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普京的真面目(中)(圖)

作者:曹長青 發表:2022-07-30 06:18
手機版 简体 208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俄羅斯總統普京
俄羅斯總統普京(圖片來源:MIKHAIL KLIMENTYEV/SPUTNIK/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7月29日訊】烏克蘭戰爭怎樣結束無法預測,但已知的是,普京總統的形象在西方嚴重被毀,被罵為獨裁者,戰爭罪犯,甚至當代希特勒。左派佔絕對壓倒地位的西方媒體幾乎掌控了整個西方輿論,所以無論他們說什麼,多大的謊言都可能成為真理。如果只看媒體,有時讓人感覺活回到共產主義,活在《1984》的荒誕中。瞭解左媒對川普(特朗普)總統的詆毀和構陷的,就知道這不是誇張。

接上期

休克療法搞跨俄國經濟

普京當總理時,對付車臣恐怖主義分子的強勢作風深得俄國民心。他當代理總統當天晚上(當時第二次車臣戰爭剛開始幾個月),帶著妻子和國安局長夫婦等,冒著相當大的危險,連夜奔赴車臣前線。他們先乘飛機,然後換直升機,再換汽車,終於在2000年新年凌晨2:30抵達軍營。普京親自前往慰問官兵,大振軍心。普京妻子後來回憶道:那些戰士們吃驚到以為是在做夢,完全無法相信,是普京親自到前線來跟他們一起過年。普京一行回到莫斯科,葉利欽在家裡設宴招待他們,感謝普京親赴前線鼓勵戰士們的壯舉。

軍事強攻的同時,又伴隨攻心戰。普京與車臣總統推心置腹長談,最後說服了對方,為俄羅斯大局著想,車臣留在俄國,不再鬧分裂,同時俄國也給車臣高度自治的共和國地位。今天車臣成為俄國的最堅定盟友,由此可見普京有著實際解決問題的非凡能力。

2000年的俄國大選,在11名參選人中,普京以53.4%得票率獲勝,當選總統。但他接手的是一個爛攤子。由於葉利欽太親西方,當時用美國哈佛大學經濟學家薩克斯(Jeffrey Sachs)的「休克療法」,把國有資產一步到位地私有化,把國有資產用類似股票卻不能馬上兌現的代金券一次性地分發給了老百姓。在這種情況下,一些精明商人夥同外國資本家,以極低的價格,把這些代金券從不懂得它們日後價值的老百姓那裡收購了過去。結果就是大量國有企業被俄國商人夥同外國資本家購買,資產高度集中在少數人手裡,形成了金融寡頭壟斷市場的局面。結果失業率飆升、經濟嚴重衰退。九十年代俄國經濟居然比八十年代蘇共統治下更差,貧富差距巨大,國民福利幾乎崩潰,民怨沸騰。金融寡頭不僅操控整個俄羅斯經濟,而且嚴重干政,有寡頭甚至囂張地說,哪怕他們想讓一隻猴子當總統,猴子都可以當上。面對這個局面,葉利欽很生氣,但改變現狀困難重重。

很多人嘲笑俄國經濟不如中國,以此否定俄國的民主道路,但他們並不知道蘇聯解體後俄國經歷了怎樣一個慘烈的過程。當時有歐洲經濟學家主張俄國經濟應該漸進地私有化,而不是激烈地一次性到位。但由於葉利欽太親美、完全相信美國,所以沒有採納歐洲經濟學家的意見,而是一切照著美國經濟學家的指點去做了,結果導致災難。可以說,蘇聯解體後,給俄國帶來第一個重創的是美國;如果說「休克療法」的災難是一個意外,那麼此後一系列美國發起並主導的、試圖削弱俄國國力的對俄經濟制裁則都是刻意所為。

俄國經濟沒比過中國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休克療法導致寡頭瓜分了俄國資產,經濟成爛攤子之後,嚴重地影響了外國投資,沒錢談何發展?更何況俄國遠沒像中國那樣,有香港、臺灣、日本和各國海外華僑投入的巨額的第一桶金,給中國經濟騰飛鋪墊了一塊優越的跳板;而剛一起跳,其他各國就看到潛力,接著就形成了爭先恐後的往中國投資的熱潮。有錢,當然是經濟起步和騰飛的前提。另外,鄧小平掌權後沒有一下子劇烈變革,而是「摸著石頭過河」,從在深圳搞「經濟特區」試點,再從沿海到內地,逐步發展;對外國投資給予一系列優惠政策,對國有企業先實行承包制等等,都是促使中國經濟相對穩步發展過來的重要因素。經濟方面,葉利欽的操作敗給鄧小平是事實;鄧小平的操作,沒有請教歐美,而是從新加坡李光耀那裡取經。

普京的超高人氣是用政績鋪墊

普京沒當總統之前,在總統府陪葉利欽參與跟金融寡頭的交涉時,就清楚地意識到了這些寡頭在俄國經濟和政治中的嚴重問題。所以,上臺後首先強力打擊了寡頭勢力(今天幾個高調在海外抨擊普京的,都是當年被整肅的寡頭),國家重新掌控了經濟局勢;二是把稅制改成單一稅率13%(當時愛爾蘭稅率12.5%,俄國全球第二低),企業、市場產生立竿見影的效果。在他當選總統後,俄國經濟開始一路飆升,迅速走出葉利欽時代的困境。國內生產毛額上升近72%,購買力平價上升6倍左右,貧窮人口減少一半,人均收入從300美元增至1萬多美元,失業率從蘇聯解體時的逾13%降到5%左右。社會穩定,人民安居樂業。國家有錢了,普京就開始提高養老金,照顧底層民眾。這些成就和做法,使普京深得人心。媒體雖有國企部分,但大多數是私營,享有言論自由。俄國也沒有網路防火牆,可以自由得到海外信息。

除了把經濟扳回到上升的正路,普京的再一個贏得人心的成就,是解決了車臣動亂,剷除了境內的恐怖主義,促成了國家的安全和穩定。在俄國1.44億人口中,12%是穆斯林(接近黑人在美國的比例),但普京強調和平共處,族裔平等,俄國的穆斯林沒有鬧分裂和騷亂,局勢相當平穩。精通俄國法律的普京還直接參與起草了俄國憲法,給予22個共和國自治地位。他還特意通過國會立法,禁止清算前國家領導人。所以像戈爾巴喬夫、葉利欽等都安度晚年,沒遭任何政治報復,普京也跟他們保持了良好的紳士關係。這和亞洲的韓國、臺灣有根本性的不同,也跟美國報復、鬥爭前朝川普總統明顯不一樣。這種理性做法,促使了俄國的政治平穩轉型和各個族裔之間的和平共處,沒有任何劇烈社會動盪。對蘇聯倒臺後國家分崩離析、經濟在崩潰邊緣的俄國來說,這一步是至關重要的。所以,普京在俄國的超高支持率,是用實實在在的成就鋪墊起來的,根本沒人能與他匹敵。

在葉利欽時代,俄羅斯共產黨很長時間都是國會第一大黨。普京支持的「統一俄羅斯」只是第二大黨,然後還有民粹黨、親西方的左派黨等眾多小黨。所以俄國的選擇是在普京和共產黨之間。如果不選普京,就是共產黨回來掌權。現在英美歐盟全力打擊普京、制裁俄國,等於為共產黨勢力捲土重來鳴鑼開道。普京堅定反共,上臺就致力削弱共產黨勢力,迅速使他們在國會(杜馬)降為第二大黨,普京的「統一俄羅斯」成為最大黨,目前在國會447席中佔343席,佔比72%,遠超2/3。普京已把共產黨和民粹這兩個黨的國會席位壓縮在30%以下。

普京到底是不是獨裁者?

普京是獨裁者,這個標籤已經被西方十幾年的媒體轟炸刻印到每個人的印象中。普京已做第四屆總統,兩屆總理;也就是在過去二十多年,他都在俄國的權力中心。尤其是他做了兩次總統後,回頭做了一屆總理後,又再出任總統,所以他最容易被外界指控的就是:獨裁。但這種指控跟事實有太大的距離。

首先,普京不是一個貪權的人。當葉利欽第一次告訴他要任命他當總理,然後要讓他當總統、成為自己的接班人的時候,普京居然拒絕了。他首先想到的是妻女家人沒有了「隱私」:「我把我的孩子們藏到哪裡去?」採訪他的斯通很吃驚,你竟然拒絕了?普京說,我當時想到的是,我的生活就會完全改變了,而且那是一個關係到千百萬人命運的重大責任。葉利欽只好說:「那我們下次再談。」普京居然拒絕了總統的職位,而且是那麼一個大國的總統。這世界有第二個嗎?這樣的人會是一個以權力為目標的人嗎?

最被西方扭曲、傳播並被大眾接受的是:普京為了使自己可以再選總統而修改憲法。事實是:1993年制定的俄羅斯憲法規定,總統做兩屆之後,只要中間隔一屆,就可以回頭再選,而且再選之後,就可以無限期連選連任下去。也就是說,他隔屆再選,完全符合俄國憲法,而且他根本不必修憲,可以依照俄國憲法連選連任到死。

在斯通對普京的採訪中,有一件事普京之前不知道,那就是美國的羅斯福做了四屆總統。美國有人罵羅斯福是獨裁者嗎?沒有!因為羅斯福當政的時候,美國憲法沒有總統只能當兩屆的限制(他死後才修改),所以他無論當多少屆,都是合法的。同理,普京當了兩屆之後,隔屆再選,完全符合俄國憲法,為什麼污蔑他獨裁?西方政客和媒體,不會先去看一下俄國憲法再指控嗎?不會!這麼簡單的事情不做,無法不令人相信,他們就是故意無視、刻意模糊以妖魔化普京。

普京做總理期間國會修憲,只是把一屆總統任期從4年改成6年,國家杜馬(下議院)議員任期由4年延至5年。(國家尚處於相當動盪不安之際,可讓政客們不必剛上臺就為了下一次選舉而怠誤國政)。

2020年俄國再次修憲,西方媒體又大肆渲染,說普京為了自己可以做到死而修憲。事實是,這次修憲,恰恰是把總統可以無限期連選連任,改成美式的只可以當選兩屆(每屆還是6年)。但修憲之前總統的任期就歸零了,所以2024年普京任職到期後,可再參選並連任,做滿兩屆到2036年。本來修憲不需要通過全民公投,但普京要求全民公投表達民意。結果公投以77.92%高票通過。比普京2018年連選時獲得的77.53%還高。這次修憲中,有「修憲之前總統任期歸零」這項條款,並以高票公投通過,清楚地表明,俄國人民就是期待普京繼續做下去。換句話說,如果沒有這項條款,這個公投就不會通過。俄國面臨以美國為首的整個西方世界的打壓,更希望一個對本國和國際局勢相當有經驗,尤其是人品可信賴的強勢總統,可以理解。

再概括一遍說,即使壓根沒有這次修憲,普京2008年當滿兩屆總統後,中間隔一屆,2012年回頭再選,以他的支持率,照樣可以一屆一屆連選連任下去,一直到死,完全符合俄國憲法,完全不存在普京為了霸住總統權力而修憲這回事。在目前這個歷史節點上,只要俄國人民選擇他做,他就不是獨裁。正如戈爾巴喬夫接受BBC採訪時所說,「還有許多需要他(普京)做的。我支持遵守法律,但是我也要告訴你,我永遠不會反對所有人民都認同的事情。」在沒有防火牆,有相當新聞自由的俄國,這個民意是真實的。

就普京是否民主的問題,美國重量級蘇聯問題專家科恩(Stephen Cohen)的看法很有道理:「說普京是否是民主的?看你跟誰比。跟中東領導人比,他是。跟克林頓比,他不是。但是,每個國家有它自己的歷史時鐘(Countries are on their own historical clock)。你們都說普京很糟糕,難道你們更想選擇斯大林、勃烈日涅夫、安德羅波夫嗎?俄國人鑑定他,是按照他們自己國家的現狀和歷史進程。」也就是說,你不能要求俄國踩著美國歷史的鐘點走。

科恩教授接著說,「普京2000年當上總統幾乎是個意外,他繼承了一個在20世紀崩潰了兩次的國家:一次是共產革命的1917,一次是蘇聯解體的1991;國家遭滅頂之災,75%的人口處於貧困中。還有哪個國家像俄國這樣?俄羅斯在1990年代失去了主權——政治、外交政策、安全、金融。普京看到了他的使命。他說過很多次,要恢復俄羅斯的主權,這意味著在國內讓這個國家重新變得完整,拯救它的人民,建築它的國防。這就是他的使命。在我看來,他所做的一切都遵循了他在歷史上的角色的概念,而且他做得很好。」(上述兩段引自:Debunking the Putin Panic with Stephen Cohen)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美國幾度在中東推翻政權,試圖硬性推廣「美式民主」,結果都失敗,導致很多人開始重新思考所謂「一步到位」的民主問題。在俄國經歷了國家大分裂和近乎崩潰的經濟危機之後,想要一步到位、不斷換國家首腦的民主,很可能欲速則不達,使俄國陷入更嚴重的政治動亂和經濟大滑坡,甚至共產黨回頭。

大蘇聯解體後,葉利欽讓美國學者搞「休克療法」,採取了「一步到位」私有化的極端做法,結果把俄國經濟震盪到幾乎崩潰。大蘇聯原是加盟共和國體制,蘇聯解體後,一下子分成十幾個國家,導致2500萬前蘇聯人,一眨眼間發現自己在「外國」了。那些分裂出去的國家,之前就相當於中國的省,人們的家族、工作、聯姻等等,都是自然地串來串去。現在一夜之間,你家的兒媳,他家的姑爺都成「外國人」了。這讓俄國人和那些分裂出去的小國人,都經過了一個相當艱難的不適應期。

在這種全國還在「發愣」的狀態中時,車臣又要趁機鬧獨立。前面提到,俄國人口12%是穆斯林,如果都像車臣那樣鬧獨立(已經在謀劃),發生多米諾骨牌效應,已經被嚴重分裂的俄國不僅主權不保,甚至很可能發生全面內戰,變成十幾個「車臣」,這對俄國是災難,更可能危及整個歐洲甚至亞洲。是靠有果斷領導風格、傑出才幹的普京穩住了大局;不僅沒使俄國進一步分裂,還強勢反恐,解決了車臣問題,扼住了伊斯蘭主義在俄國和歐洲崛起蔓延。沒有普京這樣一個精明強幹的務實領袖,俄國的這個轉型不知要艱鉅、困難多少倍,很可能陷入分崩離析的內戰和經濟的持續衰退,再加上美國的一路制裁和打壓,前景不堪設想。

20年間普京支持率從沒低於55%

普京主導的這20年,在上述重大問題上的做法都深得人心,所以2012年他再選總統時,以63.35%得票率獲勝;2018年連任時更以76.67%高票再度獲勝。俄國人民一次次通過一人一票選擇了普京,他的聲望越來越高(20年來支持率從沒低過55%)。在有新聞自由的俄國,在西方20年來一直妖魔化普京的現狀下,俄國人民之所以一再高票選擇普京,是因為他們比那些無關自身痛痒、成天唱高調的外國人更清楚自己的國家需要什麼樣的領導人。

在俄國歷次總統大選中,從未有過美國2020那種竊選爭執,都是得到俄國人民和世界公認的。所以,對普京「不民主」的指控是不成立的。普京的總統位置,至少比竊選的美國拜登更合法!

普京20多年的執政,全力以赴的敬業和實戰經驗,使他對俄國和國際局勢的每個方面都有著近乎瞭如指掌的瞭解。美國電影導演奧利弗·斯通在2015到2017年間,採訪了普京20多個小時,發表出來的九個半小時的音頻,從國內到國際,從政治到經濟,從全球反恐到軍事國防,從金融貿易到社會議題等等各個方面,普京是有問必答,沒有任何迴避和躲閃,而且極為熟悉和專業。

美媒CBS電視主持人Charlie Rose說,跟普京直接交談、打過多次交道的美國歐巴馬總統曾說,「幾乎沒有任何俄國正發生的事情普京不懂,或者不為之負責的。」

這樣一個對俄國瞭如指掌(對世界局勢的瞭解也遠超台面上任何其他國家領導人)、且全身心為俄國打拼的總統,受到俄國人民的推崇是自然的。戈爾巴喬夫在2019年接受英國BBC採訪時,被問道普京是否獨裁的問題時回答說,「我們現在的總統繼承了那麼一個爛攤子,每個人都看見了他止住了那種混亂,實實在在地把一切都擔在他自己肩上。從媒體上我們也看到人民希望他繼續做,完成他的使命,還有許多需要他做的。」在之前的2016年,同樣是BBC採訪時,戈爾巴喬夫說,「有人指導西方媒體,要摧毀普京、幹掉普京。結果是86%的俄國人支持普京,很快就會是120%,他什麼都懂。」

所以,無論外界如何詆毀,普京的當選,是在有新聞自由、有多個不同政黨對手競爭的情況下,俄國人民自由選擇的,完全符合俄國憲法的。俄烏戰爭開始後,西方更是鋪天蓋地妖魔化普京,無數報導說俄國人民很快會把普京趕下臺。但事實是,普京在俄國的支持率不降反升,最新民調(2022年6月)支持率是83%(據權威國際民調機構Statista)。

從全世界人民的角度來說,俄烏戰爭之前,大多數人不太瞭解普京,信息基本都是西方左媒灌輸的。如果說戰前全球對普京支持度低於30%的話,那現在除七大工業國和相關利益的國家之外,從亞洲的中國、印度,到幾乎整個中東,再到拉丁美洲,對普京的支持度幾乎達到俄國人民那樣力挺的程度!這種支持來自開始瞭解他和俄國的真實,尤其是開始明白這場俄烏之戰,開始改變美國長期獨霸世界的狀態。二戰後美國在全世界打了太多的仗,惹了太多國家不滿。沒人喜歡戰爭,俄烏一戰是俄羅斯過去30年被美國一步步逼到牆角後的被迫反擊,而這個反擊將永久性地扭轉世界格局。

普京有沒有殺記者和反對派?

普京殺記者和反對派,這更是西方媒體渲染了許多年,卻沒有拿出一件事實證據和定案的。但輿論已經把一切都定性。電影導演斯通說,針對媒體對普京的指控,他詳細諮詢過上述俄國問題專家科恩教授。科恩就每一個對普京的指控,都給出了詳細的、不可能是普京下令干的分析。在上面引述的科恩評普京的談話中,他說,除了執行三軍統帥的職責,沒有任何事實證明普京下令殺了任何人,沒有任何證據!那些對普京的指控簡直就是精神病……現在的記者已不在乎事實,而是活在小報謠言中——普京殺死所有人。

曾被高調渲染的一個例子是2006一個女記者在莫斯科被槍殺,媒體指控是普京指揮的。科恩說,該記者跟他和妻子都很熟悉,也曾到他美國家裡做客。她報社的編輯們、家人和兒子都不認為她的被殺和普京有任何關係。事實上,該女記者的最後一本書,是說車臣總統是當代斯大林,所以很多人認為是車臣總統干的。但無論如何,西方媒體早已輿論定性是普京干的。視頻中科恩講話時近乎憤怒,「這些媒體,從《紐約時報》到《華盛頓郵報》到MSNBC到CNN,每天指控普京殺人,真是可恥。」

就俄國記者被殺的問題,科恩教授還拿出一個更強硬的佐證。他說,「權威的《保護美國記者協會》(CPAJ)列出了自蘇聯解體後被殺的俄國記者數字,1990年代,也就是葉利欽時代,被殺的記者超過普京時代。但葉利欽卻一直是我們(美國)熱愛的俄國領導人,難道那些在九十年代被殺的記者都是普京干的嗎?」

科恩教授接著說,「你一定會問,那麼是誰殺死那些記者?我可以告訴你主要原因:腐敗的商業,黑手黨式的俄國商業,就像美國原始積累時期一樣。」

說普京給反對派下毒一事,同樣只是指控,沒有一個拿出證據。僅看離現在最近的2020年那個俄國反對派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所謂被下毒事件。8月20日納瓦爾尼在飛機上忽然大喊大叫導致飛機緊急迫降把他送到醫院,隨後他的助理向全世界宣布他可能被下毒了,處於昏迷並已使用氧氣機。(事實是:醫院為做檢查而給他實施人工昏迷並給他補氧,就像給人做手術前要做這兩件事。)納瓦爾尼的發言人還說,納瓦爾尼從早晨起來,只喝了一杯機場提供的咖啡,什麼都沒吃。俄國醫院沒有查出他身體有任何被下毒痕跡。德國提出讓他去柏林檢查治療,俄國馬上同意了。8月22號德國就派專機把他接到柏林,俄方還把納瓦爾尼住旅店喝水的瓶子、用品等一起都交給德國檢查。幾天後德國政府宣布納瓦爾尼身體裡有Novichok神經毒劑。納瓦爾尼指控是普京的人幹的,於是國際社會宣布制裁俄國。且不說納瓦爾尼體內查出Novichok神經毒劑的檢查報告沒有交給俄國和第三方驗證,即使驗證了,又怎能證明就是普京干的?全部的指控就來自這一個人的、沒有一絲一毫證據的指控。而國際社會就根據這種指控制裁俄國,荒唐到像兒童遊戲!

一個極簡單的道理,如果俄國政府下毒,怎麼可能立刻答應讓他去德國做檢查?那不一下子就查出來了嗎?而且,如果納瓦爾尼真相信普京要毒死他,他還敢幾個月後又回到俄國?真那麼英雄嗎?任何人研究一下他的歷史,基本可以判斷他是個熱衷作秀的左派風頭狂,拿著西方各種基金會的錢以製造事端吸引國際關注和資助為己任。他曾多次因盜用款項被捕,都被他說成是政治原因。

任何一個政府,要暗殺政治反對派,會用這麼低級的手段嗎?多起指控普京下毒的案件都類似:手段低級到完全不可信,而且還都毒不死,比如2014年的親西方烏克蘭總統參選人,「被下毒」後聲望提高而當選。普京蠢到這種程度嗎?反俄的政客和利益集團,隨時隨地用自己的智商指控普京。而西方媒體立刻就大肆渲染煽情。他們不會去核實求證,因為求真不是他們的目的,滅掉普京、削弱俄國才是。

主導世界輿論的西方左派媒體已經成了可以免罪、免責、隨便指控的謊言機器。在美國主導的反俄聲浪中,他們即使說普京每天都靠吃人肉活著,全世界也會堅信不疑。

 

(未完待續)

 

本文內容主要是根據以下資料:

1、《First Person:An Astonishingly Frank Self-Portrait by Russia's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2、《The Putin Interviews:Oliver Stone Interviews Vladimir Putin》作為多部故事片和記錄片的導演,斯通的採訪準備做得極好。他由於幾十年做政治議題的電影,對各項國際和俄國議題都不僅瞭解,很多都相當熟悉。所以他提問普京的水平超過我讀過、看過的任何採訪普京的專業記者。如果我當新聞學院老師,一定把這本書《The Putin Interviews:Oliver Stone Interviews Vladimir Putin》拿來做教材,讓學生研讀、學習。(奧利弗·斯通是左派,那是另一個話題)

3、網上可找到的眾多媒體對普京本人的採訪和專業作者關於普京和俄國的報導。因數量太多,不一一例舉。有興趣的讀者就尚不清楚的問題,可用關鍵詞搜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來稿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
乾淨世界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blank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