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尔塔变异株重创全球供应链 恐加速美中脱钩


【看中国2021年8月27日讯】COVID-19病毒德尔塔变异株(Delta)肆虐全球至少135个国家,也快速在亚洲传播。其中,东南亚各国确诊数暴增、中日韩疫情也升温,这使得全球制造业位于亚洲的供应链再度受到严重冲击,持续因港口壅塞、缺柜及工厂停工等问题而导致史无前例的危机。分析人士表示,目前全球晶片荒暂无解方,纺织、球鞋和运动产品也可能面临缺货潮。他们说,全球供应链的重组仍将持续,而疫情可能进一步催化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加速与中国经济脱钩。

疫情已经对全球货柜航运带来有史以来的最大混乱。根据物流业者“Kuehne+Nagel”的即时数据,目前全球有300多艘货柜船卡在港口外,无法进港卸货,后续将造成交货延迟和库存短缺的问题。业者预估,中美航线港到港的平均时间,已从2019年的20天增至目前约30天。

此外,船运货柜短缺也导致运费攀升。全球货柜货运指数(Freightos Baltic Index)显示,近期中国或东亚至北美东岸的40呎柜运价格近2万美元,比前一个月飙涨超过3千美元;而东南亚至北美东岸的40呎柜运价格则一度飙升至2.5万美元,单周的涨幅超过600美元。

欧美疫情缓和后带动需求强力反弹,但亚洲却因新一波Delta变异株带来的疫情而导致工厂产能短缺及部分码头遭关闭,再加上,塞港和货柜价格飙涨等原因,无法及时出货,恐让全球消费陷入缺货潮。根据联合国统计,全球约有42%的出口来自亚洲。

越南疫情失控 衣、鞋、高球具陷断货荒

在东南亚,曾是全球“防疫模范生”的越南,从今年第2季开始爆发新一波疫情。因受到Delta变种病毒的侵袭,8月20日以来的单日染疫数已飙破一万例。目前首都河内实施封城令,而南部大城胡志明市也实施史上最严格的“居家令”。

作为全球第二大的製鞋和成衣出口国,越南所祭出的防疫措施已经严重冲击到工厂的产线和交货速度。台湾制鞋大厂宝成是全球最大的代工集团、其旗下位于越南的宝元鞋厂已宣告停工至8月底,使其主要代工客户Nike、adidas等国际品牌面临断货危机。越南成衣纺织协会(VITAS)数据显示,越南有高达三成五的成衣工厂处于停工状态。

因应大规模停工对供应链及当地经济的冲击,越南从7月起祭出“三就地”政策,也就是让产线工人就地住宿、生产和用餐,盼能兼顾产能及防疫。不过,“三就地”实行至今不仅无效、反而因群聚造成疫情恶化。

越南台湾商会联合总会岘港分会会长陈振平告诉美国之音:“公司为了配合,也准备了实施三就地(政策)的相关的一些物资,不管是寝具或者是帐篷。有一些(员工)他是可能是属于无症状的感染者,(工厂里)还是有员工不幸确诊,变成在公司工厂内又交叉感染,情况就有一点失控。”

越南疫情失控,让全球的制鞋和成衣业、甚至高尔夫球具都上演断货荒。位于台北的淡江大学产业经济学系教授蔡明芳向美国之音表示:“在疫情之后,户外的运动用品的需求其实非常地高,像很多高尔夫球杆、高尔夫球用品现在也都是在越南生产,可是,高尔夫球(用品)供货受到疫情影响,自然就会产生所谓的缺货,订了货、下了单,可能要很久以后,才会拿到所需要的产品。”

东盟大停工 汽车及电子链饱受冲击

除了越南之外,东南亚其他国家的确诊曲线也攀升。像是泰国,累计染疫病例已突破百万例。对此,泰国出口商协会(TNSC)总裁茶罗苏克(Chaichan Charoensuk)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食品等产业的产能严重受限。

他说:“受到Delta病毒影响,截至上週(8月中),泰国有近2千家工厂暂时关闭、或部分产线停工。目前受到疫情冲击最严重的产业,主要为食物加工厂、汽车生产厂,电子厂及成衣厂。不过,幸运的是,目前港口并未爆发疫情,港区业务一切正常。”

而马来西亚近日的单日新增病例也屡创新高,部分外资机械工厂被迫停工。马来西亚-德国工商会(MGCCI)执行长本贝克(Daniel Bernbeck)向美国之音表示:“德国企业在马来西亚投资包含半导体等许多产业,目前受到冲击最大的是机械工厂。然而,其他相关产业也因封城措施受到相当地冲击。就我所知,当地几乎所有工厂都已关闭,仅有符合政府特定制造规范的企业才能復工,然而,目前大部分运营企业因缺乏材料或原物料,产能远低于平常的60%以下。”

针对东南亚联盟(ASEAN,简称东盟)区内的疫情和供应链的冲击,位于台北的中华经济研究院(中经院)东协研究中心主任徐遵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唯有各国提高疫苗的接种率后,才能有效缓解。她说:“泰国、还有在菲律宾的电子产业,(以及)泰国的话是跟汽车有关的产业,另外的话,在马来西亚的话,我们也看到,也是因为疫情关系,所以,包括半导体等等也都有影响。(这些国家)普遍的是疫苗不够,注射率非常非常地低,他们相关的供应链可能在7月、8月、9月、大概到10月的话,可能都会受到影响。”

全球供应链移往东盟之趋势未变

美中贸易战开打以来,外界认为,不少从中国迁出的生产线移入了东南亚国家。不过,淡江大学的蔡明芳教授看法不同,他说,东南亚疫情恶化导致当地生产停摆,这可能让产能又暂时重返中国。

蔡明芳说 “我觉得生产线,从来就没有离开中国。生产线是在印度、越南(等国)新增,因为现在越南、印度不能生产,要关厂、要防范疫情,如果继续有这个需求,当然要回到中国去生产。可是一旦越南或印度的疫情受到控制,这些产能又会再回去(东南亚国家),(因为)中国所面对的,特别像美国的这种高额关税仍然存在,而生产线的重组、多元的佈局,它是已经在发生。”

经济学人智库(EIU)分析师马洛(Nick Marro)也认为,企业未曾完全脱离中国市场,但亚洲新增的产线现在要重返中国,也没那么容易。

他对美国之音说:“越南、马来西亚及泰国可能成为这波供应链移转中最为受惠的几个国家,不过这些国家目前疫情严峻,可能让跨国企业移转至当地生产线的计画先喊停,但目前(中国的疫情)情况也不会让外地企业投资移回中国。”

中经院的徐遵慈则认为,中国的供应链虽仍具群聚优势,但东盟的发展也很积极,三、五年内的前景可期。

她说:“整体来讲,东南亚的国家供应链发展的程度还是有限,以越南或是泰国来讲,他们大部分产业的中间财其实还是大量地要仰赖中国。周围的国家,譬如说泰国、马来西亚,都有在他们在特定供应链上重要的地位,但是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慢慢把他们整个的供应链发展起来,可能是三年、五年以上的时间。”

亚洲疫情波及日韩 台湾产能正常

在东亚,由于日本和南韩企业多在东南亚设厂,当地疫情升温自然冲击到两国出口。根据韩联社最新调查,越南南部有高达70家的韩企被迫停工,而日本商用车大厂五十铃汽车在关东西南端神奈川县的工厂,也因越南疫情升温,导致缺料停工数日。至于丰田汽车则受到东南亚晶片製造短缺影响,9月将在日本减产40%。

针对日韩供应链的吃紧,淡江大学的蔡明芳教授说,大厂会尽量维持正常营运。

他说:“日本东北还有很多重要的半导体工厂,他们受到(疫情)影响还是大,但是我觉得,日本或韩国都已经是主要的已开发国家了,这些国家至少在控制供应链上,还是会尽可能去压制,他们再怎么样都还会维持整个工厂正常的运作,尽量不要受到太大的影响。”

至于台湾则是在5月中出现疫情破口,经过近3个月的严控,目前防疫警戒已从3级降到2级。因此,蔡明芳说,工厂产能受到的冲击有限。

他说:“虽然中间有发生外籍移工感染的现象,但是很快就受到控制,加上台湾本来就有像长荣海运、阳明海运这些世界前几大的运输公司,还有我们有华航和长荣货运飞机,所以整个出货的状况还是维持非常好的,所以,它(台湾主计总处)才上修台湾的经济成长率到5.88%,在生产製造这一端的话,目前看起来是没有受到冲击的。”

中经院的徐遵慈则说,台湾目前的疫情控制得当、整体供应链也具有优势,但仍有缺水缺电的隐忧。她说:“台湾在完整生产环境、地缘政治风险,跟美国的关係,还有台湾管理等等系统来讲,其实相对于东南亚跟中国,是有非常多的优势,(不过)可能台湾在水电供应上面,必须要去思考,怎麽样才能提供更稳定的水电,让製造业在这边可以安稳地生产。”

中国坚持“清零” 海空停出货加剧危机

在中国方面,疫情也持续升温,宁波舟山港8月11日传出一名工人染疫后,导致其梅山港区暂时封闭。而上海浦东机场也于8月20日传出至少5名货运人员确诊,导致所有货运航线与收发暂停。舟山港的船运与浦东机场的货运吞吐量均占全球第三,重要性不言而喻。对此,部分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标榜“清零”的防疫政策将加剧全球供应链的危机、甚至影响到全球经济的复苏。

不过,中国清零政策有没有可能调整?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客座研究员许成钢在接受美国之音採访时表示:“它(中国)现在使用零容忍政策,会使得它面对很多困难,我不认为,它这个零容忍政策有可能一直坚持下去,大陆的制度决定了它反应很慢,所以它要一直拖得很久很久才反应过来,直到它损失很大(为止)。”

经济学人智库的马洛则认为,中国的清零政策在年底前不会改变。他说:“我们看到中国地方和中央政府,目标确实是控制疫情,不让病毒蔓延,才会想到经济相关的部分。我们有可能在今年底、或是明年初之前,看到中国当局做出政策调整,因为届时他们才意识到必须与病毒共存,但调整政策的时机可能比外界预期晚很多。”

区域化、数位化是趋势 中西脱钩加速

全球供应链危机短期无解,未来的商业模式又将如何演变?对此,蔡明芳说:“从(美国)川普(特朗普)(特朗普)总统、到拜登总统来看,整个供应链本来就是,从单一集中在中国,变得比较区域化。供应链为什麽会愈来愈多元,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疫情的不确定性所造成,如果这种情况不解决的话,当然工厂就会就近去设厂,离市场近的地方,以市场为导向来设厂。”

而徐遵慈则认为,疫情除了让全球供应链去中心化、区域化、在地化和短链化之外,也让创新的商业模式有了发展的契机。

她说:“譬如说,远距经济、零接触经济,或者是各种各样的一些新的商业模式,包含智慧医疗、远距医疗等等,现在都陆陆续续在发生,我想,除了数位经济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潮流之外,另外气候变迁或是绿色转型,也会是未来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发展的契机。”

从大国经济竞逐的角度来看,胡佛研究所的许成钢认为,疫情恐将扩大美中经济的脱钩趋势。

他说:“中国大陆对全球供应链的影响,最困难的问题在于中美经济之间的脱钩,而且这个(趋势)在扩大。不仅仅中美,再扩大成为西方发达国家有一个普遍朝这个方向发展的趋势。那么,这个脱钩趋势,长远来讲,一定会很大地改变全球供应链的结构,所以,全球供应链结构正在不可逆转地大变化之中,如果没有这个pandemic(疫情),这个变化也会要来,但是这个pandemic(疫情是)非常非常大外来的力量,(将)加速这个过程。”

责任编辑:辛荷 来源:美国之音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