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誕的「動態清零」疫情治理模式(圖)

2022-05-15 06:12 作者: 和信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上海方艙
上海工人建造方艙醫院(圖片來源:CNS/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5月15日訊】當下最荒誕的防疫治理模式莫過於社會清零了,「清零」成為「雙贏」的代名詞,按照某些「愛國賊」的解釋,「雙贏」就是贏兩次,第一次贏了病毒,第二次又贏了病毒。這是多麼荒誕,第一次若贏了病毒,何須第二次?因為第一次實際上輸了,「雙贏」就是第二次也輸了,「雙贏」實際上是「雙輸」,一直輸下去。

所以說,「清零」就是根本沒有清零過,「雙贏」就是根本沒有贏過。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有模具工人加工模具,一定要有設計、標準尺寸、原材料和技術,一定要付出各種必須的成本,沒有成本付出,就不能加工成模具。針對新冠病毒疫情的社會清零,有多種必須的成本,有大有小,如果社會清零了,人人足不出戶,百業蕭條,人人無飯可吃,百分之百會餓死,清零就是最大的失敗;如果不再動態清零了,人只是有可能被病毒染上的危險或交叉傳染的危險,傳染率高,死亡率低,但百業依然興旺,社會面不會動盪,這兩種哪一種成本最大?

掌權者不懂得,任何一件事情,都有正負兩方面的結果,政策的執行也是如此,善果的背面就是惡果,稍微不慎,善就轉化為惡。當醫學意義上的動態清零淪為政治性的動態清零,這樣的政治運動付出的成本或代價最大,而且一旦開頭就不可能有結果。

政治運動就是雙刃劍,結果就像上海封城導致的次生災害一樣不可避免,任社會肌體失能,天天都是緊急狀態,人人互害。

近年來,網際網路大數據技術的推廣,看起來雲計算多麼神奇,處處是監控鏡頭,但背後需要有人和智能設備計算和處理這些數據,維護這些設備,不要以為俄羅斯攻打烏克蘭就能讓俄羅斯少死人。「殺敵五百,自損八千。」其實,那些你去殺害的人,也是傷害你的人;你殺人,卻傷了自己,害婦孺卻損失了自己,世上並沒有標準的雙贏,也沒有絕對的政治正確的標準。同樣,養200萬人的軍隊,成本可能高於養600萬人,如果把其中的錢減少一半給解決就業的崗位和花在必要的社會福利上,惠及的就不止600萬人。

專制極權國家,幾乎沒有一個不是在被推翻中建立,又在建立中被推翻的,如此循環。對於社會治理,經濟治理,專制國家就有一句老話,「一放就活,一管就死。」放就是遵循自身規律,比如市場經濟自身有自身的規律,有自身的邏輯,不放就是計畫經濟,半死不活。一放就活了,但如果監管不到位,或者胡管亂管,結果就是一管就死,然後沒招了,就一會放,一會管;一會死,一會活,結果還是半死不活。

現在各地對付疫情,各有不同的清零模式,諸如精準防控、動態清零、「暫停鍵」、「全域靜態管理」等等,明明是半封城,或全封城,就是不叫封城,彷彿說要制裁別人,其實是制裁自己,結果是各地亂象紛呈,層層加碼,民怨沸騰。

傷害民眾,也是傷害政府。沒有民眾,何須政府?政府如同發牌的莊家,限制民眾各有招數,比如不戴口罩不行,不打疫苗不行,不做核酸不行,不亮健康寶健康碼不行,不刷出行碼不行,不刷核酸碼不行,72小時不做核酸不行,48小時不做核酸不行,24小時不做核酸不行,不帶N95醫學口罩不行,不戴KN95醫學口罩不行,都是不行。這麼多「不行」在,算是「動態清零」總方針不動搖的結果嗎?

然後,新招又有了,針對居民區,有了封控區,有了管控區,有了防範區,有了線上辦公,有了居家辦公,層層加碼,都是讓民眾承擔這個代價,甚至底層互害,政府僅僅停留在動動嘴皮子下下文件的成本,如果真的是以人為本、天賦人權的話,政府必須承擔這些代價,那麼政府早破產了。可是,政府並沒有破產,卻讓民眾瀕臨破產。本來,專制政府本來就把民眾視為草芥,不管是死是活,反正草民的命是不值錢的。

這五年,特別是疫情以來近三年,消極估算,各地招納安保維穩人員呈幾何級增長,維穩經費只升不降,各種輔警協警特勤安保保安力量龐大,如同讓這個社會的毛細血管全部靜脈曲張了,暴力恐嚇威脅無處不見,執政掌權者寧願花錢防範民變和鎮壓人民,也不肯把錢花在免費醫療公共衛生和社會福利上。

動態清零政策,若一直持續下去,層層加碼和閉關鎖國將成為常態化,不排除將來還會有更多的荒誕:外出就餐需要「就餐證」,乘坐地鐵、火車有「乘車證」,看病有「求醫證」,家家戶戶需要「上床證」、「下廚證」、「週六週日休息證」、「洗衣證」……甚至還可能會有荒誕的「呼吸證」等等(當年羅馬尼亞有荒誕的月經證)。

動態清零,彷彿是兩則當年有關「集體農莊」的蘇聯笑話所言,只不過把「集體農莊」替換成了「動態清零」更加形象,可見其荒誕的背後居然離不開暴力:

第一則:斯大林在書房裡發現了老鼠。他跟米哈伊爾.加里寧抱怨這事,加里寧想了一會說:「在這立個牌子,寫:集體農莊。」斯大林納悶地說:「有什麼用?」加里寧說:「這樣,一半老鼠會餓死,另一半則會跑掉。」

第二則:集體農莊莊員伊凡在河裡捉到一條大魚,高興地回到家裡和老婆說:

「看,我們有炸魚吃了。」

「沒有油啊」

「那就煮。」

「沒鍋。」

「烤魚。」

「沒柴。」

伊凡氣死了,走到河邊把魚扔了回去。那魚在水裡劃了一個半圓,上身出水,舉其右鰓激動地高呼:「斯大林萬歲。」

有時候,笑話中的荒誕,在實際生活中依然以荒誕的形式重演。至於這次的新冠疫情,無論某些人某些組織如何實施清零,事實上根本做不到清零。堅持清零的國家,就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結果必然會「殺敵五百,自損八千」。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北京之春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