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青玉剑 (第一部, 第29,30章)

第一部 名,可名

2008-05-22 23:56 作者: 宁漱玉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第29章 囚徒医生
迷糊中突然来了许多异形生命。一个狗头人身的丑怪拿剑刺他,他想躲,却动不了,他的右肩被刺中了----好痛!他一抽搐,立时便醒了过来。

"你没事吧?"面前是徐爱玲那张充满关切的脸。

"唔----没事。"他嘴里说没事,肩膀伤口的尖锐痛楚却异常的清晰,被绑得紧紧的手脚也已经麻木了,全身说不出的难受。他躺在地上,低低地呻吟了一声。

徐爱玲见他难受,也十分难过:"你----你还好吗?"

"还好啦,就是有一点点难受。"他挣扎著坐了起来。

就在这时门开了,那马尾女子走了进来,后面跟著昆哥----手上拿著手铐和脚镣。

"阿成现在痛起来了,"那马尾女子的神情很焦急,"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呃----如果不把我绑著的话,办法有很多啊。"

"真的?"

"你要不信我可以先在自己身上做试验----正好现在我也痛得很。 "

"昆哥,要不,你看----"

昆哥二话不说便给他松了绑,却把他手脚套上手铐和脚镣----这家伙在同德堂撞自己那两下似乎很有劲道,象是会点功夫的样子,这房子实在破旧,可不能让他趁夜跑了。

杨皓明挣扎著站了起来,但他半身酸麻,走得很是艰难。那马尾女子扶了他一把: "你没事吧?"

不等他回答,昆哥一把架住他,对那马尾女子说: "阿虹你放心,他死不了。"

"原来她叫阿虹。" 杨皓明想。

隔壁房间里,那阿成躺在地上,脸色煞白,看来痛得很是厉害,却一声也不哼。

"从一到十,一分最轻,十分最重,你现在痛到几分?"杨皓明给他把了脉之后问。

阿成支唔了一声,伸出了三个手指。

"痛到三分----嗯,硬汉子,要我来看,割肉挖脓之后痛感应该到五分差不多。"他一面说,一面给他针刺止痛,顺带也为自己刺了几针。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这破房子没有电,阿虹点起了蜡烛,把买来的汤粥饭菜摆了一桌叫众人吃----连徐爱玲也被带了过来。

杨皓明见桌上的菜和汤几乎都是带荤的,就只拿了馒头和清水。

"有钱人家的少爷就是不同,我们这里可没有山珍海味侍候你。"昆哥见他只吃馒头,忍不住出言讥刺。

杨皓明笑笑,也不以为意:"我从来不吃山珍海味----我是吃素的。"

这倒出乎众人的意料,傻三吃得嘴里咂咂作响,奇道:"吃素有什么好吃的?我一顿不吃肉都不行。"

"你们觉得肉好吃,可是我觉得肉很腥,吃到嘴里就会吐。"

"哈哈!"傻三大笑,笑声中充满了同情----吃不了肉的小子,就算他多么有钱,人生也少了一大乐趣啦。

当晚杨皓明又给阿成和自己针疚了一次,阿成服过汤药,安稳地睡下了。

三月的夜晚仍然很凉,那地板又冷又硬,尽管两人都疲累不堪,却好半天都睡不著。

"艾瑞克,你真的能给那个人治好吗?"

"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针灸治面瘫效果是很好的。"

"那----治好了之后,他们真的会放了我们吗?"

"应该会的吧,他们看上去不象那种滥杀无辜的人。"

"你怎么知道?你就是被他们打伤的----"

"当时那种情况----呃,他们开枪应该不是出于本意。"

"你怎么把绑匪想得那么好?"

"......"

"你----怎么知道是六天?"

"最多六天那个阿成就会好了,那我们就可以走了。"

"......"

"即使他们不放我们,我也会想办法逃的----我还有事哪!"这话杨皓明却留在了肚子里。

第二天阿成大有好转;杨皓明一有精神就打坐,也恢复了些气力;可徐爱玲却感冒了,喷嚏连天,鼻涕横流。

"其实单单受冻是不会感冒的啦。主要因为你体质弱,这里又脏,细菌很多,所以才会受感染。"杨皓明替她把脉后,跟阿虹仔细解释了一番感冒病人如何对阿成的恢复会有所威胁,并暗示放了她应是最好的办法,然而结果却是两人各自有幸得到了一条毯子----当然杨皓明的毯子也很快就让给了徐爱玲。

接下来的四天阿成每日接受两次针灸,兼服两碗汤药,腿伤恢复得很快,面瘫的症状也明显地一天天好起来了。除了出去买药和食物,阿虹总是守在阿成身边细心照料;傻三成天揣著枪在外面尽忠职守地把风;昆哥则常常早出晚归----也看不出他到底干什么去了;杨皓明除了给阿成和徐爱玲治疗之外日夜都被锁在房里,刚好成天打坐,恢复得也很快;徐爱玲病得有气无力,大部份时间都裹著毯子睡觉,清醒的时候便大大方方地缠著自己崇拜的大明星问这问那。

"艾瑞克,你真的会武功啊?我爸爸是这么说的。"

"喂,我刚坐了二十分钟,不是说好让我坐两小时才说话的吗?"

"怎么才二十分钟?对不起我没表。"

"那你可以看我睁开眼睛之后再说话嘛。"

"人家无聊嘛!哎,我打扰到你,你会不会走火入魔?"

"不会----走火入魔是武侠小说家杜撰的说法,真正修炼是没有什么走火入魔的。很多人把握不好自己入了邪门,或者有附体上身弄得他神魂颠倒的,被人统称成了走火入魔。写书的人原本也是互相抄,看这个词好,就纷纷采用,结果就成了武侠经典词句了。"

"是吗----小说里不经常说运功到紧要关头被人打岔,经脉错乱吗?象欧阳峰----"

"欧阳峰练的本来就是邪门。"

"那武侠小说里还有什么是不对的?"

"多啦!比如----常有人一声长啸,或者清啸,----呃,就是大声叫嘛----这么尴尬的事我可没干过。"

徐爱玲笑翻了:"还有呢?"

"百步穿杨是说一掌打过去百步外的杨树就会被打穿----射箭,铁镖之类的都不算啦!"

"哦----"

"还有又是多情浪子又修成极厉害的正道高人是不可能的,因为正道弟子一旦犯了淫戒,就会被逐出师门----"

"哦----!"徐爱玲惊叹了一声,"那不跟和尚一样吗?"

"不一样,结婚还是可以的,但夫妻之外的越轨之举就不可接受了----"

"还有呢?"

"呃----不同门的上乘内修之术不能混练,因为身体只有一个,丹田也只有一个,每种内修之术都会在丹田内作用,混修不同门反会起冲突。进境慢不说,就象一块好玉,一个人要来雕头龙,另一个人要来雕头虎,各弄各的,结果雕成了四不象,最后哪个门都进不了了。"

"那武侠小说里有没有说得对的?"

"有。比如小周天是把任督二脉打通,这倒不假。有些作者是读了点‘黄帝内经',‘周易',‘丹经'和‘道藏'之类的。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中说的一些神通也不假,比如修出婴儿身,不坏身,飞升之类的,还有玄关----唔,这个可是天机,我怎么跟你讲开了----"

"天机?"徐爱玲又笑翻了。

杨皓明:"......"

"既然不会走火入魔,那我可以随便跟你说话了?"

杨皓明:"......"

四天后,阿成的脸已经好了大半,说话基本恢复了正常;腿伤也好了五六分,可以拄著拐杖在破屋边走动了。

"想不到针灸这么神奇!不光可以治病,还可以止痛和麻醉,那个老伯还真没瞎说!"阿虹很为他们的明智决策而高兴----谭成受伤后急火攻心导致面瘫,碰到了个老伯说中医治面瘫效果最好,而香港最有名的就是同德堂的徐神医,他们才决定去"请"徐神医来替阿成治疗。谁知徐神医那天刚好不在,就绑了个他的徒弟来,医术还当真不错呢。

这一天阿虹又要出去买东西,杨皓明央她为自己租一架小提琴回来。

"四天后我有一场很重要很重要的演出,如果再不练的话到时候真的要献丑了。"

这几天阿虹和他朝夕相处,对这个随和能干的少年医生既存好感也有点愧疚,见他这样央求自己,心一软,就答应了。

下午她果然带了架小提琴回来。因杨皓明指点她找琴行的行家替她挑,那琴虽不贵,但音质还不错。

"我们都不知道,你竟然是个大明星!"阿虹把琴递给他时兴奋地说,"商店里面到处挂著你的海报,电视里在播你的演出,还有你演的电视剧,新闻上也在播你的消息!"

昆哥惊讶地上下扫了他一眼----这浑身血污,没有一点派头的少年竟是个大明星吗?还是他伪装得太象了?

他心里一动:"成哥,大明星一定很有钱了,要不要敲他一笔?"

杨皓明心里格登了一下,忙说:"其实我只算个小明星,刚刚才出道, 还在艰苦创业呢。"

阿虹皱了皱眉,转头看阿成。阿成盯著杨皓明上下打量,半天没有说话。

"我只是想度过眼前这个难关。"昆哥又加了一句。

"算了,他毕竟帮了我。"阿成沉下嗓子说。阿虹松了口气,朝杨皓明笑了笑。

杨皓明也松了口气,拿起小提琴调音。可他手被铐著,没办法拉琴。

"我真想听听你倒底拉得怎么样?"阿虹说著便过来把他的手铐打开了。

杨皓明微微一笑,架好小提琴拉了起来,阿成等几个都坐在旁边看----这小子看上去倒还真挺专业的。

"你到底是中医,拉小提琴的,还是演员?我看海报上还有你弹钢琴的照片。"一个人竟可以身兼这么多才艺吗?阿虹真的很好奇。

"都是,"杨皓明笑道:"不要因为我也是音乐家和演员就看低我的医术。我是天才嘛。"

阿虹不以为然地笑了,但心里也知道他还真不是吹牛。

有了小提琴,杨皓明除了给阿成看病、打坐和睡觉之外,就是拉琴了。到了晚上,房内一片漆黑,他也照样拉----因为他根本不需要看。只是他右肩的伤口还没愈合,练一会儿,就得休息一会儿。

维也纳交响乐团久负盛名,欧洲出类拔萃的小提琴家极多,许多欧洲大赛谢绝欧洲外的小提琴手参加,非欧洲籍的小提琴手也很难有机会和欧洲的乐团合作。这次他们来香港访问,能取得和他们的合作机会真是不容易。

悠扬的琴声回荡在漆黑的夜里,抚慰著每个人心里的最伤感和最脆弱处,仿佛挚友间的倾诉,实在是一种温暖的抚慰。

徐爱玲睁著大眼睛裹在毯子里,享受著只有她一个观众的独奏音乐会;四个绑匪则围坐在烛光下,默默地各自想著心事。

到了第七天,阿成的脸已经完全康复了,但腿上的伤口还没痊愈;杨皓明的伤也好了七八分,能连续拉琴的时间越来越长了----可是,绑匪们仍丝毫没有要放他们的意思。

这天杨皓明给阿成扎完针后试探著说:"你的脸已经完全好了----我的治疗到这里就算结束了。"阿虹等十分高兴,可对他的暗示却没有领会的意思。

"那么----"杨皓明趁他们心情大好,赶紧说,"既然阿成好了,爱玲和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昆哥说:"再等几天,等阿成的腿伤好了,我们一旦能够离开这里,就放你们走。"

杨皓明一听便急了:"再过几天我的演奏会就来不及了。今天维也纳交响乐团就到了,后天是正式演出,我们今天晚上就该在一起排练的。"

"喂,这里没有你讲条件的份!"昆哥揪住他的衣领,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你们说话要算话。当初你说我把他治好了你们就放我们走。我们保证不对警察说出这个地方来就是。"

"我不会相信你的!你还是老老实实呆著吧。"昆哥刚要把他推回房间,忽听外面有个苍老的声音喊道:"阿成!"

阿成大惊,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

"爸!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你不要叫我爸!我没你这个儿子!"那苍老的声音怒斥道。

昆哥一脸惊诧,急著出去看,匆匆把杨皓明锁回房就跑了出去。

杨皓明一进门便悄悄从鞋里摸了小手术刀和镊子出来,坐下仔细地捅脚镣上的锁眼----这种东西的原理并不是很难,力度恰到好处,把那锁里的钢珠复位就开了。

徐爱玲坐了起来,杨皓明忙做了个手势叫她别作声----这两天他已经开始计划逃走了,今天趁他们不注意,从就药箱里顺了几样小工具出来。

不久那脚镣果然开了。

"难道不要等到晚上吗?"徐爱玲低声问。

"现在他们全都在外面,正是个好机会。晚上声响反而大了----而且我实在没有时间了。"说罢他攀在窗户上,用没受伤那只手运足了功力拉那栏杆----那栏杆很细,而且年代久远很不结实了,竟给他拉弯了许多。估计洞大得可以钻出去了,他让徐爱玲踩著自己的肩膀爬了出去,随即自己也跳了出去。

这小窗户在屋后,阿成等几个人还在前面说话,竟丝毫没有觉察。两人悄悄以屋子作掩护朝后面的小树林里飞跑。

还没到那小树林,阿成等人便进了屋,昆哥偶然一抬头,从破窗户里瞥见后院里两个人在飞跑----却不是他们那两个囚犯是谁?他大喝了一声,跟傻三和阿虹一齐追了出来。

杨皓明一见大急----穿著高跟鞋的徐爱玲实在跑得太慢了。

"你跑到树林里,然后往公路跑,想办法搭车去闹市,千万不要回头!我去挡他们一下。"

"不要,我要跟你在一起!"徐爱玲急道。

"你要是想我死就跟在我一起!"他轻轻推了她一把,"放心,他们不能拿我怎么样。"说罢他在地上捡了几颗小石头,又捡了根长树枝:"你要是想救我,就赶快逃走去叫警察来!"

徐爱玲急得眼泪都掉了出来,眼见三人追了上来,挣扎了片刻,便向树林狂奔而去。

杨皓明往回走去。昆哥拿枪对著他,却没有开枪:"你们现在回来我们可以保证不杀你们。"

杨皓明并不回答,突然身子一侧,向旁边翻了几个跟斗,同时手里小石头已经掷了出去。这一下又快又突然,没有防备的昆哥手腕被石头击中,枪脱手而飞。

杨皓明紧接著飞身跃起,手中树枝使出灵虚剑法攻了过去。他招式精奇,昆哥一时间被逼了个手忙脚乱,阿虹和傻三赶紧上来帮忙。这三人武功竟然都颇不弱,杨皓明肩伤未愈,又无飞龙剑在手,以一根树枝对付赤手空拳的三个人颇感吃力。
第30章 二师兄
徐爱玲跑到树林边,远远看见杨皓明和他们交起手来了。尽管她万分地不情愿,可又知道自己在这里只会脱累他。眼见阿成一瘸一拐地追来了,她只好转身跑进了树林。

阿成腿伤未愈,追了几步便摔倒在地。

"快,先追这丫头!别让她跑了。"阿成叫道。

三人一听便想分身出来,杨皓明忍著肩伤以树枝展开灵虚剑法,总在某人以为即将脱身之前将其牢牢缠住。

四人缠斗正酣,那老头----也就是阿成的父亲也从屋里走出来观战。

"爸,他们一逃走警察就要来了,那我就得回去坐牢。我是你唯一的儿子,你帮帮我!"

那老头哼了一声,却抄起手来只看不动:"你们绑架人家,人家逃走有什么不对。我帮你我不跟你们成一伙的了吗?"

杨皓明见这老头并不护短,顿时放宽了心。 他偷眼瞧去, 那老头六十来岁, 个子不很高, 头发虽然有些灰白了, 但身形颇为健朗, 显是武林中人, 忙道:"老人家,他们绑架我我可以不跟他们计较;我也帮你儿子治好了他的伤和病,我也可以答应不向警察透露这个地方,可他们还是不肯放我们走。我真的是有急事要办,不能再继续呆在这儿了,你帮帮我啊。"

那老头却笑道:"我知道我儿子对不起你,但他是我儿子,天下没有不护短的老子。我不帮他,也不帮你。大不了如果他们抓住你我叫他们不要杀你好了。"

杨皓明心中气结----这老头,说他明白吧,他又不够明白;说他糊涂吧,也不算很糊涂。他没办法,只好勉力和三人缠斗。

又打了一会儿,那老头突然问:"你这套剑法叫什么名字?"

"你想知道吗?"杨皓明笑嘻嘻地答道,"你帮我我就告诉你。"

那老头面色一紧:"你不说我也知道。这是灵虚剑法!"

这回吓了一跳的却是杨皓明自己了:"咦,你怎么知道?"

那老头没有回答,出去车里找了两柄剑出来,二话不说便扔了一柄给杨皓明,自己手里握了一柄便向他攻来。

"喂,你这老头,你不是两不相帮吗?"杨皓明有些急了。

"我给了你一柄剑,又跟你打,两边都帮,也等于两边都不帮。"那老头挺剑攻上,竟然也是灵虚剑的招式。

杨皓明一愣----眼见那老头剑已攻到面前了,只好挺剑招架。他有剑在手,灵虚剑法威力陡增;那老头剑术竟然十分精妙,很快昆哥、阿虹和傻三一一脱身出来,几人的缠斗变成了杨皓明和那老头的比武了。

那老头每招每式都似经过了千锤百炼,杨皓明肩伤越来越痛,渐感吃力。昆哥和阿虹趁机转身去追徐爱玲。杨皓明大急,可他被那老头缠得自顾不暇,更别提抽身出来追了。情急之下他远远地朝昆哥下盘使出灵虚九式中的"剑御流星"----一股功力顺剑而出,直击昆哥的双腿。因他不知这招威力究竟有多大,便只用了一分的功力。昆哥正往树林飞奔,忽觉一股大力直贯双腿,不由自主扑倒在地,双腿颤抖不停,许久不听使唤。

杨皓明吓了一跳,他只想阻止昆哥去追徐爱玲,也不晓得这招使出来会这么厉害。

"哎,你没事吧?"

"你这是什么功夫?"昆哥双腿感觉古怪,阿虹和傻三见此情形,上去扶著昆哥不敢再追。

刚才这一下那老头全都看在眼里,他手上不停地喂招,一面问:"那是‘剑御流星'吗?你用了几分功力?"

"一分。"

"一分?不可能!"说罢那老头也使了一招剑御流星,向杨皓明当胸攻来。

"他也会剑御流星?"杨皓明想也不想便飞身跃开,同时使出灵虚九式中的另一招"云龙北飞"来抵挡,手上加了两分功力。

那老头见杨皓明轻轻松松便可以飞起这么高,诧异间手上缓了一缓。就在这瞬间,那招云龙北飞已经夹著能量袭到了面前,他顿觉一股旋涡般的能量将自己卷了起来。

这招云龙北飞他何止使过不下千次,却做梦也想不到竟可以练到这个地步。他整个身体被卷起来空翻了两转,又被甩了下来。

杨皓明也惊讶得张大了嘴巴----除了跟常子期比试,他从没向别人使过这些招式。和师父过招时总是他被卷起来丢下去,虽然常子期说比起其他徒弟来,只有他得了真传,但初次尝试,他也仍然惊讶得不敢相信。

"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会灵虚九式?"那老头从地上爬起来厉声喝问。他右手仍然紧紧攥著剑柄,手背上根根青筋爆出,竟有些发颤。

"我是灵虚门的掌门,当然会灵虚九式了。"杨皓明笑嘻嘻地回答,但话一出口,便立即后悔了。

"什么?你是灵虚门的掌门?"那老头脸色大变,"七师弟,那个七师弟就是你吗?"

"呃,是----如果你的七师弟叫杨皓明的话。"

这老头瞪著眼上上下下地打量著这个全身脏兮兮的少年----他的衬衫上连血带泥,原来的淡蓝色几乎都看不出来了。看他的眉目,不过才十七八岁的年纪,却是自己这个六十出头的二师兄的七师弟----并且是掌门师弟!

错愕、不信、羞惭、恼怒----这老头脸上说不出是什么神情,却阴晴不定,十分吓人。

常子期九十岁大寿的时候谭明义因为要率武馆参加比赛没能去给他贺寿; 上一次常子期九十五岁大寿,谭明义临行前儿子出了事,被警方通缉,不得不留下处理家事,又没能成行。尚文德和梁振后来稍信说,师父归山了,并把掌门之位传给了他从未见过,入门才九年的七师弟。谭明义说什么也想不通,可绝没料到会在这样尴尬的情况下与这个掌门师弟碰面。

谭明义冷笑道: "师父竟然把掌门传给你,想必你一定有过人之处了?那就让我来领教领教。"说罢一挺剑便照杨皓明当胸刺去。

"喂,二师兄,"杨皓明飞身退开,他肩膀痛得厉害,实在不想再动手了。谭明义见他飘开,以为他刻意在自己面前显耀轻功,心中更恼,挺起长剑快步逼上。

他这一剑看似平凡,实则蕴含了多般变化。杨皓明微微一怔----这一招貌似灵虚剑法中的招式,却已面貌全非。他记得师父讲二师兄是带艺投师,一直放不掉原来的东西,以至于难以领悟本门的精华。他见二师兄面色不善,怕他真的杀了自己,又不敢硬接,只好再次施展轻功,轻飘飘往后飞了半丈,一落到地上便还是使那招"剑御流星"----一股功能团顺剑身飞出,直攻谭明义的剑身。

这一招谭明义领悟的和他所领悟的却有著天壤之别了。这招实际是修出一个功能团,以功力加持功能,功能所到之处威力无穷,可以隔得很远击中对手,根本不须近身相搏,乃是真正的百步穿杨。但谭明义却是以招式的繁杂精妙和诸般变化来取胜。两相比较,两人的武功自然差之千里了。

就在那一瞬间,谭明义忽觉剑身被一股大力击中,几乎脱手而出。他勉力抓紧剑柄,却见杨皓明又再隔空使出一招"灵剑神游"----这招他也会,却不属于他最精妙好用的招式。

然而这一招却是灵虚九式中最厉害的一招----这灵剑是个极有灵性的功能块,最奇妙的是他能自动寻找并打击对手的弱点,让人防不胜防,躲无可躲。功力越高,那灵剑就越有灵性,越有威力。但有得亦有失,这些功夫都很耗功力,若用得过度,说不定虚脱昏厥;事后也需勤修才能补回损耗的功力。

那灵剑一出,见谭明义右手僵硬阻滞,便立即飞了过去----谭明义右手一哆嗦,连剑怎样脱手而飞的也没搞清楚。

"二师兄,得罪了。"杨皓明忙收了剑。

谭明义面如死灰,呆若木鸡地僵立在原地;阿成,阿虹,昆哥和傻三见他们眼中一等一的高手竟然两招就败在这个被他们囚禁了好几天的少年手上,俱都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连去追徐爱玲都忘到了脑后。

"你----你这是什么功夫?"谭明义嗫嚅著----无论如何,他也不相信这是他领悟了半辈子的剑法。

"二师兄,这是本门的灵虚九式呀!"

"不可能!"谭明义连连摇头,"难道师父他偏心,竟没把真功夫传给我?还是他晚年又领悟出上乘的武功,只因我没去拜见,就----"

"不是的,"杨皓明走上前去,叹了口气,"本门功夫的精华在心法,而不在招式套路。那剑御流星乃是以剑发功能,那灵剑神游乃是发出一股灵剑,可自行查破对方的弱点,进而找机会攻击。二师兄,难道师父没有对您讲这些吗?"

谭明义呆立原地,半晌说不出话来。他的确隐隐记得当年师父曾对他讲过类似的话,可是不管他怎么练,他一直无法以剑御流星,也发不出灵剑来。然而每每求教师父,师父总是让他修心,打坐。久而久之,他结合自己以前的武功,领悟出一些招式进取的妙义,自觉留在师父身边也没有得到什么,便下山闯荡去了。几十年里在东南亚开武馆,设擂台,教徒弟,除了养了个老是闯祸的儿子之外,可以说是志得意满,未曾遭遇敌手。他的徒弟们也在各种武术比赛和擂台赛上屡屡获奖。

这次他儿子谭成在马来西亚杀了人被通缉,他的女朋友和兄弟们跟著他辗转逃到了香港。他担心儿子,也跟著找到香港来了。最近在新闻上看到两个面具人在同德堂抢劫并绑架了医师,整个过程竟然被一个记者用手机偷拍了下来。虽然两人带著面具,画面晃动并不是很清楚,但从小看著他们长大的谭明义一眼就认出是程昆和傻三干的。他知道这四人在香港举目无亲,又没有身份,多半会找个偏僻的地方躲藏。他在香港郊区慢慢找,竟然给他找到了。

"原来,原来,我走歪了路;竟然没有领会师父的教诲----"谭明义惨笑道,他霎时便明白了师父为什么要把掌门之位传给这个小师弟----他,才真正领会了本门的精义。

在这一刻,心高气傲的谭明义象是跌到了谷底,万念俱灰。

杨皓明看著这师兄的样子很是担心,忙安慰道:"二师兄,本门是道家的修炼法门,修道为第一,武功尚在其次。我在内修上有点心得,我想师父是想我传承修炼的心法,才让我来做掌门。二师兄的武功,招式进取十分精妙,如果单凭武功招式,师弟自然是甘拜下风。我们是各有所长,每个人也各有因缘际遇。古人说‘朝闻道,夕可死',倘若师兄真的有修炼之心,哪怕迟些悟道,也为时不晚哪!"

谭明义却听杨皓明说"如果单凭武功招式,师弟自然是甘拜下风",心中似有所动,精神顿时振作了些,扬头道:"我的确是一辈子专注于武功招式,自以为招式精妙无比,天下无敌,没想到刚才你竟然离得远远地跟我打,让我的长处根本得不到发挥。我这几十年从没遇到过对手,你就收起你那些奇能异术,好好陪我过一过招罢,难不成我几十年的功夫也会输吗?"

说罢他拾回长剑又要动手。

"又要打?"杨皓明暗暗呻吟了一声----他的肩膀实在已经很痛了。可他看谭明义振作起来,也替他高兴,便硬著头皮说:"好,我就跟二师兄比招式罢。如果我又使了刚才的那些功夫,就算我输。"

两人再次挥剑斗到一起。这样近身斗剑,每举一次剑对他来说都是在那伤口上撕拉一般,谭明义又劲道刚猛,不到二十招他便渐感不支,实在想撒剑认输了。

"好歹陪他斗个三十招吧,"他暗暗对自己说,"不然叫二师兄瞧不起我这个掌门师弟。"想到这里他便咬著牙苦苦支撑。

就在这时,谭明义换上了他自己领悟的剑法---六虚剑。剑中蕴含六种变化,攻击人六大要害,但却只有一处是实的,只是对方难以分辨究竟哪些是虚,哪些是实。但这些招式最厉害的是招法中有后招,如果对手识破了实招,可以临时变换其它五招中的一招为实招。 这一招攻出,杨皓明立即就识破了攻向他头部的那招是实招。可是他没想到这招还有后招。他正全力抵挡头部的攻击,谭明义突然剑柄下击,实招变虚,攻向他胸口的虚招却变成了实招。他来不及躲避,身子刚微微侧开,剑柄刚好击中他右肩伤处。 那力道非同小可,痛得他眼前一片昏黑,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