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彭丽媛 习近平最爱的两位歌星是……(视频)

2022-08-02 22:00 作者: 赵长歌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大家好,欢迎来到《长歌行》,我是赵长歌。

习近平的妻子彭丽媛是中国家喻户晓的歌星。所谓爱屋及乌,那么习近平最喜爱的是彭丽媛的歌吗?答案是——非也。

据原中共中央军委秘书长耿飚的司机杨希连称,习近平最喜爱的两位歌星,其中一位是中华民国国军“永远的军中情人”邓丽君小姐;另一位是,因翻唱邓丽君歌曲翻唱的好,获得习近平喜爱的马来西亚歌手梁静茹,在因邓丽君而喜欢梁静茹这一点上,习近平倒真是爱屋及乌了。

习近平听坏了

《小城故事》磁带

1953年1月,邓丽君在台湾云林的国军世家出生,5个月后,习近平在北京的中共高官家庭里诞生。

1979年,26岁的云林女子邓丽君,她演唱的《千言万语》、《忘不了》等歌曲抚慰民心,不但成为中华民国的军中情人,更是将她甜美的歌声送往所有有华人的地方,如一股和煦的春风,如一场蒙蒙的细雨,为这个世界带来清澈,给人的心灵带来抚慰。而当年同样26岁的习近平,则走过了文革期间的下乡历练,重返北京担任中共中央军委办公室秘书,正式开启其政治生涯。

1979年4月,习近平到中共国务院办公厅,给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耿飚当政治秘书。耿飚当年的司机杨希连说,当时耿飚的车是一辆奔驰250,后来换成了奔驰280,奔驰车可以放磁带,而且声音相当不错。杨希连说,那会儿的习近平还不会开车,在等待首长或者和习近平出门办事的时候,杨希连会和习近平一起听邓丽君的歌。两个年轻人都很喜欢邓丽君的歌,邓丽君会让疲惫的人放松下来。杨希连表示:习近平喜欢哼唱《小城故事》“请你的朋友一起来,小城来做客”,“我们把那盘《小城故事》的磁带都听坏了。” 

1981年3月,耿飚在邓小平的“安排”下开始失势。耿飚失势后,告诉自己老战友习仲勋的儿子习近平要另择高枝,以免继续留在他这个政治上已经落魄的元老办公室里浪费青春。习近平听从了耿飚的话,选择了下基层从头开始。1982年,习近平告别耿飚后,到了河北省正定县,先是任县委副书记,后来提为书记兼县人民武装部第一政委。

北京西山会议

专门批斗邓丽君

1977年,文革结束之后的第二年,中共宣传部恢复工作了,这党的喉舌恢复工作了,总要找点事干吧。但是那些在文化大革命当中,受了这么多极左路线的苦的共产党人,他们一恢复工作呢,党的宣传这张嘴,它还是得继续向左歪。

1980年,中国音乐家协会在北京召开了西山会议。这是个什么会议呢?这其实啊,是中宣部带着帽子下来的一场专家会议——专门批斗邓丽君的会议。

在这个批斗邓丽君的会议上,有人发言说:“你们看啊,邓丽君这个人很坏,不是我们共产党人说的啊,是你们熟悉的音乐家某某、你们熟悉的作曲家某某某,是他们说的,他们说邓丽君坏的。”

会上被批判最猛烈的一首歌是《何日君再来》,现在这首歌经常是用作邓丽君的演唱会和她的纪念的文集,用这个名字,因为“君”跟邓丽君的名字相同。

《何日君再来》这首歌是怎么挨批的呢?

从歌词上找问题吧。《何日君再来》中有这么一句歌词:“人生难得几回醉,不欢更何待,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哎哟,男男女女,还喝醉了,大晚上干什么去呀?这不是色情吗?中共的革命音乐家就这么会联想,他们一下子就读出来了他们熟悉的黄色场景。 

还有当年的左翼文联工作者,从文革中他们幸存下来了,他们就回忆说:“这一首歌我熟悉,1937年就唱出来了。那时日本人还占着上海呢,上海滩都知道。说这君再来呀,是希望国民党回来收复失地的。现在你再唱这歌,那不就等于要等国民党反攻大陆你搞里应外合了吗?”好么,除了“靡靡之音”、“黄色歌曲”,这“反动歌曲”的帽子也戴上了。

邓丽君的父亲是河北大名县人,也是中华民国国军,邓丽君毕生致力慰问国军官兵,故又有“军中情人”之称,会议的最后,邓丽君本人也被中共评判成“国军特务”。然后,政府机关、企业事业单位就下通知了,要求交出、并销毁邓丽君的磁带,听邓丽君也成了听敌台了,她的歌曲遭到中共的全面封杀。

梁静茹出色翻唱邓丽君歌曲

获习近平喜欢

尽管受到中共官方抹黑,邓丽君的歌声依然穿透了中共架设在台海两岸的无形围篱,传向大陆。

当年,有许多大陆民众晚上躲在被窝里偷听“敌台”,就是为了听到邓丽君的歌声。当时,大陆流行“白天听老邓,晚间听小邓”“不爱老邓,只爱小邓”等顺口溜,这些话一直流传至今。“老邓”是当时中共领导人邓小平,“小邓”就是邓丽君。

尽管邓丽君的歌曲被指“带有资本主义的颓废”而成中国禁歌,但邓丽君温暖人心的歌声,却穿透台海间无形围墙、跨越严格管制,无数中国民众晚上躲在被窝里偷听“敌军电台”与盗版卡带,年轻时的习近平也是其中之一。

香港作家兼媒体人陶杰曾有这样一句精辟的点评:“邓丽君是回归人性的,但对中国却充满了政治性。因为若每个人都听邓丽君,还有谁听共产党吹笛?”

习近平年轻时爱听“禁歌”,是否让人感到惊奇?其实,那不过是一个人性的体现,可是中共要的,一直是用党性取代人性,所以,我们在公开场合见到中共领导人时,才个个像没有人性的木偶。

2013年10月,已是中共国家主席的习近平在访问马来西亚时,提到自己很喜欢梁静茹的歌曲。梁静茹被公认为是邓丽君歌曲的出色翻唱者,梁静茹多次唱过《小城故事》。这是习近平确实非常喜欢邓丽君的又一个证明。

不过,即便习近平也深知中国百姓的生活与喜乐,今天的中国娱乐产业也看似开放,但台湾、香港艺人“上陆”却得先保证政治正确。曾经,“小邓”的歌声曾拉近台海两岸人心,但如今,习近平的铁腕却把台湾越推越远。

邓丽君出世

意义非凡

中共在大陆颠覆中华民国后,无数国军官兵被共产党残杀,也是国军的邓丽君父亲,追随民国政府败退台湾,如果不是这样,邓丽君就不可能出生在名为眷村的国军家属驻地,也不可能从小就跟随曾当空军93康乐队队长的父亲劳军。可以说,她歌唱生涯的开始,就是一个美丽而又意义非凡的开端。

共产党篡国后,企图用违背中华文化的“马克思主义”钳制中国人的思想,而邓丽君与她的歌都植根于自由的中华民国及其文化。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对被剥夺自由的大陆同胞来说,好比久旱逢甘霖。

一位与邓丽君同为50后的大陆作家曾坦诚,当他“听到邓丽君的歌,毫不夸张地说,感到人性的一面在苏醒,一种结了壳的东西被软化和溶解”。

邓丽君的歌声在中共的污蔑与禁令中传遍大陆,把中共用来搞宣传的红歌驱除出私人空间。邓丽君的歌声也一扫中共编造的谎言,比如台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在期盼着被中共“解放”等等。

被困在大陆的中国人,一直期盼能见到邓丽君,邓丽君也一直盼望着能回故土演唱。1980年代,中国宽松社会管制,已红遍亚洲的邓丽君,当时最可能走上中国开唱,但一场天安门民运,彻底改变可能的轨迹。邓丽君头绑“民主万岁”白布条,上台高歌《家在山那边》力挺示威学生,共军血腥屠城,让两岸间的暖风霎时终止。邓丽君曾喊出“当我在大陆演唱的那一天,就是我们三民主义在大陆实行那一天”。虽然,邓丽君一辈子没有到中国大陆开演唱会,她却赢得了大多数中国民众的心。

一首歌能勾起一段美好的回忆,一组旋律能激起一个时代的脉搏。在大陆空前绝后的那个禁锢当中,一首邓丽君的歌曲是荒漠中的一湾清泉,是久旱干裂的心田一场春雨。邓丽君,已经是中国流行音乐史上无法绕过的名字。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邓丽君,我爱她有着纯净的美好,闪烁的善良:

看是一幅画,听是一首歌,人生境界真善美,这里已包括。

我爱她的坚忍,像那梅花:

梅花梅花满天下,愈冷它愈开花,

梅花坚忍象征我们,巍巍的大中华。

观众朋友们,以上就是《长歌行》今天的内容。如果您喜欢我们的节目,别忘了订阅、点赞和留言~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来源:看中国视频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