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封城 小粉紅家被反鎖求助無門引熱議(組圖)


西安 封城 確診 小粉紅
一名西安小粉紅發文救助說,當地疫情嚴峻,他所在小區的單元門被反鎖,認由所困居民投訴、求救都無用。(圖片來源:微博)

【看中國2022年1月11日訊】(看中國記者黎小葵綜合報導)陝西省西安市這一波武肺疫情至少累計本土確診病例2004例,官方為防堵病毒傳播,不斷升級管控措施,但病毒仍持續擴散。近日繼當地封控導致多名孕婦流產、心臟病患者錯失搶救時機身亡後,再有一名西安小粉紅發文救助說,當地疫情嚴峻,他所在小區的單元門被反鎖,認由所困居民投訴求救都無用。

一名名為「大蒜頭瓣」網友1月8日在微博發文救助稱,「我是西安蓮湖區旭景新港小區8號樓的住戶,我單元有確診人員,我們樓上幾百戶居家隔離,我們不出戶,今天發現兩個單元的大門都被從門外加了大鎖而反鎖,如果一旦發生地震或火災,這上千人的生命就沒法保證了。」

社區 小粉紅 西安
一名西安小粉紅發文救助說,當地疫情嚴峻,他所在小區的單元門被反鎖,認由所困居民投訴、求救都無用。(圖片來源:微博截圖)

該網友表示,曾給119、12345等多個部門打電話反映情況,但得到的回复卻是「鎖門就是對的」。最誇張的是,從蓮湖分局得到的回覆是「這是為了防疫故意鎖死的,是根據小區民意鎖上的」,「沒有民事責任,如果出事也是刑事責任,怎麼處理看刑事後果。」

這不禁讓他傻眼說,「小區大門口有隔離圍擋,單元門外焊了隔離圍擋,還加了鐵扎門,這些我都忍了,鎖了單元門和防火門就是殺人」、「沒有想到執法部門,執法犯法,罔顧上千人的生命安全」。

1月9日,該網友又更新了近況,他稱「剛才派出所和街道辦都前來造訪過,社區也做出承諾不會再鎖門,希望廣大群眾幫我們監督。」

不過,這則最新貼文發出後,「大蒜頭瓣」刪除了之前發布的幾條求助帖文,引發民間注意。

 

 

有細心網友搜索到「大蒜頭瓣」過往言論,驚呼「原博是被鐵拳砸到的粉紅」。

根據截圖顯示,「大蒜頭瓣」曾於2020年10月稱,「如果西安封城,我哪都不去,安心等死。武漢封城,有人跑西安,我給他了一個溫暖的空間」。

小粉紅 西安
「大蒜頭瓣」曾於2020年10月稱,「如果西安封城,我哪都不去,安心等死。武漢封城,有人跑西安,我給他了一個溫暖的空間」。(圖片來源:微博)

「大蒜頭瓣」也曾多次發表質疑吹哨人李文亮醫生的帖文,如:「死的人主要是因為胖,李文亮200斤」、「(看了)這個新聞後,我覺得處理訓戒(誡)李文亮的警察,不為過」、「他是烈士,好多醫生都不答應」、「估計是知道他病情堪憂,有可能死,為了樹立英雄打基礎,不然為什麼不去採訪其他幾個人?」 

此外,2020年11月前後,中國學者李毅因一席「中國染疫死了4000人,等於沒人死」的言論引發爭議。當時「大蒜頭瓣」則稱,「和美國死24萬相比,確實和沒死人一樣」。此言曾遭不少網友批評他冷血。

西安 封城
「大蒜頭瓣」稱「和美國死24萬相比,確實和沒死人一樣」。此言曾遭不少網友批評他冷血。(圖片來源:微博)

如今,在他身陷困境之際,許多網友不禁在微博留言,「輪到自己死的時候,要給『確實和沒死人一樣』+1個名額的時候,也知道叫喚兩聲」、「想不到這麼快就應驗了啊」、「又一個被鐵拳砸到頭才知道疼的五毛狗」、「看下來,這個大蒜頭瓣的角度一直都是很偏激很刻薄的,對所有事物都冷嘲熱諷。無法想像這樣的人在生活中是一種什麼存在…。」

也有人在微博上說,「時代的一粒塵土,落在個人身上就是大山。可很多個人仍然高呼那隻是一粒塵土,因為大家總認為這粒塵土不會落在自己身上。什麼人quan(權)、法律,在不少地方、不少人的眼裡,根本不存在。博主自求多福吧」、「『大蒜頭瓣』很悲哀,罵他的小粉紅很悲哀,其實只要是小粉紅都很悲哀,因為隨時哪一天都可能變成下一個『大蒜頭瓣』,受到其他小粉紅的攻擊。」

還有網友感慨指出,「因為國內大多數人都沒有意識到體制有問題」、「替這個政權洗地的時候幻想自己也是趙家人,等法西斯鐵拳砸在自己頭上,才發現原來自己也是屁民」、「永遠不要去做政府的吹鼓手。因為吹你吹得越起勁,不僅公眾看不起你,政府更看不起你。」

事實上,本月初另一名曾攻擊撰寫「封城日記」方方的小粉紅,也曾發出求救信號。據這位名為「名字換成阻擊手行嗎」的西安網友描述,他因無法買藥而導致病情加重。目前他在網上公開自己的支付寶帳號募捐,向大眾求助。但當其他網友發現他是小粉紅後紛紛留言給他,叫他停止公開募捐。

小粉紅 西安 疫情
近日西安因疫情宣布封城,其中一名曾辱駡方方的西安小粉紅因生活陷入困境引起社會關注。(圖片來源:微博)

公開資料顯示,「名字換成阻擊手行嗎」出生於1979年,曾是一名射擊運動員,與奧運金牌射擊隊教練李傑曾是隊友,他當時的教練名叫「朱賢強」。 13歲那年,他因被隊友誤傷導致殘疾,此後他做過3次手術,但在他受傷3年後,西安市灞橋體委(現改名文化體育局)表示不再管他,只賠償他3萬元人民幣。如今他身體狀況越來越差,但治療需要數十萬甚至上百萬的巨額費用,讓他家庭債台高築,難以為繼。

此後他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加入小粉紅行列,並在2020年武漢爆發疫情、方方發布「封城日記」後,對其展開攻擊。

除了「名字換成阻擊手行嗎」外,僅在最近一年,還有辱駡方方的李丹身患癌症求助無門、鄭州地鐵五號線遇難者沙濤的「小粉紅」妻子,都引發網友圍觀深思:中共官方漠視民生甚至生命的做法,真的值得人們再去擁護它嗎?

李丹 小粉紅
李丹在微博中說自己「被現實的鐵錘錘醒了」,對於以前經常罵人批評中國醫療行為感到後悔。 (圖片來源:微博合成)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