原度和票房是否具有水分等角度對這部電影提出了質疑,並未觸及真正「敏感」的政治話題。

在其它社交平台上,關於這部電影的討論已經擴展到長津湖戰役的真實歷史、中國當時該不該派兵到朝鮮戰場。有推特用戶發帖抱怨道:「捂嘴刪評炸號一條龍又如何,就是要說,討厭虛假的燃爆了看哭了,討厭致敬xx這種做作的話術,不想看到有一個人為了保家衛國的謊言在零下40度被凍死,不會為了這種歌頌人道災難的片子貢獻一分錢。」

國學家:長津湖戰役非保家衛國

陳凱歌和徐克
陳凱歌和徐克(圖片來源:Yves Dean/Getty Images)

《長津湖》表現的是韓戰。中共參與韓戰,是參與一場非正義戰爭,隨著越來越多史料公布,這一點已鐵板釘釘:韓戰是朝鮮金日成率先發動的,韓國和美軍是被動防禦,美國組建聯合國軍,乃是師出有名。

金日成發動韓戰,最初只是尋求斯大林的支持,而對中國封鎖消息。歷史學者沉志華在《最後的「天朝」:毛澤東、金日成與中朝關係》一書中指出,據朝鮮人民軍作戰部長俞成哲說,莫斯科和平壤對中國人封鎖了進行軍事準備的消息,原先在各軍事部門工作的來自中國的延安派幹部,大都被調離了與作戰計畫有關的崗位。戰爭爆發前,所有蘇聯援助的武器都是從海路,而不是通過中國鐵路運抵朝鮮的。戰爭爆發後第三天,金日成才派遣一個武官來通報情況。對中國來說,韓戰不是保家衛國,而是毛澤東與斯大林爭奪共產主義領袖地位,讓數十萬中國軍人到別國土地上當炮灰。

據中國學家宋永毅還原歷史解釋,美國並沒有打中國,而是把北朝鮮侵略南朝鮮的軍隊趕出去。而且不只是美軍、是一支聯合國軍隊,這是聯合國軍通過正義去插手反對北朝鮮侵略。宋永毅說,改革開放後稍有瞭解的人都知道,是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在毛澤東和斯大林的支持下打的「第一槍」、他們是侵略者。

宋永毅:「長津湖戰役雖然中共不宣而戰搞突襲,但是當時傷亡的比例是1:40。死1個美國士兵、要死40個志願軍。雖然美國也是很成功地撤退,最後是金日成拚命要和談。所以整個所謂的『抗美援朝』,中共並沒有打贏,因為美國本來的意圖就是要把北朝鮮的侵略趕走。

宋永毅認為,中共對歷史事件的態度,完全是根據它的政治需要。

從《霸王別姬》到《長津湖》人與時代一起墮落

還有評論稱:《長津湖》拍攝花費13億,動用群眾演員7萬多人,是中國有史以來投資最大的電影,也是一部謊言構造的電影。從《霸王別姬》到《長津湖》,陳凱歌實現了人與時代的同步墮落——當今還沒有到毛澤東時代「沉默也是罪」的地步,陳凱歌完全可以保持沉默,他主動加入大合唱,只是因為擺脫不了名利的誘惑。

陳凱歌在1993年拍了《霸王別姬》,劇情中有表現文革中京劇演員的自殺,也有改革開放後京劇演員的自殺。最後一齣戲裡,主角拔出那把霸王劍,自刎而死,臨死前說:「楚霸王都跪下來求饒了,京戲它能不亡嗎?」

在那個時代,陳凱歌還敢於表現中國現實社會的陰暗面,這也絕非偶然,因為他和父母都是文革受害者,他曾遭到拘捕和審訊,審訊者威脅說:「你不老實交代,老子一拳揍死你!」他被釋放回家後,一度夢見自己冷靜地研究自殺的方法,「該用的器具都在,拿起來,又放下」。

陳凱歌在回憶文章《青春劍》中,詳細描寫了他們家被紅衛兵查抄的經過:他們打開衣箱和衣櫃,他們撕碎綢和紗,留下布的。他們找到母親五十年代穿的幾雙舊皮鞋,有跟的砍掉跟,沒有跟的攔腰折斷,用的是廚房的菜刀。……他們打開鎖著的抽屜,取出有限的現款和存摺,他們卻把所有的書,除了毛澤東和其他少數幾個作家的以外,都搬了出來,在槐樹下堆成一座小山,點著了一根火柴。

如果說當年那個在角落瑟瑟發抖的少年讓人「哀其不幸」,那麼今天拍攝《長津湖》的國際大導演則讓人「怒其不爭」。少年陳凱歌眼睜睜地看著父母受同學羞辱卻沉默是金,快要七十歲的名滿天下的陳凱歌卻向同一個暴政獻上投名狀,他成了自己電影中的悲劇角色:「這蒼涼一生,你可曾一步一步走失了自己?」

陳凱歌在《長津湖》開機儀式上專門安排「祭奠志願軍英魂」的環節,政治正確,天衣無縫。他說,自己過去是個軍人,每次提起抗美援朝,都會感到熱血沸騰,「原因很簡單,因為這場戰爭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立國之戰」。他希望拍出一部「驚天地泣鬼神」的電影,「2018年,我看到新聞裡說志願軍的遺骸在韓國被找到,將送回國內。將近七十年的時間,他們的忠魂才回到自己的祖國,想到這兒我就覺得,我們沒有理由不把這部電影拍好」。他在這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就長津湖一役而言,共軍並未實現「以弱勝強」。史料記載,在長津湖戰役中,共軍第九兵團以近十五萬兵力,對美軍第一師等部不到兩萬人進行突襲並分割包圍,卻不但讓美軍成功突圍,自己還被打得減員近九萬人。在戰場上有阻擊陣地中的士兵,因為毛澤東的命令,穿著夏季服裝趕到朝鮮,結果在雪地裡全員凍死。

思想史家錢理群在給年輕讀者的一封信中談到,我們每一個人每天都在面臨著「說謊」還是「說出真實」的矛盾,這是現實生活中人的基本生存困境,在操作層面上,則有幾條線。首先是高線,即說出自己心裏的話,說出真實。如果不能說、不許說,就求其次,維護沉默的權利。有時候,連沉默的權利也沒有,只能說違心的話,但這仍有幾條不可逾越的底線:

第一,要清醒:自己是在說假話。千萬要警惕,不要說假話成了習慣,把假話當作真話,甚至不知道如何說真話了。第二,說假話必須是被動的、無奈的,千萬不要為了達到私利的目的,主動地去說假話。這個「口」一開,就收不住了。第三,說假話要以不損害他人為底線,說謊話的苦果只能自己嘗,絕不能因為自己的謊言而損害他人。拍《長津湖》的陳凱歌突破了上面每一條底線,已然淪為獨裁暴政的幫凶。他全然忘記了那把霸王劍,「楚霸王都跪下來求饒了,電影它能不亡嗎?

當藝術淪為政治的打手

「我們生活在充滿了虛假新聞的時代,但它不是推特和YouTube發明的——1930年代出現的虛假新聞是為了讓某些人消失。倫敦現代泰特美術館(Tate Modern)策展人娜塔莉婭.西德麗娜(Natalia Sidlina)在一個題為「紅星照耀俄羅斯」(Red Star Over Russia)新展開幕時說。這個為紀念俄國十月革命100週年而舉辦的展覽,聚焦蘇聯1905-1955年時期那些極具衝擊力的視覺形象,毋庸置疑,全部是政治宣傳品。

這些畫面的影響力直至今天仍然存在。現代泰特美術館總監馬休.蓋勒(Matthew Gale)說:「這個展覽是為'十月革命'100週年而策劃的,但它卻似乎在促使人們與當今世界進行比較。」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