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散人:人民币的两种"含金量 "


同样面值的人民币,其实含金量从来是不同的,这点可能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而这种含金量不同也有两种表现形式,咱们先说说第一种。湖南人民广播电台新闻频道潇湘之声《为民热线》栏目接到了一些同学投诉,说自己专升本的时候,被迫交了1万块钱的捐资助学费,当记者采访湖南省教育厅新闻中心主任李让恒的时候,得到了这么几句回答:“这个事很重要吗?很大的新闻吗?”、“我觉得不是很大的新闻”、“湖南广播电台说有这样一个事,专升本,要捐1万块钱,她认为这是很大的事”。听着这种令人瞠目结舌的回答,记者把这话总结了一下,得出的结论是1万块钱在这位主任心目中不算大事儿。不过,紧接着有当地官方消息说,这人其实是外聘人员。奇怪的是,出事的时候总是外聘人员与临时工,不知道正常的官方人士都到哪里去了。

在通货膨胀的今天,可能1万元在很多人看来算不上大事儿。这就是人民币第一种含金量不同:相对价值不同。自从个人所得税底线调整之后,月收入3500元以上的人士才需要缴纳这个税款了。根据税务部门统计,全国缴纳个税的人从8000多万一下子降到了2400多万人。够了交税底线也不过年收入4万余元,要是不够这条线的话,大概连这个数都到不了。1万元对于这2400万之外、又不是不需交税的公务员来说,算是个不小的数字。对于一个亿万富翁来说1万元不算什么,对于一个小商贩来说,1万元可能就是全部身家。按照这种人民币的相对价值不同,出发点当然也是不同的。对于这位主任而言,这点钱都拿出来说事儿,可谓是学生无理取闹、记者大惊小怪了。这也无怪前段时间有媒体指出,现在的大学校园里,穷人的孩子越发少了。如果主管教育的官员都按照自身的货币含金量来衡量的话,确实容易人为地造成经济门槛,使得穷人家的孩子很难上得起学。据说咱这里与国际接轨的重要标志之一就是利用经济杠杆来调节社会资源,没想到应用最好的领域倒是在这里。

而这种情况的出现并非只是穷人的孩子上不起学那么简单。在一个社会里,社会各个阶层能够有机会流动,社会的稳定性就会大大增强。如果一个社会当中,身处底层的人因为种种原因永远身在底层,这个社会就比较危险了。毕竟中国有句老口号叫做“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谁也不会甘心一辈子、几辈子都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即使有皇帝的时候,也给穷人留下一个科举考试的上进阶梯,哪怕是艰难,也还是有希望的。有希望就不会频繁造反。

原来我说过,社会的板结化正在形成当中,这种对于人民币含金量的不同感觉与基于这种感觉而出台的做法,使得这种板结化更为加剧。与其说这是对于人民币含金量的理解不同,不如说完全是两种社会思维的对立,反映在了对待“1万元”这点儿“小钱”的态度上。而这种社会思维的对立,几乎像是两个不同的中国,正如我们是全球第二大的经济体,但还有无数的人连缴纳个税的资格都没有。

顺便也说一下另外一种人民币的含金量标准。除了相对价值不同外,人民币的绝对价值也不同,主要体现在很多人的工资收入确实不高,但各种花费不是自己不花钱就可以报销,同样的1万元工资,白领们在大城市过得如履薄冰,而某些具有权力的人则工资基本不动。这是绝对的价值不同。

来源:21世纪网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