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凤专栏】病毒变身终结者 庚子劫外有天机(图)

——「中共病毒」之由来(下)

2020-04-07 05:30 作者: 宋紫凤

手机版 正体 2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病毒 疫情 庚子
在庚子劫后,走过这一切的人们将迎来一个没有中共病毒,亦没有中共的新纪元。(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4月7日讯】红朝逢九必乱已成铁律,所以,2019这个逢九之年,外有美中贸易战,内有非洲猪瘟,终有夺命肺炎。然而,乱则乱矣,未至极矣。转过年来是2020庚子年,红朝既未送走瘟疫,亦未迎来小康,却发现,1921年建立的党到了2020年,正式进入99岁。原来,逢九之年虽然结束,九九之厄才刚刚开始。接下来疫情在数月内,不仅蔓延全国,更传播全球,一场浩劫笼罩世界。

诚然,这场庚子之劫是由“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引发,在《“中共病毒”之由来(上篇)》我们谈到中共是“中共病毒”制造者。在《“中共病毒”之由来(中篇)》我们谈到“中共病毒”七大特征与中共的全息对应。这一篇我们就来谈谈“中共病毒”所引发的这场劫难如何终局,谁将是最后终结者。

庚子之劫始于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

回顾中共历史,每逢天灾人祸,中共都会借机大打爱国牌,民族牌,从而将被它欺骗与奴役的中国人与自己绑定,并借民族、国家之类的堂皇借口对威胁其统治的一切因素进行碾压式清场,从而从一次次的生存危机中逃脱。于是天灾人祸到了中共这儿反成多难兴邦,解套脱困的良机。

时至2018年,2019年,中共再次面临危机。国际上,西方国家对中共长期以来的情报窃秘、政治渗透、意识形态输出等所为终于开始警觉并采取行动,使得中共在国际上举步维艰。而美中贸易战更予以中共重创。在国内,非洲猪瘟流行,草地夜贪蛾成灾,倒闭潮失业潮继踵而来。可以说中共在内外夹击之下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而根据多难兴邦的路数,中共此时最需要的正是一场灾难。就在此时,中共病毒从P4实验室鬼使神差的流出,并迅速扩散。

然而与以往又有不同的是,以往中共借以兴邦的灾难,多是天降其灾,如地震、洪水,包括非洲猪瘟,而这次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却是中共自造其祸。

关于这一点,除了我们在《“中共病毒”之由来(上篇)》中的相关论述外,近日再曝新证据:3月17号,中共国防部官网称,军科院军医研究院陈薇研团队制出“重组新冠疫苗”,也就是外界所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苗。事实上,早在3月3日,网络上就已传出陈薇团队研制出第一批中共病毒疫苗的消息,并贴出了疫苗药瓶照片。药瓶包装显示,该疫苗生产日期为2020年2月26日,生产单位为军科院军医院和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

台湾财经作家汪浩在脸书发文质疑陈薇团队研发疫苗的速度。因为这种疫苗生产周期需要5~6个月,但陈薇于2020年1月26日被派往武汉病毒研究所,接管P4实验室,进行病毒研究及疫苗研制,仅仅一个月时间,即2月26日,疫苗就研制出来。时间之短,不合常理。

此外,武汉海关与世界军运会执委会曾于2019年9月18号在武汉天河机场举行联合演习,演习的主题是机场口岸通道发现“1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处置全过程。旅美中国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3月14日曾刊文,质疑中共为何数月前就知道“新冠病毒”袭击武汉城,并对此展开演习。而此次汪浩则指出,按中共疫苗出厂时间2月26日往前推五到六个月,正是2019年9月。也就是说,按疫苗正常的研究期,中共应该是在去年演习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这种疫苗的研究,可见,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将于何时爆发,完全在中共计划之中。

可以说这两则证据都再次证明中共病毒系由中共制造的生物武器。至于这一生物武器是如何从P4实验室蔓延全球的,各种推测总结起来不外乎三种。一种是内斗论,亦称阴谋论。即P4实验室因一直由江派掌握,所以分析认为中共病毒是江派放出,意在搞垮习近平。另一种是战争论。即P4实验室制造的中共病毒泄漏。之后,中共刻意隐瞒疫情,任其扩散全球,发动了一场变相的世界大战。最后一种是事故论。即认为P4实验室制造的中共病毒发生意外泄漏,中共出于隐瞒真相的惯性思维,隐瞒了疫情,瞒不住后,又凭其多难兴邦,丧事喜办的常规做法来应对,导致疫情完全失控。

然而,在疫情已经蔓延全球,并造成巨大人数死亡,且形势还在恶化的当下,上述三种情况哪种才是真相,其意义已经不再重要。因为三种推测的争议只在于,这一生物武器是按计划被启动,还是意外提前被启动。而无论是哪种情况,可以肯定的是,中共是中共病毒制造者,并且中共病毒是做为一种生物武器被制造出来的,而这种生物武器一定是以杀人为目的。一言总之,中共正在以病毒为刀俎,以世界为鱼肉,利用病毒武器残虐世界才是触目惊心的现实,及灾难追责的核心。

大国战疫尽显邪恶基因

中共放出了病毒武器,之后的戏码当然就是大国战疫。《九评共产党》一书曾指出中共具有“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九大基因。反观这场大国战疫,上演的正是中共九大基因轮番登场的邪恶走秀。

“邪”是中共九大基因之首。表现为中共承袭马列主义的邪皮,反天反地,漠视生命。而在这场大国战疫中,我们看到中共从开始时为了减少确诊人数而不让病患确诊,到后来在政治“清零”的任务下,将大批病患赶出医院,成为病毒载体将病毒传给更多人,以及复工令下,让人们冒着被传染的风险去复工,一路走来,哪一步不是白骨枕籍,尸灰漫天。

至于邪恶基因之二“骗”,在这场疫情下,也表现得淋漓尽致。如中共一直在利用假疫情数据欺骗国人与世界。又制作假新闻以营造所谓正能量。为此,中宣部调集300名记者进入武汉和湖北去做所谓正能量报导,而泛滥各地的“不留名群众到派处所扔下一万元就跑”的新闻正是其杰作之一。此外,中共还利用假宣传诋毁他国,如在疫情向世界蔓延之际,各国华人的微信圈中都在流传着他国疫情严重,政府不作为的假信息,所不同的只是替换了国家名称。在这些虚假信息的误导下,引发了以留学生为主的大批海外华人回国潮。

邪恶基因之三“煽”,也就是制造仇恨。在中共煽动式的防疫措施下,逃离武汉回到家乡的武汉人被举报,家门被钉死、武汉车牌的车辆被跟踪,流落外乡的武汉人,乃至湖北人如老鼠过街被围堵,受到歧视与敌视。各地方为封城、复工、争抢医疗物资等原因,彼此剑拔弩张,互为仇敌。中共为甩锅海外,又挑动国人仇视海归,指其“万里投毒”,以暗示海外华人携毒入境,而海外国家才是病毒来源。至于其用力最大者则在于让国人仇美。而前不久报出的沈阳杨妈妈粥店挂出祝贺美日疫情横幅的事件,则是中共煽动仇恨的直接效果。

邪恶基因之四“痞”。中共历次的整人运动及所谓维稳,靠的正是社会底层的痞子流氓。此次疫情下,一些痞子人渣摇身变为临时执法者,带着红袖标,穿着临时制服,成为了执照流氓,协助政府封门封楼封城打人、抓人、批斗,飞扬跋扈,公然作恶。

邪恶基因之五“间”,也就是中共甚为擅长的渗透、离间、瓦解等。而在这场瘟疫中,中共之用间在海外尤为出力。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一直帮助中共遮盖疫情真相,向世界传递来自中共的假数据假信息。中共用间,导致国际社会在第一时间未能对疫情予以充分重视,错过了最重要的防疫时间。

邪恶基因之六“抢”,也就是巧取豪夺。疫情之下,中共利用海关或运输中转站,强行扣押口罩等医用物资。在疫区,中共授权地方政府可征用私人财产对抗疫情,令人堪忧的是在缺乏配套措施,及透明度的情况下,此类征用令不过是又一场公然抢劫的名头。

邪恶基因之七是“斗”,也就是中共所崇尚的暴力斗争。疫情之下,我们看到文革记忆在死灰复燃。如墙上的宣传标语充斥着暴力,“聚餐就是找死,拜年就是害人”、“口罩还是呼吸机,您老看着二选一“至于行动上,更是暴力事件层出不穷。从大陆流传出来的视频可见,河南濮阳一村民因忘戴口罩出门,被防疫人员捆绑在墙柱上咆哮训斥。一些人因未戴口罩而被反绑双手、游街示众、强迫高声朗读防疫政策。还有封锁区,有人为了谋生而强行出门,结果遭到防疫人员的殴打。

邪恶基因之八“灭”,是指中共的群体灭绝理论及实施。对照此次疫情,中共将感染者封堵家中,焊死门窗,任其自生自灭。或将发热者强制关进并无任合救治以及隔离措施的所谓隔离点,轻症也被拖成重症,更令人发指的是还将并未死亡的重症病患扔进焚尸炉。种种所为,无不是其群体灭绝论的再次实践。不能消灭病毒,就消灭病毒感染者。去年中共为应对非洲猪瘟,将大批病猪活埋。如今,中共正在用同一套思维加诸于人,可以埋猪除瘟,亦可杀人抗疫。

邪恶基因之九“控”,是指中共用党性控制人。在这场大国战疫中,这一基因的体现不仅是贯穿始终,并且,于中共而言,加强党控之重要性远超防疫抗疫本身,而成为这场大国战疫的真正主题。所以,我们看到在方舱医院里上演着防疫人员带领病人唱红歌,跳广场舞的闹剧。而各地医护人员被征召支援疫区的同时,还被要求入党,其中以中共专家钟南山领着医护人员火线入党的新闻最是抢眼。不仅病人、医生难逃此劫,垂死之人亦不放过。方舱医院内部流传出的视频显示,一群人围着重病患的床位,高唱红歌。亢奋之状不知是救命还是催命。中共对人的控制已经达到竭斯底里的程度。旁人看了不明就里,不知这入党与治病有何关系,中共却心知肚明,治病只是噱头,借着治病让人入党从而加强党控才是中共要做的。

虽然有相当一部分中国人因饱受中共的迫害,对中共已有充分清醒之认识,但在世界范围内,仍有相当多数国家的民众为中共所惑。而这一场大国战疫的表演,则让世界有了一个机会,彻彻底底的看清中共。

谁是最后终结者?

中共欲以病毒为武器,妄想借灾兴邦,脱困解套,于是早做准备,做了防病毒演习,又提前开发疫苗,更在疫情大流行前就大量搜刮世界各地医疗用品,运回中国。然而病毒之扩散显然未按其既定剧本进行,中共制造了中共病毒,却反受其噬,病毒攻破军队,警察,攻陷中南海,攻入体制内。更令中共惶惶不安的是,如上所说大国战疫尽显中共九大邪恶基因,反令世界看清中共,而全球追责的声浪此起彼伏,饱尝悲痛与愤怒后,世界正在聚焦中共。

美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要共和党人迈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指责中共做了“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掩盖行动”,从而导致病毒爆发,给世界造成了大流行和经济灾难。

法国《十字架报》发文称中国正在启动各种国际宣传,试图抹去世界对中国病毒起源与本质的共同记忆。

巴黎大学教授菲利普认为:“中共官方的谎言近乎无德可耻,……意大利成为‘欧洲的武汉’,中共责无旁贷。”

英国外交政策智囊团亨利・杰克逊协会(Henry Jackson Society)呼吁英国通过国际法庭向中共政府索赔3,510亿英镑,以补偿病毒疫情蔓延到英国造成的损害。而唐宁街的消息来源则暗示,当大流行结束后,这个共产主义超级大国将面临“清算”。

天主教缅甸枢机主教貌波(Charles Maung Bo)亦公开谴责中共,称中共应为全球疫情道歉并赔偿,并指中共的谎言和政治宣传让全球成千上万的人民陷入危机之中。

可以说,这场疫情之下,中共多难兴邦的算盘第一次失效。相反,中共正面临来自全世界正义力量的全方位的围剿。

结语:

中共有千算,天有一算,天有一算,中共无胜算。至此我们看到,这场中共病毒疫情最初的版本是,中共以病毒为武器,借疫情以兴邦。而最终的版本却是,中共自作其祸,反受其噬。

说到这里不免令人想到那个脍炙人口的红眼石狮的故事。大意是曾经有一个村庄,村口有一对石狮。村里的人道德败坏,不敬神佛,将遭天谴。地藏菩萨想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就化身成乞丐,告诉村中的一个老妇人说:当村口石狮的眼睛变红时,就要发大水了,你就快往山上跑。老妇人把这消息告诉村民,希望大家在洪水来临时都能得救。但人们并不相信。一天,村里几个无赖想戏弄老妇人,于是将石狮的眼睛染红。老妇人一见狮子的眼睛红了,劝大家快跑,但换来的只是嘲笑,无奈之下,老妇人只好自己逃命,刚跑到山上,回头一看,村庄已为洪水淹没,再也听不到人们的嘲笑声。这个故事很有深意,在故事的开始,相信很多人都会以为是神来将石狮的眼睛染红,却想不到,那石狮的眼睛竟是人自己染红的。而这所谓的人为因素,本就是天意中的一环。

无赖染红了狮眼,自鸣得意。中共制造了病毒,自谓得计。无赖行恶,自招灾祸,中共放毒,自食其果。于是我们看到“中共病毒”反过来成为中共这个病毒之源的最后终结者,一切都跑不出天意安排。而从“中共病毒”开始的庚子之劫实则为中共之劫,只要人们能够远离中共,守住良善,就能获得神明的护佑,庚子劫后,走过这一切的人们将迎来一个没有中共病毒,亦没有中共的新纪元。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