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青玉剑 (第一部, 第41章)

第一部 名,可名

2008-07-15 23:12 作者: 宁漱玉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第41章 风与剑

    音乐秀的下半场主要是杨皓明的风乐队和雯霓的剑乐队之间的比试。

    中场休息之后,体育馆内灯光暗了下去,嘈杂的人声也渐渐弱了下去。

    "咚----!"

    中心舞台上一声鼓响,灯光突现,壮丽的旋律顷刻间充灌全场。

    杨皓明一身淡青色西服,站在一架硕大的三层黑色电子钢琴前弹奏着,他身旁有个大盒子,分了很多格,每格都插了一件不同的乐器。灯光渐渐扩散开来,风乐队的全貌也逐渐清晰----他身后依次是八位小提琴手,四位大提琴手,鼓手在最后,还有长笛手,吉它手,以及另一位键盘手。

    观众初时微微一惊,心中立即充盈着愉悦的飞翔之感,于是抱以短暂的掌声。

    慢慢的其它乐器纷纷加入,另一位键盘手斯蒂文接过来弹奏,杨皓明则离开电子钢琴,从乐器盒中拿出箫来吹奏。片刻后,他把箫放回盒中,又拿出小提琴,等高潮一起,便拉起小提琴在合奏中加入一段华彩。

    一曲终了,全场掌声如潮。

    不久灯光渐暗,场内渐渐静了下来。片刻后另一个舞台上方灯光渐渐亮起,同时流水般的钢琴声响了起来。灯光的中心是一身白色长裙的雯霓,七分长的袖子飘逸地罩住雪白的肩臂,坐在一架雪白的三层电子钢琴前,十指轻柔地弹奏着。

    灯光渐渐扩大,同时其它乐器也逐渐加入,慢慢乐声越来越宽阔、丰厚、明亮,雯霓的剑乐队----这支藏在幕后的乐队终于完整地将其真貌展现在全世界面前。

    "哇----!"

    所有的观众都在心中惊叹:这以剑为名的乐队却象支天使的乐队----十几名成员竟然全部是年轻女子!

    她们之中年纪最小的是雯霓,最大的也不过三十来岁。她们都穿着白裙,式样不尽相同,但都精巧得体。 乐队中中西方人各一半,还有两位肤色偏黑,似是黑人或南美洲人。但无论什么族裔,无论演奏哪种乐器,她们都举止优雅,姿态婀娜,举手投足无不是典雅美女的风范。

    剑乐队的成员也身兼多艺,一首乐曲中,除了雯霓已经换了钢琴,小提琴和长笛外,许多成员也演奏过两种以上的乐器。

    曲终掌声响起,两个乐队各居一方舞台,杰则已经魔术般地站在了杨皓明的身边。他两手分指两个乐队,向观众骄傲地宣布:"Ladies and gentlemen, the Wind and the Sword。(女士们先生们,风乐队和剑乐队。)"

    观众们一边鼓掌,一边在大屏幕上仔细打量这两个乐队。掌声未平,许多观众便笑了起来----两个乐队名气虽相当,但杨皓明的乐队是清一色的男子,成员们黑的白的棕的,老的中年的年轻的,高的矮的不高不矮的,胖的瘦的不胖不瘦的,英俊的丑陋的奇形怪状的,短发的长发的秃头光头的,长相穿着打扮各异;而雯霓的乐队却是清一色年轻苗条气质出众的女子,一色白裙,仿佛来自天国世界。两个乐队一比较,风乐队自然显得十分滑稽。

    杰回头两边打量一番,也觉好笑,忙对观众说:"记住我们做裁判的是评他们的音乐,不是他们的形象。"

    观众大笑。

    刚才风乐队演奏的是杨皓明的作品"Fly"(飞翔);剑乐队演奏的是雯霓的作品"Thoughts of the Fall"(秋之思)。

    投票结果在大屏幕上打了出来,风乐队的 "Fly"("飞翔")胜了第一轮。杨皓明回头向自己的乐队潇洒地一挥手,风乐队奏出几声高昂的进行曲调子,以示得胜。他手势急收,乐声嘎然而止。

    观众大笑鼓掌。

    雯霓也回过身去,向剑乐队优雅地招招手,剑乐队奏出几声嘶哑嘈杂的嘘声,却象是在喝倒彩,跟她们的优雅风范竟是极不相称。

    观众大笑。

    杰说:"Save your energy and fight in the real battle! Next: 'Celtic Dance' from the Sword。 and 'Waltzing Time' of the Wind. (还是节省你们的能量,用在真正的较量上吧。下面是剑乐队的‘凯尔特舞'和风乐队的‘华尔兹时间'。)"

    广告后,剑乐队这边的灯光又再转亮,营造出红褐色基调的欧洲中世纪氛围。舞台上剑乐队的女乐手们都换了装,穿着中世纪爱尔兰格调的长裙。 雯霓的头发做成了长长的褐色卷发,束在身后,眼睫毛也弄得弯弯的长长的,竟有几分象中世纪的爱尔兰少女。 这一曲是凯尔特风格,手鼓的充分运用使全曲节奏韵味十足。

    当乐曲进入高潮,吹奏管笛和拿着手鼓的八个女乐手走到乐队前面,她们的脚步随着乐曲的节奏踏舞旋转。雯霓手中拨弄着一架小竖琴,转入八人的群舞。 乐曲和舞蹈设计得恰到好处,吹奏管笛的在没有间隙的瞬间旋转,而打手鼓的则间插着配合踏舞;当吹奏管笛的时候,由她们踏舞配合,而打手鼓的则开始旋转。 雯霓在中间领舞, 手中的小竖琴似乎成了她的舞蹈道具,凯尔特的情境韵味表现得足足的。

    接下来是风乐队的"华尔兹时间"。 剑乐队的灯光暗了下去,风乐队的灯光亮了起来,台上却不见杨皓明。风乐队的队员们面面相觑,十分尴尬----除了现场的观众,还有几百万直播的观众,他们的主角竟然失踪了。

    斯蒂文决定不再等他了,向吉它手兰迪挥挥手,示意开始。兰迪无奈地弹起了前奏。片刻后其它乐器慢慢加入,优美的华尔兹旋律顿时充满了全场。

    但这仿佛还只是序曲,听上去似乎在等待主角到位。

    突然观众惊奇地看见杨皓明跑上了舞台,后面竟跟着雯霓。两人在乐队前站定,杨皓明绅士地请舞,雯霓犹豫了片刻,便大方地伸出了手。杨皓明执起她的右手,刚好在主旋律开始时迈步切入,跳起了华尔兹。

    杨皓明其实本没打算加这段舞,但看见雯霓的舞蹈如此为他们的曲目增色,己方势必要输,加上这曲斯蒂文完全可以弹键盘,不必自己亲自上阵,于是灵机一动,趁着灯光黑暗时跳到剑乐队的舞台上把雯霓请了过来。

    他轻轻握着雯霓的手,进退有据,舞步潇洒,神色从容。看着雯霓略带诧异的神色,他心中却在偷笑----其实雯霓受过舞蹈大师的调教,华尔兹自是不在话下,但他除了华尔兹,根本没学过任何舞蹈。他在普林斯顿认识一位舞蹈老师,便为她写了这支曲子;作为回报,这舞蹈老师也教会了风乐队的成员跳华尔兹。

    跳了一会儿,雯霓给了点暗示----她在音乐会前听过一遍这首曲子,旋律基本记得,拿捏得住高潮。 杨皓明领会得,一手放开,任她随旋律转出去自由发挥。

    杨皓明见了她的本事,更加放开胆子,进退旋转,加进了诸多高难动作。

    风乐队的成员们一边演奏一边笑嘻嘻地看着他们;观众们则个个睁大了眼睛,唯恐错过这精彩华尔兹的每个瞬间。

    "多谢了!"结束时杨皓明低声笑道:"跳完这一曲,我觉得自己好象变成了个舞蹈家似的。"

    雯霓抿嘴一笑,也不多说便提着裙子跑回了自己的乐队。

    杰走上来笑道:"我还以为你逃跑了哪!虽然你这简直可以算是作弊,但如果苏小姐肯帮你,那我也无话可说。"

    这一场的胜者竟是风乐队。

    不等杨皓明示意,风乐队再次奏出胜利的调子。 调音刚落,剑乐队奏出更为嘈杂难听的抗议音调反击。

    观众哄笑。

    风乐队连胜两个回合,士气高涨。

    广告后开始了第三个回合。 这时两人胜负成平局,下半场剩下的两轮就变得十分关键。这一轮双方都演奏的是带有东方风格的调子,风乐队演奏了"Nighting Gale of the Spring"(春莺啭), 突显杨皓明的笛子和希斯的长笛;剑乐队是 "Smoky South" ("烟雨江南"), 突出的是雯霓的琵琶。两曲都十分精彩,杰投票给了风乐队;但香港观众大概更喜欢婉转的江南调子,最后的获胜者却是剑乐队。

    紧接着是第四轮,也是最后的一轮。这轮比的是一首歌。杨皓明写过几首歌,但从未收在专辑里。他们挑选的是一首乡村风格的英文歌曲----"Touched by An Angel (天使的触碰)",由杨皓明弹吉它并担当主唱,另一位吉它手兰迪以吉它伴唱。

    杨皓明的粉丝没太见过他唱歌,都惊讶地发现他的嗓音竟然十分清越好听; 而兰迪是个大胖子,嗓音低沉,略有些沙哑,唱的是男低音。两人的歌词时有不同:相同时混声合唱,不同时交错对唱,互相映衬,三分的伤感,七分的优美,十分的动听。

    雯霓虽然写过很多歌,因为不想暴露身份,也一直不曾收入专辑。 剑乐队表演的是一首国语"四季歌"。 以四季为标题的创作有很多,雯霓的这首则是走经典老歌的路,却比周璇的"四季歌"更华丽更富韵味。她的嗓音甜美而干净,仿佛暖春雨露的浸润。

    当大家重聚在舞台上时,最后的投票结果也出来了。虽然杰投票给风乐队,而香港观众对国语四季歌的认同却压倒了杰的三成比重。第四局由雯霓胜出,总体上风乐队和剑乐队虽是平局,但整场天才竞技秀杨皓明却输给了雯霓。

    杰笑嘻嘻地宣布最后的胜者是苏雯霓,剑乐队奏响了凯旋进行曲,为杰的颁奖伴奏。杰把一张写着十万美元的象征大支票交给雯霓,还有一个金色的奖杯,上面刻着"2002天才竞技秀第一名";杨皓明也得到一个奖杯,却是黑色的,上面刻着"2002天才竞技秀最后一名"。

    笑声和掌声中,场上的两人迅速调整身份和心理:杨皓明变成了输家和员工,雯霓则变成了胜者和新老板。

    "艾瑞克,欢迎来到剑乐队。"雯霓笑道,"星期一八点到香港市中心的飞旋唱片公司来上班----别迟到哦!"

    观众的哄笑声中,杨皓明苦笑了一声:"无所谓啦----事实上,我的意思是我很荣幸。"

    众笑。

    "其实我故意输给你们是因为我真的很想跟剑乐队一起工作。"他一回头,见风乐队成员的脸色不善,赶忙解释:"我并不是说我不愿跟你们一起工作----"

    斯蒂文一挥手,风乐队奏出几声古怪的抗议音调,再以一声鼓响结束。

    观众大笑。

    风乐队随即奏起了哀怨的旋律,兰迪以他低沉悲伤的嗓音为老板唱起了离别曲:

    "We lost, because of our boss. (因为我们的老板,我们输得难看。)

    He betrayed us, -- for girls. (为了女孩,他将我们背叛。)

    So we'll fire the boss, (所以我们要他滚蛋,)

    to save man's face, (为了男子汉的尊严,)

    but only for one month, (却只有一个月那样短,)

    since he pays our bills. (因他付我们的账单。)

    Oh yeah, we have to fire the boss, (哦,对呀,我们不得不叫他滚蛋,)

    to save man's face, (为了男子汉的尊严,)

    but only for one month! (却只有一个月那样短!)"

    兰迪脸上一片哀痛,可曲调又编得很滑稽。 杨皓明听得哭笑不得,杰和雯霓笑得弯下了腰,剑乐队的姑娘们和全场观众台上台下笑成了一片,电视机前杨家众人笑得喘不过气来。

    杨靖明在后台电视转播间看着屏幕,得意地笑道:"This one's really good!(这个真是不错!)"

    兰迪唱完一遍,风乐队的其他成员一起用沮丧的腔调接着唱----竟是绝妙的混合男声呢。

    斯蒂文走到杨皓明的乐器盒前,把他的小提琴,长笛,箫等乐器一样一样拿出来,再一样一样扔给他。杨皓明只好一样一样接住,很快他满怀抱着各种乐器以及那个属于他的黑色奖杯,被斯蒂文连踢带赶轰下了舞台。

    舞台灯光渐渐暗了下去,剧场大灯亮了。笑声和掌声中,观众们开始陆续出场,风乐队的成员们仍然沮丧地一遍一遍地唱着:

    "We lost, because of our boss. (因为我们的老板,我们输得难看。)

    He betrayed us, -- for girls. (为了女孩,他将我们背叛。)

    So we'll fire the boss, (所以我们要他滚蛋,)

    to save man's face, (为了男子汉的尊严,)

    but only for one month, (却只有一个月那样短,)

    since he pays our bills. (因他付我们的账单。)

    Oh yeah, we have to fire the boss, (哦,对呀,我们不得不叫他滚蛋,)

    to save man's face, (为了男子汉的尊严,)

    but only for one month! (却只有一个月那样短!)"

    ......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