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扫黄难在哪


【看中国2014年02月20日讯】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今年的元宵节刚好和西方的情人节是同一天,听说这也引发了国内的鲜花价格一路飞涨。大家都知道“情人”这个词,在中国是有一层变了质的很暧昧的意思在里面。

说到这我又想起另外一件事,就是上星期有一天,我打开微信,突然看到网络上写的都是“东莞挺住”、“东莞不哭”、“天佑东莞”,我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天灾,结果一查原来是扫黄。这个2月9日由央视报导为起点的扫黄,不仅使东莞的色情业一片萧条,还引起了各界的热烈围观和讥讽,有的是抨击央视出卖灵魂,也有的是分析在这次扫黄的背后动机是中南海权斗,大家都在猜测权斗的目标是谁。

为什么一个扫黄行动不能得到大家的认可?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中共当局的扫黄目的,它是扫黄吗?这里头有什么其它的信息呢?我们今天就来请横河先生点评一下。

横河先生,这一次央视的《焦点访谈》记者暗访了东莞的色情业,而且把这个曝光了,万万没想到这个报导不但没有得到民众的同情,反而引发了众怒。在网络上遭遇了大面积的吐槽、调侃。这个结果是非常出乎意料的,甚至可以说是匪夷所思的。为什么大家嘲笑的是央视而不是东莞?同情的又是那些卖淫的小姐?

横河:我想网民嘲笑央视的理由有各种各样,反正至少有100个不同的理由去嘲讽央视的,但是我认为最根本上的是央视这个做法,它自己定位的问题。因为作为一个媒体来说,实际上它是应该监督什么呢?监督政府、监督大企业,监督这些东西,这是媒体的责任。但是这次央视用了一些似乎非常不专业的手法,去找了一些最底层的性工作者,而不是说她后面的后台以及发生这种事情的原因。

因为这不是个新闻报导是个深度的报导,就是焦点访谈,焦点访谈是要深度报导的,结果它没有做深度报导,反而是做了这些事情。这是一个。另外一个就是央视它究竟把自己定位在喉舌上面呢?还是把它定位在媒体上面?作为媒体进行暗访这是很有可能的,但是媒体一般不会去做这种事情;那么定位喉舌的话,那当然大家就要嘲讽它了,因为你是作为一个喉舌出现的。

所以这里有一个是央视把自己看作什么?就做这件事情,它把自己定在什么位置上?第二个是民众对央视的定位,毫无疑问在这事情上,民众是把它作为一个喉舌来定位的,当然大家要嘲笑它。因为央视自己作为喉舌来说的话,正如民众所说的,它是出卖灵魂的。你出卖灵魂的,你怎么去嘲笑别人出卖肉体的。所以这个问题在民众心目当中,央视的定位也是嘲笑的一个因素。至少从我的角度来看的话,央视这次被人嘲笑的主要原因是这么两个。

主持人:到目前为止,我们知道在东莞的事件里头最高的被免职的官员是东莞市的公安局局长严小康,有人说这是第一个替罪羊,因为很显然他前任的责任比他要更大一些。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呢?还会不会有更高的官员在这件事情上栽了呢?

横河:我同意他是一个替罪羊。因为从几个角度上,第一个从程序上,最简单的,他是由省人大常委会出面决定把他免职的,但实际上他并不是省人大去任命的,他是由东莞市人大任命的,所以按照程序应该是由东莞市来免他的职。省人大都来不及让市人大来做这个决定就直接免职,显然就说明这件事情并不是就扫黄这件事情对他进行惩罚,而是来自更高层的一个决定,从上面压下来的。

从警方来说,严小康他本人有没有责任?当然我认为是有的。因为你像央视,不管说央视去的是什么人吧,他去报警,警方不出警。警方为什么不出警?最起码有这么几个可能性,一个呢,警方就是色情业的保护伞;第二个是色情业的后台太大了,警方管不了。或者还有更深的原因,像东莞之所以能成为一个性都,被称为是“性都”的话,那它还有更大的后台在后面,这也可能的。

如果我们假设一下,做一个设想,就说东莞这一次不是撤了6个派出所所长吗?那么这6个派出所所长当中,比如说是有一个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他想管一管黄,不仅是那一种发廊,包括那四星级、五星级的宾馆,他管得了吗?如果他管的话,他会不会丢职位?如果会丢职位的话,那就是更深层的问题。

那么严小康,他应该不应该对东莞的“黄”负责?他上任是2012年,两年前上任的,而东莞作为“性都”已经至少有十几年的历史了。至少在十年前我就听说过,中国有一个“不到哪里,不知道什么”;其中有一个“不到东莞,不知道自己身体不好”,这就说东莞已经这么有名了。那么这之前,当然不应该由他来负责。他上台以后,该不该由他负责?那就要看这一次下决心到东莞去扫黄的是哪一个级别的。东莞市有没有权力对于这些有很大后台的色情场所包括五星级的宾馆,有没有权力对他们进行制裁。这是很深的原因,不是说很简单的把一个东莞市的公安局长撤职就能解决的,我相信很有可能还会有更高级的官员落马。

主持人:就像您前面说的,从免掉他的职位的程序上来说是不对的,因为是从省人大出面来做这件事情,您刚才分析说是因为高层有压力压下来。那也有很多人同意说认为这一次不是单纯的扫黄,是中南海的权斗的一个手法。那您是怎么看这一个问题呢?

横河:阴谋论有很多种。我想在中国某一件事情,特别是司法方面的、执法方面的问题。像这种问题都是积累多年的,不是一年、两年,十年、八年的事情,突然之间,这时候要去做一个早就在法律上要去管,以前却一直没有管的事情,当然人们会联想到这不是一个单纯的事件。所以阴谋论有这么多种。

有人说中央想打击团派,胡春华是团派,利用这个让他下不了台。这倒是能解释为什么他这么快的杀鸡用牛刀,出动了4、5千个,5、6千警察才抓了一百多人。显然是他为了保自己,这倒能解释过去;也有人说是中央和地方的矛盾,就打击广东省;也有的说是打击政法系统,因为那个黑社会的主要保护伞是政法系统嘛。

我想这个都有可能,但是问题就在于,为什么中国没有人会认为这是单纯的扫黄?我觉得这里头有几个原因,一个就是东莞的“黄”不是今天才知道的,不管从央视也好、从媒体也好,还是从警方出动和当地政府的反映来看,好像他们是今天才知道东莞是有色情业的。这是一个。还有一个就是中国的色情业并不是只有东莞才有,实际上是全国性的。尽管从中共来说的话,从法律上好像色情业卖淫是非法的,但是中国的色情业的严重程度,绝对在世界上是排前面的。这还仅仅是指公开的性工作者,不包括官场的性交易和官场的性文化,这部分还没算。就像官员他不会到那种场所去啦,她是送上门来的,或者是他有专门的场所,警方绝对不敢去的那种场所。它有这种情况,各地官员都有这种情况。

人们曾经统计过,凡是被贪腐搞下台的官员,查下来90%以上是有这个性方面的腐败的,这就是非常普遍了。如果把这些官场的性腐败要加上去的话,绝对是排世界第一;如果不考虑官场的话,在世界是排前列的。所以说你单独打击东莞的话,肯定是没有用的。就说对于消除全国的这个性产业,肯定没有用,连杀鸡儆猴都做不到,就是说你打了东莞以后让别的地方害怕了,这一点都做不到。所以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网民他并不认为这是单纯的扫黄。

出面的是央视,我们看看央视它曝光能曝些什么东西,就是说最近它曝光过三星、曝光过苹果,也曝光过星巴克,人们普遍的认为事实上也是如此,就是为了敲打外企,因为这和整个当时整外企的什么腐败、什么东西是一个系统一起做的。就像打击星巴克27元的咖啡,我记得当时有一个人最有趣的说法就是,如果不是央视这一提醒的话,我还真以为在里面都是多有钱的人,他说下次我也敢去了!

可想而知就是实际上在中国的企业当中比它暴利的不知道多多少,央视并不敢去打那些中国的暴利企业,却去打星巴克27元一杯的咖啡,其实这真的算不上暴利,在中国这种情况下。所以央视不仅仅是欺软怕硬,其实绝对是有目的的,因此人们就当然会说央视在做这件事情的背后有其它的什么因素,当然就会去问。

主持人:刚才您也提到色情这个东西在中国官方表面上它是禁止的,而且扫黄这种运动据我知道每年都会来那么一次。为什么色情和黄这个东西,它会在全国范围至上而下这么泛滥成灾?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深层的东西,比如说官方在鼓励还是说在默许,是不是有这样的原因在?

横河:我认为官方肯定是有默许,但不仅仅是默许,其实官方是鼓励的。这里我觉得有这么几个因素,第一个因素就是政法委系统的因素。大家知道,很多人就说这次是针对政法委的,因为在色情业的背后绝对是有公安系统作为主要的后台的,这个后台我觉得是有一个演变的过程。就在30年前、25年前,那时候可能就是从敲诈、勒索方面来个人获利,就是警方对当地的妓院、发廊进行保护,定期去敲诈一下,敲诈一下把嫖客抓起来,抓起来以后拿钱,那么警察就发财了。这种是属于个人获利。

但是逐渐发展到整个警方作为保护伞。因为个人获利有个问题就是它打击的时候,一次性打击就是一次性赚钱,如果说打的太狠,这个产业没有了,警察就赚不到钱了。所以逐渐逐渐就发展到一个巨大的,是一个产业了,就是性产业,这个产业警方的保护伞变成其中规范化的一个部份,就是定期的打击。这个定期的打击实际上是什么呢?就是被禁的东西,有的时候如果真的是一个合法化的,警察反而没油水了,只有是被禁的它才有油水,但是打的太厉害它又赚不到钱了,就是杀鸡取蛋了,所以它要让这个鸡不断的下蛋,它才能不断的有利润,所以这就变成了就是连警方都保护,政法系统的利益都变成巨大产业的一个部分,因为它是非常规范化的运作。

其实在中国很多灰色地带就是故意留在那个地方含糊不清,连法律条文、具体实施都是含糊不清的,只有这样的话,这些权贵集团、这些利益集团才有可能从中获取最大的利润。这是政法委的因素。

第二个就是地方政权和官员的因素。因为过去30年它都是GDP第一,发展是硬道理,所以有很多人解释了,就是说它通过用这种方式来吸引台商、港商。

主持人:它也是一种创收是不是?

横河:是一种服务,就是为外商,特别是台商和港商提供的一种服务,那么这个地方就能吸引港商过来。作为另一个部份的话,就是性产业会带动它的经济。前几天不是曝光出来说东莞的性产业带动了经济,占到它的GDP的14%,这个比例相当高。全国可能不一定有这么高,但是全国范围之内这个比例肯定也相当高的。这是地方政权和地方官员的因素。

第三个就是官场性文化的一个示范作用。像周永康,别人不是说他“百鸡王”?李东生著名的就是在央视把央视的那些美女主播介绍给中共高级官员,央视就变成了向中共高级官员输送性贿赂的一个基地。这也是这次人们为什么对央视要嘲笑的原因,就是你自己不仅是出卖灵魂,你也出卖肉体,而且出卖肉体的普遍性可能还超过社会上,这个就是官场有一个示范作用。

最后就是一个社会政策的鼓励和社会道德的问题,这个就是一个更深层的问题了。

主持人:您刚才说的政策鼓励,您这种说法有什么证据呢?官方我想它不太可能有公开的文件和政策指导支持性产业,这个不太可能有吧?

横河:中共所有的政策它几乎都有明文的规定和它的潜台词,就是它实际的实施,这两者在表面上是矛盾的。比如说宪法当中它有言论自由,但是你实际上要发表言论自由,你要是争取言论自由的话,你就有罪了;宪法规定有信仰自由,但实际上对于信仰,特别是中共官方不能够控制的信仰,它是严格打击的。所以它有两套系统,一套系统是公开的政策,另一套系统是实际实施的,这两者是矛盾的。

在腐败上也是这样的,就是从表面上它在打击腐败,但这么多年来为什么腐败越打越严重呢?也就是说实际上官场是鼓励腐败的。为什么鼓励腐败?就包括性腐败在内,它是鼓励的。这就从江泽民开始,就是说他没有治国方略,怎么办呢?他就必须让整个官场腐败,这样的话,他的统治,就所有腐败的官员就会都听他的,他又可以通过打击腐败拿来打击政敌。

所以腐败包括性腐败在内,是从江泽民开始的一个治国方针,到现在为止,这整个方针没有大的变化。如果说现在的扫黄是一个信号的话,我还没看出它能有什么作用。

像现在曝光的所有腐败官员,如果你追究下去的话,你会发现它都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腐败,而且是不断被揭发举报的过程当中被提拔的。像李东生为例,在央视的表现人人都知道,但是他照样从央视副台长升到广电总局当副局长,然后又升到中宣部长当副部长,所以他是在大家都在揭发他的情况下,他照样升上去的。这就是官场的一个实际的潜规则。官场它是按潜规则运作的。

所以大家都知道你要跟对了人,跟对了政策,什么政策呢?就是中共的一个正确的政策,比如说迫害信仰团体,你要跟对了,像李东生就是,他迫害法轮功,是“610”办公室主任,这一个他跟对了,所以他的腐败就是可以允许的。这是政策的鼓励,这种政策的鼓励它不会写在字面上,但是官场人人都知道。

主持人:您刚才也提到了一个社会道德方面的因素,也有人说像这样子的黄,它其实是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因为我们中国人有个说法叫“饱暖思淫欲”,在以前的社会里头这些都是通过道德教育来规范人的行为的。但是我的问题就是说,中共官方它也提倡一些精神文明之类的,但是为什么它提倡的精神文明就不能解决问题?

横河:我觉得这有多方面的因素,一个就是道德教化它本来就不是世俗政府的责任。世俗政府,第一,它拿什么定标准?第二,它有什么权力、它有什么力量让别人来相信它的?这关键是一个道德和信仰的关系,就是人类的道德实际上是神给人制定的生活的准则,离开了神的标准以后,人怎么能够定?这里还是一个中共讲的和做的对立的问题,就是一个无神论的政府,它一边提倡所谓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但一边又打击教人向善的信仰,包括主要是法轮功提倡的“真、善、忍”,你要去打击把人家关到监狱里面去,像现在藏人被逼得自焚,就是说真正有信仰的人在中国是无法生存的,就是这个无神论的政府是不让你生存的,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么可能去造出一个所谓的文明标准让大家来遵守呢?

所以中共,你看这几天它正在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我们不去讨论这24个字的内容,就这个价值观是谁定的?是一般大家都知道像什么衣俊卿这样的腐败堕落的马列主义理论家,一边在和小三、小四调情,一边拍着脑袋去编这种什么社会主义价值观。这是一个,就是谁来定?就是一批一批道德极其败坏的人来定。

第二,你是根据什么标准订的?现代政府都是政教分离的。古代有君主政权,它会提倡某种价值观,但这个价值观是圣人教化的,是圣人的教诲,只是说政府用了圣人教诲的这个价值体系,它不是自己编出来的,君主不是自己编出来的,统治者是编不出来的。中国传统的价值体系是“儒、释、道”,那么这“儒、释、道”是这样,儒是孔子的教诲,释是佛教,道是道教,老子有《道德经》,那都是圣人的教诲,然后统治者把它拿来的,统治者自己不会去编的。

现在中国没有出自对神敬畏的这种约束的话,世俗的提倡又和它实际的政策正好相反,这一来的话实际上只会对道德败坏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所以我们看到中共提倡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什么“五讲四美三热爱”,越提倡社会道德越下滑,而且整个社会道德下滑的过程,我们看到和中共提倡精神文明的这个过程是一致的。

主持人:那您是不是觉得中国这个性产业是一个社会问题?

横河:这个肯定是一个社会问题。中共它早年总是把妓女归咎于旧社会,还有西方的堕落,它是这样的,它一口咬定,过去的性产业是一个社会问题。中共统治以后,它声称它胜利的时候,其中有一条就是1949年以后彻底消灭了中国的妓女。这是它说的。

但是你想想看,当年中共消灭娼妓的时候,北京市1,286名妓女,当时北京的户籍人口是209万,当然北京比现在小,按照现在北京的行政范围的话,当时北京长住人口是420万。在420万人口,或者是209万的人口当中有1,286名妓女,它把人家给消灭了就算是一个成就了。

那今天东莞一个城市就有30万性工作者,现在任何一个城市都会比当时中共宣称的北京的妓女占人口当中的比率要高的多,比任何一个城市都要高。按照这个比率的话,比所谓中共所说的旧社会,中共这个社会要堕落何止几百倍?那个时候是社会问题,今天堕落到了百倍都不止,难道不是社会问题吗?

主持人:那这个社会问题,您觉得能够怎么解决呢?因为像这次扫黄,虽然我们知道说前面以前每年都有一个例行的扫黄,但是这次的扫黄从表面上来看,它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至少在东莞吧,它不光打击到了底层,而且也打击到了有背景、有后台的一些大的酒店,比如四星级的、五星级的,还有人揭发出来说跟中石油什么有一些渊源关系。那您觉得它这次有可能起到一些作用吗?

横河:从表面上现在东莞有作用,但是要说全面的,一个是不让它死灰复燃,另一个就是在全国范围之内消除这种现象,这个可能性几乎没有。为什么呢?因为性腐败,它只是全面腐败的一个部份,它不可能单独解决,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问题,这个腐败已经成为中共发展的一个润滑剂,也成为了中共统治合法性的一个部份了,就是说中共用经济发展来作为它合法性的,那么腐败又是经济发展的一个部份。不是说腐败随着经济发展而来的,而是说制造腐败就是中共发展经济的一个策略。在这种情况下,它就变成中共统治合法性的一个部份了,所以它不可能彻底否定,它要彻底否定就把自己给否定掉了。

第三个,这个腐败,包括性腐败在内,它已经是庞大利益集团的一个部份了,这个部份就是中共今天统治的基础。所以只可能在表面上短期内在某个地区做一个样子,没准后面还有其它的动机在里面,就是说真正就是为了消灭腐败的话,它也只可能短期的在某个地方发生作用,不可能在长期起到作用。

主持人:这次的节目时间也快到了,我们现在再讨论最后一个问题。就是有人评论这次民众对东莞事件的反应,与其说他们想表达的是对弱者的同情,不如说是对公权力的反感。那么他们觉得在这个双方交锋的过程中,反应出来的就是政府还是原来的政府,但是老百姓已经不是原来的老百姓了,这个社会已经明显的改变了。您对这个有什么评论?

横河:我倒是同意一部份这样的说法,就是说对公权力的反感确实是一个部份。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说的话,整个社会,就是作为中共统治,特别是近30年来吧,它是让全民腐败作为一个统治基础的,让人们不再去关注政治问题,不再去关注中共统治合法性的问题。

所以当人们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肯定会对公权力提出新的挑战,而且会有一个反思。但是我觉得这个反思的基础仅仅是对公权力的挑战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要有一个更全面的反思,就是中共统治的合法性和一个道德全面重建的过程,这个过程就必须要有信仰来完成的,而不仅仅是挑战中共的统治权威能够完成的。

主持人:这次的节目时间就到了,我们这个问题就先讨论到这里。这个东莞扫黄据说浩浩荡荡要持续3个月。那其实在这段时间里大家比较关心的事实上是中共要打的那个大老虎到底是哪一只?要怎么打?因为东莞的事件大家的注意力又变成了抓鸡,很多人就在分析说,是不是这个抓鸡背后要牵出那只大老虎?那么我们就拭目以待,看看这3个月内会发生什么情况。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