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面临生死之战 要出大事?罕见一幕惊现!(图)

2022-06-30 09:39 作者: 简易
手机版 正体 3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习近平
现在,王小洪正式被任命为公安部长,公安系统这个中共的“刀把子”被习近平掌握的更加牢固了。(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2年6月30日讯】6月24日,中共人大常委会会议闭幕,公布了一批人事任免名单。其中包括免去赵克志公安部长职务,任命王小洪为公安部长。此后,据中央政法委官网“中国长安网”最新信息显示,王小洪已被任命为中央政法委副书记。

去年11月19日,王小洪接替赵克志,出任公安部党委书记,成为中共公安部事实上的“一把手”。现在,王小洪正式被任命为公安部长,公安系统这个中共的“刀把子”被习近平掌握的更加牢固了。

王小洪还兼任公安部特勤局党委书记、局长。

中共公安部特勤局的警卫对象,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包括“四副两高一委”,即中共国家副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全国政协副主席、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检察院检察长、国家监察委主任。

也就是说,上述副国级高官都处在王小洪手下人马的警卫、或者说监视之下。当然,这些高官的一举一动,会通过王小洪,及时传递给习近平。

这是中共历来的规矩,不管他们在公开场合表现得多么“团结、统一”,从历史上看,中共党内斗争贯穿其百年以来的整个历史。

而我们今天和大家聊的就是习近平现在面临的这场“生死之战”。

先来说一下最近中共几大重要喉舌出现的罕见一幕。

中共四大喉舌现罕见一幕

最近一段时间,习近平这边可谓是动作不断,内斗信号非常明显。对于这些中共内斗,很多网友的想法很简单,就像是中国那句俗话,“看热闹不怕事大”!中共内斗越激烈,吃瓜网友越高兴。毕竟在中共的暴政下,人们被压迫的太久了。

让我们用一分钟,简单回顾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

6月17日,习近平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关于十九届中央第八轮巡视金融单位整改进展情况的报告》。

当天下午,政治局又进行集体学习。习近平强调,反腐败“是一场输不起也决不能输的重大政治斗争”。声称要“全面打赢反腐败斗争攻坚战、持久战”。

刚过2天,中共新华社19日报道,中办近日印发了《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管理规定》。

而就在19号当天,罕见一幕出现了。

6月19日,《央视网》发表评论文章《全面打赢反腐败斗争攻坚战持久战》;同一天,《求是网》也发表评论员文章,标题和央视网相同;

紧接着第二天,《新华社》和《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表评论员文章,标题全部是《全面打赢反腐败斗争攻坚战持久战》;

请注意,这不是同一篇文章,只是标题相同。这等于各大喉舌各自公开表态,其信号比转发文章还要强烈。

按照中共的说法,评论员文章从份量上看,是仅次于社论的重要评论。因此,中共几大宣传机器各自写评论员文章,以完全一致的标题一起大造舆论,让人不由得深思,接下来会出现什么?从这几大喉舌同时使用这么具有战斗性的标题来看,可能接下来会有比较大的行动。

对于习近平和他的政敌之间的这种权力斗争,《北京之春》杂志主编陈维健认为这是习近平的一场生死之战。

习近平的生死之战

中办最近印发文件,对厅局级以上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作出一定的限制。文件要求领导干部每年填报家人经商情况,违反者将被免职。

陈维健主编就此发表看法,他认为“这次反腐于以往不同的是要求填报,填报上交这是相当厉害的刹手锏,习近平通过上交的表格,就牢牢地把领导干部的生死握在手中。中共领导干部有哪一个没有子女与商有关系的,虽然并不一定是自己直接经商,大量的是通过白手套,但究竟起来白手套也是一样的。谁能真过得去就看对习的态度。这次习近平反腐政治上更加明确,是为了二十大的连任开路”。

他认为中共党内“反习的势力一直都是存在的”,那么习近平“如何粉碎这个势力呢?”,当然最好的方式就是“反腐”。他说,“反腐是习近平驾轻就熟,屡试不爽清除政治对手的方式。当年习上台稳住地位,最后成为一尊靠的就是反腐,前任的党内大佬,除胡温、江朱以外几乎全部进了秦城,没有进去的人除跪地输诚,保性命以外无路可走”。

他认为,现在对于习近平和反习势力来说,都已面临生死之战,他说,“习近平祭起了反腐之旗,对反习势力是生死之战,一当站队就没有了退路,虽然他们并不公开站队,但只要不与习一致就是没有敬畏之心,这也是罪不可容,他们不是现在当作贪污份子关进秦城,就是习连任后当作反党分子受处,他们只有置于死地而后生。当然,对习来说同样是生死之战,如果说习近平执政伊始反腐是为了扬马立威,...而这一次反腐不是立威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将反习势力打下去使自己连任的问题,如果不连任,...是很难善终的。因此,这一次反腐...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是不胜则亡的斗争”。

中共党内的反习势力现在的一个重要招数,就是反习不反共。

反习不反共

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主席弗雷德里克‧肯普日前在CNBC撰文说,习近平派遣特使吴红波到欧洲进行为期三周的访问,这被视为是北京在中共20大之前实施的高风险损害控制行动的一部分。

这个吴红波是中共政府欧洲事务特别代表、前联合国副秘书长,他这次访问了比利时、塞浦路斯、捷克共和国、法国等几个国家,据说,在每一站他都发出了类似的信息。

请注意,大西洋理事会主席肯普写道,吴红波表示,北京在很多事情上“犯下错误”,从处理疫情到战狼外交,再到经济管理不善。虽然吴红波没有直接谈到乌克兰战争,但他也有发出信息——旨在向欧洲人保证,相对于美国而言,他们是欧洲首选的合作伙伴。

肯普评论说,吴的做法和表态是反常的。一位因其中国商业利益而要求匿名的欧洲商业领袖说:“中方想改变故事的基调,以控制损害。他们明白他们已经走得太远了。”

这个消息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很多人非常吃惊,觉得这似乎不像是习近平的行事风格。

也有网友对此产生质疑,表示在欧洲的媒体上并未看到相关报道。确实,如果习近平的特使到处“磕头道歉”,这无疑是重大的转向,众多媒体消息如此灵敏,不可能不报道的。

然而,一个截然相反的消息在网络上出现了,让这件事情顿时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成立于1972年,是美国一个无党派背景的公共政策研究和募款团体。其宗旨是致力于对跨大西洋问题和全球问题进行研究和分析等等。

它的官网上有一篇报道,一位欧盟高级官员说,“他们(中共)害怕失去欧洲”、“北京新的恐惧是,我们把中俄视为一体,我们与俄罗斯关系的严重恶化将导致与中(共)国关系的同样恶化。”

请注意下面的内容。

报道称,吴红波此行第一站是布鲁塞尔,据了解情况的人介绍,吴红波并没有带来任何新的东西。一位德国外交官告诉作者,“公文包里什么也没有”、“所以,认为他们(中共)能摆脱困境的想法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的。习近平确定的战略方向,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是可以讨论的。”

既然连讨论都不能讨论,这岂不是和所谓的“磕头”、“四处认错”截然相反?

显然,上面有一方提供了假消息。

2021年1月28日,大西洋理事会发布了一篇《更长电报-走向新的美国对华战略》。

这份电报宣称“美国对华战略的使命应该是使中国重回2013年前的道路,即回到习近平之前的战略状态。”,因此,“更长电报“被章天亮博士解读为“换习不换共”。换句话说,这份电报的意思就是共产党可以留着,但是习近平一定要换掉。

章天亮博士曾经在其节目中介绍,民主党内部有一股势力,这股势力讨厌习近平比讨厌中共更甚,他们恨不得马上换下习近平。中共还能够在台上掌权一段时间,他们能接受,但是习近平再掌权,他们简直忍无可忍。

然而,对于这个“更长电报”,美国国家利益中心研究员保罗・海尔向美国之音表示,把美国遭遇的中国挑战全部归因于习近平的个人领导是不准确的。海尔认为,报告对习近平个人的分析,“所有这一切都是事实”。但他认为,“许多美中关系中的问题的驱动力在习近平上台前就已经存在和发展了,而且我认为,中(共)国对美国政策的变化具有其连续性的。”

海尔在《国家利益》网站的文章中写道:“在他(习近平)前任领导下,中(共)国已经是一个公认的列宁主义政党,具有深刻的马克思主义世界观,这一点从未被遗忘。习近平的所有前任都将民族主义作为政党合法性的重要支柱。”。

中共党史专家、《晚年周恩来》的作者高文谦同意海尔的分析。他认为中共有实用主义的一面,如陷于文革泥潭中的毛泽东在跟尼克松见面时说,“你们是这个(大拇哥),我们是小拇哥;”邓小平1974年联大特别会议上说‘中国永远不称霸’,1989年六四镇压后又提出“韬光养晦”,那是因为实力不够,但骨子里都是要坚持党的领导。这一点习近平跟他们一脉相承。香港今天的局面和中国今天的独裁局面根子都在邓小平。再往前说根子在毛泽东。”

美国国务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高级官员评论说:“对准习近平?但习近平是共产党的产物。”

这位前官员认为,“中共的指导思想就是认为美国为首的西方跟社会主义中国是水火不容的,西方会利用各种办法把社会主义掐死。...邓小平、江泽民都是这样,认为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他认为,《更长电报》说要针对习近平,这恰恰反映了美国对华政策几十年来的一个大败笔,“从1940年代以来,美国对华政策就喜欢针对个人,一看周恩来,这个人很和蔼,说话合情合理,于是就认为他代表的一切都是好的,没看到周恩来背后一些主导性的意识形态的东西。所以这个《更长电报》是个非常混淆视听的东西。”

大外宣

2018年8月24日,美国国会美中经济和安全审查委员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共正在加强在美的影响力行动,包括收买华盛顿智库,在所列举的这些智库中,大西洋理事会赫然在列。

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政治和历史系教授吴国光,曾是《人民日报》评论部主任编辑,和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智囊团成员。今年的3月15日,他在《林澜对话》节目中介绍说,

“其实很多大外宣的机构,都是在江胡时代得到重大利益的,他们很多都是江胡时代拨着款来养着的”。

他还说,“我们知道江胡时代,特别是江的时代,和西方有这么深的深度勾连,所以在海外办了很多各种各样的宣传机构。”

找到这里,我们发现再一次出现了”江泽民“这个名字。一切似乎都有了答案。

来源:專欄作家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