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午案庭前会议内情流出 受精神摧残到极限(图)


中国河北知名民营企业家孙大午(图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中国河北知名民营企业家孙大午(图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看中国2021年5月20日讯】(看中国记者文俪综合报导)孙大午悲痛地说:“那种生不如死的东西,我会在庭审的时候讲给你们看。需要去勘验。这种勘验,如果让我提示一下,我三个月没有太阳,没有窗户。这种精神上的摧残已经到了极限。”日前,有媒体报导披露了大午案庭前会议内情。

中国河北知名民营企业家孙大午的案件于17日遭法院强行召开庭前会议,预计为期5天。有消息传出检方对孙大午及其家人的量刑建议非常重,其中孙大午面临25年重刑。

光传媒5月20日报导披露了大午案中相关被告在庭前会议的部分内情。

在5月19日的庭前会议上,孙大午说:“我可以承担责任,即使是重罪。后面这些人都很可怜的,都应该是我的责任。后面这些人都是人质。我们有四五十亿的资产,负债十个亿我们承受得起。4月22日上午,办案人员说给个机会,给个轻罪,认罪认罚。当时让认罪是对扰乱社会秩序罪认罚。

我和妻子做了36年了,没有分过红。现在这样追究我,亲者痛,仇者快。我希望我承担一些罪,哪怕是重罪。希望放了后面这些人。我们是对社会有贡献的人。”说到这里,孙大午大哭,众人哭。

孙大午继续说道:“法不外乎人情,我们确实有错误,上网发消息,土地问题我们有错误。我愿意承担责任。可是我承担了,别人更重。我愿意和谐。我们是搞社会主义的典型企业。是正面的典型。我是带着感情、带着理想做企业。我很痛心。现在却成了一个罪人。这个企业没有任何股份,大家都是拿工资的。这种模式是我独创的。我们是搞共同富裕,是真正搞社会主义。所有一切都是我的责任。放过他们,我愿意承担责任。”孙大午说完继续痛哭。

大午长子孙萌继续哭道:“孙大午是我的父亲,他说错了,是38年,从84年到现在38年了。大午的干部是靠工资生活,没有股份。大午发展上有资金问题,有土地问题,是在为社会做贡献。这样做是社会的悲哀。孙大午、我叔叔有错,有错就承担责任。可是我们是有社会责任的,大家都是领工资的。我父亲问我为什么我去不了美国?我告诉他你没有资产,去不了美国。孙大午没有房子,只有一辆三四万的电动车。大家是为社会做一些事情,大午集团是一个好企业,大午集团将来还会为社会做贡献。即使法院重判我,我愿意承担责任。”

报导指,庭前会议目前已经进行到第四天,辩护律师对没有保障阅卷权纷纷提出异议,对管辖问题亦提出异议。此外,辩护律师及被告人基本上均申请全体审判人员、检察人员回避,对于调取证据、申请证人出庭作证等也提出了相应申请。

但由于控辩审三方均没有充分阅卷,因此庭前会议争议非常大,庭审冲突亦是异常激烈。报导更直指,如果直播,估计全球收视第一。

同时报导还指出,法院强行推进,庭前会议实际已沦为走过场,也根本不可能达到庭前会议“确保法庭集中持续审理,提高庭审质量和效率”的目的。因此,庭前会议现场出现两个一片:律师抗议一片,被告人激动处哭成一片。

另外,孙大午还在庭前会议上披露了在被监视居住期间所遭受的精神上的折磨:“那种生不如死的东西,我会在庭审的时候讲给你们看。需要去勘验。这种勘验,如果让我提示一下,我三个月没有太阳,没有窗户。这种精神上的摧残已经到了极限。同时,他也担忧自己的五个还未成年的孙子孙女:“我已经在死亡了,我已经在处死了。这个量刑无所谓,就一定要尊重事实。我的家人都在看守所,五个孙子在家(备注:孙大午五个未成年孙子孙女的法定监护人全部被抓),我心急如焚,我解决的了吗?”

大午案飞速进展 向建党百周年献礼?

2020年11月11日,孙大午及亲属和集团公司法人等近30人被抓捕,其中孙大午等7人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直到4月21日才批捕。但在4天之后(2021年4月26日),大午案被移送审查起诉,进入检察院环节,其中有包括孙大午妻子、儿媳在内的四名女眷被拆分另案处理。又10天后,即2021年5月6日,大午案被河北省高碑店市检察院火速起诉到高碑店市法院。再10天后,也就是5月17日,高碑店法院强行召开大午案庭前会议。

光传媒援引大午案的律师团队分析指,当局如此飞速推进案件不可能保障程序公正,不可能保障辩护权、阅卷权及其他所有诉讼权利,庭审沦为走形式、走过场,这是公然对法律的践踏和破坏。同时,法律团队认为河北当局以及办案机关意图十分明显,就是要快审重判孙大午等人。

据大午案辩护律师的消息,检察机关对大午案中各被告人的量刑建议非常重,如大午集团创始人——现年67岁的孙大午,将面临25年的重刑。其他家人也遭当局满门株连式的给予重刑。如孙大午长子孙萌(大午集团董事长)量刑建议为认罪认罚16年,不认罪认罚20年;孙大午二弟孙志华量刑建议为认罪认罚11年,不认罪认罚就是14年。

律师团队表示,“有党内老干部对我们说,如此重判大午来向建党百周年献礼,保定简直糊涂透顶,是对习总书记民营企业家系列讲话的直接违反。”

对于孙大午妻子、儿媳在内的四名女眷被拆分另案处理,律师团队表示,“没有任何另案处理的理由。”有律师判断,当局这样拆分是为了将四名女眷作为人质,以四女眷定罪量刑要挟孙大午等被告就范,配合庭审。

此外,对于当局定给大午案的罪名和“犯罪事实”,因为没有充裕的时间阅卷,辩护律师无法就案件事实和证据进行深入分析。不过单从起诉书上的控罪来看,律师团队表示,大午案中的罪名可分为三种类型。

第一种是因土地纠纷引起的事件拆分定罪,即2020年8月4日公安局和平请愿事件,是因大午集团与农场土地争议引发的纠纷及后续事件被拆分指控为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三个罪名、四起事实。该案件中,起诉书指控“孙大午等人在明知土地归属并已承包给他人耕种的情况下,共谋人为挑起郎五庄村和农场的土地纠纷,通过抢种方式造成郎五庄村占用土地的事实”。但孙大午等人和郎五庄村村民却认为是农场强占了村里的土地。

律师团队表示:“郎五庄村与农场的土地纠纷是确有其事还是故意挑事?孙大午等是否明知并认可起诉书认为的土地权属?公安机关是否确实处理不公甚至包庇纵容犯罪?”不过起诉书并未就这些关键事实列出证据证明。律师团队认为,该案件中存在的问题直接关系到案件本身的是非黑白及相关的这几个罪名成立与否。

第二种就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非法采矿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即所谓民营企业“原罪”。律师团队认为,总的来说,“属于改革开放以来各类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经营过程中存在的不规范问题”。因中央高层及高法高检反复强调要“以发展眼光客观看待和依法妥善处理。”

第三种是一些情节非常轻微的个案,如因土地纠纷引起的寻衅滋事罪,其他的如破坏生产经营罪、强迫交易罪、诈骗罪,根据刑法也根本不可能构成犯罪。但律师团队表示,在这些罪名中,特别是非法采矿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如果成立,将从根本上摧毁大午集团存在的合法性和发展的后续支撑。

据悉,针对大午案的打压,当局可能动用了“北京的力量”。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援引大午案辩护律师团队成员陈先生透露说,这场针对孙大午的打压,来自于河北高层,甚至已经直接动用了北京相当高层的力量。这也意味着孙大午和他的家人将面临更加严酷的结局。“从目前的这些迹象来看,官方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这个案子在侦查阶段,河北省三级的公检法就提前介入,这个是可以确定的。但是,是不是就说是北京方面的,我们就不确定。但是至少它删帖子的力度啊,还有这个封口的力度,是肯定动用到北京的这些力量了。”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