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陈光诚使“新社会”再现原形

2011-11-14 14:33 作者: 廖祖笙

手机版 正体 8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新社会”的孩子从小党国不分,接受的是党凌驾于祖国之上的一体化教育,要宣誓:“我热爱中国共产党,热爱祖国……”而充斥了各种谎言的课本,则将“旧社会”予以妖魔化,对“新社会”进行无限美化,课文里叫嚣:“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

陈光诚也曾是读过垃圾课本的孩子之一。已是一个孩子父亲的陈光诚,饱经沧桑,屡遭迫害,被长期幽禁的他,若再回头想想他小时候接受党文化洗礼的过程,会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呢?当局残酷迫害盲人陈光诚,不但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也使“新社会”再现原形。

“新社会”就是这样“把鬼变成人”:只因陈光诚揭露了计划生育侵犯人权的罪恶,从2005年起即遭软禁,次年又被强加罪名,领刑4年有余,2010年底刑满释放后,陈光诚继续被剥夺自由到现在。各界人士一拨又一拨去探望陈光诚,无不被当局雇佣的打手“打出村外”……

没有任何信息表明东师古村在中国大陆已宣告独立。这个以残酷迫害盲人陈光诚而闻名海内外的村子,往“新社会”脸上制造这等疮疤的底气何来?我的分析是:陈光诚也不幸成为权力斗争棋盘上的一颗棋子。没有高端权力的默许和纵容,当地的黑恶势力不可能嚣张至此。

政客为争权夺利斗得你死我活,本与百姓无涉,因为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新社会”,一直以来真正当家作主的,是权倾一时的“公仆”,而非布衣韦带。为宫廷里的那点破事,现在拿一个盲人作棋子,这也太伤天害理了,太有损“新社会”的颜面了,这是要遗臭万年的。

课文里“把人变成鬼”的“旧社会”,维稳经费从来没有高于国防开支,故此也没有哪个盲人见识过陈光诚遭受如临大敌的架势。“旧社会”可以民间办报办刊,不但可以对独裁者口诛笔伐,可以上街游行示威,能“武装保卫苏维埃政权”,而且能用暴力颠覆民选政府……

现实中“把鬼变成人”的“新社会”,在将大笔税金用以折磨一个盲人,限制其人身自由,不让他和外界有任何的接触。“新社会”的报刊悉数成了“党的喉舌”,网上也高耸着一面“伟大的墙”。“新社会”“推倒”了“旧社会”的三座大山,给国人搬来了五座大山……

陈光诚使“新社会”再现原形,让我们不由想到“旧社会”怀柔的一面。“旧社会”的冤民能在衙门口击鼓鸣冤,而不会在党政机关的门前纷纷跪下;“旧社会”的衙门不会默许纵容公权杀人、整人、抢人;“旧社会”的当局对徒手请愿的学生,也只敢用水炮施以阻吓……

在“新社会”受苦受难的何止是陈光诚呢?艺术家艾未未在国际上享有盛誉,事业有成,回到自己的祖国,只是摸了一下极权统治的屁股,就被失踪了81天,就被叫嚣“我们就是要把你搞臭”,就面对了“1500万的政治勒索”,就被为鬼为蜮者凭空涂抹成了“五毒玩家”。

我只是希望“新社会”的“人民政府”正视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结果就“莫名其妙”家破人亡了,随后又被当局公然给敲掉了饭碗,只能是不断举债度日。相依为命的我夫妇俩,求生不成,求死不能。家里被长期断网、断电视不说,电话也常常成其为摆设……

这真是一个史无前例的“新社会”。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新社会”,就这样将“礼义廉耻,国之四维”悍然踩在脚下,就这样把大江南北弄得怨声载道,民不聊生。这个“新社会”俨然成了集团利益的附庸,视先进、成熟的社会管理体系不存在,非要“摸着石头过河”。

据说陈光诚所在的东师古村,距离大名鼎鼎的孟良崮只有20公里之遥。当年国共双方的热血男儿,在孟良崮有过血腥的拼杀,他们为了内心的社会理想,不惜抛头颅,洒热血。他们何曾想过,用鲜血换来的“新社会”,结果竟会是迫害良善成性,居然连个盲人也不肯放过!

写于2011年11月14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947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24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