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尧的故事】五十一:帝尧得遇张果老 君臣力开尧门山(图)

2022-06-22 14:00 作者: 紫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宋人画果老仙踪。
宋人画果老仙踪。(图片来源:公用领域)

接上集:【帝尧的故事】五十:帝尧辞三祝 赤将荐子高

帝尧忽然看见山海中有无数大船,连翩直向这边驶来。到岸之后,为首的一个官员迳直到帝尧面前行礼叩见。帝尧一看,乃是共工孔壬。原来共工自从受命治水之后,一向就总是在西北方治水。平时遇事就同他的臣子相柳商议决定,有时与南方的驩兜三苗通通消息。这时听说帝尧巡守,料想要来视察河工,他布置妥当之后,就来迎驾,从华山一直追寻到此。帝尧就问他治水的一切情形。共工铺张扬厉的说了一遍。帝尧听了,也不言语。共工便问帝尧:“现在帝将去往何处?”帝尧道:“朕欲往桥山。”共工道:“那么不必再上船,从此地走陆路一直向北就到了。”帝尧道:“那你就来作向导吧。”

于是大家就跟着共工前行。到了一处,共工指着前面的一座山向帝尧道:“从前没闹大水的时候,逾过这座山,就到桥山了。比较近。现在被洪水淹没,山路填塞,里面已变成一个大湖,不能行走,只能绕山西边而行,要多走好几天的路程。”帝尧听了,知道那渔夫的旧居就在这里,好好的田地,就都变成了湖?洪水冲刷,如此厉害!心中疑惑,遂吩咐先到那座山上去看看。不一时,到了半山,只见那山的缺口处微微有水流下,并不甚大,想来是从那山内的湖中溢出来的。但是山路陡险,处处绝壁,无路可通。

正在彷徨之际,忽见西面山上远远的来了一个人,看他在崎岖峻峭的山路之中飞步行走,竟像毫不经意的样子,不觉心中有点纳罕。

不一会儿,这人已到帝尧面前,只见他头戴草笠,身着葛衣,足履芒鞋,手执竹杖,须髯飘飘,大有神仙之概。一见帝尧,便拱手道:“圣天子驾到,迎候稽迟,失礼失礼。”帝尧慌忙还礼,便问他:“贵姓?”那人道:“小道姓张,名果。有些人以为小道有了些年纪,都呼小道为张果老,其实小道却是一个单名。”帝尧问道:“汝今年高寿几何?”张果老笑笑道:“小呢,小呢,圣天子即位的那一年丙子年,就是小道做人的第一年。”这里张果老说那是他做人第一年,是指他修仙成道变化人身的第一年。但是帝尧并不知道,因此帝尧道:“那么汝今年只有三十六岁,并不算大,何以生得如此苍老呢?”张果老道:“小道自己也不知道,大约是操劳太过的原故。”帝尧道:“朕听见人说,此山之地将化为湖,你提前早已知道,劝住在里面的人从速迁移,不知道有这回事吗?”张果老道:“是有的。他们不肯听小道之言,枉死了一大半。”帝尧道:“好好的山地,何以会变成湖?你又怎么能预先知道呢?可以赐教吗?”张果老道:“这也没什么。凭着经验吧。经年历久,遇过很多这样的事。所以未发之先,能够预先感知而已。”帝尧听了这话,亦不再根究,便说道:“朕刚才察看情形,那山势并不甚高,不知里面的湖总共有多大?”张果老道:“里面并不很大。这支山脉本是桥山的分支,它的水就从桥山南端的水流下来。若从这山越过去,便是桥山大路。现在因为山势一部分忽然隆起,阻住了水路,所以蓄积而成湖,里面的面积并不大。”

帝尧听了,想了一想,向众臣道:“朕的意思,这个湖水既然不大,又在山内,即无用处,又阻碍来往的交通,要它何用?朕想如果把这个山凿它一个口,将湖水泄去,依旧使它成为良田,恢复交通,汝等以为如何?”和仲道:“恐怕劳民伤财,得不偿失。”籛铿道:“依臣愚见,可先考察一番,如果可以施功,不妨开凿,亦是开发农田、改良路政的好办法。”大家听了这话,都很赞成。帝尧回顾张果老道:“道者,你看如何?”张果老笑道:“小道这次来就是专为此事。小道知道此路必将复开,所以早就把此中山势水路地理都了解清楚了。至于何处可以泄水,何处可以开路,都了然于胸。一经指点,包管半月之内可以成功,请圣天子放心决定吧。”帝尧听了,很以为然,便说道:“那么就请你来作这个工程指挥吧。”当下决定了,共工就去召集民夫,预备工具。

数日之后动起工来,一切都由张果老指挥,和仲、和叔、共工三人分头监工。赤将子舆本是木工出身,也到这儿来帮助修理器具。帝尧和籛铿两个每日来往,勉励工人。那籛铿有一项绝技,是善于烹调,无论什么蔬菜荤腥,一经他亲自动手,那滋味即与寻常不同,尤其擅长的是斟雉羹。

这次他看见山上的雉鸡甚多,就随时猎获了,烹调起来,献与帝尧并且与和仲、和叔和那些工人分享。大家吃了,无不口角生津,叹赏不绝。便是帝尧向来不贪口味的人,吃了之后亦极口说好,所以特别为它多吃些。从此籛铿的雉羹便名闻后世了。至今还有“天下第一羹”的美名。

且说帝尧君臣上下齐心,通力合作,不到半个月,那湖中之水果然泄尽,但留了一条流水的通路,就是现在的洽峪水的上源。又过了几日,工程全部完毕。从下面上去,远望山顶,如同开了一扇门一般,后人就给了它一个名字叫它做尧门山。帝尧率领众臣上去一望,只见里面一片平原,约有一二里开阔,水势新退,泥泞难行。幸喜连着几天烈日,近边一带渐可涉足,于是大众就缓缓过去。到了桥山。

到了桥山之后,只见黄帝的陵寝建筑的非常之雄伟。左边有一房屋,就是当时左彻所住的,左彻,是黄帝时的大臣。黄帝升天之后,左彻率领留下的大臣们用木雕了黄帝的像来拜祭。后来也是他力主,立了颛顼为帝。所以也是青史留名。一代良臣。下面有宏伟的享殿,是春秋祭祀之所在。当下帝尧和众臣斋戒沐浴,三日之后,谒陵致祭。

致祭的时候,帝尧拜毕,又俯伏良久,方才起身,默默如有所祝。众臣都知道他所祝的不是治水之事,就是求贤禅位之事了。

祭毕之后,帝尧就问共工道:“此地离那洪水发源之地近吗?”共工忙应道:“很近很近。从此北去到了崇吾山上,就望得见了。”帝尧于是就率领众臣,同往崇吾山而来。

到得山上一望,只见东北一带浩淼际天,俨如大海,一方直接西北,一方直走东南。帝尧问共工道:“这个水势是否向龙门山泻去?你前次奏报,调查确实吗?”共工道:“调查得很确实。这个水势,大半由昆仑山、峚(ㄇㄧˋ,mì)山、钟山而来;有一小部分从积石山而来,到此积为大海,地势北高南低,水涨的时候,就向孟门山上溢出去,所以冀州、雍州,首受其害,这是臣历年以来调查得确确实实的。”帝尧道:“这几年来,下流的水虽则比较好些,但是终究源源不绝,每年被淹没的民田仍属不少,照这样下去,将来人无耕种之地,民有缺食之忧,如何是好?你奏报中所提的几种方法,朕皆一一照准,何以数年以来毫无功效?”

共工被帝尧的这一番责问,搞得惶恐万分,正不知如何回答,忽然旁边高树上有一只飞鸟,直坠下来,正落在帝尧的脚旁。

大家一看,只见那鸟的颜色青中还带点儿赤色,形状如凫,就是俗称的野鸭子。最奇怪的是,它只有一只眼睛、一只翅膀和一只脚,仿佛是半只鸟一般。掉到地上之后,一个劲儿的在地上乱窜乱跳乱扑腾,很不自由。大家正在诧异,忽然树上又坠下一只同样的鸟来,大家看到,原来一只是右半边,一只是左半边,两只相遇之后,顿时两身配合,凌空飞翔而去。大家才悟到,这就是比翼鸟。籛铿首先叹息道:“这个是不祥之物呢!某从前看见一种书上说:崇吾之山,有鸟名叫‘蛮蛮’,比而后飞。此鸟一旦出现则天下大水。现在天下正在大水,它竟出现,岂非是不祥之鸟吗?”张果老听了,就反问道:“究竟天下大水之后,此鸟才出现,还是此鸟出现之后,天下才大水?”籛铿道:“洪水已好多年了,此鸟究竟何时出现,可惜不能知道。按理想起来,当然是此鸟出现之后才有洪水。”张果老道:“这个很容易证明。此山居民不少,回来下山之时,找土人一问就是了。”

正说着,刚巧有四五个百姓扛了柴木而来。籛铿就过去问他们道:“这山上有一种异鸟,要两只合起来才能飞,汝等见过吗?”那些人听了,连忙说道:“看见过的,真是稀奇。”籛铿又问道:“这鸟是向来有的呢,还是近几年来才有的呢?”那人道:“向来没有的,今年春初方才看见。我们正觉得稀奇,世界上竟有这样古怪的鸟儿。”籛铿道:“不要是向来就有的,你们没有看见吧?”那四五个人齐声说道:“没有,没有,向来一定没有。我们都是居住在这山里的人,以砍柴为业,每日至少要在山上跑四五次。这山上有几颗树、几根草,我们大概都知道,何况是那么大的鸟儿。”籛铿听了不信,还要再问,张果老忙止住他道:“不必问了。小道从前在此山上亦不知道跑过多少次,有时看见此鸟,有时就不见此鸟。可是计算起来,看见此鸟之后,天下必定大水。古书上所说是一点不错的。”

籛铿道:“那么现在天下已经大水多年,何以这鸟方才出现呢?”

是啊。问的有道理啊。那么张果老是怎么说的呢?

 

主要参考文献:钟毓龙《上古神话演义》

(待续)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