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误人子弟的两种邪说(图)


清代著名文学家纪晓岚,在他的著作《阅微草堂笔记(卷十四)》中,写了两种邪说害人至深的事件,至今仍有现实意义。
地狱的阎王是专看本人行善做恶的多少,和私心的大小,来定罪与福;并不看重舍财的数目多少。(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清代著名文学家纪晓岚,在他的著作《阅微草堂笔记(卷十四)》中,写了两种邪说害人至深的事件,至今仍有现实意义。

话说北方的桥上,设有栏杆,那是防止过桥的人不慎失足用的。福建一带多雨,桥的旁边还盖了屋顶,那是为了行人避雨用的。有一个名字叫邱二田的人,他讲了一件令人吃惊、十分震撼的事:

有人半夜遇雨,走到桥上,进入旁边的屋中避雨。过了一会儿,看到有个官吏,手持公文簿,指使几个差役押着一些犯人,也先后走进桥旁的屋里避雨。那人听见脚镣手铐的响声,知道是官府押送囚犯,路过此桥,暂时也来避雨。他便不敢作声,自己缩坐在屋角里,观察他们的动静。

听到一个囚犯号嚎大哭起来。那个官吏呵斥道:“此刻知道害怕了,哭还有什么用!为什么活着的时候要做恶呀?”

那个囚犯说:“我是误听了我的老师的话,他平时总是斥责敬信神佛的人:什么善恶报应之说,都是荒谬妄谈。我听的时间长了,信以为真。后来便用尽心计,投机取巧,放纵私欲,为所欲为,觉得死了以后,既然没有遭报应受惩罚的痛苦,那么我活着的时候,就毫无顾虑的巧取豪夺,损人利己。

而且人一死啥都完结,没有荣誉和耻辱的分别,那就不必担心害怕,为何不任意胡为呢?没想到:我一死就下了地狱,这里也真有阎王。这时才知道我被那个老师欺骗了,所以我才悲伤而又悔恨呀!”

听完这个囚犯的哭诉,另外一个囚犯也哭着说:“唉呀,你是被那个教师所骗,我是被一个巫师所骗。我遇到一个巫师,他说‘人造了恶业,焚香布施,就能积功德,就能化解消除恶业。即使死后下地狱,也可以请巫师,来念经超度。’

我想这样我就不必忌怕,先多捞些钱。生前拿一点钱出来焚香、布施;死后叫家人请巫师给我念经,那么我活着就可以为所欲为,死后地府也不会治我。没想到我下了地狱,阎王是专看本人行善做恶的多少,和私心的大小,来定罪与福;并不看重舍财的数目多少。

我在世上,虽花了许多钱布施,都是为私为己;下到地狱,被打压、被煮熬,件件难逃。我若不是受那巫师的欺骗,又怎么敢放纵私欲,以至于此呢?”

说罢,呜咽不止。别的囚犯们也都齐声痛哭。

那位缩坐在屋角里的人,这才明白了他们是死去了的人。他们的教训极深,真是生死剧痛,悔之晚矣!

虽然这是在清代发生的事情,但这两种人在现今社会中都还大有人在呢!有些人一边行恶、拒不改悔,一边又去拜神求佛,企图消灾免祸,妄想逃脱地狱的严惩,真是白日做梦。虽然他们好像相信神佛,但其实并不懂得善恶有报的道理,不明白道德的意义。

很多人受唯物论的影响,被无神论毒害,不信神佛,不相信善恶有报。这样一来最大恶果就是人没有道德的约束,既然眼前的物质利益是最物质、最实在的,没有天堂和地狱,如何能获得最大的利益和享乐,就成了最现实的生活目的了。为了私欲,伤害别人,造下极大的罪业,在日后必定要偿还。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