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戶消殺 擊潰了中國人最後的心理防線(組圖)

2022-05-14 11:35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49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現在許多中國人一聽到「消殺」,心生畏懼。圖為河北邯鄲「消殺生化部隊」。
現在許多中國人一聽到「消殺」,心生畏懼。圖為河北邯鄲「消殺生化部隊」。(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看中國2022年5月14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如今,以腐蝕性液體進行「消殺」一事,令許多民眾聞之憂心,但大家除了擔心會損壞家電等器物之外,更多的是對象徵著尊嚴的「家」,被野蠻入侵了的憂慮。近日,微信公眾號上一篇題為「入戶消殺擊潰了中國人最後一道心理防線」的文章,引發共鳴。

外媒報導,5月10日上午,在上海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上,上海市住房城鄉建設管理委副主任金晨明確將入戶消毒稱作整個疫情防控的重要一環。他們與疾控部門都已經制定了相應的規範和流程。

前幾天,已經有上海市虹口區居民被要求交出家門鑰匙。該居民致電當地街道官員,官員則回覆說該小區要「整體消殺」,包括核酸檢測陰性的居民住宅也得要「入戶消殺」,並威脅居民不交出鑰匙的話,就不能回家。當時該居民被隔離在外。

2022年5月10日,微信公眾號「西坡原創」發布「入戶消殺擊潰了中國人最後一道心理防線」一文,揭顯「入戶消殺」一事,已經成為眾所聚焦之處。

該文表示,中國人「逃」的基因,至今仍在延續。農民從土地上逃出來,逃到城市的工廠、工地去打工。老病之後城市不再需要,又逃回老家去養老。年輕人也不例外,逃離家鄉去上大學,畢業後卻發現大城市落不了戶、買不起房,於是逃離北上廣。回到小地方又發現,適應不了那裡的人情世故、閉塞天地,再逃回大城市。直到從青年逃到中年,再無力氣做夢,終於決定揀一處相對不壞的地方安家。

該文表示,找份眾人看來穩定的工作,舉全家之力買個房,就算是上岸了。上岸的人,都有一種大難不死的慶幸,一直在岸上的人自然會覺得沒見過世面。但只要想想,中國人的詩聖一輩子都未能「上岸」,也就不難理解這份心情。但作者認為,上了岸的中國人,也並不能事事如意順心,但每每想起上岸之前的那種飄搖不安,就會覺得養了幾棵植物的那個小屋還算個可靠的避難所,自己也算是過上了稍有尊嚴的生活。

該文強調,瞭解這一切,才能明白,為什麼幾個野蠻入戶消殺的短視頻,能擊潰那麼多人的心理防線。家是中國人最後的一塊陣地。公園綠地到處是垃圾,能不去,小區裡有人隨地吐痰,能繞著走,網上有不公事件發生,能不看。你總能安慰自己,我還有個家,我還有幾件心愛衣服,還有些好書好茶。如果再有幾件像樣字畫,那就算過上了不只安穩且雅緻令人羨慕的生活了。那些可能也沒有那麼寶貴的物件,對一個一直在撤退的人而言,卻等同於他的身家性命。

作者表示,中國向來是缺乏公共生活的,除了約吃飯唱歌之外,我們再不知道約朋友一起做什麼。我們將許多嚮往與執念,退一步藏在了家中;房子不只是中國人的避難所,亦是中國人的市政廳、教堂。當教堂被糟蹋成豬圈,人的崩潰就難避免了。

河北邯鄲惊現「消殺生化部隊」
河北邯鄲驚現「消殺生化部隊」,由此可見疫情已經擴散。(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作者還以作家高曉聲在小說《李順大造屋》中描寫的農村及李順大這號虛構人物,來說明中國人對家和房子的執念甚深,並表示,經濟奇蹟的微觀動力,不是個人主義,是家庭主義。「大家」的事業,轉變成為「小家」的事業,也就是事事順通了。「中國人普遍不注重個人享受,但為了家庭卻願意無限地忍耐、付出。老婆孩子熱炕頭,幾乎具有宗教般的吸引力。農民工在外吃苦一整年,過年回家團聚,過幾天囫圇日子,也覺得苦沒白吃。」

該文表示,我們現在是抗疫第三年,政策是動態清零,不是靜態清零。動態與靜態的區別就在於,哪怕是增加一點風險,也得要為必要的經濟社會運轉留下空間。

作者質疑,「入戶消殺真有必要?基本的科學常識告訴我們,病毒離開宿主無法長期存活。人拉走了,房子空著,相當於房子也隔離。人要集中隔離,房子只能居家隔離,但房子又不會串門,居家隔離也無不妥。人在集中隔離的時候,也沒有拿著噴霧對人進行反覆消殺,但過一段時間也能從陽轉陰。而病毒不能寄生繁衍的房子,為什麼反而要消殺呢?即便要消殺,有沒有全國統一的規範標準?一直講不能層層加碼,可是具體的個人如何抗衡層層加碼,可有暢通便捷的求助機制?」

最後,作者強調,「如果說有什麼最能團結一切中國人的,那就是保衛中國人對家的信仰。如果說有什麼最能刺激中國人的,那就是踐踏中國人對家的信仰。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大家都是爹媽生養的,沒人不該懂這個道理。」

閱讀完「入戶消殺擊潰了中國人最後一道心理防線」這一篇文章,您有何想法呢?

其實針對入戶消殺,早有眾多網友紛紛留言表示,

「奇葩防疫手段 『入戶消殺』『十字花隔離』」。

「入戶消殺對傢俱和各種家庭用品是毀滅性的」。

「白衛兵以消殺的名義實為搶劫」。

「看了幾個上海入戶消殺的視頻,我就想啊,我家裡七千多冊書,開放式書架,被他們這樣噴水,那不是要我命的事麼。真要遇到,可能就是白刃一揮流血五步的事」。

「入戶消殺這個詞,『消殺』二字確實用得很精準,他們衝進你家裡,一個對絕大多數人來說最能為自己提供安全感的地方,橫行霸道肆無忌憚,消滅和殺死與你有關的一切」。

「微博上看到有人說,某近30萬一平米的所謂高檔樓盤也開始入戶消殺,震驚部分真空泡泡裡的靜好中產,底下還有評論洗地,說又不是拆了房子,就,可能還得感恩戴德沒強拆吧」。

5月8日,上海華東政法大學法學教授童之偉發表署名文章《對上海防疫兩措施的法律意見》。該文在形成過程中,獲得中國二十餘位教授的意見。

針對上海官員強制要求居民交出住宅鑰匙,讓官員派人「入戶消殺」,童之偉在文中表示,「這是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的行為」,並強調這項措施在市民中「反應很強烈,很可能造成某種法治災難。」

不過,童之偉的這一篇文章很快就遭到全網封殺,目前只可以在海外的網站上看到。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