叹!“中国人民志愿军”究竟是何角色?(上)(图)

2017-05-24 09:56 作者: 遒真言实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人民志愿军保持射击的姿势在战壕里被冻死成冰雕。
中国人民志愿军保持射击的姿势在战壕里被冻死成冰雕。(网络图片)

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官兵们,在中共党国,被大张旗鼓颂扬为“最可爱的人”,歌颂了半个多世纪。2010年10月25日,中共领导人讲话仍然赞颂:他们不愧为中华民族的英雄儿女,不愧为祖国安全和世界和平的坚强卫士,无愧于“最可爱的人”的光荣称号。

志愿军将士真的可爱吗?必须放在历史的镜子面前,认真地照一照。

一、参战官兵可爱不可爱,关键在战争的性质

如前所述,朝鲜战争,是史达林、金日成发动毛泽东参与谋划的侵略战争。理所当然,直接侵略大韩民国屠杀朝鲜半岛人民残杀联合国军的军人,不可能值得尊重,更不会可爱。

二、“志愿军”的名称,就是耻辱的标记

如前所述,“志愿军”这个名称,是1950年10月1日史达林致电毛泽东要求中国出兵时确定的。

1950年10月8日,毛泽东发布命令,将东北边防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迅即向朝鲜境内出动;任命彭德怀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明明是国家正规军、国家的国防军,为什么要改自己的大名?如此苟且?

如果真是遭受外敌侵略,真是保家卫国,何不堂堂正正打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军”的旗号?

不敢光明正大地亮明自己的身份,彰显了耻辱!

三、看看苏联的决策

1950年10月5日,苏共政治局开了一天会,确定: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放弃北朝鲜也要避免直接与美国发生冲突(这就是史达林的决心)。并决定,撤出苏联在朝鲜的一切机构和人员。会后,史达林立即致电毛泽东,要求中国出兵。(钱文军先生《朝鲜战争50年祭》)

——朝鲜战争的主要策划者,不惜一切代价,宁可丢掉北朝鲜也决不与美国发生冲突,坚决不让本国人民参战,却要求中国出兵。试问: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什么角色?

1950年11月30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要求中国撤军并保证中国的利益受到保护。但苏联立即使用否决权否决了该议案。——此举说明了什么?在朝鲜战场上,中国军队的命运完全听由苏联摆布——不论中国是否会接受该议案,苏联使用否决权意味着它根本不希望也不允许中国退出朝鲜战争,而且不屑征求中国的意见。(钱文军先生《朝鲜战争50年祭》)

——试问: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什么角色?

四、看看毛泽东的决策

1950年10月6日,中共最高军事会议决定周恩来赴莫斯科向史达林汇报,拿着出兵与不出兵两种方案。但7日毛却自己答复史达林,同意他来电的观点并确认出兵且增至九个师。……令人失望的是,9日周恩来拉上林彪见史达林时,他却不打算出动空军了。于是周恩来一字不提中方已决定出兵,只说困难。并表示:如果准备不充分,战争僵持不下,还不如不出兵。林彪干脆提议让金日成上山打游击。史达林激动地高叫:“那么,你们的决定就是不想派军队去朝鲜了,而朝鲜的社会主义很快就会崩溃了!”

11日史达林、周恩来联名致电毛:苏方军援满足,空军至少两个半月才能做好准备。由于史达林坚决不出空军,12日毛立即致电彭:“10月9日命令暂不执行”、“不要出动”。同日,周恩来与史达林确定,放弃北朝鲜,让金日成流亡到中国去。史蒂科夫传达后,金日成痛苦地表示照办。……10月13日中共政治局紧急会议,讨论的结果是决定尽快出兵,但军备要租借、苏联空军必须两个半月内出动。

10月14日在得到史达林答应所给军备可以用信用贷款支付,并将出动16个团的喷气式飞机掩护后,毛同日决定19日出兵,但只到平壤、元山以北,“等候苏联空军的到来,然后再打。”15日15时毛致电彭:“17日出动。”接着史达林又变卦,两个半月后,苏联空军也只到东北不进入朝鲜!17日17时毛急电彭,推迟出兵并立即返京。18日紧急会议终于正式决定19日入朝作战。我们的军队还是在没有制空权的极度困难条件下,听从史达林的指挥,开到朝鲜为史达林和金日成同美国佬拚命去了。(钱文军先生《朝鲜战争50年祭》)

——试问: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什么角色?

五、看看志愿军战士是怎么冻死的

《60年前朝鲜战争:一场代价巨大的“胜利”》(网易2013—07—27):

严重的人道灾难

志愿军第9兵团的许多将士来自南方,没有经历过北方寒冷的天气,也没有保暖经验。最重要的,由于仓促应战,他们在最冷的冬天进入朝鲜战场,却没有从上面得到最起码的保暖物资。

1950年11月,华东战区的第9兵团在进入朝鲜前到达沈阳火车站,前来检查部队准备情况的东北军区副司令员贺晋年发现其中的第20军战士穿着单皮鞋,带着薄薄一层棉花的冬装衣被。部队本来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来获得必要的御寒物资。但在兵团部命令之下,三个师还没有得到御寒物资就随列车过了鸭绿江。混乱的军事准备和指挥,最终成了夺命罪魁。

根据2010年《文史参考》第12期,志愿军27军79师235团3连副指导员邹世勇回忆,他曾看到一个连的战士冻死在阵地上。邹世勇提到,他们当时的鞋还是胶鞋,所以在零下十几度的时候,脚都冻坏了。

《血地冰天:抗美援朝长津湖战役纪实》一书记载,1950年12月7日,志愿军第60师第180团投入战斗。但接连下了30多小时的暴风雪,致使阵地上几乎全部人员被冻伤。12月8日下午起,第20军第58师第174团投入战斗。该团警卫连减员到只剩一个排。在零下30多度的寒冷中,该排所有人的手脚都冻坏了。

《血地冰天:抗美援朝长津湖战役纪实》还记载,1950年12月9日,美军进攻并占领了1081高地,未遇志愿军战士抵抗,原因竟然是,阵地上的志愿军战士全部冻死。同样是12月9日,在水门桥附近的一处阵地上,美军未遇一枪一弹,原因相同,阵地上所有的志愿军战士都冻死了。

彭德怀在1951年1月31日给毛泽东的电报中也谈到了志愿军的情况,“鞋子、弹药、粮食均未补充。每人平均共补五斤,须二月六日才能勉强完成。特别是赤脚在雪里行军是不可能的。……九兵团目前只能出动二十六军共八个团,须二月十八日才能到铁原做预备队。其余因冻伤均走不动(一个师三天只走十五里),到四月才能大体恢复健康,影响了我步兵比敌步兵优势,这是严重问题。……第三次战役即带着若干勉强性(疲劳),此(四)次战役则带着更大的勉强性。”

根据《血地冰天:抗美援朝长津湖战役纪实》一书,20军刚到朝鲜不久就发生了冰冻造成的减员,许多人被遣送回国。在惨烈的长津湖战役中,有数百人因冻伤需要截肢,丝毫没有战伤纯因冻饿而死的有189人。

《韩战/共军士兵命真贱志愿军入朝4千多冻死长津湖》(阿波罗新闻网2013—02—21讯,作者:忆中思)写道:“1950年11月,中美两支王牌军在长津湖地区展开了一场激战。在零下30~40度的严寒中苦斗20天,但中国军人都只穿着单衣。此役战斗伤亡19202人,冻伤28954人,冻死4000余人。据当时在27军任营指导员的迟浩田(1988年授上将军衔)称,他是全营唯一没冻伤的。”

——试问: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什么角色?

责任编辑:辰君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