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盛大的焰火何以化为噬人的火焰


法广:上海这场大火引起了世界的注意,这可能有几个因素。西方媒体习惯上称上海为中国队经济首都。被视为是中国现代化的窗口。在加上上海举办了规模盛大的世博会。世博会刚刚闭幕,就在市中心发生一场烧死五十几个人的惨烈的大火。人们似乎忽然发现了这个城市的反面。郭庆海先生,作为一名关注时事的作家,您是怎么看的?

郭庆海:我注意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它的高楼救火设施非常缺乏。韩寒在现场见闻里写到,只有一个喷水机能够喷到20层以上,其它的只能喷到10层以下。但起火的大楼只有28层,在高楼林立的上海,它其实是一座非常不起眼的高楼。这就是说上海的消防设施配备非常差。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火起来十几分钟后消防车才赶到,香港苹果日报讲得更精确,消防车是在起火之后18分钟才赶到的。这让我们感到,第一,在上海这样一个中国最现代化的城市里面,它的消费设施非常跟不上形势;第二,它的消防机构的反应能力非常差。很多人就会问,在中国的这样一个这么现代化的城市怎么会存在这样的问题?根据我个人在中国生活四十多年的观察 ,问题在于中国政府把大量经费用在所谓“维稳”上,用在政府的一些乱七八糟的开资上面。而真正涉及民生的健保措施、劳保措施、消防设施 等等可能就没有那么足够的资金来解决。 这恐怕就是上海这么一个现代化大城市为什么存在着这样严重的问题的一个原因。

法广:发生大火本身也可以说是偶然的,在世界上其他城市也有发生。但是,根据您的分析,上海的问题主要出在救火设施上。如果不是把大量经费放在所谓“维稳”上面,那么,如果配备了相当的人力和救火措施,最后就不至于会这样?

郭庆海:那当然, 就是说在中国政府这里,维稳已经压倒了一切。我最近写了一篇关于赵连海事件的文章,发在『苹果日报』上。赵连海之所以被判刑,为什么要被判刑?没有任何其它原因,就是要维稳第一。最近还发生了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南方周末』报道了湖南的一名地方官员非法拍卖公司的土地,法院在封存了这块土地后,想要把它拿回来,结果,拍卖这块土地时打着维稳的名义的地方政府,现在居然又以维稳的名义迫使法院取消了对它的判决的执行。这就是说在中国维稳是第一位的。在几十年前,意识形态、阶级斗争是第一位的。现在法律呀等等都是次要的,已经没有什么原则可言了。只要我这里不出事,事实上只能说暂时不出事,而且是暂时不出小事就行。结果,像上海大火,京奥之后的央视大火特别严重的事件就发生了。其实可能就是在维稳压倒一切的情况下掩盖了小问题,结果反而出了大问题。

法广:您认为现在在中国是维稳压倒一切。那么,维稳和上海发生的这场大火,它到底有什么关联?

郭庆海:为什么说上海大火和维稳有很大关系?第一,政府动员了很大的人力去维稳。就拿零八年奥运会时我本人的情况来讲,我只是一个小地方的一个独立评论人,但居然有一个14人的小组24小时监控我。那么在上海,因为它要办世博会,它也要有很严重的维稳的任务。比如说像冯正虎,以及类似的很多的维权人士呀,法轮功学员呀,异议人士等等很多,可以想象政府要拿出比我当时多许多倍的人力和物力去监视他们。那么,这场上海大火可以说是政府管理不力造成的,这种管理不力是不是因为他在维稳上用了力太多的精力,而在民众的安全方面,政府应该做的,它反而做不到了。

法广:我们看到中国大陆许多网民的反应很有意思,有一位名叫“30dj”的网民写到:“我们可以办一个最好的世博会,却无法扑灭一场大火。我们可以花几亿去燃放令全世界为之惊叹的烟火,却没有预算去购买1500万一台的云梯。我们在建筑高度上赶超全世界,却无法保护居住在里面的人们。一场大火烧的全上海体无完肤,原形毕露。这53人他们也是纳税人啊”。您同意他的想法吗?

郭庆海:其实,我刚才讲得跟他说的精神上是一样的。这位网民讲的情况一直存在。改革开放前我们是把所有的钱花在城市上,为了建造一个门面;现在就像这位网民讲的,我们把所有的钱完全花在世博上,为了去争一个脸面。然而,像北京、上海、广州这些大城市都会有一些很穷困的,贫民化的地方。这些地方,政府是不会去花一分钱的。

法广:您刚才提到韩寒,韩寒好像说每一场盛典之后都要烧一幢楼。比如说, 北京奥运之后央视大楼被烧了,但那是正在建造的楼;上海世博之后也烧了楼,死了很多人。作家孔捷生写了一篇文章说,“京奥未能‘奥’出一个新中国,上海世博也未能‘博’出一个新中国…然而我期望亚运之后,广州拉开某个尘封的抽屉,倒掉极权主义的制诰文牒,一把火烧个干净,然而在大一统的专制天朝,这可能吗?”韩寒的归纳和您前面提到的维稳还是有一点联系的吧?

郭庆海:是这样,我觉得韩寒的评价很幽默,很深刻。不过,可能欠缺一点准确。我们应该这样讲,中国应该是在每次举办一次世界性盛会之后一定会有一场大火,世界性盛会一般来说有三种,奥运会,世博会,还有世界杯足球赛。中国到目前为止, 世界性盛会只办了两次,而这两次恰恰就是会前一场焰火,会后一场大火。

法广:为什么说盛会之后就会发生大火,那就和你前面说的维稳连在一块了?

郭庆海:应该是这样讲,因为越是这种世界性的大会,这个会越重要,它在维稳上用的力量就越大,而在其他方面,在民生方面能够投入的力量就越小,它的这种反差也就越大。所以很可能是这个原因,才导致脸面越光鲜的地方更光鲜,十分薄弱的地方更薄弱。也就导致了会前一场焰火,会后一场火焰。我是希望这个政府应该把它的有限的人力和财力放到真正应该用的地方,而不是来维持脸面,维持一些短暂的平稳。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法广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