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锋:江主席的一条狗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林培瑞到香港参加有关23条的国际研讨会,看了那些官员的表现后,很有感慨的说: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像共产党女干部,常任秘书长汤显明是袁木。袁木以六四只死23人而获“袁廿三”的雅号,现在他们为了通过23条而“搞七廿三”,所以汤显明成“汤廿三”也就不足怪了。

至于叶刘淑仪,曾有学生说她是“女希特勒”,如果重看希特勒的电影,对照叶太的说话和表情,足证这个比喻的传神。至于女共干,台湾叫“女匪干”,香港则有人比喻她为江青。以前这个比喻落在立法会主席范徐丽泰身上,但是这些年来范太从善如流,为人低调许多,而叶太则有过之而无不及,特别是同江青一样,无知而喜欢抛书包,更为人侧目。

谈到江青,就要谈到公审她时她在法庭的辩词:“我是毛主席的一条狗,叫我咬谁就咬。”这句话成了中共党史里的一句经典名言。现在毛主席已经躺倒不干,江主席十三年中在海内外养了一批狗,也以此而顾盼自雄,要当他永远的江主席;那批狗也就要表现一下无限忠于江主席,叫他们咬谁就咬谁。

香港要为23条立法,所谓“国家安全条例”,实际上就是“江家安全条例”,于是香港一批江家狗就出来咬人,咬人咬惯了,慢慢成了“癫狗”。江主席不出来喝一声,他们就会不停的咬。这理由也很简单,狗头是江泽民钦定的,其他狗罗喽自然要唯“狗首是瞻”。因此即使成千上万香港人上街抗议23条,他们也是狗头障目,不见人烟。

由于“狗”字太过敏感,所以主持香港商业电台“茶杯里的风波”的名嘴郑经翰一句“狗官”,引起大小狗只的“愤慨”,从而被特区政府警告,商业电台连续约都成了问题。郑经翰其实误闯狗阵,被他骂的那个官员还没有成狗的资格,但因为“打草惊狗”,才被警告,怕他果真挥舞打狗棍打狗也。不过共产党常玩过桥抽板的把戏,所以请诸狗不妨记下太史公在“高祖本纪”中所提出的“狡兔死,走狗烹”的教训。人们还记得当年香港最热门的特首人选如今安在?

海外那些江主席的狗,也该考虑自己的后路了。一旦江泽民成了中共党争中的“落水狗”,那些狗下狗怕找不到狗洞钻呢。这些是凌锋警世之言,但愿不会重演“狗咬吕洞,不识好人心”。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