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州爆炸嫌犯钱明奇:被“沉没”的声音 (图)

2011-05-27 21:07 作者: 曹国星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钱明奇(看中国配图)

他开通了微博,他用微博申冤维权,他关注宜黄拆迁,关注全国两会,关注其间当地官员的表态,他参与话题讨论以求引起关注,他向记者求救,向律师咨询,和官员说话,他甚至公布了手机号…… 他想尽了办法,尝试了许多可能,但他还是绝望了。他是钱明奇,5:26江西抚州连环爆炸案的策划人,江西省警方证实,他已经在昨天这起针对当地几个政府机关,导致两人死亡、多人受伤、爆炸案中身亡。

几年来,因房子被拆迁,他深陷上访之路。他想发出声音,50多岁了,原本连打字都吃力的他成了微薄达人,他在新浪、腾讯、天涯都开通了微薄,但“围观”并未改变他的命运。

昨天下午,官方宣布嫌犯名字,许多人到新浪、腾讯找到了钱明奇的微博。他在新浪最后一条微博,他转发了西部孩子的免费午餐信息,他的新浪微薄头像,是一张他在天安门前的留影,这里可能他多年上访中经常会经过的地方。

当天下午,赶到他家的《南方都市报》记者叶飚在微薄客上描述说,他把这张照片放大到几乎一米宽,挂在客厅墙头,上边写了4个大字:上访之路。

北京律师王令发现,钱明奇不但关注了他,还曾经在微薄以“@”的方式上发送信息给他,试图联系他,但由于微薄“海量信息淹没,有时会没看到”。

王令说,对此,他“惋惜、惭愧、痛心、忏悔”,他希望咨询者能把材料快递给他,或者直接电话给他,“虽然能力有限,但至少总会给个建议”。

评论家笑蜀则发现,钱明奇关注了249人,包括了他。“但围脖没帮他,249人包括我都没帮他。他才绝望了。”笑蜀说,“必须说出全部真话,用真话找到出路点燃希望,这是我的救赎”。

《南方都市报》记者叶飚赶到了江西抚州,有了禁令,报社不能用自己记者采写的报道,作为公民报道的尝试,他把采访到的钱明奇的故事细节发布到了个人微薄上。

据叶飚的采访,钱明奇父亲是北京铁路局职工,湖北人,母亲是江西人,出身不好,被下放回原籍,年幼的钱明奇随父母返回抚州。

1995年,他遇到第一次拆迁,当时拆除他房子后,政府在抚州市一个叫苗圃的地方给了他两间商铺,他抱着永久居住的念头,翻建盖起了5层小楼,装修据说是那地方比较豪华的。

入住新房后,钱明奇和妻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本来希望能过上安稳日子。2002年他又遇上了京福高速公路临川段征地拆迁。

钱明奇很不情愿,此后和他一同上访的人回忆说,钱家的5层小楼连带装修的成本约在50万元以上,而当时,当地政府给出的补偿价格仅为360元左右一平米。

邻居说,当时动迁人员没有把补偿费用给够,钱明奇因而在整栋楼上贴满标语,并拒绝拆除。钱明奇的妻子,也在这几年中因肝病去世,这也给了钱明奇沉重打击。

最后,动迁人员妥协,钱成为同伴中最先拿全补偿的。当时的征地的说法是造京福高速,然而这块地至今荒芜,这引起了钱的不满,认为自己被骗。

此后,包括钱明奇在内的8户邻居走上了信访之路,从区政府到市政府,他们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他们起诉了当地临川区政府。钱明奇等8位原告认为,临川区未依法给予安置补偿,其诉求倍区法院和市中院两次驳回,依法申请再审,依然驳回。他们开始上京信访。

这一过程中,钱明奇和邻居们对照了手中的官方发给他们的的拆迁文件,发现其中有一处,关于要为“拆迁户安排好宅基地”的一句似乎被删除,他们认为,这是当地政府篡改了上级文件。

多次上访后,临川区政府去年9月与上访者协商,提出了最新的补偿办法,包括提高原来房屋各个部分的补偿标准和利息。钱明奇和另一户不同意这个办法,其余6户长期上访后,心力憔悴,签字同意,上访同盟瓦解,去年底,他们以来甚少来往。

钱最后一次露面半个月前,据说他仍与当地政府谈判拆迁补偿问题,似乎未见明显异常。抚州爆炸事件发生在26日上午九时许,中午时分,有刑警找到钱家邻居,拆迁上访户之一,询问他自己的上访情况和解决进度,但基本没有提及钱明奇。

钱明奇为何最后走向了绝望的一步,目前仍是谜,似乎也将永远是个迷。

昨天,中宣部通知,各平面和电视新闻媒体被要求一律使用新华社通稿,不得自行采访报道。

今天,真理部传达给网络媒体的通知中,该事件已经被要求统一改成“5:26”刑事案件,标题中不得出现“行政楼”、“爆炸案”字样,网站们被要求,“跟贴清理,要下狠手清;管不好跟贴。就别讨论。”

一个巧合,或者并非巧合的,江西抚州爆炸事件的前一天,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执政者要在众声喧哗中倾听沉没的声音”的评论。

文中写道,在今天的中国,仍有许多声音未被倾听。那些为网络关注、被媒体聚焦的热点事件,只是“冰山的一角”,海面之下这些体量更大的冰块,才是让冰尖浮出水面的庞大基石。

表达上的弱势群体,也是现实中的弱势群体,他们既缺乏影响公共舆论的资源,又鲜有参与政府决策的渠道,甚至无法得到与自身密切相关的信息,表达和追求自己利益的能力同样薄弱。

“事实表明,诸多矛盾冲突事件背后,往往是利益表达机制的缺失。”作者建议执政者“尽可能多地倾听社会各方面的声音,兑现社会公众的表达权。使他们的利益能够通过制度化规范化渠道正常表达。”

作者说,“从这个角度看,维权就是维稳,维权才能维稳。”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法广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