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疫苗案受害者到新华社山西分社抗议(图)



疫苗案受害者

山西疫苗黑幕案引起中国全社会的关注。而官方媒体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也引起受害者的质疑。3月18日,新华社刊发题为《还原真相----新华社记者关于"山西疫苗事件"的访谈》的报道后,业界一片哗然。3月20日下午,据在山西太原采访山西疫苗丑闻的媒体记者介绍,下午六名问题疫苗家长在新华社山西分社门前抗议,在没有采访他们情况下就发布了不实报道。

《中国经济时报》关于山西疫苗黑幕的报道刊发后,引起广泛关注。

3月18日,新华社在新华网首页刊发题为《还原真相----新华社记者关于"山西疫苗事件"的访谈》的报道,以"新华社记者"名义采访了山西省卫生厅相关官员及被怀疑注射了"问题疫苗"的患儿家属。

山西省卫生厅官员在报道中,对疫苗问题矢口否认,但此报道却并未采访疫苗问题举报者陈涛安或者记者王克勤,也没有任何记者署名。这篇倾向性明显的文章刊出后,业界一片哗然。

对于新华网的报道,《中国经济时报》编委陈宏伟在其博客上进行了质疑。

他说,"还原真相,首先应当直接去找那些孩子。而不是采访官方和专家。"陈宏伟称,"事实本身才叫真相。访谈只是采访对象的主观表述,岂能等同于真相?且不说采访对象原本就是当事人,即算是中立的专家、官员,又怎么能肯定是掌握了真相的?"

今天(3月20日)下午,据在山西太原采访山西疫苗丑闻的媒体记者介绍,下午六名问题疫苗家长在新华社山西分社门前抗议,在没有采访他们情况下就发布了不实报道。

在场的另一个记者透露,抗议期间,新华社山西分社的一个副社长劝了半天,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把这些抗议者请进了山西分社办公室。

有抗议者向在场记者介绍,被新华社领导请了进去沟通后,山西分社承认此前的稿件是应卫生厅要求进行采访的,并没有采访到报道中提到的多名家长。

期间,新华社方面还召来了警察,最后,新华社山西分社把这些抗议者劝到山西省卫生厅去了。而卫生厅的官员把家属"忽悠"到会议室坐了一个多小时," 登记了后就不管了。"

《南方都市报》报道说,与中国经济时报耗时数月采写的调查报道不同,新华社这篇号称"还原真相"的报道,只耗时一天。

同时,因揭露山西疫苗丑闻而深受压力的的《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在博客上感谢媒体同行的声援,同时号召同行们继续深入调查山西疫苗丑闻。

王克勤说,"我觉得重点不是简单的声援我本人或者报道本身。而是期盼更多媒体安排更多记者继续去山西报道此事,尽量还原出更多更深入的事实真相,才是釜底抽薪之策,也是更加负责的作法。"

他说,"事实上我的这篇报道,也是在此前《中国青年报》记者刘万永及其他相关媒体同仁报道基础上的跟进结果。我期望更多的朋友们把注意力放在山西孩子身上,下功夫挖掘山西问题疫苗的更多内幕。"

山西的患儿家庭需要媒体的关注,他希望期望大家深入下去,到村庄农户。他说,"只要脚上有泥巴,手中便有好故事。"

本台北京特约记者周西也就山西问题疫苗受害家长到法院立案遭拒的情况发来了报道:

昨天,山西数位家长从吕梁、临汾等多个地方赶到太原,希望能为自己那或死或残的孩子讨一个说法。他们认为,正是因为注射了问题疫苗,才导致了孩子们的死亡、残疾或者各种后遗症。据《广州日报》今天(3月20日) 的报道,为了给女儿讨一个说法,家住山西洪洞县的易文龙已经申诉多年。昨天下午3点,他再次来到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准备起诉山西省疾控中心和北京华卫时代公司,但却被工作人员告知领导不在,大约等了50分钟之后,法院一位庭长明确告诉他“不立案”。

据悉,易文龙的女儿2006年12月注射流脑疫苗,不久便出现了思维不清、经常晕倒等不良反应,后被诊断为“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并留下后遗症。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注射高温疫苗所造成的。 此外,另一位来自山西吕梁的家长王明亮也在去年1月向太原迎泽区法院提交民事起诉状,请求法院判令山西省疾控中心和北京华卫时代公司二被告,赔偿其儿子因注射二类变质乙肝疫苗致死的人身损害各项费用共计39 万余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王明亮表示,法院至今既不立案,也没有驳回,同时,当地很多律师都不愿代理他的诉讼,后来一位在大学教书的律师接了官司。

去年8月,易文龙、王明亮等7位家长还来到法院门前击鼓“要求立案”,但没有任何效果。王明亮那不到10个月的儿子已经死去一年半之久,“一说起这件事,妻子就哭个不停。” 与此同时,来自吕梁交口县的高长宏告诉该报记者,他的大儿子强强在2006年也是注射乙脑疫苗之后,出现发烧症状,后被诊断为乙脑。“医院发了几次病危通知书,虽然命最后保住了,却留下了智力下降的后遗症”。高长宏说,由于强强患病,2007年他和妻子又生了一个小儿子,希望他长大后能够照顾哥哥,没想到,“小儿子出生后又成为三鹿奶粉的受害者”。高长宏长叹了一口气,“问题疫苗让我大儿子碰上了,三鹿奶粉又让我小儿子碰上了,我该怎么办哪”?

报道又说,据了解,山西省疾控中心二类疫苗的经营权“承包费用”为每年380万元,三年来,全省注射该公司疫苗达3000万人次,这其中到底还掩藏了多少尚未发现的病例,仍需要对所有注射过疫苗的儿童进行普查。另据悉,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已经提前退休并出国旅游,至今尚未回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