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动一时的真实事件 开口说话的鱼(图)


鱼嘴正一张一合地开口说话呢。
鱼嘴正一张一合地开口说话呢。(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今天给大家带来2个故事,第一个故事被当时的媒体争相报导,特别是经由“玫瑰之夜”播出后,引起了轰动。时至今日,这个事件依然是台湾人津津乐道的“现代版聊斋故事”。

第一个故事

台湾嘉义民生社区,有一对年轻夫妇,男的是以道士为业,与住在台南的另一对夫妇及住在甲仙的三十四岁陈姓男士一共五人,相约至高雄冈山的溪边游玩,并进行野炊。

像众多户外爱好者一样,这五个人的野炊选择了烤肉钓鱼。五人当天开车到达冈山溪边后,即由陈姓男子负责钓鱼的工作,大概到了黄昏的时候,也就是吃晚饭时间,陈男钓上的一尾约四公斤多的吴郭鱼,因为肚子饿的慌的原因,这鱼简单收拾一下就放到炭火上进行烧烤。台湾所说的吴郭鱼,其实又叫罗非鱼,在大陆一般称为非洲鲫或福寿鱼。

香喷喷的鱼烤好了,正当大家吃喝得高兴的时候。突然,骇人的一幕出现了,有人听到了一个老太婆的声音,用台语说:鱼肉好吃吗?

五个人四下查看,这荒郊野外的并没有其他人啊,这是谁在说话呢。正在大家困惑的时候,五个人又同时听到了“鱼肉好吃吗”这句话。

五个人跟随着声音再次查找,最后他们傻眼了,竟发现声音来自烤熟的鱼,鱼嘴正一张一合地开口说话呢。

五个人吓得五脏六腑大逆转,其中三个人吃下的东西全都一股脑儿吐了出来。大家想想这是不是太恐怖了,这个场景就在没有人烟的户外,发生这种匪夷所思的妖鱼事件,换成胆小的是不是得吓得马上休克了。

由于情况相当特殊,于是有人便想起用相机将这条妖鱼的画面给拍了下来。当天呕吐的三人立即被送往医院治疗,在医生查看病情的过程中,三个人便将刚刚发生的妖鱼说话的事件告诉了医护人员,并信誓旦旦的一再保证是真事,绝不是开玩笑。但是,因为没有亲眼看到,所以当时没人相信。

第二天,怪异的事情又再度发生,原先负责钓鱼的陈姓男子,竟在当天晚上离奇死亡,年仅三十四岁。因为死因不明,医生只得开具死于“心脏麻痹”的死亡证明书,而以道士为业的那名嘉义人,则吓得跑去收惊。

更恐怖的事还在后头,当现场拍摄的那张妖鱼照片冲洗出来后,把所有人都吓到了。鱼身上被筷子夹过的部分,竟浮现出一张老太婆的脸,有眼、鼻、嘴,历历在目,简直就像恐怖片,以至一段时间内,台湾很多知道该故事的人都不敢再吃吴郭鱼了。

第二个故事

这个故事发生在唐朝干元年间,有一个叫薛伟的官员,一连病了7天,突然间他便进入了那种奄奄一息的垂死状态。家人叫他也不应,但胸口还有一些温热,家人就一直守候着他,不敢埋葬。

就这样过了20天。20天后,薛伟突然嘘了一口气坐了起来,对家人说:马上去看看县衙中的同僚,看他们是不是正在吃已经切细的鱼肉?并让家人把他的同僚都叫过来。

家中仆人跑去衙门后,果不其然,那些同僚真的正在吃鱼。于是仆人传达了薛伟的话后,同僚们都放下筷子赶紧了过来。薛伟对他们说:“你们刚刚差人去买鱼了吧。”大家连连点头称是。

薛伟又问其中一位名叫张弼的同僚说:“捕鱼的赵干把一条大鲤鱼藏了起来,用小鱼来应付你了,你在芦苇间把他藏的那条大鲤鱼拿了回来。你走进县衙时,司户部门的官员某人坐在门东,纠察部门的官员坐在门西,他俩都在各自下棋。你走到台阶时,邹滂和雷济正在博戏,裴寮在吃桃子,你向他们说起赵干藏大鱼的事,还说要抽赵干五鞭。接着你就把鱼交给了厨司王士良,他高高兴兴地把鱼杀了。我说的这些都是真实的吧?”

大家听后都傻眼了,说你不是一直处于昏迷中的吗,怎么会知道那么多事情,接下去他的回答令众人都大惊失色。薛伟对众人说:“我就是那条鲤鱼啊。”

薛伟又接着说:“我一开始发病时,发高烧,痛苦异常,简直受不了。然后又忽然感到胸闷,后来已经意识不到生病了,只是感到闷热难熬,只想赶快找到清凉之处,便拄着枴杖往前走去,走啊走啊好像已经走出城外了,此时心情愉快地就像长期关在鸟笼里的小鸟突然被放出笼子那般美妙。

然后又好像是走进了一座山。在山崖上看着下边的江水清澈无比,于是又从山上走到江边。然后突然又冒出想洗澡的念头。就这样一想,人突然已经在水里了。然后就开始在水中游起来了。游着游着,突然又转念一想,我要是条鱼该有多好啊。

此时旁边就有条鱼游过来说:“如您愿意,此并非难事。我可以让你暂时变条鱼。”说完就游走了。不一会儿,只见有个长着鱼头的人骑着一条鲸鱼来到我的旁边,后面还跟着数十条鱼。

只见那个长着鱼头的人开始宣读水神河伯的命令,说:‘居住在城里和生活在水里,这完全是不同的。薛长官厌恶世上的俗情,希望抛掉乌纱帽,进入虚无缥缈的世界中,暂时变成鱼类,因此让其暂充东潭之红鲤鱼。不过你可要注意了,如你在河中利用风浪而使河中的舟船倾覆使人丧生,那就会在阴间犯罪;如果分不清诱饵而贪吃水中之物,那就有可能被人类所伤害。’

听完河伯之命令后,再看看自己,薛伟不仅大吃一惊,全身上下都已经完全变成了鲤鱼了。于是,薛伟想到哪里就立刻随意游到了哪里。而且不论是在波涛之上还是在深潭之下,从容不迫。几乎是游遍了三江五湖。由于薛伟被分配在东潭,每天不管游出多远,每晚必定要回到东潭那里。

有一天,薛伟感到异常地饥饿,又找不到东西吃,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看见赵干在钓鱼,诱饵极香,虽然心里知道是诱饵要戒备,可是不知不觉中,那诱饵已经快到嘴边了,薛伟的饥饿感更为强烈了,便吞下了赵干的钩饵。

赵干用手抓住薛伟变成的鱼时,薛伟拚命喊他,但赵干没理薛伟,因为他听不懂鱼在说话。不一会儿张弼来了,说裴县尉要买大鱼,赵干谎说没有大鱼。当时张弼就发现了薛伟变成的鱼躺在芦苇丛里,他拿了就走。薛伟对张弼喊道:“我是你的长官主簿,你怎么不认识我了?”张弼却毫不理睬薛伟。

张弼拿着薛伟变成的鱼进了县衙大门时,有两个官员正在门房下棋,薛伟喊他们,他们也不理薛伟,只是对着张弼说:“好大的一条鱼啊。”走到台阶时,邹滂和雷济正在玩古代一种赌博的叫博戏的游戏,裴寮吃着桃子,大家都为买到大鱼而高兴着,催着交到厨房烹饪。张弼把赵干藏起大鱼的事跟大家说了。裴寮怒气冲冲地说要鞭打赵干。薛伟冲着这帮属下喊道:“我是你们的同僚,你们不放我,还要杀我,这样做仁义吗?”当时薛伟还流着眼泪,但没有人理他这条鱼。

薛伟说张弼把他被交给厨师王士良后,王士良拿起刀,把他丢在了砧板上,薛伟对王士良大声喊着,王士良也不理,然后手起刀落,薛伟的头就被斩了。

鱼被宰后,薛伟这边的身体也苏醒过来了。大家听得惊奇入神,过了半天才缓过劲儿来。他们都说,当时确实看见鱼嘴一直在动,但实际上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薛伟的同僚回衙门后,那条烹调好的鱼谁都没吃,而且有几个人从此以后终生不再吃鱼了。薛伟从那天起开始康复,后来多次升官,一直做到了华阳县丞。

来源:第三只眼睛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