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武漢到西安 中國應對疫情都做了什麼(圖)

2022-01-19 08:35 作者: 張譽錩
手機版 简体 2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西安
居民在西安市排隊接受 Covid-19 冠狀病毒的核酸檢測(圖片來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1月19日訊】從2020到2022,從武漢西安,在中國政府的應對措施中,我們看到了什麼?

2022年新年過後中國大陸各地開始發現新的COVID Omicron變種,同時中央政府嚴厲的一刀切式清零政策也直接導致各地居民的日常生活,經濟發展在開年之處就受到嚴重打擊。這不禁讓我們思考,是什麼導致中國大陸從2020到2022,從武漢到西安,在疫情最初發現的兩年過後中央及各地方政府在應對疫情的方式上卻依然毫無長進,又是什麼導致中國政府更加隨意的剝奪中國老百姓自由活動和言論的權力。

中國怎樣應對防疫

疫情之初2019年末,政府大力封鎖打壓由李文亮等幾名醫生所告知社會的高傳染性肺炎,還對傳播消息的李文亮醫生處以訓誡。同時到2020年1月初中央政府還大肆宣傳此種肺炎不傳染人並且可防可控,藉以達到穩定輿論與社會的目的,而這一切的前期應對方式最終結果直接導致武漢肺炎迅速傳播到中國及世界各地。面對這種嚴重的失職直至今天中國政府也從來沒有向任何一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甚至是自己的國民承認在早期應對中出現的嚴重過錯,反而通過各種無賴式反駁來指責它國藉以達到轉移民眾視線,這樣的應對方式不僅無法凸顯中國政府長期宣傳的所謂的大國承擔,更是在國際社會收穫諸多不滿甚至反感。

疫情之中2020年初,武漢全面淪陷為疫情重災區,中國各地也紛紛出現武漢肺炎感染者,面對突如其來的病毒,加上中國本是匱乏的醫療資源,中央政府再一次選擇了同2003年非典時一樣的應對措施,開始全面封鎖武漢等各大疫情重災城市,試圖通過封鎖來降低連帶風險,在面對所謂的未知病毒,且沒有任何藥物與疫苗可以抵禦的同時,建立如同當年北京小湯山醫院一樣的武漢方艙醫院貌似成為了中國政府最後的救命稻草。一個月不到的時間接連在武漢建立火神山,雷神山等各種方艙醫院,這已經是當時中國政府應對疫情可以想到的最好選擇,將大量的感染人員統一集中到方艙醫院中隔離,在沒有有效藥物的情況下,中共能想到的只有加強紅色教育,讓醫護者唱著紅歌來鼓舞病患,剩下的交給天命。

因為中央政府對媒體的嚴格管控導致唯一的能夠揭露真相和質詢、監督政府的方式在中國也形同虛設。而自始至終沒有任何一家大陸的媒體敢去披露和質詢政府為什麼十幾年過去,所謂快速發展、高速成長的中國在面對新的疫情的時候還是同2003年面對非典一樣束手無策,沒有任何的增進。另一面我們看到的是更多的像陳秋實、李澤華這樣的公民記者自發的湧出,可以讓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通過狹小的縫隙看到真實的武漢,真實的中國政府到底是如何的應對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

2020年9月8日,在武漢疫情出現後的8個月,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竟然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公然宣布抗擊新冠疫情已經取得全面勝利,而這一切不知來源的自信背後是多少中國百姓無名的死亡,至今真實數字未知。在武漢解封之後多少認領遺物的親人口中可知中共政府所宣傳的死亡人數,嚴重的低於真實死亡人數,而這種一面聲稱為人民服務,另一面為了自己的政績為了皇帝的臉面,讓死者無名的政府,又很難以讓人不感到憤慨和困惑,是什麼給了這個政黨是什麼給這習近平如此大的信心,可以肆意妄為,最終成為任志強口中所描述的「脫光了衣服也要當皇帝的小丑」。

後疫情時代到2021年初,隨著Pfizer,Moderna等MRNA的疫苗出現同時中國大陸也研發出自己的各種滅活疫苗,全球快速進入了後疫情時代,隨著疫苗的施打率逐步增加各地也逐步恢復到疫情之初的狀態,經濟也逐步恢復,某些特定領域甚至出現報復性反彈增長,與此同時中國政府在間接強迫民眾快速接種疫苗的同時,反常的選擇半閉關鎖國的政策,相比世界各國的逐步重新開放國門,中國式的嚴控出入境措施即所謂的非必要不出行和非必要不回國政策,反而另一個角度驗證了中國生產的疫苗在應對COVID-19的效果甚微,甚至都難以帶給中共決策者們信心。與此同時中國政府以疫情防控需要為表象,將過去一直無法快速推行的個人監視制度加快落實和推行,各種所謂的健康碼,出入碼層出不窮,通過微信和支付寶等日常使用頻率最高的APP直接連接到政府和第三方監測機構的數據,基本上將每個中國人的個人信息和行蹤全部整合成大數據,以備後續需要。借由疫情之名的這次大範圍全面化的數據提取,直接導致公民的信息公開化的被政府採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可以看到在疫情期間很多人因為在微信或其他平臺發布所謂的「不當言論」後就會在很短的時間被當局拘捕。所以在後疫情時代相比其他國家積極應對和減少疫情帶來的經濟創傷和後遺症的同時中共政府反而在大力發展的公民監控體系,為下一階段言論導向式洗腦和輿情管控增加的有利工具,估計在不久的以後像陳秋實一樣的公民記者的身影也會變得罕見。

2022年初,轉眼距離最初發生武漢肺炎已經快兩年的時間,最近西安,天津等地接連出現Omicron變種,兩年的時間過去了相比最初,世界各國已經對新冠病毒有了相對熟悉的瞭解和不斷更新的疫苗甚至是對應的治療藥物,但是面對同樣的新型變種病毒,我們看到的是完全截然不同的對應方法,在美國及歐洲更多的應對方法除了呼籲人們增加疫苗的施打率以外就是重申對防護措施的佩戴和社交距離的保持並且盡量減少聚集。反觀在中國今天的西安貌似兩年前武漢的翻版,在有些方面甚至是更加極端,中共政府所謂的社會面清零政策導

致大量非感染人員被強制送到集中營採取所謂的隔離措施,這種寧殺錯不放過的反人道政策直接導致了8個月的嬰兒流產,老人因心臟病送到醫院急救卻因二維碼顯示非綠碼而無法及時就醫去世,腎病患者無法去醫院透析導致去世等等,除此之外又有多少病患者因健康碼不符合要求或核酸檢測過期而導致無法就醫而加重病情或死亡,這一切的悲劇都直接指向中共政府的無能和脅天下眾生只為君主滿意的悲哀現狀。

什麼導致中國政府的無能

以上種種悲劇的出現無不讓人反思是什麼導致了2022年的今天中國政府應對疫情依然採取寧殺錯不放過和集中營式隔離結合的方法控制新冠疫情。我的觀點是兩個方面直接導致中國政府在兩年之後應對疫情依然凸顯無能。

第一,醫療水平的發展不足,同時面對當前的國際形勢,遵循中共黨內最高領導人不能屈膝媚外的意願,就算是MRNA的BIO TECH的疫苗已經被上海復興醫藥代理也不能發放給給普通百姓做為增強劑使用,相比人民的性命,習近平的尊嚴更加重要,所以需要等到中國醫療企業反向研發輝瑞疫苗之後推出自己的MRNA疫苗之後才有可能採取較為和緩的防疫措施。

第二,對人民生命權利的蔑視,直接導致中共政府可以不計後果的把新疆集中營管理和轉移方式應用到其他疫情城市,草率的將大量並無任何感染的健康人群同個別感染病例統一隔離轉移,直接導致更多非必要性感染,尤其是這次西安很多後續感染者是在集中核酸測試採集時被傳染。同時中共副總理孫春蘭的視察,帶來所謂的社會面清零政策直接導致幾十萬人的自由在一夜之間被強制剝奪,這個愚蠢的政策背後也無不凸顯出下級領導為了迎合和滿足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要求時極力諂媚卻又無能的矛盾。

回顧從疫情之初第一時間的處理方法到疫情中期的處理手段,再到疫情後期無緣由的主觀宣布所謂的抗擊疫情勝利,直到今日疫情再次反覆,每個階段都像是在給前一階段中共政府的抗疫措施扇上一記響亮的耳光,歸根結底從中共的一黨獨裁到今天的一人獨裁,已經成為限制中國發展的最大因素,當所有社會、經濟資源的分配,所有法律和政策的頒布和實施力度都被一個人所掌控的時候,這個國家是危險的。對這個國家生存的每一個人來講是危險的,因為你無法預知未來的哪條法律會導致你今天的言論有罪,未來的哪條政策會導致你賴以生存的行業被取締,你的人身自由權甚至是生存權都有可能一句話而被強權所剝奪。同樣對與這個國家存在競爭關係的其他國家來講也是危險的,因為獨裁者會綁架所有的資源不惜一切的代價,得到他想要從國際社會得到的利益。

結論

從中國政府應對疫情的措施和方法中我看到的是一個威脅著中國人民,也威脅著全世界的獨裁者執政高度集權的新型中國體制。可預見的是在未來的十幾年如果當這個國家再次發生重大的醫療衛生或是傳染性疾病的時候,處置的的方法也不會比今天有任何實質的增進或改變。同時對於中國政權的發展未來十幾年假設中共內部個人獨裁主義發展持續,最終受影響的將不僅限於中國人民,很大機率會影響到世界更多國家的經濟發展和意識形態,甚至是進一步造成的實際碰撞。

(原題目:從 2020 到 2022,從武漢到西安,在中國政府的應對措施中,我們看到了什麼?)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自由亞洲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