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通脹率會不會緊追土耳其?(圖)

2022-01-03 09:00 作者: 如松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22年1月3日訊】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近年來一直都是世界上的「風雲人物」,源於他有很多違背常規的政策主張。

2013年以來土耳其貨幣里拉在持續貶值,今年更加速貶值,很多經濟學家認為這是埃爾多安奇怪的金融理論導致的結果。比如他認為加息並不能抑制通脹卻會摧毀經濟發展,只有降息才能壓制通脹併發展經濟,這有違人們的正常思維。今年以來土耳其的通脹率一直在20%附近,按傳統的經濟學理論就應該提升利率來抑制通脹的發展,但埃爾多安反其道而行之,為了貫徹自己獨特的金融理論不惜連續解職央行的行長、副行長,推動央行降息,結果導致土耳其里拉匯率不斷跳水。

這其中的真相是什麼?

在通脹高漲時期還要降息,原因並不是埃爾多安的金融思維太奇怪,或者說這只是外在的假象。真實的原因在於債務,是土耳其的債務決定了埃爾多安的奇怪思維和土耳其央行的降息行為。

這事得從次貸危機說起。

2008年的次貸危機本質就是債務危機,即美國房地產的垃圾債券出現了大規模的違約。

根據對美國1929年大蕭條的研究,美國經濟學家費雪在《繁榮與蕭條》一書中就提出了「債務—通縮」理論,即過度負債和通貨緊縮相互增強,最終讓經濟陷入蕭條漩渦以及債務危機之中。這個理論比較容易理解,過度負債導致消費主體(家庭)的消費能力下降,消費主體(家庭)就需要削減支出、減少購買行為,這就導致企業的營業收入和利潤下降,進一步就會出現流動性危機,企業就只能進行裁員並選擇降價出售商品與服務(滿足流動性要求),而裁員又會導致消費主體(家庭)消費能力的進一步下降,然後又會導致企業新一輪的裁員與降價,這就是蕭條與債務危機不斷深入的過程,當然也是市場出清的過程。

今天的世界使用的是紙本位的貨幣,即便將其美名為主權貨幣也改變不了紙本位的本質,它就是大家手中的紙幣,這種貨幣的最大特點就是可以無限量發行。次貸危機爆發後,美國不願意陷入1929年那樣的蕭條與債務危機的漩渦之中,拒絕以這樣的方式進行市場出清,所以就使用量化寬鬆的手段來應對,本質是通過央行無限印鈔購買債務來減輕市場的債務負擔,恢復市場的消費能力,名義上說是為了拯救經濟。

這就形成了一個難得的低利率時期。根源在於次貸危機爆發讓物價有強大的下跌壓力,雖然美聯儲等央行執行量化寬鬆政策將大量的鈔票投入到市場中,但利率卻可以維持在極低的位置,這就是零利率和負利率,這是人類數千年經濟史上的「奇蹟」。

此時,市場中有取之不竭的資金、利率又維持在人類經濟史上的低位,當然就導致次貸危機之後各國債務率的暴漲。各國的投行對此都有詳實的報告,不必贅述。

但各國加槓桿(加債務)的重點不同,有些國家是政府債務率暴漲(典型的是美國)、有些國家是企業和家庭債務率暴漲(主要是權威型國家),有些國家是本幣債務規模暴漲,也有些國家則是外債規模暴漲,而土耳其主要就屬於最後這一種。到今年,土耳其的外債規模已經達到4464億美元,是去年GDP的62%!

次貸危機之後,各國央行用大印鈔救市,本質是用更大的債務泡沫拯救前一個債務危機。既然央行肆意向市場中投放貨幣、債務規模更大,龐大的債務很快就會抑制經濟增長,然後就進入滯漲階段。但基於各國的具體情況不同進入滯漲的時間點會有所差別。上述這一點很好理解,既然次貸危機之後各國央行拒絕通過「蕭條-債務危機」的通縮模式進行市場出清,市場就只能選擇另外一個出清的方式——惡性通脹!

土耳其在2013年就陷入了滯漲,這個陷入滯漲的時間點與委內瑞拉、巴西、阿根廷、俄羅斯等國陷入滯漲的時間點非常接近。其實,其他各大國的經濟增速也都從這個時間點開始出現明顯下滑,意味著在逐漸滑入滯漲的軌道,不必細說。

隨著滯漲的不斷深入,土耳其以美元核算的經濟規模不斷萎縮,土耳其外債的壓力就越來越大,讓外債債務率連續上升。此時土耳其要維持外債不違約就只能持續消耗外匯儲備,導致土耳其從2013年之後的外匯儲備規模不斷萎縮。到今年初期,土耳其的外匯儲備已經只剩下區區400多億美元,要維持外債的可持續流轉就越來越難:

要注意的是,土耳其長期都是一個貿易逆差國家,外債債務不斷上升、外匯儲備規模不斷萎縮而逆差不斷持續,土耳其的債務壓力就會不斷加劇;同時,美元即將進入加息週期,這意味著土耳其外債的還本付息壓力將迅速放大,如果以目前這樣的狀態持續下去,四百多億美元的外儲挺不了多長時間,土耳其很快就不得不進行外債違約。

經過修憲之后土耳其總統的權力已經高度放大,現在的埃爾多安即便還不是一言九鼎,至少已經是七八鼎,一旦外債被動違約,土耳其匯率就會無序暴跌,通脹就會迅速失控,這對埃爾多安的政治聲譽肯定是災難性的打擊,更無法獲得總統連任(土耳其在2023年就將進行大選)。

既然埃爾多安總統的權力已經高度集中,就可以隨意罷免央行的任何人,然後用自己奇怪的金融理論逼迫央行貶值里拉就成了他唯一的選擇,目的是通過可控的貨幣違約(即里拉貶值)來避免外債違約。

里拉貶值,土耳其韭菜的消費能力下降,進口就會萎縮,匯率貶值之後出口競爭力就會增強,就會改善貿易盈餘,就可以積累更多的外匯以應對外債。到今年三季度,土耳其出口同比增長25.6%,而進口下降8.3%,這就是埃爾多安要達到的目的。

為什麼埃爾多安不能直接貶值里拉、而是要發明一個很奇怪的金融理論達到貶值里拉的目的呢?這些債務的形成大多與埃爾多安過去所推動的大基建活動有關,這是埃爾多安的「政績」,如果告訴土耳其人為了這些債務需要大幅貶值大家手裡的貨幣購買力,就必然會激起民憤,埃爾多安的政治生命也就到頭了。

發明很奇怪的金融理論,就是為了實現有序貶值以應對債務危機,穩定自己的政治權力。

因此,任何人如果認為是埃爾多安奇怪的金融理論導致了里拉的加速貶值,這只能說明自己已經被埃爾多安忽悠了。

即便使用奇怪的金融理論進行里拉貶值,可如果讓里拉持有人徹底喪失信心也一樣會導致的貶值失控、進而出現無序貶值,這是埃爾多安不准許的。所以他最近又使用更奇怪的辦法來穩定里拉匯率,通過財政支出給貨幣持有人手中的里拉提供貶值補償,這意味著里拉的購買力可以暫時穩定下來,匯率也就可以暫時穩定。但是,引發里拉貶值的根源是債務(外債),現在通過財政支出給里拉持有人進行補償,必然會快速放大財政債務(內債),這當然是里拉在未來繼續貶值的動力所在。源於只要土耳其的外債問題得不到化解,貶值這條路就還要繼續走下去。現在埃爾多安通過財政支出穩定匯率的手段就是在為未來的繼續貶值服務,環環相扣。

但這只是「術」這個層面的精彩,根本問題並未解決。土耳其大選之後(甚至大選之前)里拉就會繼續貶值,數年之內外債違約、十年以內換幣已經基本成定局。當然,在這些過程中伴隨土耳其人的必然是此起彼伏的惡性通脹。

次貸危機之後,各國政府都拚命加債務,無論這些債務的側重點是集中在家庭、企業還是國家財政身上,也無論這些債務是內債還是外債,未來這些政府都會走埃爾多安的道路,都需要推動貨幣加速貶值,只是貶值的路徑有所不同而已。

次貸危機之後美國政府的債務率暴漲,債務上漲的趨勢無論是歐巴馬、川普(特朗普)還是拜登時期都不曾停止,此時如果繼續維持低通脹環境,財政最終就會不堪重負,引爆債務危機並導致美元的無序貶值。但如果讓經濟運行在高通脹環境下就會截然不同,此時名義GDP增長率(通脹率+實際GDP增長率)會很高,與低通脹相比政府的財政收入增速就提高(財政收入增速與名義GDP增速正相關),然後再由美聯儲控制美債收益率在比較低的位置以壓制美國政府的利息支出,這就會給美國政府提供更大的財政騰挪空間,緩解美國政府的債務壓力。

今天,人們不斷批評美聯儲和鮑威爾收縮貨幣的腳步太慢,讓通脹成患,這是典型的後知後覺,一年多以前鮑威爾就告訴了人們他會這樣做,當他將美元的中期通脹目標2%調整為美元的中期平均通脹目標為2%時,實際就已經打開了通脹的天花板。因為即便今天的通脹是10%或更高,如果未來的通脹是負數(這是誰都不知道的事),平均起來也可以在合理範圍內,所以現在的10%或更高也就變成是合理的。這相當於他在去年就已經告訴了全世界自己將放棄美元的中期通脹目標,美元要加速貶值,目的就是應對美國政府的高債務問題。至於全世界是否聽得懂這些「話」,那就不是美聯儲和鮑威爾的問題,而是世界的問題了,不是嗎?

再重複一遍,既然各國央行不願意以「蕭條-債務危機」的模式進行市場出清,基於紙本位貨幣可以隨意印刷的特點使用量化寬鬆(加債務)的手段對此進行抵禦,市場最終就只能通過惡性通脹進行出清,這是唯一的「出氣口」。

責任編輯:宇真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