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興公司被舉報大發國難財 6大股東背後涉高層角力?(圖)


2021年2月19日,首批100萬劑科興疫苗由北京運抵香港,一些港府官員在機場停機坪「接機」。圖片來源:視頻截圖香港政府新聞處視頻截圖)
2021年2月19日,首批100萬劑科興疫苗由北京運抵香港,一些港府官員在機場停機坪「接機」。圖片來源:視頻截圖香港政府新聞處視頻截圖)

【看中國2022年6月3日訊】(看中國記者苗薇綜合報導)在疫情反覆肆虐,清零政策導致中國經濟蕭條和凋敝的背景下,科興卻賺得盆滿缽滿。上個月,網路上出現了向中共監察委和中紀委的舉報科興「有組織詐騙」和「大發國難財」的舉報信,但不久就被全網封殺。與此同時,科興生物複雜的股權結構遭起底,大股東的背後充斥著中共權貴的身影。

科興疫苗有效性被質疑

5月22日,大陸多家自媒體先後發布了《關於北京科興生物違法犯罪的舉報信》。信中指,5月16日,游某某、江某某等人向關部門舉報稱,科興生物及其股東、管理層隱瞞「科興疫苗」只是「試苗」、「試驗疫苗」的真相,虛構「能預防感染」的「療效」,騙取人們接種「科興疫苗」,時至今日仍然沒有公布副作用和「耦合」實驗數據,隱瞞致病、致死數據,以非法佔有醫保基金、實現短時間暴富、大發國難財的目的,構成有組織詐騙犯罪。

不過,大量自媒體發布的內容遭到了刪除,但質疑之聲仍不絕於耳。

根據公開信息,2021年12月15日,新加坡國家傳染病中心與衛生部發出的聯合文告指出,研究證實,比起接種兩針輝瑞或莫德納疫苗,接種兩針科興疫苗對於預防德爾塔冠病毒株引起的重症,保護力更低。

這項研究的時間為2021年10月1日至2021年11月21日,覆蓋125萬人。根據數據分析,兩針科興疫苗對重症的有效率為60%,低於輝瑞的90%和莫德納97%。

根據智利相關機構的初步數據,接種過兩針科興疫苗後又接種了第三針輝瑞疫苗的人的感染風險,降低幅度為95%。相比之下,接受科興疫苗作為第三針的人的感染風險,降低幅度為71%。

來自於今年4月。巴西相關機構對超過267萬受試者的一項真實世界研究顯示,在應對奧密克戎變異株上,接種兩針科興滅活疫苗180天後,預防奧密克戎感染的有效性僅為8.1%,預防重症的有效性為56.8%,需要接種加強針以確保防護效果。

發表在《柳葉刀·全球健康》上的一篇文章稱,在智利接種過新冠疫苗的人群樣本中,預防感染有效率、降低住院有效率、降低重症有效率、降低死亡有效率四個維度的對比上,跟輝瑞、阿斯利康相比,科興的效果都是最差的。

時評人周曉輝6月2日撰文說,公開信和舉報信在大陸社交媒體上都沒有存活多久,就被封殺了,封殺的背後應該不僅僅有科興公司的影子,還應有其背後中共權貴以及中共當局的鬼影。不過,公開信和舉報信能夠曝出,並將焦點對準科興,同樣不是簡單之事。

科興生物有著更為深層的利益關係

今年以來,科興公司不斷陷入多個漩渦中,甚至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上。4月16日,北京市政協副主席、原北京市衛健委主任於魯明突然落馬。而於魯明剛被抓後僅僅一天,北京科興公司政府事務高級經理曹曉斌就因病去世了。隨後曹曉斌又被踢爆,他曾經是為中共代言的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的學生。

外界輿論稱,負責與政府官員溝通的曹曉斌猝死的節點不尋常,這似乎看似巧合,實則背後的黑幕讓人細思極恐。

科興生物被指存在赤裸裸的利益輸送問題。其實際控制人尹衛東是在依靠諸多股東相助的情況下,才掌握了公司。

據披露,科興生物的股權結構看似十分國際化,第一大股東是軟銀集團控制的賽富亞洲基金,佔股15.07%;第二大股東為CEO尹衛東,持股8.89%;第三到第六大股東分別是鼎暉投資、永恩國際、維梧資本,以及強新資本。其中鼎暉投資權益佔比8.39%;永恩資本權益佔比8.25%;維梧資本權益佔比8.25%;強新資本權益佔比4.69%。

科興生物前六大股東合計持股53.54%,換句話說,雖然科興生物是一家中國本土企業,但享受它成長紅利的,大多是海外資本機構。這些外資控股的身份疊加2021年豐厚的利潤,也使科興生物被質疑收入流向海外。而這些收入,很大一部分來自於國內的醫保支付。

不過,周曉輝的分析文章指出,這些海外大股東背後都有中共權貴的身形。

文章說,第一大股東軟銀亞洲基礎設施基金公司曾參與江澤民家族的投資。鼎暉投資不但在中國掌握醫藥、物流、高新科技等多個行業,還與美國多家大退休基金和家族基金有著夥伴合作關係,其與江澤民家族關係密切。

維梧資本與美國黑石公司關係密切,維梧資本的合夥人付山,曾是黑石集團全球合夥人及中國區首席代表;永恩資本背後是泰國正大集團,正大集團與中共幾代領導人交好,正大集團在2014年成為中國保險巨頭平安集團的最大股東時,其背後是代表曾慶紅家族利益的中國富豪肖建華;而強新資本背後的掌舵人李嘉強,李嘉強又是「北京強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強新資本歷史股東之一曾有北京市政府,通過中關村發展集團出資。

周曉輝表示,從科興背後這些大股東就可以看出,許多中國人以為的外資,不過是那些有權勢的中共權貴們加了個馬甲,與某些外國商家瓜分收益。被騙的中國人以為科興是在為美國謀利益,殊不知他們巴結的對象正是讓他們賺的盆滿缽滿的權貴們。

周曉輝評論說,隨著科興疫苗副作用在中國大陸、世界其他國家被越來越多的曝光,疫苗問題或許正成為中共高層角力的新場所,否則一直被封殺的科興疫苗醜聞不會被連續曝出,也不會在曝光後被一再封殺。然而,對於疫苗這個敏感問題,一旦引爆,絕對是核爆級別,不僅是對科興,而且是對中共當局,殺傷力極強。

核酸檢測驚天黑幕被揭

除了疫苗公司,中共搞全民反覆核酸檢測制度讓醫學檢測公司大發橫財。華創證券研究所分析師5月下旬發表的一篇文章談到,結合檢測量和單價變化,估計疫情至今的核酸檢測費用約3000億元人民幣,其中約一半花在了今年前4月。

早在今年2月,網路上曾流出被指是哈佛學者黃萬盛的一個談話錄音,其中提及中共搞「清零」防疫背後涉及中共高官白手套和家屬斂財黑幕,某集團僅靠核酸檢測一項就賺了6,700億人民幣。

據錄音透露,2020年7月疫情爆發半年後,中共最高層花17萬元為其購買單程機票緊急召其回國,領導一個由「習近平親自指揮的」科技防疫項目。

黃萬盛在這個私人場合談話中稱:「中國老百姓怕死,中國做官的怕丟烏紗帽,中國的專家不敢承擔責任,就這三條,把中國的疫情搞成現在這個樣子。」

黃萬盛在錄音裡說,當局目前採取的防疫政策,其一大動機是為了撈取巨大利潤。「我們這些領導的(白)手套和家屬們,染指核酸的試劑,導致只要有一個兩個病例,就會把整個區域,全民去做核酸檢測。它要的是核酸的採購量,只有採購量才有利潤。」

錄音指出:「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在用(中共)這種方式在進行免疫,這種免疫實際上是給利益集團輸送利益。包括現在這個疫苗,強行打疫苗,三針四針都要去打,都是跟後面的利益集團有關係。」

臺灣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分析,因為權力過於集中,於是中共的權貴集團很容易拿來交換經濟利益、以權謀私,叫做權錢交易。也因為權力太過集中,缺乏制衡、缺乏監督,所以更大的公共衛生危機都會提供給權貴集團以權謀私的機會。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