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封城 小粉红家被反锁求助无门引热议(组图)


西安 封城 确诊 小粉红
一名西安小粉红发文救助说,当地疫情严峻,他所在小区的单元门被反锁,认由所困居民投诉、求救都无用。(图片来源:微博)

【看中国2022年1月11日讯】(看中国记者黎小葵综合报导)陕西省西安市这一波武肺疫情至少累计本土确诊病例2004例,官方为防堵病毒传播,不断升级管控措施,但病毒仍持续扩散。近日继当地封控导致多名孕妇流产、心脏病患者错失抢救时机身亡后,再有一名西安小粉红发文救助说,当地疫情严峻,他所在小区的单元门被反锁,认由所困居民投诉求救都无用。

一名名为“大蒜头瓣”网友1月8日在微博发文救助称,“我是西安莲湖区旭景新港小区8号楼的住户,我单元有确诊人员,我们楼上几百户居家隔离,我们不出户,今天发现两个单元的大门都被从门外加了大锁而反锁,如果一旦发生地震或火灾,这上千人的生命就没法保证了。”

社区 小粉红 西安
一名西安小粉红发文救助说,当地疫情严峻,他所在小区的单元门被反锁,认由所困居民投诉、求救都无用。(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该网友表示,曾给119、12345等多个部门打电话反映情况,但得到的回复却是“锁门就是对的”。最夸张的是,从莲湖分局得到的回复是“这是为了防疫故意锁死的,是根据小区民意锁上的”,“没有民事责任,如果出事也是刑事责任,怎么处理看刑事后果。”

这不禁让他傻眼说,“小区大门口有隔离围挡,单元门外焊了隔离围挡,还加了铁扎门,这些我都忍了,锁了单元门和防火门就是杀人”、“没有想到执法部门,执法犯法,罔顾上千人的生命安全”。

1月9日,该网友又更新了近况,他称“刚才派出所和街道办都前来造访过,社区也做出承诺不会再锁门,希望广大群众帮我们监督。”

不过,这则最新贴文发出后,“大蒜头瓣”删除了之前发布的几条求助帖文,引发民间注意。

 

 

有细心网友搜索到“大蒜头瓣”过往言论,惊呼“原博是被铁拳砸到的粉红”。

根据截图显示,“大蒜头瓣”曾于2020年10月称,“如果西安封城,我哪都不去,安心等死。武汉封城,有人跑西安,我给他了一个温暖的空间”。

小粉红 西安
“大蒜头瓣”曾于2020年10月称,“如果西安封城,我哪都不去,安心等死。武汉封城,有人跑西安,我给他了一个温暖的空间”。(图片来源:微博)

“大蒜头瓣”也曾多次发表质疑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的帖文,如:“死的人主要是因为胖,李文亮200斤”、“(看了)这个新闻后,我觉得处理训戒(诫)李文亮的警察,不为过”、“他是烈士,好多医生都不答应”、“估计是知道他病情堪忧,有可能死,为了树立英雄打基础,不然为什么不去采访其他几个人?” 

此外,2020年11月前后,中国学者李毅因一席“中国染疫死了4000人,等于没人死”的言论引发争议。当时“大蒜头瓣”则称,“和美国死24万相比,确实和没死人一样”。此言曾遭不少网友批评他冷血。

西安 封城
“大蒜头瓣”称“和美国死24万相比,确实和没死人一样”。此言曾遭不少网友批评他冷血。(图片来源:微博)

如今,在他身陷困境之际,许多网友不禁在微博留言,“轮到自己死的时候,要给‘确实和没死人一样’+1个名额的时候,也知道叫唤两声”、“想不到这么快就应验了啊”、“又一个被铁拳砸到头才知道疼的五毛狗”、“看下来,这个大蒜头瓣的角度一直都是很偏激很刻薄的,对所有事物都冷嘲热讽。无法想像这样的人在生活中是一种什么存在…。”

也有人在微博上说,“时代的一粒尘土,落在个人身上就是大山。可很多个人仍然高呼那只是一粒尘土,因为大家总认为这粒尘土不会落在自己身上。什么人quan(权)、法律,在不少地方、不少人的眼里,根本不存在。博主自求多福吧”、“‘大蒜头瓣’很悲哀,骂他的小粉红很悲哀,其实只要是小粉红都很悲哀,因为随时哪一天都可能变成下一个‘大蒜头瓣’,受到其他小粉红的攻击。”

还有网友感慨指出,“因为国内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体制有问题”、“替这个政权洗地的时候幻想自己也是赵家人,等法西斯铁拳砸在自己头上,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是屁民”、“永远不要去做政府的吹鼓手。因为吹你吹得越起劲,不仅公众看不起你,政府更看不起你。”

事实上,本月初另一名曾攻击撰写“封城日记”方方的小粉红,也曾发出求救信号。据这位名为“名字换成阻击手行吗”的西安网友描述,他因无法买药而导致病情加重。目前他在网上公开自己的支付宝帐号募捐,向大众求助。但当其他网友发现他是小粉红后纷纷留言给他,叫他停止公开募捐。

小粉红 西安 疫情
近日西安因疫情宣布封城,其中一名曾辱骂方方的西安小粉红因生活陷入困境引起社会关注。(图片来源:微博)

公开资料显示,“名字换成阻击手行吗”出生于1979年,曾是一名射击运动员,与奥运金牌射击队教练李杰曾是队友,他当时的教练名叫“朱贤强”。 13岁那年,他因被队友误伤导致残疾,此后他做过3次手术,但在他受伤3年后,西安市灞桥体委(现改名文化体育局)表示不再管他,只赔偿他3万元人民币。如今他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但治疗需要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巨额费用,让他家庭债台高筑,难以为继。

此后他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加入小粉红行列,并在2020年武汉爆发疫情、方方发布“封城日记”后,对其展开攻击。

除了“名字换成阻击手行吗”外,仅在最近一年,还有辱骂方方的李丹身患癌症求助无门、郑州地铁五号线遇难者沙涛的“小粉红”妻子,都引发网友围观深思:中共官方漠视民生甚至生命的做法,真的值得人们再去拥护它吗?

李丹 小粉红
李丹在微博中说自己“被现实的铁锤锤醒了”,对于以前经常骂人批评中国医疗行为感到后悔。 (图片来源:微博合成)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