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青玉剑 (第一部, 第31,32章)

第一部 名,可名

2008-06-09 11:27 作者: 宁漱玉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第31章 帕格尼尼玩笑
不知过了多久,杨皓明隐隐听见有人叫他,似乎还有人在摸他的胸口,可他浑身酸痛沉重,只想再睡一会儿。

"艾瑞克!"

他一惊,这不是徐爱玲的声音吗?她不是跑掉了吗?他忙睁开眼睛----面前果然是徐爱玲,正抱著他的头大声呼叫,还有两个紧急救护员在解他的衬衫扣子。

"艾瑞克,你怎么样?" 徐爱玲伤心地哭著,满脸的泪水混著污垢,成了个大花脸,见他醒来方才破涕为笑,"你伤在哪里了?"

"我,我没事----"杨皓明试著动了动全身----除了肩上的伤口痛得厉害之外,倒不觉得有什么异样。

不等他说完,两个急救人员已经解开了他的衣服,为他检查伤势。

"你有没有再受伤?我真怕他们杀你----"徐爱玲说著又泪如雨下,"我再也不会丢下你自己跑掉了----"

刚才她跑出树林不久就拐上了条公路,在那里搭上了辆车,。警察一到便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那破屋,而绑匪们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有杨皓明倒在房内人事不省。

"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还以为你被他们----"徐爱玲泣不成声。

"你,你别哭----"见她这么伤心,杨皓明也不知该怎么安慰她,"他们也不是什么很坏的人,不会杀我的啦----"

"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带枪的绑匪呢。"

"呃----"杨皓明心道那绑匪毕竟是我的师侄,总不至于在二师兄面前弑杀掌门师叔吧,但这话却不好出口了。

"好啦,别哭了。我现在实在很高兴----总算可以回家洗澡了!"他看了徐爱玲一眼----她满脸满身仍然脏得难以置信,"咦----你没洗个澡换身衣服再来的吗?"

徐爱玲:"......"

说话间急救人员把他崩破流血的伤口临时包扎了一番,将他抬上担架固定住,接著便拿出了针管。杨皓明这才意识到自己正面临被送去医院折磨的危险,脸色不禁一变:"你要干什么?"

"这是镇定剂。"

"你觉得我哪里不镇定了?"

"......也有止痛的作用。"

"你应该知道这种止痛针会上瘾,轻易不应该使用的吧?"

"......"

"你能不能放我下来?"

"杨先生,我们要送你去医院治疗----"

"不必了,我现在最需要的是回家洗澡----我晚上还有事呢----"

"可是你受了伤----"

"你不知道我自己就是医生吗?"

"呃----那不是在电视里吗?"他的眼神分明在说杨皓明是不是入戏太深,以至于得了分不清演戏和现实的妄想症。

"......徐神医你应该听过吧?"

"听是听过,不过他是中医。"

"中医又怎样?中医也可以治外伤的----"接下来他费了好大一番唇舌论证中医的外伤疗法,从华佗刮骨疗毒到云南白药的神奇功效,从针灸的无负作用止痛到民间流传的微痛拔牙,进而讲到自己身为神医的高徒,连绑匪都看得起他的医术等等,又让徐爱玲作证他如何为自己和绑匪两个人取子弹、做手术,终于让几个急救人员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几乎就要放他下来的时候,杨靖明和刘家南赶到了。

接下来无论他说什么都没人听了----大哥的领袖气质让人有种自觉服从的趋向,而他的口吻举止又让人觉得他是这个不懂事的明星孩子的家长,一切都由他来作主。而他认为受了枪伤又被绑匪拘禁了一个星期的"孩子"应该立即接受香港最好的医院最温暖、最全面、最先进和最充分的检查和治疗。他还明确地暗示:急救人员来了这么久几乎什么也没做,效率实在低得惊人。

面对针管被牢牢固定在担架上的杨皓明只好充分用上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你要给我打这种针我就咬舌自尽----我发誓!"

那针管在他小孩耍赖般的威胁下总算没戳进身体里。在医院充分享受了一番现代医疗设备的舒适之后,他被送到一间病房观察----如果是一般人的话,伤口愈合到这种程度早可以出院了,更何况他身体各项指标比一般人还健康,精神状况也好得出奇。但鉴于他是位公众人物,如果出了什么差错会影响医院的声誉,所以医生们便特别谨慎保守了些。

杨靖明、刘家南和徐爱玲都陪在病房里,很快徐飞也赶到了,把绑匪祖宗十八代用最难听最粗的话骂了个遍。

不久警察来询问事情的经过----杨皓明自然没敢说出自己和绑匪的渊源,只拣徐爱玲知道的搪塞了几句,至于名字"肯定都是假的",相貌"很难描述",口音"好象带福建味",最后还加了几句评论:"这些人并不是很坏,甚至比一般人还讲义气。绑架医生是为了朋友,打伤自己也不是有意的,在这种艰苦的条件下对我们也算人道----虽然没法洗澡,上卫生间还是有求必应的。"

然而徐爱玲的证词却很是不同:"他们好凶狠,艾瑞克受了那么重的伤还把我们手脚绑著,他都痛得受不了了,真是受尽了折磨----后来又铐著他手脚,每天还被逼著替绑匪针灸治病......幸亏艾瑞克医术好,不然肯定就会被杀掉了!"

两个人质证词上的出入让警察怀疑杨皓明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迹象,录完口供悄悄建议杨靖明带弟弟去看心理医生。

不久唐馨带著姗姗和良良也赶到了医院,还带来了牛奶、八宝粥、炒青菜、豆糕和素寿司----不用鱼肉虾蟹却要煮既可口又有营养的膳食,实在让这位贤惠的大嫂伤透了脑筋。

徐神医父子也赶了来,徐敦敏还特意带上了同德堂最好的外伤药和补血汤品。

"你恢复得不错。"徐神医给他把过脉之后才放下心来,"用我的外伤药会好得快得多。"

"这次多谢你了----以前我是对你有点过份了。"徐敦敏这次是专程来感谢加道歉的,但这个口开得实在勉强----虽然他感激这小子替他挡了一灾,但心里那股酸意岂是那么容易消散的。

当媒体记者和粉丝得到消息赶到医院的时候,杨皓明已经离开医院回家了,当晚便赶到剧院开始跟维也纳交响乐团排练了。

这次的指挥是久富盛名的杰那森 李多,虽然上了年纪,精力却很旺盛,极富幽默感。

除了和杨皓明合作的小提琴协奏曲音乐会,他们还要演一场交响乐和一场圆舞曲。但那两部份到达之前他们就已经准备就绪了。

当晚排练了三个小时,曲目早就定好了,这两天的排练主要是乐团和小提琴手的配合。

杨皓明非常珍视这次机会,尽管拉扯起来肩伤仍然很痛,他却连眉头都不敢皱一下,旁人也都没看出来。过了一遍所有的表演曲目之后,杰那森对他的表现很是满意,但他对自己却不太满意,回到家还回忆著维也纳交响乐团的演奏风格,在地下室里一直练到深夜。

第二天早上杨靖明替他换药时见伤口又流血了,很是担忧:"不行就别太勉强自己了。"

"有时勉强一点是好事。"

"......"

这天杨皓明一上午都把自己关在地下室里拉琴,伤口实在疼得厉害了,就给自己扎针止痛,扎一次可以管好几个小时。

"想不到学针灸还有这种好处。"杨皓明心里暗笑,又刺了几针在身上。

下午的彩排竟然满座----全香港都知道杨皓明获救的消息,而演奏会的票却早已售空了,许多粉丝打探到彩排的讯息,纷纷赶来支持。

杨皓明给自己扎了针,倒不觉得痛,所以整个下午的彩排进行得还算顺利。彩排结束时杰那森跟杨皓明使劲拥抱了一下----他也看了新闻,在音乐界还有这样多才又勇敢的年轻人,实在让他钦佩。

过了不久有人发现他的白色西服上竟有血迹,连他自己也莫明其妙。他突然想起来刚跟杨皓明拥抱过,忙急著找他,却到处都找不到。最后众人发现他在后台的一个卸妆室里给自己包扎伤口,更奇异的是,他身上竟插著许多银针。

"哎,你们找我有事吗?"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刘家南忙打电话叫救护车,杰那森讶异地问:"艾瑞克,你肩膀受了伤,怎么可以演出呢?"

"不要紧的,我有办法。"

乐团大多数人都没亲身见识过针灸,七嘴八舌操著带口音的英语问这问那,很是好奇。杨皓明则以专家的口吻解释"针灸可以止痛,还可以美容"。

"如果明天晚上演出的时候大家看见我身上插著针,千万不要好心帮我拔出来。"

众人轻笑。

"更不要恶作剧帮我拍进去。"

众人哄笑。

说话间救护车已经火速赶到了,这回杨皓明更是死活也不肯上担架,跟刘家南讨价还价之后同意医疗人员帮他包扎,条件是不用医院的抗生素药膏,而采用同德堂徐神医的药粉。

好容易打发走了急救车,他忙找了个安静处打坐。才坐了没两分钟,却被乐团的一个小提琴手找去商量"要事"。

晚上七点,演出正式开始了。

两千多人的音乐厅几乎座无虚席,表演者和观众的心情却是同样的期待----对杨皓明来说,跟最一流的欧洲交响乐团合作是他音乐生涯的一个里程碑;对观众来说,这个天才明星的冒险经历让他又多了一份传奇色彩.

此次演出的第一首曲目是圣桑的第28号作品 Introduction et Rondo Capriccioso (前奏与随想轮旋曲)。本来就极其优秀的作品加上杨皓明细腻的表现手法,让全场观众秉住了呼吸,不敢相信似的享受著这轮回曲折却又壮丽动人的旋律----轮回却不臃肿,曲折却不凄凉,壮丽却不张狂,动人却不娇媚。

仿佛在演绎著一个绝美的故事,他手上的琴弓也变成了他书写故事的神笔,动人的情节和灵思如潮水般自然涌现,连他自己也感动得想哭。

他的一位老师曾说每一次的经历多少都会溶入演奏中,所以乐观正面地看待哪怕是别人眼中的苦难和不幸就殊为重要。

"要是弹‘胡笳十八拍'那种愤懑凄苦的曲子,倒可以多想想自己的不幸。"他随便想了想自己究竟有什么不幸,便忍不住想笑:"我真的应该感谢上苍----如果人生的磨难都这样来经历,似乎也太容易了点。"

除了这首"前奏与随想轮旋曲",伟大的圣桑还有既浪漫又悲壮的第61号作品;拉罗的"西班牙"也是他的最爱之一。

中场休息之后的第一首是蒙提的Csardas (匈牙利舞曲),前面的华彩部份更是用小提琴模仿鸟鸣声,一气呵成,唯妙唯肖----让观众忍不住屡次打破演奏中不鼓掌的常规。

他倒也不介意,继续演奏了下去。慢拍时柔肠迭转,急板时让人欲离坐欢舞----实在是畅快淋漓的作品啊。

演奏会最后一首是安东尼奥的La Ronde des Lutins(小精灵之舞),杰那森身边这位年轻的天才小提琴手杨皓明却突然转身面对乐团,用他的琴弓指挥了起来。

杰那森一脸错愕,却依旧维持著良好的绅士风度。

然而最不可思议的是,乐团成员竟都听他的!壮丽的旋律响起,好半天才听出他们演奏的竟然是----生日快乐!

全场大笑,杰那森也开怀大笑----这喜欢幽默的老头常常演奏海顿的"惊愕"交响乐跟瞌睡的观众开玩笑,今日他终于也被耍弄了一回。

曲终,乐团的第一小提琴手从座位下拿出一束鲜花----以及一柄精致的拐杖。杰那森再次错愕,却不得不接了过来,装做老态龙钟的样子走了几步,观众们笑得前仰后合。

可这玩笑还没到头。

这胆大妄为的小提琴手杨皓明紧接著便带头弹拨起来,乐团的其他小提琴手也纷纷加入。在杰那森的第三次错愕中,他在小提琴上拉出诙谐的口哨音----却是帕格尼尼著名的"威尼斯狂欢节",常被小提琴家们用来华彩炫技的"威尼斯狂欢节"。

杰那森立即领会其意,于是双手插腰,瞪圆了眼睛。杨皓明不知所措地望著他,仿佛一个小孩做错了事又不知错在哪里,手上却不停地拉著琴----还不停地变换著技法。

杰那森用手点著杨皓明,仿佛在说:"大胆小子,你真是不可理喻!"

杨皓明的脸上却是一片无辜,好象在申辩:"我不是主谋----我是无辜的----我是被迫的----"

杰那森瞪著眼听了半天,竟然听得兴起,随著节奏走起小步舞来。

杨皓明伸了伸舌头,随即便拉起了口哨音,似乎在说:"虽然你的舞步我不敢批评,可也实在不敢恭维。"他一面拉一面竟扭头往后台走去,很快便消失在观众的视线中,小提琴音也渐渐弱了下去。

观众们大笑鼓掌,高声喝彩,要他回来,却好半天也不见他的人影。杰那森把指挥棒交给一位牛高马大的大号手,命他将这大胆逃逸的琴手捕回。

那大号手领命,迅速跑去后台。

片刻间弹拨音又响了起来----杨皓明被那大号手用指挥棒押回舞台,手上再次弹拨著,仍是"威尼斯狂欢节"的曲调。

全场哄笑不住,众小提琴手再次加入弹拨。杨皓明走回杰那森身旁站定,尽情华彩了好七八段方才潇洒地扬弓结束。
第32章 母子牵挂
演奏会结束后,他的伤口又痛了起来,却没再为自己施针,捱著痛睡了一夜。

第二天他睡得晚了些,还没下床就接到父亲杨坚的电话:"我们买了三天前的机票想要来香港,可是你妈妈在收拾东西的时候突然不能动了。"

杨皓明吓了一跳:"什么叫不能动了?"

"好象是扭到了颈椎,颈背都很痛,不能下床。这几天都躺在床上。"

"听上去,唔,连我这个医生都觉得有点吓人。"

"也是因为担心你,好几天都吃不下饭睡不著觉,掉了十磅----"

他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便响起了陆曼迪的声音:"艾瑞克,你没事吧?我听到你中了枪,被坏人绑走了,我吓死了----"

听著母亲的啜泣,他的心也酸痛了起来:"妈咪,你也知道我啦。最不需要担心的就是我了,我这个人福大命大,本事就更不用说了,怎么会有事呢?"

随后他使出了最大的说笑本事才逗得母亲破涕为笑,忙问她具体病况。

"我一动就疼得不得了,我想我要瘫痪了。我的医生说是颈椎骨突出,建议我做手术。"

"要我看多半是你忧虑过度,还是先卧床休息著,杨神医马上飞回来看你。"

"......哪个杨神医?"

杨皓明:"......"

"哦----你不会是说----"

"总之这两天什么医生也先别看,我马上回来。"

"可你自己还有伤呢。"

"早就好了。"

陆曼迪虽担心儿子,但一想到马上可以见到他又十分开心。挂了电话杨皓明立即让刘家南替他订了票,其他什么也没带,只赶去同德堂拿了些针药艾灸拔火罐之类的便匆匆上了飞机。

一到家他便径直冲进母亲的卧房----陆曼迪斜靠在床上心不在焉地翻著杂志,杨坚在旁边的沙发上翻报纸,杨月明却在旁边的写字台上看计算机。

"妈!"杨皓明叫了一声,扑到床边,"你怎么样?"

陆曼迪一看是让自己牵肠挂肚的小儿子回来了,喜出望外。母子姐弟问暖会话的空隙杨医师已经悄悄观察了母亲的病况,还暗暗替她把了脉,随即便掏出针药用具铺在床边。

"你----不会是来真的吧?"杨月明怀疑地问。

"咦,你们不知道我已经考到了全美针灸和中药执照了吗?"

陆曼迪和杨月明记得是有这么回事,但是----

"考到了执照就可以行医啦?"杨月明还是很怀疑。

"那还要怎么样?"

"不是得做四年住院医什么的吗?"

"中医就不必了。"

"但是----"

"对,我是没有买保险啦。所以如果万一我没给妈扎好,你们能不能答应不要起诉我?我就不需要你签授权书了。"

陆曼迪哑然失笑,杨月明捶了他一拳----他却仍然十分严肃:"你这个病很严重,说不定以后就瘫痪在床了。"

杨月明吓了一跳,跟陆曼迪紧张地对望了一眼,杨坚的面色也浮上了忧虑的阴影。

"幸亏神医的关门弟子在此,再严重的病也不过是小菜一碟。"

众人听他嘴里没几句正经话,都面面相觑,哭笑不得。

杨坚捏了他的脸一把:"你到底行不行啊?可别在这儿乱吹牛。"

"哎哟----"杨皓明忙捂著脸夸张地大叫,"我从来不吹牛。"

随后他便收起笑脸,为陆曼迪针刺后颈;然后扶她躺下,除去外衣,拿了条薄毯为她轻轻盖上。陆曼迪似笑非笑地看著他,仿佛回到了他小时候硬要喂妈妈吃东西的情景,虽然洒了自己一身,心中却是无限自豪和温暖,至于他的医术到底如何她却根本不在意。

杨皓明朝母亲笑了笑,片刻间插了十几枚银针在她前身;十五分钟后为她拔了针,又扶她趴在床上,针刺她背上的一组穴位。

针刺后陆曼迪果然觉得轻松了许多,前几天为儿焦虑的阴霾一扫而空,笑容也份外地舒展起来。

"放心,我每天给你针灸两次,再喝两碗味道不怎么样的 tea(茶, 美国中医师对中草药的称呼),五六天就会好了。"杨皓明说得很有信心。

其他人却很怀疑。

杨皓明叹了口气----他已经很习惯人们对他医术的不信任了。他默默地扶母亲躺下:"总之我如果医术不精,又怎么敢在老妈身上乱试呢?你们就暂时相信我罢。"

就在这时三姐杨心明也回来了。杨皓明写了个方子,请二姐去纽约中国城的中药铺抓药,也就是他口中所说的"茶"了。杨坚沏了龙井来,众人坐在陆曼迪的卧房里听杨皓明讲他被绑架的经历,至于那绑匪头子是自己师侄,以及碰上二师兄比武的明细,自是隐去不提。

"还好他们只拿了我的现金,把钱包还给了我,不然我还有一堆麻烦事呢。"杨皓明说。

陆曼迪要看他的伤口,他怕陆曼迪看了之后又多虑,忙转移话题问杨式企业的情况。

"我们家倒也奇怪,两个儿子对家族企业都不闻不问,全靠两个女儿支撑。"杨坚看看他,"我知道你们两个有本事,看不起我们家的小型企业,是不是?"

杨皓明:"......"

杨月明说:"我们最近开发了几个新产品,资金周转上有些吃力。"

"是吗?"杨皓明正有些愧疚,听了这话心中一动,"不知道需要多少钱才能度过这一段呢?"

"其实这三个月如果能再贷到一百万就足够了。"杨月明答道。

杨皓明立即把头抬得高高的:"爸,是儿子为家族尽力的时候了。这样吧,我借这笔钱给你们怎么样?"

杨坚:"......"

杨心明:"真的假的?"

杨坚:"你才出去多久,就有这么多钱了吗?"

"呃,这个,"杨皓明有些脸红:"你知道这个娱乐圈嘛,除了拍电视剧,卖CD和开演唱会,代言哪,做广告之类的更赚钱----大哥他为我筹划得实在是,呃----应接不暇。不如这样,除了贷款之外,我还可以免费为杨氏产品代言,打进亚洲市场,怎么样?"

这时众人才意识到家中这个最小的孩子已经是个身价颇高的大明星了。

杨坚笑道:"那当然好啊。对了,既然你有这么多钱,与其让你拿去胡花了,不如帮帮你老爹,就算你投资存钱好了。你还有多少钱,要不再多投点?"

杨皓明笑道:"个人收入是隐私,抱歉我不能告诉你。哎,老爹,这可是我的血汗钱哪,你们可得好好计划著用哦!如果我这笔投资六个月内回报好的话,当然可以考虑再多投啦。"

"臭小子!竟然跟你老爹来这一套!"杨坚伸手便在他额上弹了一记。

"哎哟!"杨皓明捂著额头大叫,"对股东怎么可以这样野蛮?"

杨坚:"......"

接下来的几天,杨皓明每日两次为母亲针灸,其余时间都守在她床边,跟她聊天,给她弹琴,一起看他演的电视剧----当然很多时间他都捂著眼睛不好意思看。

"呃----我还装得挺象的嘛----"

"当然啦,你是我喜欢的那种明星,很讨喜的。"他的每部电视剧杨妈妈都反反复复看过好多遍,怎么也看不腻。

"我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当然怎么看怎么喜欢啦。"

两天后,陆曼迪已经可以下床了。她心情大好,恢复得也快,五天后就下厨给儿子烹调他喜欢的素食和点心了。

"总之以后遇到这种问题打电话给你的下医儿子就行了,千万千万不要去动手术。"杨皓明用手抓著母亲刚做好的点心郑重嘱咐道。

陆曼迪一怔:"下医?"

"上医治未病,下医治已病。我自问无法让你不生病,只好等你有了病再给你治,自然是标准的下医啦。"

当晚全家人一起去餐馆吃饭,算是庆祝陆曼迪的康复。回家后,杨皓明给家里众人一一诊脉。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两个姐姐忍不住吃吃偷笑。

"笑什么,恭喜二姐和二姐夫,又要添宝宝了!"

众人大吃一惊,杨月明跟秦成对望了一眼,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

"才三个星期,不用著急。"

杨月明将信将疑,忙去找了测试纸来测,果然是阳性反应。

秦成笑道:"想不到艾瑞克还真学了点东西嘛!"

杨皓明叹道:"岂止一点东西?就是没人相信我而已。唉!"

众人相顾宛尔,这一下都争著让他替自己诊脉。

杨坚太过操劳,肝火过旺;秦成有胃病,需要调养;麦肯膝盖受了伤,需要针灸;杨心明则有头痛的毛病----说得似乎并不差。

"西医靠仪器和检测,中医就靠三根手指头。"杨皓明举起为众人把脉的三根手指,"西医是医生问病人,中医是病人考医生。"

众人勉强点了点头。

"爸每天喝一杯苦瓜茶就好;这个方子是给姐夫调养胃的,吃一个月就会有起色的;麦肯每天过来的话,我争取走之前给你针灸好;三姐的头痛嘛,我的建议是少吃糖,杜绝咖啡因试试。"

他话音刚落,众人便七嘴八舌地抱怨开了。

"苦瓜也有茶吗?而且我从来不吃苦瓜,每天喝一杯也太难了吧。"

"这个东西要吃一个月?我一定做不到的。"

"每天开一个小时过来针灸?你有没有算过来回需要两个小时在路上----"

"我这辈子都离不开咖啡因的,要这么痛苦地解决头痛,不如让它继续痛算了。"

杨皓明:"......"

在家里待了两周,除了给家人调养针灸之外,杨皓明不例外地去找风乐队练曲录音。虽然平时他们总是通过电子邮件联系,他也一直不停地写作新曲给乐队排练,但长期在外毕竟缺少交流。如果不是斯蒂文看好他的才华,一直在中间维持,他这个名义上的老板早就被全体队员开除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