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井然专栏】晏子苦谏齐景公(图)

2014-06-23 11:40 作者: 道井然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春秋后期,齐国君主齐景公亲政,之初尚能虚心纳谏,认真听取相国晏婴(晏子)、司马穰苴以及梁邱据等贤臣的建议,从而使齐国在短短的几年间便由乱入治。后来,齐景公却贪爱享乐,贪杯好色,大造宫室,厚赋重刑,不恤民情,使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史书记载他“好治宫室,聚狗马,奢侈,厚赋重刑”(《史记•齐世家》)。

当时,苛捐杂税很重,民众不胜负担,故狱讼繁多。拘捕的罪犯挤满了牢狱,怨恨的情绪遍布朝野,相国晏婴苦苦相劝,景公却不听,却对晏子说:“主持狱讼,是国家重要的官吏啊,希望请先生来担任。”

晏子回答道:“君上如果是叫晏婴来整饬狱政,减少犯罪,以验惩劝之效吗?那么我有一妾,长于书记,请她便足以担任了。如果君上是叫晏婴让百姓们释怨窒忿,拥护君王。事实上,百姓没有人愿意败坏家庭生计而专门奉承暴君那种穷奢极欲的癖好的。所以,只要派一官吏,把每家的租券献牍一把火烧掉就可以了。”

齐景公听了,满脸不高兴,说:“整饬狱政,使一妾即可胜任,叫人民释怨窒忿,把每家的租券用火烧掉就可以,照这样说来,先生就没有其他方法能治理国事喽?”

晏子回答道:“晏婴所闻与君上不同。现在以胡貉戎狄的人们养狗为例,他们每家多者十余条,少者五、六条,彼此不相伤害。但如果随便丢一束鸡肉、猪肉,便马上可以看到它们争得骨折皮裂的样子。”

“上位如能实行仁德之政,下位能明白彼此相处的道理,则贵贱有等,不相侵犯。现在君上却以千钟之多的高爵厚禄,随意投之于左右人等。左右人等争夺的激烈,恐怕更甚于胡貉戎狄的走狗,然而君上高居君位,却还不知这其中的实情。”

“一寸长的竹筒,如果没有底,就算用尽天下的粮食也装不满。而今齐国,男子耕田,女子织布,几乎夜以继日辛勤工作,但全部所得,还不够缴纳苛捐杂税。然而君上身旁都是些精工雕镂的饰物玩好,这等于没有底的竹筒啊。一个五尺高的小孩,只要拿着寸长的火种,即令用尽天下的柴薪,也不够它燃烧的。如今,君上左右的近侍们,可以说都是些玩火的人,君上却视而不见,无动于衷。”

“试想,钟鼓乐器,陈列成肆;戈干戚扬,组合成舞;乐声舞步,动人心弦。面对这些,纵使克勤克俭的大禹,也不能禁止人民去观摩。况且增进了人民的物质欲望,又严禁大家耳朵不听,心里不想,就是圣人,也很难办得到啊!”

“更何况,剥削百姓的财产,使他们饥寒交迫;劳动百姓的体力,使他们身心疲惫;使他们受到痛苦的煎熬,到今天又要严办狱政,狠狠惩治他们的罪行。如此以往,后果真不堪设想啊!”

凭古鉴今,诚通理也。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