垮塌一夜间:家喻户晓的巨头负债400亿被挤兑(组图)

2021-03-08 20:37 作者: 财经冷眼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曾经是中国三大最富有村庄之一的江苏华西村鸟瞰
曾经是中国三大最富有村庄之一的江苏华西村鸟瞰(网络图片)

【看中国2021年3月8日讯】中共号称自己是“无神论者”,可一直是喜欢造神的组织,不管是搞个人崇拜造神,造政治的神,毛泽东、焦裕禄、雷锋等,还是造经济的神,比如南泥湾、大跃进、亩产万斤,还有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最终必然都会被破掉,一地鸡毛。他们通过造神运动企图稳定人心,给民众打鸡血,证明统治的合法性和有效性的企图,最终也都被无情戳穿。

今天,我们主要跟大家讲的就是40年来中国三大最富有的村庄之一的江苏华西村,因为债务过高,已经发生了挤兑,在海内外引发大量关注。我们看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件事对中国政治和集体经济示范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在很多人的记忆里,华西村就是一个“乌托邦式”的存在,也是40年来在很多方面保持着共产主义的一个样板经济,可以说,华西村这个怪胎的存在一定程度上给人留下了这样的印象,比如,华西村家家住别墅,人人开汽车,户户存款过百万,吃饭看病上学统统不花钱……这样的“美梦”一度在华西村真实上演。

作为中国最富有的村庄之一,人均近9万元的年收入,让其把一线城市也甩在身后。笔者在10年前过去华西村,那个村子基础设施和房子确实修得很好,如果再观看它的宣传片,看起来确实很富有。而如今,危机正在向这个“天下第一村”靠近。数百亿的负债、乏力的转型和“家天下”威权管理,正在加速把华西村拉下神坛。

这几天在华西村上演的挤兑风波就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近日来,几个疯传的视频让华西村卷入“挤兑”漩涡之中。视频中,华西村广场人山人海,人们冒雨排着长队,疑似办理财务方面的手续。网友质疑华西村遭“挤兑”,资金出现问题。在封面新闻的调查中,曾到现场排队的村民李先生称,24日起,华西集团入股分红从30%变为0.5%,原因不明,引起村民恐慌,冒雨排队兑付本金。

垮塌一夜间:家喻户晓的巨头负债400亿被挤兑
利息6万变100,华西村民冒雨排队挤兑(视频截图)

2月26日下午,华西村发言人回应声称,视频内容属实,但不是挤兑,是外面的引资款到期兑付,因坊间传言说成是“挤兑”,华西资金充足,兑付没问题。

持续多年的高额分红,为何骤然下降?没人知道答案。但华西村是否真的资金充足,或许可以从一些迹象中找到答案。天眼查资料显示,华西集团持有上市公司华西股份40.59%的股份,但在2021年1月26日,华西股份发布的2020年业绩预告显示,集团归母公司净利润首次亏损,公告预亏3.9-4.35亿元,同比下降169%至177%。这说明华西村的财务确实在恶化。

资金困境其实早有征兆。根据统计,截至2018年3月末,华西集团负债总额达393.32亿元,资产负债率达68.64%,其中有息负债为284.86亿元,一年内的短期负债201.91亿元。而同期货币资金为76.82亿元,受限部分50.73亿元,资金缺口显而易见,基本高达300亿左右。

和市场上对比,68.64%的负债率并不足以说明华西村不行了。但华西村的问题,远不止眼前的资金困境。

在1960年的时候,华西村还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村子。但一个叫吴仁宝的人,改变了这一切。

当时吴仁宝当上了村支部书记,并且掀起了“农业学大寨”的运动,对华西村有着很多大胆的想法。在村里搞了一个十五年发展规划,只用了8年的时间,就把原来1300多块七高八低的零星田块,改造成400多块能排能灌的高产稳产大田,成为全国典范。

他帮大家吃饱饭之后,又开始想着帮大家赚钱。吴仁宝要搞“工业兴村”,并顶着被批斗的风险在华西村偷偷办起了小五金厂。就这样,当中国其他村还在忙着清算阶级敌人的时候,华西村里已经诞生了乡镇企业,赚了一大笔。公开数据显示,到1976年,当时的华西大队工副业达28.2万元,已占全年总收入的54.4%,集体积累(合资产)已经有60万元,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幸福村”。

后来,安徽小岗村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时候,吴仁宝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但没分地,反而把土地和劳动力集中起来搞工业。吴仁宝认为,华西村的地本来就少,就算把地分了,靠发展农业也搞不出来什么名堂,不如把土地集中起来搞工业,这样才能致富。

事实证明吴仁宝又赌对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各地全是真空区、蓝海区。集中力量发展工业的华西村,办起了以冶金、纺织和有色金属为主的40多个企业,全村95%以上的劳动力投入到了工业生产。1980年,华西的工农业总产值突破1亿元,成为江苏省第一个“亿元村”。

再后来,华西村甚至还发现了旅游业这个商机,搞起了旅游业。一个经典的事件是,2007年8月8日,华西村斥资三十多亿元,建造了高达328米,极尽奢华的龙希国际大酒店。店共设有826间客房,近5000个餐位,是国内最大的单体酒店之一。酒店里最著名的,就是那个重达一吨的金牛。

根据相关数据了解到,在华西村旅游产业达到顶峰时,它每年接待的游客数量已超250万人,由此诞生了华西“天下第一村”的称号。从2001年开始,华西通过“一分五统“的方式,帮带周边20个村共同发展,建成了一个面积35平方公里、人口达30340人的大华西,组成了一个“有青山、有湖面、有高速公路、有航道、有隧道、有直升机场”的乡村。

2013年,吴仁宝逝世,这导致了华西村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华西村的发展便逐渐走向衰落。没有制度,只依靠个人的体制注定走不了多远。

吴仁宝逝世后,儿子吴协恩接手了华西集团。此时,留给这位接班人的市场环境已经大不相同——1978年的吴仁宝面临的是蓝海,而吴协恩却是红海。能发财的机会基本都被挖掘了,能发展的产业,别人也都发展了。

2008年是华西村走到巅峰后的转折点。在那之后,华西村赖以发家的纺织、钢铁都成了夕阳产业,开始走下坡路。吴仁宝留下的三大基业——钢铁、纺织和旅游,都成了过去式。但吴协恩时代的金融投资,与其说是转型,不如说是病急乱投医。房地产、互联网、金融……什么热就投资什么,到头来欠下一屁股债。

几年前,那篇题为《中国最富村负债389亿,天下第一村华西村到底经历了什么?》的文章更是让华西村的窘状暴露无遗。事实证明,如果没有良好的管理,金山银山也会被败掉。

华西村财富权力分配也有问题,村里的干部,基本是吴仁宝的家人。一个家族把持着华西村的全部!

一张华西村的治理图曾在网上广为流传。在这其中,吴仁宝第四子吴协恩作为接班人,担任华西村党委书记、主任,华西集团董事长。除此之外,吴仁宝的长子、次子、三子、女儿、孙子、孙女,包括弟媳、侄甥、外孙等都在华西村担任要职,牢牢把持着华西村的各大利益关口。

华西村吴仁宝家族官谱图
华西村吴仁宝家族官谱图(网络图片)

2004年,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怡就曾研究过,吴仁宝四个儿子可支配的资金占华西村总量的90.7%。以“共同富裕”为终极使命的“天下第一村”,俨然沦为了吴家的天下。

如今看来,华西村成功的最大原因,来源于改革开放的浪潮,来源于时代给予的红利。而一旦华西村走上家族式管理的老路,失败似乎是一种必然。与其说,华西村是集体企业,不如说华西村是家族企业。

另一方面,生活在华西村的村民,也没有媒体宣称的那么富裕、悠闲。实际上,华西村民虽然是大锅饭,但也是很受限制的。比如,他们只能在村里工作,如果不遵循当地规则,则可能被逐出华西村。而且,即便村民的子女能考上好大学,哪怕国外留学,毕业之后也大多回到华西村工作,不然学生的父母在村里就会有风言风语的影响。华西村民看似家家别墅、豪车,有工作。但实际上,别墅、汽车产权也不是自己的,村民住的房子只是村里的房子。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产权问题,大家还是在吃大锅饭。

如果华西村还在盈利的话,每年大家都有分红,吃大锅饭也未尝不可。但是从去年起,华西村开始首次历史性亏损了,当初承诺30%的分红只变成0.5%,树倒猢狲散,大家来纷纷提款挤兑也是必然的。

华西村曾风光一时,但其泡沫化早有脉络可循,很多大中型企业都变成国资控股,村级的资本不多。2019年3月,就已传出华西集团负债将近390亿元人民币,现在净资产只有70多亿,而且资金开始亏损了,还债可以说几乎是不可能了。

未来华西村被债务压垮彻底破产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这个以集体经济为名的村子,必然也会和中共曾经吹捧的意识形态一起垮掉,这也是必然的。这一天已经越来越近了。

责任编辑:宇真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