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人勇敢突破禁忌 就疫情状告政府(组图)

2020-10-31 09:30 作者: 卢乙欣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武汉公民张海及姚青均不惧当局的打压,勇敢突破禁忌,状告政府。
武汉公民张海及姚青均不惧当局的打压,勇敢突破禁忌,状告政府。(图片来源:维权网)

【看中国2020年10月31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虽然中国当局持续打压人权律师、维权者、异议人士、宗教信徒,但民众仍不愿因官方维稳而被迫放弃公民权利,众人相继上访。于是,多地发生许许多多、大大小小,被当局打压、迫害案件,有的人因此遭构陷入狱或失去家园,甚至是失去了性命的事件。有评论员为此撰文,纪录武汉市公民勇于就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事宜,状告政府的事迹。

姚青状告武汉政府发布违法通告 盼促进当局依法行政

综合维权网、《苹果日报》与《大纪元时报》报导,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长江委社区公民姚青,于10月22日上午把2份行政起诉状通过邮政挂号信的方式,寄至武汉市中级法院。姚青在起诉状里,状告武汉市政府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间发布的第1号及第12号通告违法。

至于政府发布的通告分别为: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于2020年1月23日发布了第1号通告,要求“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同年2月10日发布了第12号通告声称,为了最大限度减少人员流动,“决定自即日起在全市范围内所有住宅社区实行封闭管理”。

姚青于10月22日接受采访时说道,她状告武汉市政府违法,主要是上述两个决定都是违法的。因中国法律规定,关于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处罚,只能够是由法律设定,至于居家禁足等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强制措施,同样是只能够由法律设定。政府不能以“紧急措施”名义实施法律规定以外的限制人身自由之行政强制措施。

姚青盼望通过行政诉讼,促进政府依法行政,避免再次发生类似情况。她说,从疫情爆发迄今,没有看见政府有改进,自己敢站出来维权,就是想通过自己的微薄力量,推动法制建设不要只成为一句空话,而是真实的存在。

然而,在此之前,姚青曾就自己家的房屋问题进行维权。此事起因是因地铁施工摧毁了姚青的家园,导致她被迫搬迁。当她于去年10月19日前往武汉巿洪山区关山街道辖下的“长江委社区”进行协商时,并说明“地铁施工致房屋受损无法居住”,要求政府作出赔偿时,当局竟派遣多人围殴她,造成姚青的左臂被拉断几条筋脉,顿失工作能力。

当姚青求助派出所后,该单位竟不作为,导致她转而向中央巡视组反映问题。最后求助无门的姚青,接受了英国广播公司(BBC)“境外媒体”的采访,后续才获得当局的“忽然关注”,但也只获得前期手术费1万元人民币的赔偿,之后就不了了之。

姚青继续上访时,却遭多个部门当“人球”互相卸责,连手机也遭国保警察监控。她7月15日无奈地告诉香港《苹果日报》记者:“疫情期间,(他们)就让我自生自灭,这样他们就不用承担任何责任了!”

姚青又说道,“律师跟我说很难控告武汉地铁,因为你告武汉地铁,武汉法院也可以不立案、不受理,而且告武汉地铁要长期支付几十万(律师)费用,我现在没有收入,几十万对我是天文数字!”

姚青在维权过程,曾遭武汉市政府工作人员的威胁,说弄死她很容易。她还曾被政府黑衣人暴打,导致目前的身体状况极度不好,造成不可恢复的伤害,她还得了抑郁症,心脏也很难受。

维权经过屡经波折的姚青就此写下心声:“我,一个弱女子,先是房屋无端受损,又因维权受伤,还连带丢了一份年收入20万以上的稳定工作(全国各地做咨询培训),为此被迫辗转奔波在武汉地铁集团,劳动街社区,和武汉市信访局等多个部门之间,结果通过正常管道多方维权却被踢皮球,至今没有一点进展,今天我只好转向网络,向全国网友求救,恳请各位好心人帮忙转发,谢谢你们!只要还有一丝希望,我就不会放弃追求公平和正义。”

姚青盼望通过行政诉讼,促进政府依法行政,避免再次发生类似情况。她说,从中共病毒疫情爆发迄今,没有看见政府有改进,盼能推动法制建设。
姚青盼望通过行政诉讼,促进政府依法行政,避免再次发生类似情况。她说,从中共病毒疫情爆发迄今,没有看见政府有改进,盼能推动法制建设。(图片来源:维权网)

张海接连五次提交控告 要求政府公布隐瞒疫情的官员

另外,武汉市公民张海于10月19日分别向武汉市、湖北省两级政府邮寄一份政府资讯公开申请。张海在此申请中,要求政府公开在武汉疫情期间“瞒报、谎报确诊、死亡、疑似病的公职员姓名及职务”方面之资讯。这已是张海第五次向政府提交控告或是申请材料。

过去提交的申请均是石沉大海,等待张海的唯有警方无止尽的骚扰,以及各级法院视若无物的冷漠。

张海的父亲张立发是因为2020年1月前往武汉市治疗骨折却意外感染了中共病毒,造成短短15日内就离世。张海不愿在官员陪同之下领取骨灰,因此他父亲的骨灰瓮迄今仍停放在武汉殡仪馆内无法安葬。

张海接受海外媒体希望之声电台采访时说,习近平于10月14日出席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大会间,他曾赶赴会场,想将求助信交给习近平,并当面控诉武汉市政府的黑暗,但因现场封路,无法靠近。17日,深圳警方已经是第三次传唤他前往南山派出所了。

张海强调,武汉市长周先旺就是“一个犯罪分子啊、一个杀人犯”,明明知道疫情严重,却以“没有得到上级授权”为由来散布假消息,剥夺人民的知情权,漠视生命,冷酷无情,因此周先旺是他的第一被告。

张海还提及深圳警方曾警告他不要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此事让张海愤怒地质问,武汉市政府当初隐瞒疫情,也有警告他不许接受外媒记者采访,但却见中国那么多记者都没有报导武汉疫情是死亡惨重的真实情况,反倒针对美国大肆采访报导死了一名黑人的消息,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中国“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之一的杨占青于10月22日接受记者时披露,张海说自己不会放弃,除非法院给他一个说法。

杨占青表示,张海对他父亲感情非常深,因他始终念念不忘他的父亲患病及临死前的情况,他父亲生前对张海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儿子,爸爸我不想死。你求求医生,救救我”。因此张海拚命的要为父亲讨一个说法。至于张海遭遇官方的打压可能是在这一些受害者家属中最严重的,但张海仍是坚持要问责,坚持要讨说法。

针对武汉市隐瞒疫情,评论员霍立群表示,根据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在新闻发布会上所透露的资讯来分析,武汉市跟湖北省官方应该早就知道疫情的严重性,但因无权发布疫情真相,只能刻意遮掩。另外,在民意压力下,虽然已将时任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及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免职,但迄今为止,“仍然未能启动追责程式”,至于中央督查组针对李文亮医生案的调查结果明显是避重就轻,侮辱公众智商。

霍立群表示,回想在武汉疫情暴发期间,市民被强制足不出户两个多月,基本生活不能获得保障,政府跟商贩勾结哄抬食品物价,强迫民众吃天价的白菜、萝卜;许多人因为没有能力购买口罩,在大街上遭到羞辱及殴打;为了阻止人们流动,政府还私自挖坑、拉线却没有给予任何警示,让死者横尸街头。至于带头跟这些不公进行争论之人,却因涉“闹事”被抓捕。

霍立群强调,“中共自始致终都在隐瞒疫情真相,对待市民如同对待家禽,说关禁不容纷说,造成武汉哀嚎一片。无人不为这场人为的灾难而悲愤,伤痛已经难以愈合。更不能让人接受的是,尸骨未寒,为中共歌功颂德的表彰大会已经上演。这是官方的套路,政府就是这样视民众如蝼蚁。武汉肺炎死亡人数、感染人数、以及经济损失,至今仍然是国家机密,任何想为疫情受害者寻求公义的都会被恐吓、骚扰、抓捕。在强压下,社会表现一片详和,但疫情带来的恐惧和不安已经扎根于中国人的心理”,据传甚至有人跳楼自杀。因为没有真相,谣言四起。

不过,他也举例说在中共治下的中国,仍有一些人敢于站出来说真话,比如李文亮、许志永、张展等。继张海之后,武汉公民姚青也在此时公开其法律行动,这对于政府来说是破坏强压下的社会稳定,但对于公民社会与受害者而言,是巨大的鼓舞。

最后,霍立群表示,公众看重的是站出来说话的勇气,打破这禁区;李文亮留下的遗训依稀在耳边“我觉得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不让人说话会死人的!”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