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杰的神奇濒死经历:莲花接引 预知未来 遥距感知(上)(图)

2021-05-04 14:43 作者: 何佳慧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著名作家及时事评论员陶杰(图片来源:周秀文/看中国)
香港著名作家及时事评论员陶杰(图片来源:周秀文/看中国)

【看中国2021年5月4日讯】(看中国记者何佳慧报导)香港著名作家及时事评论员陶杰,有“香江才子”美誉,他的评论文章一针见血,他主持的电台节目讽刺时弊,充满睿智幽默,深受港人欢迎。近日,他在接受访问时谈到自己神奇的濒死经历,令他对生命、时空、来世等有了全新的看法,也让他相信上面还有更高的主宰。

香港商业电台首席智囊兼主持人陈志云的Youtube频道,4月30日起播出一连三集陶杰的访谈,题为“未知死焉知生”。节目中,陶杰以用他生动的语言、入微的观察和哲学思考,娓娓道出他几次与死神擦身而过的经历,尤其是30多岁时一场濒死经历,截至5月3日已有近25万次观看。

偶然交换座位 车祸中生还

1994年9月12日,陶杰遇上一次严重车祸。当时他在东九龙一家英文报馆工作,每晚凌晨坐公司汽车回家,通常习惯坐在司机旁边位置。在那个凌晨,一位平时较少乘搭这辆车的外籍同事上车,由于他身形较庞大,陶杰便把司机旁位置让给他。谁料车子在土瓜湾旧机场隧道与一辆入错线的白色奔驰迎头相撞,外籍同事当场七孔流血,送院后不幸身亡。

陶杰当时没有佩戴安全带,“砰”的一声向前一冲,“那一刻犹如日陨星沉”,他以为自己没事,但身体无法移动、左腿麻木,直至消防员要用锯子锯开车子,他才知道情况有多严重。送院后,由于他忍痛没喊出声,被丢在一旁,拖延到第二天早上才被发现血压奇低,原来有严重内伤:大腿骨折、横隔膜穿破、左边肺被顶上一寸,尾龙骨有一截碎掉,如再迟一个小时动手术就要殒命了。

濒死间看到大海 两色莲花接引

经过15个小时、三组医生的紧急手术后,已是第二天凌晨12时,医生告诉他:一切医疗手段已用尽,“现在要靠你的意志了”。陶杰说,当时感觉呼吸微弱、动弹不得,到了凌晨2、3时,他迷迷糊糊之间,觉得自己要离开了。

“在我的视觉,我看到前面有一片很大的海、很阔的河,然后有一朵朵金色及粉红色的、像圆桌子般大的莲花,在海中飘浮,然后听到耳边有人念经。我告诉自己,如果我的身体跨进河里,那就‘系咁先’(到此为止)了。”陶杰形容,这段经历非常清楚真切,甚至能听到海浪的声音。

陶杰说,当时仿佛有一股力量将他推过去,但心内也有个声音告诉他,不可以跨过去,因为有很多东西没做完,“那个感觉既有恐惧,但也有安详,一直在问自己,其实跨过去也会很舒服,那一朵朵莲花会像船一样接我到另一个地方。”后来母亲告诉陶杰,原来他动手术期间,他的弟弟到了大屿山灵隐寺找到一位尼姑,在那里替他念经,“当刻我才知道,听到的经文应该就是他念的。”

在山上医院听到山下父母对话

陶杰形容,在濒死状态下,“睡一个小时就像睡了一个世纪般久。”这段期间,他还经历了另外几件难以解释的神奇事,甚至预知未来发生的事。

手术过后,他意识迷糊,半睡半醒,全身都在痛。当时天还未光,他隐约听到在帘子背后,他的爸爸妈妈在边哭边商量治疗手段,妈妈认为应找一个胸肺科医生加入团队,爸爸则认为政府医院医生会尽力救治,不用再找,二人在争论。“我当时觉得奇怪,为何这么晚还允许他们留在ICU(深切治疗部或重症监护室)?”

在深切治疗部三天后,他的神智才慢慢恢复,记忆开始稳固。他后来问父母是否在ICU病房内争论过请胸肺科医生的事,“父母大感奇怪,问我为何会听到?我答,因为你们在帘子后面。”这时,父母才表示,他们当晚根本没留在ICU,看着他插喉、拔喉后,吩咐两句就离开了,到附近的大华酒店租了房间,“那番对话原来是当晚在大华酒店的房间里说的。你要知道,大华酒店跟玛丽医院,一个在山上一个在山下,是隔很远的。”陶杰肯定表示,这并不是幻觉,而是听得清清楚楚,还可以覆述出对话内容。

朋友重复探访 原来是预知未来

濒死期间,陶杰还看到很多东西,包括看到写上他名字的坟墓,又听到外面仿佛有职员阿婶和护士打赌哪张病床的病人当晚会离世,被喊到号码的病人果然就会死去,“我心想千万别喊14号,因为我知道自己就是14号病床。”

在ICU的第三天,陶杰开始看到有朋友来探望他,有两三个人,告诉他要好好休息,又说很担心他等等。谁知第二天,那些朋友又来了,“穿同一样的衣服,说同一样的说话,我心里觉得很奇怪,为何会这样?你不是昨天来过吗?”最少有两个朋友都是这样重复来了两次。

后来陶杰探究下才发现,朋友前来探望,原来第二次来才是真实的,第一次来是未发生的,也就是说,他在濒死中看到了未发生的事情。他说,人清醒的时候,时间是在一条直线上,但在濒死的三天内,他见识到声音、视觉、感觉犹如一块块积木般被拆开,再重新组合起来。“听觉及时空的感知,就像Inception(盗梦空间)这部电影一般可以拆开再组合,可以看到未发生的事。今天看到明天的事情,清清楚楚。譬如我现在跟你说话一般,过了三天后,我又再一次坐下来跟你说话,原来现在的谈话,我们是活在三天之后。”

陶杰之后一直思考这段神奇经历,自己到底是睡着还是昏迷?母亲忆述,当时的他就像一张纸一样完全没有反应,动也不动,血压也极低,全身插满喉管,情况有如植物人。“但我脑里面还是很清晰的⋯⋯回想起来,如果是睡着的话,我又怎么会听到?”

彼岸很安详 与佛家的缘份

主持人陈志云问陶杰,当他面对大海和接引的莲花时,是否有自由意志选择是否跨过彼岸?陶杰答“是”,但当下他想起了亲友和未完成的事,怎样也不愿跨过去。他在大海和莲花边缘徘徊了两、三个晚上,“那一下的交战,最终令我没有跨过去,留在岸边⋯⋯现在我回想起来,the other side(彼岸)应该是不错的,是很安详的。”

这次濒死经历,令陶杰看化了生死,“既然看过了未来的事情,还离开了这个空间,那人死后应该会有另一个所在。这个所在到底由什么宗教去定义?是佛教、天主教还是基督教?我不知道,但当时我看到莲花和听到佛号,意境是佛家的。”陶杰说,几十年后再回想,跨过去之后,有可能是基督教的天堂,也可能有佛祖、观音菩萨又有上帝耶稣,还有很多死去的亲人,可以一起团聚,“我不知道,也想像不到。但接我过去的道路很明显像是佛教的。这就是缘份了。”

陶杰之后的人生,还经历过另外两次与死神擦身而过,令他相信上面还有更高的主宰,并对自己的使命有了更深的认识。(待续)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大唐英雄榜 电子书
donate
退党
ebook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