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生汤玫捷获得总统学者奖 被哈佛提前录取


3月14日至21日,2005年度全美“杰斐逊总统学者”奖在弗吉尼亚大学评出。中国女生汤玫捷继被哈佛大学提前录取后,又成为44位获奖者之一。文中描述的经历,是她被“Jeffersonian”的尺子全面、细心地测量的日子。

  3月10日深夜,飞机降落华盛顿里根机场,为期11天的美国“竞选之旅”开始了。一年前,我刚到华盛顿特区西德威尔(Sidwell)中学做交流学生时,狂倒了一个星期时差。这次却不同,第二天,我就活蹦乱跳地回到母校西德威尔,想给那里的朋友和老师们一个惊喜。

  休整之后,3月14日晚,我们驱车驶向此行的目的地弗吉尼亚大学,美国“杰斐逊总统学者”奖的竞选将在这里进行。

  杰斐逊的人才观

  上世纪80年代,美国政府和前总统托马斯·杰斐逊的众多拥戴者共同设立了一个“杰斐逊总统学者基金”,额度达数亿美元,意在筛选和培养“杰斐逊总统学者”。它强调“领导能力,公民意识,学者作风”(leadership, citizenship,scholarship),旨在发扬这位前总统的教育和人才理念。

  作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杰斐逊早年出使法国,后任美国第一任国务卿及第二届总统。杰斐逊是《独立宣言》之父,一生笃信“造物主赋予人们以某些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活、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他在一生所有的成就中挑选了三样,嘱咐后人铭刻在墓碑上:美国的《独立宣言》,弗州的《宗教自由法案》和他亲手打造的弗吉尼亚大学。

  弗吉尼亚大学是美国现今最好的公立大学之一,综合排名在美国公立大学中数一数二。每年,全美国各个高中可以推荐一名在领导能力、公民诠释以及学术成就上最突出的学生参加初选。此竞选和美国大学申请无关,走的是另一条平行的路线,虽然获奖者能有机会选择在弗吉尼亚大学就读。经过几轮初选和复选后,筛选出 “杰斐逊总统学者”,由基金资助在这里接受4年免费的就读。就读期间还能参加冒险、领导能力等多个主题的年度培训,以及去欧洲免费学习等全程培养计划。

  “为美国各个领域培养未来领导人”是基金成立之初的目标,随着全球化的进程,5年前,基金发展委员会决定将目标扩展为“世界范围内选拔、培养具有超群领导才能的学生”,每年邀请3名左右其他国家的学生参加评选,让他们也有机会享受杰斐逊总统提出的“社会自然趋向的特优化培养”,期待他们走上社会后发挥领导才能。

  杰斐逊总统基金负责人在介绍培养理念时,强调了杰斐逊总统的“学习不是课堂,学习大于课堂”,同时指出这个奖也是一道终身学习的“紧箍咒”。

  Igram先生是总统奖发展委员会的主席,在谈到“领袖”时,他说:“领导能力和未来的领导潜力,是毫无疑问的第一选择。在这之后,才是也很重要的学术能力和公民意识的体现。所谓各个领域的领袖,如果在学术界那自然就是个学术天才,在社区中就是公民意识最好的实践者。”

  第三天的下午,我们这些选手们被安排参观杰斐逊总统故居。

  杰斐逊先生是好学的。他将欧洲游历中看到的听到的都记在心里,回国后,从通心粉到自动门,都在自己的退休生活中一一再现。

  杰斐逊总统是好书的。最早的美国国会图书馆,在战争中被英国人一把大火烧得面目全非,是杰斐逊总统的私人藏书的一部分使其得以重建。

  杰斐逊总统是好探索的。从最早的美国地图到跨洲标本到实验工具尽入其收藏。

  英文中,由杰斐逊而来的“Jeffersonian”是形容词,意思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全面发展的”。在走出杰斐逊总统故居后,组委会开始考察我们是否“Jeffersonian”了。

  高手如云

  3月15日,竞选活动周正式启动。96名竞选者在这天上午陆续赶到弗吉尼亚大学。

  安顿好行李,领到胸卡和厚厚一包资料后,这天的主题也慢慢开始凸显:社交,社交,还是社交。从和室友熟悉,到同一楼面女生的互相串门,再到男女生在大堂互相认识。很明显,对于每个人,强化性地记住胸卡上的不同人名和地名是第一个挑战。

  来自美国45个地理州的93名“竞选者”,是从900名美国各校的推荐生里经初选、复选脱颖而出的。其中,有48名将在自己学校发表毕业演说(这是美国学校的最高荣誉),27位是美国中学的学生会主席,几乎所有人都有各自的社团或研究室,平均SAT考试成绩在1500分左右,都拥有多门AP满分。在这些“竞选者”中,创业成功的有近十人,最佳运动员近十人,能组建摇滚乐队,其乐器、舞蹈在国家级剧院公开演出者数人。有些人曾以环保志愿者身份跨州、跨国地进行绿色宣传,有些人是为贫民窟送食品、盖房子的社区服务标兵。他们中大多数已经被哈佛、耶鲁等美国著名大学提前录取。

  今年有3名国际选手,一个来自乌克兰,一个来自哥伦比亚,还有一个就是我。

  我很快发现,他们个个出色得惊人。

  来自亚特兰大的Jonathan未来想从政,他选择克林顿总统当年的本科学校和本科专业作为自己“议员梦”的起点,已被录取。去年夏天,他以高中生身份到白宫实习,为他所在州的议员做助手。

  来自弗吉尼亚的David,是一个能在第一秒钟让所有人都注意他并跟他愉快交谈的男生,他有非常英俊的外表和谦和幽默的风度。他在哪一桌用餐,哪里就会爆出笑声。

  来自马里兰州的Rachel是一个研究狂人。用她室友的话说,“她可以研究任何东西,是个论文狂。”她很突出的一点是能够给任何一个物品做出一个长达10个单词以上的科学定义,并用实验室里的显微镜探测出一个大家不懂的蛋白质杂质。

  Allison是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孩,第一天晚饭时就坐在我身边。除了那些令人惊叹的成绩外,那没有一丝阴霾的笑容让我难以忘怀。

  在瑞典读书的乌克兰男生Pavlo能熟练使用7门语言,通晓9门语言。

  Song,是一个华裔的美国孩子,来自Alabama,一看就知道受过传统的中国式家庭教育,但同时兼具很强的美国式教育中挑战权威的精神。他很学究,对于书中所有不明白的内容都会直接查电话黄页向作者询问。我亲眼看到过他和一名著名的物理学博士生导师在正式午餐中讨论学术问题时白热化的场面。

  大David,是另一个来自弗吉尼亚的学生,一看就是个运动型的。可是仍然无法想象这个男生能够在三个主力球队里担任队长,擅长五种运动,大一就入选美国大学国家队。

  至于我的室友Christina,一个声音动听的韩国裔美国女孩,是此次竞选活动中我第一个遇到的已被哈佛提前录取的美国学生。她拿出一张她和她妹妹共同完成的商业唱片给我留念。住在安静的Brookline小镇的Christina,和她的妹妹从小学习音乐,主攻蓝调爵士,在进入高中后一同谱曲写歌,2004年与专业录音棚合作,录制了首张商业专辑。Christina也是学校戏剧社的台柱。

  大餐与怪味数学

  非正式早餐(欧式),午餐(亚洲菜),正式午餐(墨西哥菜),正式晚宴(意大利菜),酒会……这一周里,“吃事”太多。正式酒会和晚餐礼仪是社交考核的重要一部分,非正式用餐又是自由组合与其他选手轻松社交的一个环节。这么多精美的饭局虽算不上鸿门宴,但选拔的气氛确实浓厚。

  每桌都有评委,他们会在用餐时与你交谈。特地安排的较为复杂的餐制,并每场饭局换一种菜式,是为了以此考察选手在不同情况下,对不同餐饮文化和对社交的理解与把握。每次正餐期间还有自由演讲或指定嘉宾在餐前或餐后的演讲。

  组委会邀请了差不多和选手一样多的评委,多达百余人,由政府官员、商界要人和学术界代表等构成。他们在正式比赛的第三天抵达,在我们活动的各个场合进行巡视、观察和记录,并与我们通过正式晚餐和午餐直接接触。每一位选手都被指定的6至7 位评委予以“关照”,但是在最后面试之前,并不知道哪几个评委是专门负责对你考察的,你仅仅知道:你在被关注,打分。

  印象深刻的还有数学逻辑考试:永远不难,永远做不出。据说,我在数学考试中没有为中国学生丢脸,是最高的分数之一,虽然我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有点“稀里糊涂”。

  第一题比较常规;第二题关于黄金比例和设计图形,有比较扎实的数学功底和一定的思维能力才能解决;第三题开始歇菜,题目是法国某地方电视台的气象预报在季节交替时报道每日日光的增加,问为什么事实上每天有4分钟日光增加,但当天的预报却估计只有3分钟增加,请给出一个具体的解释(反法笑话不允许);第四题是预测一个正常的、人类的、成人的大脑在不同时间段能够同时拥有多少个主意?我感觉,这道题的解题思路不是普通的寻求答案,它应该是考察思维的过程。

  前几年的竞选中也有类似的数学题:“如果每个死去的人都能上天堂,请问每一分钟有多少个新天使报到?”“请问圆形建筑里有多少块砖?”……组委会要求你写下所有能想到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也欢迎幽默的创造和奇怪的解释,然后请专家评定,给你的数学“考试”打一个分。

  关于法国气象的解释,我从地理、气象、法国文化、数学估算、四舍五入等几个方面做了猜测。关于正常成人的大脑能有多少主意,我在自己身上做了4个实验,以“我”的大脑为分析对象,针对“今天晚上和明天早上想吃什么”为分析对象,以1分钟、2分钟、4分钟为时间间隔点进行测试,作出统计,运用公式做出分析,筛选非正常数据,最后做出4个表格,得出答案。顺便附上说明:如果答案非正确,那么只是证明我的大脑不符合“正常成人”这个概念。

  论文与辩论

  论文写到汗流浃背。两个题目可供选择:一是讨论二战纪念主题建筑群该不该在特区的中心即林肯纪念馆和杰斐逊总统纪念馆中间建立?(讨论背景是假设几年前此建筑群还没有开建。)二是讨论美国法律令第九修正案中“关于促进女性参加体育运动,要求大学中男女正式球队与人数的比例必须和男女在校生比例一致”的合理性。

  我选择了第一个题目。论点立足于此工程的正确时间、正确动议和错误地点。当时正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5周年,而美国当时还没有反映国际主义及重彩描绘二战胜利的纪念群,再加之符合1986年通过的美国法律:“在领导人去世后25年后才能建立纪念物,在战争过去10年后才能修建战争纪念物以求情感理智和评价客观”。同时,二战老兵如今都已年迈,在他们还在世时用凝固的建筑纪念和亡羊补牢一样地抚平战争的伤口也是一个关键的理由。

  但是对于地点的选择,我认为是欠妥的。首先根据美国建国的理念,华盛顿特区中心的草坪是应该空出来交融历史、对话古今的。在林肯和杰斐逊总统纪念馆中插入这个建筑群,有打断18世纪和19世纪的历史之嫌。在有关二战的内容上,这个建筑群与此地的罗斯福公园中的部分内容有所重复。论文还涉及了纪念物的性质究竟是历史化还是人性化的讨论,以及从美学和建筑理论上讨论了其与周遭建筑物是否协调等。

  辩论环节是针对两个论文题目的分组辩论和专家研讨。这个环节对我是最大的考验,和美国人用英语辩论在任何一个时候都会是艰难而富有挑战的。对这两个题目的辩论和研讨,我们涉及到了美国宪法修正、女权运动、体育定义、男女生物属性和兴趣在体育选择上的区别、建筑学、美学、考古学、历史、战争、城市规划等。有一场讨论,教授让我们假设两千年后发现二战纪念群遗址,人类会怎样定义和猜测。对于这道角度犀利,让人无法准备也无从准备的冷不丁的超常规问题,我怀着大无畏的精神,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非正式辩论环节,美国学生尽显开放大胆、能说会道的特点。我们在许多问题上不仅就论文题辩论,还在不尽兴或者发现有需要着重讨论之处,另外开辟话题再辩。自由积极、热情风趣,是我感受到的辩论风格。

 面试与胜出

  这次竞选还有一个重头戏是面试,长时间的面试,一对六的面试。

  我怀疑自己可能是竞选历史上唯一一个面试迟到的糊涂虫了。面试前一晚,我没有错过和美国同学们的狂欢,在我隔壁的房间,大伙在几位吉他手的伴奏下唱到天明。第二天,我也早起了,但没查具体面试时间,以为是规定时间的半小时后。直到接到组委会电话,才知道就是“现在”。

  穿着正装一路狂奔的镜头一定很狼狈。最后迟到5分钟。死马当作活马医,在大厅猛喝一气咖啡和可乐,提足了神走进面试厅,开了个中国与美国时差的玩笑轻松进入面试。我从我个人成长经历,聊到美国人关心的关于中国的林林总总,聊到对一些艺术家的评论和对几部文学作品的理解,也聊到我的家庭、好朋友,等等。

  除了上面这些话题,看看一些具体的我和我的朋友们遇到的面试问题。

  “莎士比亚的戏剧偏爱喜剧还是悲剧,为什么?”

  “诗歌的韵脚对一首诗歌的重要性。”

  “体育运动和数学的几个共同点?”

  “你觉得从现在起的未来十年,你们这代的青年人会最关注哪些社会文化热点,请举出你认为的最重要的三点。”

  “最喜欢的艺术家和他/她的缺点。”

  “约三个任意时代的人吃今天的午饭,你会选择谁?为什么?”

  “作为一个国际学生,你在自己国家里说英语的频率是多少?怎么看待英语教育在你们国家的现状?”

  “中美在不同问题理解上的最大的三个不同,试举例。”

  “美国政治事件选择任一进行评论。”

  “在这里一周的感受。三个词语,三个定格画面。”

  ……

  3月21日中午,结果出来。我被选中,成为44位“杰斐逊总统学者”之一。为了庆祝“杰斐逊总统学者基金”基金建立25周年,今年的评选比往年多了7至8个名额。

  因为被哈佛录取在先,我放弃了以“杰斐逊总统学者”去弗吉尼亚大学就读的机会。也许,多年以后,我仍会想起曾被“Jeffersonian”的尺子全面、细心地测量的这段日子。( 撰稿:汤玫捷)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