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脊梁和伎俩(图)

2021-07-13 08:38 作者: 吴侃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袁隆平
按照袁隆平养活了多少中国人的思路和逻辑去想,人们不禁要问,美国人是谁养活的,日本人是谁养活的……;历史上是谁养活了中国人呢?(图片来源:Guang Niu/Getty Images)

袁隆平去世成了网上的一个话题,在赞扬袁隆平,不同意袁隆平的两方面中,都有中共宣传的痕迹。

单单只要按照袁隆平养活了多少中国人的思路和逻辑去想,人们不禁要问,美国人是谁养活的,日本人是谁养活的……;历史上是谁养活了中国人呢?

这句话也让人想到当年共产党要挑动民众闹革命的时候,说是穷人养活了地主老财,今天变成袁隆平养活了中国人。

人从小就知道,自己是父母养活,因为这样才知道亲情,长大也就自然要靠自己养活自己,也会去赡养老人以尽孝道,这是人伦之理,也是人情世故。只是这个简单的理都要被党给改了,亲情要被剥夺。

虽然跟过去吃水不忘挖井人,翻身不忘共产党那种宣传相比,党媒如此高调赞扬袁隆平,更显得党媒的人情味,只是党媒不知道为什么民众仍不买帐。民众不接受它这套说辞是因为党媒只顾煽情,忘了人味。

接受用这套说辞,用党媒逻辑来思考时,人伦关系就给颠覆了,连爹妈都不认的,那是什么人,谁还指望这种人会对别人有益呢。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当没有了人伦,不仅家庭被破坏,社会上就会发生丧失人性的事情,让世界都目瞪口呆。

央视这些年喜欢上了“国之脊梁”这个词,把它要宣扬的人都给冠上“国之脊梁”。

不说袁隆平培育的杂交水稻栽种面积和产量这些具体的数据,单单中国人的习惯是北方爱吃面、南方爱吃米,中国人主粮除了稻子还有小麦、玉米,而且每类的品种也不少,北方人多数不爱吃南方大米。当培育水稻的是国家的脊梁,那么,培育小麦和玉米的专家算国家的什么呢。去年中国总理李克强还强调要推广的马铃薯作为主粮,那么培育马铃薯的专家又是国家的什么呢。如果都是脊梁,那中国要有多少根脊梁呢。

粮食对于一个国家很重要,《论语》中子贡问政,孔子答:一个国家需要有充裕的食物作为经济支撑,有足够的军事保卫自己,还要有诚信作基础。(“足食。足兵。民信之矣。”《颜渊》),最后孔子说:即使没有粮食,也要守住信义,民无信不立。(“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最重要的是诚信,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没有了诚信,这个国家就垮了。诚信是最基本的条件。

培育稻种成了国之脊梁,那诚信去哪了?已经被扔进垃圾桶里了。没有了诚信,脊梁就是折的。

中共如此强调粮食,显示它是最关心人们疾苦的,一再强调在它的领导下,用了不足9%的耕地,养活了世界1/5的人口。

在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社会,都有乞丐,但没有一个政权能在短短的十几年统治中,在没有什么大的自然灾害出现时,让几千万人无辜饿死,至今都不肯给出一个具体的数字。为了掩盖它饿死几千万人这个事实,编造旧社会人们吃不饱,穿不暖,挨冻受饿,饿死人。

从民国过来的人知道,那个年代并不是中国人吃不饱饭,当时生产力水平不高,加上传统的一粥一饭当知来之不易的勤俭持家理念,即使地主也没有今天人们看到的奢华,物质没有今天这么丰富。但人们还不至于饿死,温饱是没有问题的。真正的穷困潦倒的人并不像中共宣传的那么多。

认为民国时人生活贫困,来自于夸大的宣传。中共在土改时并没有敢说农民没饭吃,饿死了。当时的口号是打倒剥削,斗地主。早年,毛泽东把修路、捐款助学的人称为地主,还把和尚、牧师定位为政治地主。不管是行善积德,还是修行,只要是被定成反动的剥削阶级,都被称为地主,都是霸。

经过几十年的扭曲宣传和教育,以至于现在的人一听贫农就认为是苦大仇深。贫农是个笼统的称呼,是除开地主和富农之外的其他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户,包括佃农、自耕农和半自耕农,及其雇农。除了雇农之外,其他的贫农要么有土地,要么有钱能租到土地。

自耕农是自己有土地,半自耕农是自己有一部分土地,还要租一些地,佃农是自己没有土地,靠租借土地生产。没有土地并非都是穷人,在台湾现在仍有佃农。就如今天那些开便利店的老板一样,店面房产可能不是他的,他只是租一个比较合适的地方开便利店,人们也称他为老板。真正一无所有的是雇农,但在农村人口比例中是非常少的。雇农的生活也绝非小说《半夜鸡叫》里描述的那么凄惨。

今天受党媒宣传欺骗的人,可能觉得这种说法掩盖了雇农人数,是在为民国粉饰,觉得这些数据不可信。那么看一下毛泽东在1930年5月写的《寻乌调查》中的数字,寻乌全县农村人口中各类地主占3.445%,富农占4%,中农18.255%,贫农占70%,手工工人3%,游民1%,雇农0.3%。它这里的贫农就是自耕、半自耕农和佃农,雇农只占农村人口的0.3%,连1%都不到,就是在1930年代,一百个农民里面还没有一个是雇农的。

雇农会不会像《半夜鸡叫》里描写的那么凄惨?山东的一个农民被土改工作队动员上台去揭批,老农民举了一个地主欺压农民的例子说明地主,地主每年招工,为了要找出有力气干活的。给每个人面前放一摞大饼,吃不完的都不要,因为能吃才能有力气干活。工作队只好把这个说事情的农民请下台去。一无所有的农民靠出卖体力,吃不饱怎么干活。北方农村,在别人家干活的基本上是初一、十五吃荤,要吃肉,是大块的肉,主人家平时也很少吃肉,一般是到了初一、十五去赶集,买肉回来炖。在《寻乌调查》中讲店里的工人也是,“工人平日无肉吃、无酒喝,只初一、十五才打牙祭”。所以,这在当时农村很普遍。

在农村比较封闭,乡里乡亲要互相照应,不可能那么绝情。当年跟共产党闹革命的原因不是没有吃的,而是共产党在农村的宣传,打土豪、占别人的财产,把人思想搞坏了。靠利益引诱和淫乱来引导人闹革命,不仅分地主的产业,还要分地主的妻妾,“地主阶级毫无条件可离婚。同时在法律外,申明禁止捉奸。”(《寻乌调查》)只是后来闹到后来发生群殴,不能收场了,苏维埃才取消了“禁止捉奸”。

按照中共的统计数据,1949年,中国粮食总产量1.1亿吨,人均粮食产量是二百多公斤,那个二百多公斤不是今天这种人均三、四百公斤的概念,今天人均三、四百公斤粮食包括用于做原料的部分,而当时还处于战乱时期。

让人们忆苦思甜是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三年大饥荒时期。当时民众虽然不知道饿死四千多万人的这个具体数字,但四处能看到饿死人,很多家过年了却揭不开锅,为了使民众不要把饿死人的责任推到中共身上,编造旧社会人们受地主恶霸欺侮,吃不饱饭,饿死了。为什么在十多年前的土改时,它还不敢说的话,此时中共敢于说民国饿死人。因为中共觉得此时它有这个底气,虽然是壮着胆子说民国时人们受剥削,吃不饱饭,饿死了,但中共知道民众已经被教育得能说谎和接受谎言了。个别偶尔讲了真话的就会被打击。

那时中共建政才十多年,当时社会上大多数人都是从民国过来的,民国是什么样大家都很清楚。一个出身贫苦的农民就编顺口溜:“都说旧社会苦,鲇鱼炖豆腐,都说社会主义甜,没有米过年。”被人告发,抓去关在学习班,老农民儿子是干部,把他接回家,对老农民说,以后千万不能再说这些话,因为你儿子是人民公社的干部,这次没有把你关在监狱或枪毙。

共产党用各种手段让民众屈服,除了暴力镇压,还用经济手段。一方面在农村经过合作化、人民公社化之后,粮食就完全掌控在政府手里,在城市从1955年就开始实行粮票,城里人购买副食品也都要用到粮票和各种票证。再经过三年大饥荒,社会上能自由流动的食品几乎没有了,此时,谁敢站出来说真话,中共就不给他粮食,让其全家挨饿。粮食就是硬道理。

在短短的十余年,经过几次运动就把社会风气给改变了,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没有人敢站出来讲中共是在撒谎、骗人,没有人讲真话了。中共搞的各种运动,一方面是打击异己,另一方面是用来教育社会,杀机给猴看。经过几次运动之后,中国人已经开始小心翼翼,不敢随便发表与党不一致的言论,否则,招来祸害。社会的脊梁断了。此时党硬气地想说什么是脊梁,就说什么是脊梁,想说谁是国家脊梁都行,说培育大米是“国之脊梁”,也会有那么多人赞叹。人们已经习惯于接受。

中共把袁隆平的去世变得如此隆重,不是中共真的喜欢袁隆平,除了想表现它很有人味,中共还想掩盖一些不想让人揭的伤疤,更主要的也体现中共要把袁隆平用的干干净净,到死还要被利用。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