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动物实验室或是大流行起源(图)

2021-05-29 10:17 作者: 肖然

手机版 正体 1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研制生物武器
研制生物武器(Adobe stock)

【看中国2021年5月29日讯】(看中国记者肖然编译报导)一直在跟踪调查COVID-19病毒起源的美国生物学专家塞林本周在《网关专家》撰文,提出武汉大学动物实验室是COVID-19起源的说法和证据。

文章写道,显然,COVID-19病毒是在中共实验室制造,同时是军方生物战争计划的一部分。那么,病毒究竟是由于偶然的事故还是故意释放的呢?

越来越多证据表明,早在2019年11月就发生了实验室事故。尽管未得到确认,但一直有人怀疑是中共军方故意释放了COVID-19病毒。其中一种设想是,中共在2019年10月18日-27日的武汉军运会上释放了病毒。

我曾在2021年5月于《门户新闻专家》(Gateway Pundit)发表文章,引用了以下来自中共内部的消息:

-一种完整成型或接近完整成形的COVID-19病毒,于2019年初从中共东部战区司令部送到了武汉病毒研究所。

-与广泛流传的叙述相反,COVID-19病毒被送到武汉病毒研究所是为了进行测试。

-测试工作被指派给一组年轻的科学家。这组科学家的领导的名字是已知的,此人的科学背景与他/她(在测试工作中)的角色相符。

-测试使用非人类的灵长类动物进行。

我们需要记住其中两个要点,一个是东部战区司令部(总部在南京)同时也是分离ZC45和ZXC21的单位。流亡美国的中国病毒学家闫丽梦披露,这正是用来在实验室中制造COVID-19的骨架;其次是使用非人类的灵长类动物进行的测试,可能由武汉病毒研究所科学家赵山(Chao Shan)领导。但测试可能并不是在江夏地区的P4(生物安全等级4)实验室进行,而是在武昌地区的武汉大学ABSL-3(动物生物安全等级3)动物实验室。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蝙蝠女”石正丽也说,在病毒疫情爆发前,江夏地区的P4设施没有进行过非人类的灵长类动物实验。赵山(据推测的COVID-19非人类的灵长类动物实验的领导人)提供的专业地址也并非江夏地区P4实验室,而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P3设施,距离武汉大学ABSL-3实验室很近。

现在有额外的证据(其中部分可认为是实锤证据)支持这种观点:COVID-19可能是在进行致病性和传播性研究研究时,从武汉大学的ABSL-3动物实验室释放出来,那儿的工作人员或许被感染。有报导显示,李红良虽然于2020年5月6日被评为“万人计划”领军人,但他的武汉大学动物实验中心主任头衔和武汉大学ABSL-3实验室主任头衔却被突然取消。“经调查,虽然没有发现造假,但是许多论文被发现滥用图片,这反映了其缺少严格的实验数据处理过程。”

之后,武汉大学的ABSL-3实验室进行了一系列的安全检查,2020年4月宣布新的安全制度,尤其是在冠状病毒研究方面。武汉大学在2019年发生的其他异常事件也提供了间接证据。

塞林最后质问,大多数证据表明,COVID-19大流行可能起源于武汉大学的ABSL-3动物实验室。但这是大流行的罪魁祸首,还是中共军方更邪恶行动的替罪羊?

注:塞林于2006年7月获得美国陆军战争学院战略研究硕士学位,赢得全球反恐战争远征勋章和战斗步兵徽章等奖章。是美国陆军预备役上校、阿富汗战争的退伍军人。现任太平洋特种作战司令部参谋长。

相关报导:美科学家发震撼视频 揭中共生物战内幕

起底中共军方与美病毒研究中心关联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