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折騰上海?(圖)

2022-04-30 08:05 作者: 蔡慎坤
手機版 简体 43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上海
2022年3月17日,上海疫情爆發後外賣小哥送貨(圖片來源: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4月30日訊】許多人不理解上海的封城,一個2500萬人口的超級大城市,面對一場疫情為什麼表現得如此驚慌如此恐懼?許多朋友反覆追問:為什麼要這樣折騰上海?實際上,從封城一開始,我也在觀察思考這個問題:為什麼要折騰上海?

作為一個從事時政新聞評論二十多年的時評人來說,如實解讀這個問題並不難,就像我在微信朋友圈一樣,寥寥數語就能戳中G點,可是赤裸裸的言語雖然一針見血,卻往往會先傷害自己,畢竟時代變得太快,許多人包括我自己也變得謹小慎微左顧右盼甚至變得老眼昏花。

時評人應該具備洞若觀火的能力,獨到的見解和觀點或者穿透力的聲音,但是今天即使具備這些也只能沉默不語,不會像十年前那樣絮絮叨叨。

有記者打電話,叫我談談感想,我很明確的告訴記者,即將開始的下一個十年漫長且艱難,黃金時代一去不再復返,等大戲開幕,沒有一個人可以置身事外,人人必須上場,不再有看客。悲劇以不同的方式反覆重演,停滯、封閉接踵而至……如今再回看當天的即興之言,自己也驚出一身冷汗,幾乎一一成為現實,好在那時候小人物的一驚一乍,並不在鷹眼的視野之中。

中國幾乎每天發生匪夷所思的大事小事,時評人目不暇接疲於奔命,如何恰到好處解讀一些所謂的熱點事件,需要絞盡腦汁費盡心思,比如為鐵鏈女吶喊,比如傳遞俄烏戰爭的真實信息,比如對一波又一波清零封城的拷問,稍有不慎就被刪文封號,時評人除了無奈沮喪,也很容易變得懶散變得麻木。再說春暖花開的季節,忙著遊山玩水忙著種樹栽花,沒有太在意網路上鋪天蓋地的喧嘩。

這段時間並沒有太多關注上海的封城,因為在我看來,上海有太多高素質人群,有太多活得精彩活得滋潤的時尚男女,有太多富可敵國的大佬新貴,有太多擅長於煽情勵志的師太師爺,有太多魅力四射的明星名流,有太多圈養的文人雅士,面對突然而來的苦難,即使沒有方方沒有艾芬,上海人肯定能發出求救的聲音,上海人也能找到發泄的平臺乃至哭泣的地方,絕不至於像身陷蘇北的鐵鏈女那麼孤單那麼淒涼!

因為上海是中國最開放的城市,對外貿易佔中國的20%,外商直接投資佔中國的14%。上海是全球供應鏈中重要的節點,擁有全球最大的集裝箱吞吐量,連續12年蟬聯世界第一,2021年佔中囯總吞吐量的17%。疫情之年的2021年,上海給中央財政稅收貢獻了9294億元,佔中央轉移支付總資金的1/10。上海雲集各方神仙,外國人才的數量和質量均居全國第一,人工智慧產業集聚了全國1/3的人才,有統計顯示:在上海持外國護照和港澳臺身份證的接近200萬人,可見上海之魅力非同凡響。上海還是中國最具國際化的金融中心,上海證券交易所的股票總市值就位居全球第三。

上海當初為了引進國內外各項尖端技術,解決國內勞動力過剩,花了大量時間和精力吸引外企,7萬多家外資企業,800多家跨國公司,500多家外資研發中心匯聚上海,為上海經濟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上海有五分之一的人在外企上班,也就是五六百萬人,如果外企紛紛撤走,上海還剩下什麼?

封城過後,上海人或許會成群結伴逃離這座光鮮亮麗而又魔幻冷漠的城市,這是那些精緻優雅善於算計的上海人必然的選擇。彭博社的民調顯示:未來一年,上海的外國人可能減少一半,48%的外國人表示,如果不是馬上離開,也將在今後12個月裡離開上海。

封城是上海開埠以來第一次,一般司局級官員都始料不及,更不用說歲月靜好的芸芸眾生。上海雖然沒有武漢的方方,沒有西安的江雪,但上海人用自己最原汁原味的方式記錄這段從未有過的歷史。他們中有因哮喘發病差點喪命的知名作家,有90多歲拒絕去方艙的老教授,有生病得不到救治而跳樓的小提琴家,有從業20年的券商老兵、網信證券副總裁因腦溢血無法得到救治猝死家中,曾經辱罵過方方的退休檢察官因病在網上四處求救,有疫情中疲於奔命選擇上吊的官吏……

還有像郎咸平這樣的財經侃爺,為了生意把家從臺北搬到香港又搬到上海,想不到疫情來了救不了自己母親。還有那個會講中國故事的復旦教授張維為,在吹噓中國防疫比美國厲害500倍之後,竟然也在封城中餓上了肚子。還有《唱支山歌給黨聽》的作曲者朱踐耳的夫人舒群突發急病,被多家醫院拒收,折騰6小時後才就醫為時已晚,最終不治,又因太平間爆滿,遺體只能放在地上。還有那個港紅歌星陳奕迅發出哀怨,再這樣封下去,日子怎麼過,因為卡上只剩下3000萬了。

住在上海的人形形色色,很多人見多識廣甚至具備國際視野,也知道如何維護自己的權利,上海公務員整體素質遠遠高於其他地區,對於一些不尊重科學不尊重常識,只會指手畫腳的官員,內心深處是鄙視的抵制的,雖然16個區的一二把手,幾乎都是異地空降,但不可能把上海街道以上的班子全換成外地人吧。強行封城激化了官民矛盾,就把所有人封禁起來,對於高度依賴物質生活高度需要日常社交的上海人來說,這樣的決策顯然不是出於上海官員。

上海的精準防控,告訴大家C-19奧密克戎重症率不過1/13萬,無症狀與輕症狀佔比達99%,越來越多的人在質疑:為什麼要折騰上海?是要搞一場清零的實驗?還是徹底馴服形形色色的上海人?讓幾千萬人天天做核酸必然導致交叉感染,把次生災害放大到無以復加無法挽回的災難性地步,上海本來有很多優秀的醫務工作者,如今來指手畫腳的專家,竟然是北京市豐臺區鐵營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副主任葉財德,葉財德只是略懂一點中醫康復,如今卻披上戰袍來上海指點江山,究竟要把上海折騰成什麼樣子才罷休!

被晾在一邊的上海名家張文宏坦言:上海目前46萬人感染。1月4日封城時感染4.3萬人,靜態管理22天達到46萬。R0=10,符合奧秘2統計特徵,證明封城等於沒有封。換一種說法,封小區,再連續做二十次集中核酸,導致樓宇通道集聚交叉感染,造成的實際效果,等於沒有封。預測5月19日感染峰值為60到80萬人,按目前靜態管理數據累計死亡人數大概40人,平均年齡75歲,基礎疾病為首要不治原因。任何老年基礎疾病,若一個月不去醫院治療,大概都會是這個結果。再繼續血拼清零,5月10日到了60萬總量,也不可能把60萬人全部拉到蒙古去,回歸社會面以後,有1%復陽就是6000人,意味著又回到3月23日的感染數狀態,難道還要再封一遍不成?

有人明確指出:這不僅是變異的病毒,更是一場變異的疫情。

我相信上海依然是中國唯一一座具有城市文明基因且自我修復能力最強的大都市,即使在「1966-1976的十年」,在頑強隱忍的上海人默默堅韌堅持下,依然堅持與世界文明努力接軌,並且迅速拉近了與世界主流城市的距離,這一次封城雖然把上海人折騰得焦頭爛額甚至死去活來,但任何邪惡勢力都摧毀不了這座魅力四射的城市!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作者微信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