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渡香港 中共建党者陈独秀女儿晚景凄凉(图)

2021-07-12 11:00 作者: 林保华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69年香港中环沿岸
陈子美捆着几个空汽油罐,漂流了十几个小时才偷渡到香港。图为1969年香港中环沿岸。(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中共欢庆建党100周年?看看中共建党总书记陈独秀女儿陈子美如何花甲之年游水偷渡香港,再远赴美国。斯大林、卡斯特罗的女儿也都逃亡美国,可想共产党是什么坏胚子。台湾竟然还有人当乞丐要中共施舍他们,是白痴还是禽兽?这是我1997年在纽约由香港的老友、资深记者曾慧燕带我们拜会陈独秀女儿后写下的。

中南海灯火辉煌 建党者女儿晚景凄凉

共产党创始人陈独秀的女儿不愿在共产国家生活,跑到纽约又生活无着。共产党实在应该给陈独秀平反——几十年造成的灾祸,就因为没有推行陈的“二次革命论”发展资本主义,现在不得不以“初级阶段论”补课。

纽约“世界日报”刊出中共建党的第一号创始人、中共一大至五大被选为总书记的陈独秀的女儿陈子美,因为付不起她早已买下并且居住的纽约合作公寓的管理费(她的耆老生活补助金每月四、五百元,而公寓的管理维修和所有水电煤气费四百元),多年来累计欠下一万四千元,最近管理公司下令将她逐出公寓,她已接到法院传票要她出庭,因此通过社区人士向纽约市议员求助。

基于当年学习中共党史时对陈独秀人格的了解和他在中共党内斗争中受屈的同情,我打了电话给“联合报”驻纽约记者曾慧燕,希望能带我去探望她,因为我刚到纽约,人生地不熟,而曾慧燕一向帮忙“新客”。同时向她提出“申请”的还有中共党史专家、曾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待过的司马璐老先生。曾慧燕带队去探访时,同去的还有前“新观察”总编辑戈扬和内子。纽约的“世界日报”、“明报”、“星岛日报”也有去采访或跟进。看来“错误路线”头子陈独秀,也还有其“剩余价值”而“惠及”后人了。

由陈子美的落魄,当然也想起现在意气风发的高干子弟,江泽民和李鹏可以呼风唤雨,邓小平、陈云、王震等家族则成了名列前茅的豪门族阀。也怪不得中共元老们当年的“你死我活”斗争,除了对付国民党,还包括党内的异己,甚至不惜借国民党的刀,杀自己战友。而作为“路线斗争”失败者的陈独秀,在坐完国民党监牢后,穷困潦倒而病逝,而由他亲手创立的党,并没有表示对他的关心,还指责他是“托陈匪帮”和“汉奸”,陈的子女则不死即穷了。

我们见到的陈子美女士,是个短小精悍、手脚灵活、脑筋清楚的老人,十分健谈而不乏幽默感,相信和乃父的基因有关。在两个多小时的交谈中,有备而来的司马璐想问她一些党史中的问题,但她以不懂政治为理由警觉地避开了,她有兴趣的是谈她的家世和传奇性的经历。

陈独秀大小通吃

陈子美的母亲高君曼,是陈独秀元配高晓岚的同父异母妹妹,但陈子美说不记得这位元配夫人的名字了,是真的忘了,还是以前的嫌隙而不屑一提当然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更把陈的“一箭双雕”责任推给这位元配。据她说,由于陈独秀生性风流,高晓岚认为他如果要了自己的妹妹,好过找外人,因此“内举不避亲”,不断在陈的耳边吹风,介绍自己的妹妹如何贤淑和知书识礼。加上陈高两家的家书分别由陈独秀和高君曼执笔,彼此更加心仪。相信在这些书信往还之中也会贩卖“私货”。

陈独秀当时还推荐给高君曼一些介绍新思想的书籍,然后再“煽动”她离家读书,最后又把她叫到他所在的杭州(当时他在杭州陆军学堂任教)。离开了深闺而在外头举目无亲的高君曼就轻而易举的落到“偶像”陈独秀手里。

陈子美生于1912年,陈子美的三个哥哥和一个姐姐都是高晓岚生的,长幼顺序是延年、乔年(分别于1927、1928年被国民政府处死)、筱秀(女,1927年从家乡安庆赶到上海为延年奔丧时因过度悲伤和劳累而暴卒于沪上)、松年;高君曼则生子美和她的弟弟鹤年。松年在中国大陆,前几年发表过一些回忆陈独秀的文章;鹤年呢,据陈子美说,1975年时他还在香港“星岛日报”工作,不过改名陈哲民,后来可能回中国大陆了。她和两个兄弟均无联络。而当司马璐提及中国报刊披露新史料时,陈子美就很不高兴地怀疑是陈松年乱说的。

他们的不和看来由来已久。据陈子美所说,高晓岚在安徽去世(1930年),高君曼带了儿女去奔丧,被陈松年拒在门外。不过在这以前,高君曼对在外独立生活的延年、乔年相当照顾,这点陈子美口气相当自豪。

糖果在爸爸书桌抽屉里

陈独秀对身边的女儿陈子美相当溺爱。据她说,陈独秀书桌最底下一个抽屉就是给她放糖果的。陈独秀在书桌上写文章,女儿在底下吃糖果,老子专注写文章忘了女儿,女儿一心吃糖也忘了老子。讲到这些,陈子美脸上露出稚子之情。

由于陈独秀后来投身革命事业,不只是耍耍笔杆子,所以高君曼带了子女分开住,不过在高晓岚逝世后一年多,高君曼也去世,可谓红颜薄命。直至后来陈独秀被捕、老病、死亡,陈子美也就一直没有和他在一起。虽然如此,她直言对爸爸很有感情。

后来和陈独秀同居的,是一个叫潘兰珍的女工,年纪只比陈子美大一些。1932年陈独秀被国民党逮捕,关在南京,陈子美曾去老虎桥监狱看他,据她说,她曾建议给潘正式的名分。潘以后在穷困中一直陪伴陈独秀,直至他病逝。对陈独秀的病逝,陈子美认为是食物中毒,怪住在一起的鹤年不懂医学,没有立刻将他送往医院。

抗战爆发,陈独秀获释,经武汉、重庆去江津,陈子美则在贵阳读医。据她说,在一次大轰炸后逃出,她没说去哪里,大概是上海,因为中共建政前后她就在上海。

陈子美不大愿意谈她的感情生活,只说人家是写“血书”追求她才打动她的心,但后来这段婚姻并没有维持下去。而据司马璐先生说,她有两次婚姻,她自己不愿说,他也就没问。

花甲之年携子泅水偷渡香港

中共建政后陈子美在上海的日子并不太好过,据她说,街道的居民委员会对她并不好。1960年她带两个儿子移居广州。她没说以什么理由申请迁居,但她说实际目的是想去香港。因此她就监督两个儿子学游泳。经过十年准备,到1970年,小儿子先偷渡去香港,半年后大儿子和他的朋友带着她身上捆着几个空汽油罐,在海上漂流了十几个小时才到香港。据她说,两个年轻人在海上都累得打瞌睡,她则一直在旁边弄醒他们。那时她已是60虚龄了。

在香港几年,她在工厂打过工,后来开托儿所。1975年,她听到消息以为港府将遣返偷渡客,便兴起往美国跑的念头。本来是想到美国旅游看看后回去叫儿子来,但是旅行社的人对她说:“你的脚踏到美国后,就是你狠了。”想想有道理,她就留下不走了。陈子美以六十多岁年纪在餐馆打工,居然能够说服老板出面给儿子办移民来美而全家团圆,以后她随儿子入籍美国。

但陈子美不愿多谈她儿子的事。1982年他们以一万五千元买下了现在住的这个公寓,但1991年她因哮喘病住院,已经搬走而仍拿着钥匙的小儿子回来把她的积蓄、首饰等全部拿走。据她说,此后两个儿子再没有和她联络,她也就完全靠政府的福利过日子了。

曾经共过患难的两个儿子为何会如此绝情?是儿子没有人性,还是婆媳不和而闹翻,或者另有其他隐情,老人家不愿说,我们也不方便问。但是据了解美国法律的朋友说,美国社会尊重人权,尊重老人,因此是不会将她逐出屋子的。

责任编辑:辰君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