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剑华博士:港版《国安法》的危机!(视频)

2020-05-24 23:13 作者: 梁路思、李怀橘

手机版 正体 1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钟剑华博士接受《看中国》专访,谈及对《国安法》的看法。
钟剑华博士接受了《看中国》专访,谈及对《国安法》的看法。(看中国专访视频截图)

【看中国2020年5月24日讯】(看中国记者梁路思、李怀橘报道)北京当局欲在香港实施《国安法》,引发社会一波接一波的反对声音。今(24)日,港人更无惧威胁,走上街头抗争,反对恶法。就港版《国安法》事件,钟剑华博士在接受《看中国》专访时表示,《国安法》是一个悬在头上的剑,它的目的是威胁港人,但它不能改变港人的观感和心意,只能增添港人对北京的“恶感”。只要有抗争的空间,港人会继续抗争下去。

专访内容整理如下:

文字狱任当权者为所欲为

文字狱最大的特点就是无边界,当局可任意诠释。文革时代,用印有毛泽东的报纸来包物件,就是不敬,就会被人批斗。以言入罪的文字狱,赋予了当权者无限大的权力。比如,港人争取“前途自决”,如今就会变成禁忌。再比如,DSE考题,“‘1900至1945年间,日本为中国带来的影响利多于弊。’你是否同意此说。”又变成禁忌。如此来说,决定对与错的权利全在当权者手中。以这个考题来说,教育界调查结果表示,97%的老师不认为试题有问题。但林郑月娥说考题“专业出错”,考评局就要“跪低”。这就是文字狱的可怕之处。

《国安法》对什么人影响最大呢?就是曾经叫“结束一党专政,建立民主中国”的支联会,这句口号支联会喊了30多年,参与支联会活动的人不计其数,几万至二十万几万不等,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有叫口号。那么,把这些人全部拉去坐牢吗?不过相信有了这条法例后,可能更多港人会叫这个口号。

另外,港人争取的“自决”不是独立,是在“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之下的“自决”。当年赵紫阳写信给香港两间大学的学生会,阐明香港未来如何管制,由港人民主决定。这和“自决”是一致的。如今,中共视“自决”等同于独立。但很多港人都认为香港应该有更多的“自决”权,但并非独立。港人争取更多的自主,这完全符合九七前北京当局对香港的承诺,也完全符合《基本法》。《基本法》写明三届政府后,港人可以普选特首,这是当年的“三步曲”,如今“三步曲”变成“五步曲”,这才是违法。那么港人讲“自决”,根据《国安法》这算不算违法?文字狱的可怕之处就是话语权、诠释权都在当权者手中。那么争取民主,一人一票选特首,都会被冠以“颠覆国家罪”。所以,港人和国际社会都不会接受这个安排。

港人当然会出来抗争,而港府会用“限聚令”作为借口来打压街头抗争活动。六月九日是反送中运动一周年,有多少人会出来游行,还是未知之数。游行只是一次性的活动,但在过去一年中,香港出现过频繁的,大规模的游行和抗争活动。因此,政府不可以说,这是少数港人被煽动、被挑动的结果。就算这一百万、二百万人都是被煽动的,那么,港府可以看一看民意调查的结果。有44%的人给特首零分,差不多同样的人数给了警队零分,这已经说明很多问题。今年年初的数据显示,港人对中央的好感和信任,创了二十多年的新低。因此,港府不能再以“少数人煽动”为借口来欺骗港人。这已经不是少数人的问题了,而是大部分港人的问题。

香港是国际城市 涉及各国利益

港版《国安法》是一个悬在头上的剑,它的目的是威胁港人,但它不能改变港人的观感和心意,只能增添港人对北京的“恶感”。只要港人有抗争的空间,北京可以将香港变成新疆吗?香港不是新疆,香港有几十万至一百万的外籍人士在港居住,香港还有很多国际机构、跨国组织,世界各国的政府,以及很多国际投资公司都在香港设立了办事处,他们在香港有很多利益。香港是国际都市,不同于新疆和西藏。

中共用“香港问题属中国内政”为由,不准外国插手本港事物。但去年美国已经表明,香港事物不是中国内政。香港经历了过百年的殖民统治,和回归后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等,这些都令港人在文化属性上超越了中国酱缸文化的挚肘。港人有作为华人的文化,但另一方为,香港和国际接轨,港人有国际思维。

《国安法》写明中共可以在港设立国安机构,这是有违法理的。既然回归时已经讲明,中央只负责香港的国防和外交,而《基本法》22条也列明:中央驻港机构不得干预香港特区事务。

讲到“揽炒”(玉石俱焚),中共一直以“反揽炒”为名打压抗争者,但真正“揽炒”的正是北京。比如,去年港府推出《逃犯条例》时,招到全社会反对,包括商界。如果当时中共政府喝停法例,就不会搞到如今的局面。

北京选择“死撑”,“死撑”林郑,“死撑”警队。结果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北京当局都泥足深陷,越陷越深。导致到,要用主动、进一步、强硬的,损害一国两制的方式来控制香港问题,这就是“揽炒”。北京是始作俑者。而北京一定要支持特区政府错误的做法,因为这个港府是北京选的,不是港人选的。北京认为,反港府即是反北京,中央政府将特区政府和自己捆绑在一起。如果,中央可以做长远考虑,坚守九七前对港人的承诺,让港人普选一个属于港人的政府。那么,北京就不需要事事为港府的错误负责。比如在西方国家,中央政府可以批评地方政府的作为,不必为其错误开脱。

香港作为特区,不同于大陆其它城市。香港有自己的制度,而在联合国备案的《中英联合声明》,以及《基本法》赋予了香港“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基本法》也承诺港人在2017年后通过“三步曲”普选自己的特首,也可以自行决定政改方案。如果中央故意把港人反对林郑政府,反对警察暴力标签为“颠覆国家政权”,这就是文字狱。

香港未死 美国回应值得拭目以待

“香港玩完”的说法言之尚早,勿需太悲观。第一,港版《国安法》推出后,一定引起很多争议,可能过不了本地法律这一关。第二,在过去一年,反对北京政府的港人越来越多,民意调查结果已经显示出大部分港人是反对中央的。因此,港人这种抗争情绪,对现状的不满,会以各种方式表达出来。比如,1967年苏联进入捷克,今日进入共产主义博物馆,你就会知道,历史是公平的。

香港始终是一个国际城市,在国际大环境下,当全世界的政治格局对中共采取防范的态度,香港就会成为国际社会观察中共的窗口,也都会成为国际社会影响中共的切入点。香港对于中共是一个政治工具,可以帮中国吸纳资金,变成官员的白手套,走资移民海外的跳板。同时,外国政府也会透过香港,对中共表态。虽然香港在未来一段时间,时局会很紧张,经济会动荡,日子会很艰难,但香港不会死。

这些年的数据表示,港人移民海外的人数越来越多。这些年,去不了美加澳的港人,就去台湾、新加坡。这种趋势会持续。就算没有《国安法》,年轻一代都会离开香港。这和九七年还不同,那时移民的是中产阶层,而现在移民的多是年轻人。不过,能够成功移民的还是少数,大部分人会继续留在香港。既然留下来,那么就一定会捍卫家园,捍卫本土价值和生活方式。无论政治环境如何恶劣,港人都不会逆来顺受,任人宰割。

如果《国安法》立法,港人不游行,不抗争,短期内港府未必敢冲入家中捉人。但长远来讲,就很难预测。有一些组织会成为主要打击对象,比如香港众志、支联会、法轮功、《苹果日报》等。早前美国国务卿彭佩奥表示,暂缓提交香港报告,等到两会结束再做评估。如今中共要在香港实行《国安法》,彭佩奥的报告就好值得期待。如上文所言,香港是一个国际社会,涉及各方利益。特朗普也表示如果中国因去年的反送中事件,而对香港实施《国安法》,美国会有强烈的回应。究竟如何回应,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钟剑华博士是时事评论人、理大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