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东民众的要求看中国民众的希望

2011-03-06 23:27 作者: 仲维光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最近发生的中东的民主化浪潮对我震动很大。因为我曾经认为,在我的有生之年我大约是看不到共产党专制倒台的那一天,大约是看不到中国人能够走向民主化。这是我在八十年代中期的认为。但是在八九年的时候我看到了柏林墙倒塌,看到了整个东欧共产党集团的崩溃,看到了中国民众开始觉醒。这个时候我就觉得我这一辈子是幸运的,我这辈子纵使看不到中国共产党政府倒台,纵使看不到那手上沾满人民鲜血的中国共产党集团的崩溃,我认为我死也可以瞑目了。因为经历了八九年之后,大家都相信中国共产党的倒台只是早一天晚一天的问题。而且就连中国共产党内部的人,他们自己也已经不再相信共产党是一个万年江山了。

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到就在我有生之年,在八九年的二十年之后,又看到世界上一个巨大地区的民主化浪潮,看到了人民在追求自由,追索自己生存权利这种过程中取得了又一个历史性的胜利。所以最近在中东发生的民主化浪潮对我的震动很大,也使我感到我这一辈子没有白活。

就是这个中东的民主化浪潮使我更加增加了我的信心,也就是中国的共产党集团一定会崩溃,中国的共产党政府最终一定会倒台,中国人民一定会享有自由,能够自己在追求自己幸福生活的路上,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中东的民主化浪潮使我非常兴奋,给我震动很大,也给我增添了信心。

这里我要从几个具体的方面来谈一谈。我和您一样,听众朋友们,我们都不爱好“政治”,都不是想在“政治道路”上获得一些什么。我们追求的都是自己能够自由的生活,追求的都是自己能够按照自己所要的那种方向,那个方式去生活。因此我在这里想要谈的也是中东民主化浪潮对于我们每个普通的中国人启示是什么。

这里我想做几个历史性的和社会性的对比:

一,中东化民主浪潮给我的震动

去年十月八号当诺贝尔和平奖宣布给一个中国人以后,世界又发生了中东革命这件事情。如果你仔细观察在这短短的四、五个月里世界整个的变化的话,对比这两件事情,我可以跟您说,如果您是一个信神的人,你会更相信有那么一个神在主宰着这个世界。因为这两个事件对比、反差竟然如此大。如果您不是相信神的人,那么您会觉得这个历史竟然会如此偶然,如此机巧,产生如此巨大的讽刺。为什么呢?因为在去年十月八号宣布把诺贝尔和平奖给一个中国人以后,本来中国民众欢欣鼓舞的是认为这个诺贝尔和平奖它给了极权的共产党政府一个嘴巴,它是一个对专制的摒弃。但是去年十月八号这个奖宣布授给了个中国人以后,却不料在整个国际上带来了对于极权的共产党的绥靖,在中国社会带来了对于极权专制的希望。也就是说它带来的居然是对于共产党的绥靖,甚至对共产党期待、希望,乃至歌颂。

我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诺贝尔和平奖评奖委员会他们的颁奖词里就居然就说中国共产党最近这些年来给中国经济上带来了巨大的进步。大家知道这纯粹是一种历史的谎言,因为中国的进步,我们可以通过分析知道是以人权和环境为代价的。而且做一个历史的对比我们也可以看到,当年三十年代中期希特勒也曾经短暂的使德国的经济繁荣过,但是有哪一个人敢于歌颂、敢于积极的评价希特勒当时的所谓的经济成就呢?

然而十月份的颁奖词却居然采用这样的积极的美化一个专制的言论来评论这个极权专制社会。情何以堪!当然它带来的另一个就是一种绥靖的声音!这就是伴随它的那种无敌论,那种对共产党所谓最近这些年来的这种美化。这一切使得很多人认为共产党是能够改变的,甚至看不到共产党在最近一、二十年来的残暴,认为最近共产党也是有所变化了。这样的话,诺贝尔和平奖适得其反,南辕北辙,使得中国社会实际上又重新走了一个弯路,实际上再次延缓了共产党苟延残喘的生命。

但是就在这时候,从十二月底开始在中东就开始吹起了这种民主化的浪潮。首先是在突尼斯。大家知道突尼斯这个国家对于我生活在德国的人来说,就好像是欧洲附近的一个小的中国的缩影。

突尼斯在这些年的专制中也采取了一种所谓经济开放,甚至突尼斯是德国人的一个旅游胜地。而且在德国人眼里突尼斯通过旅游也赚取了大量的外汇,那个社会似乎也是安定的、繁荣的。但是就在这样一个社会开始了民主化的浪潮。

其次是这个民主化浪潮从突尼斯很快的蔓延到埃及、利比亚。

这个在非洲、在中东发起的民主化浪潮不仅再次超出了欧洲人的想像,而且非洲民众对于这种民主的要求,对于专制的摒弃,和十月八号诺贝尔和平奖所带来的那种对于专制的绥靖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甚至可以说是一个讽刺。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觉得在这个历史对比中,中东的民主化浪潮的意义我觉得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对于全世界民众来说它就具有了更大的意义。

二,历史对比,中东的民主化浪潮对我们具体意义

我觉得这里我们可以通过一个竖向的历史的对比来看中东民主化浪潮的几个社会意义和文化意义。

第一个意义,我觉得中东民主化浪潮它给我们带来的就是对于九十年代初期,美国的一位所谓学者杭亭顿提出的那种文化对抗论,那种以后是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对抗的那种观点的一种粉碎性的否定。

这个中东的民主化浪潮就使得我们看到,无论是哪个种族的民众,无论是哪种文化的民众,他们追求自由,他们向往自己决定自己的生活权利、自己生活方式的这种冲动都是主要的,都是占主导地位的。

每一个种族、每一种文化在这种追求中它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倾向,都可能走各种各样的道路,也可能是弯路。但是有一点,就是人类对于自由,对于人权,对于自己生活方式的这种追求,包括对于自己的信仰等其它方式的追求是相通的。也就是无论什么内容的文化,都是“人”对于自由的生活,美好的生活的追求。这就是联合国人权宣言之所以是普适的也是这个道理。

这种普适它不只是普世到每个人,而且甚至普适到它所存在的各个种族文化中。也就是任何一种文化,最根本都是对于人性最根本的需要的追求产物,为此,它最深处都包含着自由和权利。

因此中东发起的民主化浪潮它第一个就使我们看到的就是各个文化中,在不同的信仰中,在所有的民众中,追求自由、追求自己信仰权利、追求自己生活权利是主要的。

那么这里我要做一个竖向的对比。为什么会在七九年的时候伊朗革命最后却造成的是伊斯兰极端分子来掌权,而这次的方向却是是民主化。

在这次中东爆发民主化革命浪潮开始的时候,在西方的很多媒体,甚至在我们中国人里也有跟着说,中东的民主化浪潮不一定带来的是好的,可能带来的是一个极端的宗教分子的这种政府,这样将使中东比以前更坏了。但是事实上在今天大家看到,中东各国发展的方向是和七九年伊朗革命的方向是不一样的。为什么会如此呢?这除了使我们看到,也就是我前面讲的各种文化中在民众中追求自由,追求自己决定自己生活方式的那种冲动是占主导的,还使我们看到,我们东方民众追求自由、追求自己把握自己生活方式的这种努力只有靠我们自己。在西方有我们的朋友,也有那些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而出卖我们,那些政客,那些商人,一心想着他们自己的利益剥削利用我们的人。所以这里竖向的对比就可以使我们看到我们今天我们中国人的努力、中国民众的努力也只能靠我们自己。

我为什么这么说,这个我从第一点最近四个月的变化,以及现在要做的历史对比,做更具体的研究来说,可以看到,很多第三世界的专制政府,乃至恐怖份子,是西方政治人物,商人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豢养起来的。他们没有把第三世界的人的人权、自由放在首要地位,作为一切问题的基础,而是把冷战,东西对抗,把本国的政治、经济利益放在首要,如此五十年来,第三世界民众的利益,也就是人权一直是被放在第二位来考虑的。是西方的这种政策,造成伊朗的七九年结果,造成阿富汗,造成本拉登羽翼丰满!造成二十年代苏联的发展,造成七十年代的所谓缓和共存,造成今天中国的所谓经济奇迹!

在这次中东民主化浪潮中,我们再次看到西方政府的反应迟缓,犹豫不决,这种迟缓犹豫延续下去肯定会为伊斯兰极端分子组织造成更大影响的机会。在中东事件中,我们也再次看到专制政府镇压民众的武器大多数是从西方进口的。

我还要跟大家讲的是,同样类似的事情也包括当年五六年匈牙利民众起来反抗共产党的时候,当时在反抗前民众都对西方寄予了巨大的希望,以为只要起义西方就会给予支持,但是最后西方背叛了匈牙利的民众,实际上等于出卖了匈牙利五六年的那一次起义事件。

这个例子也表现在柏林墙的建立和崩溃问题上。柏林墙的崩溃是东德民众自己努力的结果。而当时的西方政府,包括西德政府在内,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柏林墙会崩溃。

他们当时的政策就是东德会存在下去,会继续存在几十年乃至上百年,他们就要努力做好和东德共产党政府和平相处,好好打交道,做商业、贸易其它的来往,不要因为两方的对立而侵犯了他们西方国家,西欧自己的利益。

今天实际在中东革命里,我刚才讲的这个对比也是这样,在突尼斯的事件起来的时候,在埃及事件起来的时候,西方的很多政客是袖手旁观的。所以只有我们民众自己起来,自己来争取自己的生活方式,来争取自己的自由,才能够获得我们自己的自由。

这也是我们本来不喜爱“政治”,可是不得不问“政治”的原因,因为你们剥夺了我们的权利,迫害我们,因为你们出卖了我们。这就是第二个我要讲的从中东自己的历史对比里得出的教训。

三,对比中东民主化浪潮,中国能够得出哪些教训。

我在前面已经讲了,各个民族的文化里都有那种争取自由、争取自己生活权利的那种努力。而且正是这种努力支持了各个民族文化世世代代不断的发展,不断完善自己。

当然我们中国文化里也是这样的。而且大家知道我们中国文化它的特点就是在整个世界各个多元文化当中是最注重人的内容,最注重人的伦理、人文这些东西的。但是为什么我们中国人在这条路上却走了一个弯路?在一九八九年东欧的其它国家抛弃了共产党胜利了,唯独我们中国没有,还在经历共产党的统治。那么到了二十年以后,二零一一年我们中国又是怎么样?

这里通过今天中东民主化浪潮的这种启示我们可以来对比一下一九八九年的情况。一九八九年我们中国的情况,我可以坦率跟你讲,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文化传统被共产党已经彻底粉碎了。因此,我们中国人自己在一九八九年的时候还没有到达今天,二零一一年年初的中东民众的那种觉醒程度,那种自我觉悟程度。我们当时的那种对于自由,对于自己权利,对于自己信仰、生存、生活方式的那种追求的冲动,我们远远的不如今天中东的民众。

我为什么这么说呢?在一九八九年的时候,你看一看东欧的国家,也就是东欧的国家为什么能够粉碎了东欧共产党集团,取得柏林墙崩溃的这种胜利,而我们中国没有取得决定性的胜利?那是因为东欧各国实际上从五十年代以来,从五三年的柏林起义到五六年的匈牙利起义,到六八年的布拉格之春,到七十年代末期的波兰的团结工会的这些对于共产党的对抗和抗议斗争活动,所有东欧的这些活动里都有一个原则,一个诉求:那就是不要共产党。

但是大家看一看我们中国人、中国民众。由于中国共产党,或者说我们中国的所谓某些个知识精英从五四以后就一直是采取一种彻底否定传统,引入这种西方的左派思想,西方的这种马克思主义,因此到四九年的时候,以及四九年之后,中国的传统被彻底粉碎了。而且在这种粉碎传统的基础上,四九年以后中国共产党又造就了两代和三代没有传统的中国人。被共产党党文化毒化了、扭曲了思想精神、知识框架,畸形变化了中国人。

这方面最典型的就是在经历了六六年到七六年十年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文化大革命之后,到了七六年还没有人提出来要反对这个共产党,要粉碎这个共产党的领导,要抛弃这个共产党。

一九七六年居然还有那么多人是在怀念好的共产党!

今天大家知道,从共产党成立开始。历史上哪有一个好的共产党?一个好的共产党只是一个虚幻的说法,说的难听了是一个骗人的说法!

但是在七六年到八九年当中,中国民众中没有提出对共产党的彻底反省、彻底抛弃。而过去对共产党曾经有过清醒认识的那一代知识份子,在二、三十年代存在的那一代知识份子早已经被共产党彻底埋葬,使得后人很难再听到他们的声音了。所以到八九年的时候,中国社会是一个失去传统的社会,是个传统声音极其微弱的社会,也是一个西方现代化人权自由的声音极其微弱的社会。

而这里还有一点又可以使我们看到的,实际上西方近代的人权思想,这种争取自由的思想,和中国文化传统中那种最根本的、最深的人文关怀是一致的。这里就使我们产生第二个对比,就是中国在八九年经历了这种天安门血腥大屠杀以后,中国民众重新被之置于死地而后生,也就是说从九十年代初期以后,中国的文化、中国的传统重新觉醒。应该说中国传统的一个转折性的、决定性的这种觉醒的阶段是在九九年以后。从九九年以后中国民众越来越多的觉醒。

这里边我尤其要提的就是法轮功学员们的努力。在九九年以后法轮功学员们通过他们对自己信仰的不屈不挠的追求,通过对于自己的传统的那种热爱,然后又把这些化诸为一些文字,比如说《九评共产党》;化诸了一些行动,比如说退党运动,比如说办的一些网站,办的一些电视台,在宣扬新的生活方式,比如说现在在世界各地进行演出的神韵。这些都不是政治活动,他们都是宣扬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一种传统的延续,一种中国人所固有的那种美德。

所以实际上我第三点要讲的这个历史对比,我们大家就可以清楚的看到,从九九年到二零一一年,二零一一年我们中国人实际上和中东民众走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走在同一条路上,他们在要求他们那种生活方式的自由,我们中国的民众也终于和八九年的时候不一样了。我们所有的在大陆的异议人士,所有那些维权人士,那些地下教会、各种教会追求自己信仰的人,都是在追求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追求一种抛弃共产党,不要共产党,摒弃极权专制带给我们的意识形态,带给我们的政治枷锁的这个努力。

在二零一一年大家可以看到在中国产生的努力和一九八九年的时候已经不一样了,一九八九年的时候很多东西还是想要一个好共产党,还是想要一个胡耀邦,或者一个其他的什么看起来所谓和掌权的共产党有点不同的共产党。但是二零一一年大家可以看到,通过二十年的努力,我们中国社会和今天中东的民众实际上是一样的。

在第三点中,我还要强调的是,中东民众的民主化浪潮忽地一下就起来了。它给我自己的鼓舞很大。也就说是今天在二零一一年我们中国社会也已经具备了像当年八九年东欧的情况,也具备了中东民众所具有的那种社会状态。也就是今天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只要有一个机会、有一个可能,我们要表达的就不再是要一个好的共产党,就不再是容忍共产党的专制来继续存在,而是彻底抛弃它。

这也是我第一点所讲的历史的巨大讽刺:一个无敌论,一个有敌论,这个敌人就是中东民众告诉我们的。那么现在我可以告诉听众朋友们,在中国社会只要一个风吹草动,有一个像中东这样的可能,那么我们中国民众就要彻底抛弃共产党专制,哪一个人也挽救不了共产党专制。这就是第三点,通过中东的历史对比,然后对比我们中国人的几十年历史得出来的教训。

四,我们每个普通人现在能够做什么

我在前面讲了,你、我在“政治”上都没有什么所求;你、我要求的都是“自由”;你、我要求的是“抛弃共产党”,砸碎共产党地方压在我们脖子上的这个桎梏,这个锁链!那么我们现在能够做什么呢?

我觉得中东的这个民主化浪潮再一次给我们一个新的启示。实际上中东的民主化浪潮和当年八九年前东欧的民众情况很多理念很多表现出来的现象都是一样的。这里第一个就是我们大家要坚持我们自己的理念,坚持我们自己的追求。这一点套用当年捷克异议人士的话说,就是要生活在真实中,也就是说你要坚持去说实话,坚持你的信仰,那么就是对共产党的一种抛弃。如果我们大家都是这样起来抛弃了,那么共产党就很难存在下去。所以第一点在这里讲我们能做什么,就是我们自己无论在什么场合,无论采取什么方式,都要坚持自己,坚持正义,坚持向善,向好的方向努力。而摒弃那些协助专制的帮手,尽可能的做到一切。做不到的时候,你保持沉默也不要做帮凶。

第二个我想我们能做的,就是东欧和中东告诉我们,推翻专制的过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这里我就讲我自己既不是抱很大希望,中国共产党立刻就能够倒台,中国立刻就能够产生巨大的变化;却也抱很大的希望、绝不绝望!

我认为只要通过我们不懈的努力就一定会达到我们的目的。这一点我可以跟大家讲,就是当年东欧、东德的和平革命的变化也是一点一滴带来的,一点一滴的变化积累起来的。

有很多的西方记者,也有中国大陆的一份《环球时报》说中国的民众不满是有的,但革命是没有的。这里我却要说的是,革命或迟或早会发生,但是它是要看时机,而这个时机就是我们的民众用我们的不满来创造。

柏林墙倒以前,没有一个西方人能够想到柏林墙会倒塌,也就是说在柏林墙倒以前没有一个西方人想到会有这样一场和平革命。一直到他来了以后才被所有的人承认。因此我觉得我们中国民众从现在开始要付出不屈不挠的努力。东德革命,星期一莱比锡大游行、和平游行进行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每周一都上街,这样的话就把这把火就越烧越旺。

我希望我们中国的民众也像莱比锡星期一和平大游行一样,也要像埃及开罗的街头的民众一样进行不屈不挠的努力,进行持久的努力。但是这里我要强调的是,我们要尽可能的保护自己,我们都不是问“政治”的,我们追求的都是美好,因此我们也没必要去正面碰撞那些暴力。

这里我觉得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如果暴力在西边堵截,我们就去东边的广场;如果暴力到东边的广场,我们就去南边的;如果暴力东西南北都占了,我们就回家,但是我们就是回家也不买这个专制的帐,我们也不去歌颂这个专制,不去像某些人那样去说无敌论!这就是第二点。

第三点我们能做到的:第一持久下来;第二,我们要用多种的方式,用多种的地点;这也是我前面一再强调的,就是我们不买共产党的帐。我们要把这种对共产党的抛弃的调子越唱越响!也就是说我们最重要的在今天要逐渐的使共产党陷于四面楚歌,要把共产党围困在垓下。

我们是用什么来围困呢?是用我们的精神,我们的追求,我们的思想!这包括我们的聊天、谈论、讨论,这包括利用一切可能、一切网络!这当然也包括我们最近五、六年以来在海外法轮功学员发起的那种退党运动。用所有的这些形式来唱衰共产党,来唱衰专制,来唱衰这个人类历史上最丑恶、最残暴的集团。这样的话我相信如果我们持久的努力,灵活的努力,实际的和精神上的努力,不屈不挠的从思想上、从精神上坚持自我,坚持我们自己去对抗共产党,所有这些努力都做到了以后,那么我们中国就会和中东的民主化浪潮一样,在某一个时刻就会忽地一下燃烧起来。

因此中东的民主化浪潮给我的最重要的启示,就是全世界民众追求自由的努力都会成功!

来源:SOH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