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专访】评说钱正英:“中国一女子”生逢其时、死择劫期(视频)

2022-11-11 22:41 作者: 李静汝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img5.secretchina.com/pic/2022/11-11/p3242561a434339603-ss.jpg
王维洛专访(图片来源:看中国)

【看中国2022年11月11日讯】(看中国记者李静汝采访报导)据大陆媒体报导,原中共水利部部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钱正英因病于2022年10月22日,在北京逝世。报导概括了钱正英的生平,特别强调了举世闻名的三峡工程就是在钱正英的主持下论证的。三峡工程建设获得通过,钱正英功不可没。据悉,三峡工程一直是一个很有争议的工程,在三峡工程论证中的很多专家的不同或反对意见,均被“消声”。就钱正英的生平以及对三峡工程的功过评说,旅居德国著名环保生态学、水利工程学专家王维洛博士,在接受看中国记者采访时,发表了他的看法。

钱正英晚年反思称:河流过度开放

据大陆报导,钱正英晚年对中国水利建设决策程序进行过深刻的反思,她认为过去的水利工作存在着一个问题,就是过度开发。王维洛对此指出:“如果像她说的那个反思是河流开发过度的话,是从根本上否定了中国这70多年的治水的方针。关键是她的这个反思到这里,到这里她认为是错了的话,她有没有建议中共改呢?中共的开发的步伐是慢下来了,或者停下来了呢?就说她的反思起了一个什么作用?中共承认了钱正英所说的是对的,就是说是河流过度开发的呢?还是她的这个反思只是停留在她自己一种阐述上面?”

钱正英生逢其时?

王维洛在采访中谈到了他对钱正英做出的一个评价。“李南央给我发了个电邮,她说钱正英死了,看来习近平也不要她了。

钱正英这个人我给她的评价是生逢其时、死择劫期。如果按照现在北京很流行的一个词,叫做什么北京一女子、北京一男子,钱正英称得上是‘中国一女子。’中国14亿人在这70多年里,经常遭受自然灾害,是天灾,没有人祸。这是这个女子对中国人的贡献。

我们怎么说她的生逢其时?钱正英在她的入党申请书里是这么写的,她说我是生不逢时,正好是赶上日本人侵略中国,她也不能念书了,所以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是她生不逢时,成为她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一个理由。

那么我说她真是生逢其时。钱正英的爸爸是一个留学美国、海归回来的工程师。钱正英是出自是一个大家,她自己说的。杭州有个庙叫钱王祠,纪念吴越王的。所有姓钱的人都说是钱家的后代。钱家的家训,在中国也是一个比较有名的家训。一说到姓钱,大家就会想到钱学森,钱三强,很厉害的,这是钱家啊。

中国的百家姓里排名是赵、钱,因为赵家是从宋朝的时候开始的,赵摆第一位,为什么钱家摆第二位呢?它并不是按照姓的人多少来的,而是根据有一定的地位,是皇家的地位有关系,所以姓李的也排在很前面,因为当时唐朝的皇帝都姓李。所以百家姓赵钱孙李排下来的。她母亲是姓秦。

钱正英生于1923年。根据她的自传,她是39年的时候参加革命。中共的党规里,它有一个算你什么时候参加革命,越早就是你的资格越老。那时候有长征干部,抗战干部,解放干部。按参加革命的时间来划分你所享受的这个待遇。她是39年参加革命的,是钱正英刚刚进大学。她进大学的时候也才16岁,应该算是一个神童,16岁进了同济大学。同济大学是德国人在上海办的一个大学。德国人一共办了两个大学,一个是同济大学在上海,一个是同济医学院在武汉。

她进了大学以后,可能是参加过由共产党组织的什么抗日游行,从那个时候开始算起,她就算参加了革命了。41年的时候,她就参加了中国共产党。42年的时候,她就撤到了苏北新四军的根据地去了,她大学没有毕业。那里正好是淮河流域的下游。1943年,淮河遭遇了洪水,淮河的大堤溃了。钱正英因为她是学土木工程的大学生,所以就被任命为修复淮河的河堤的技术负责人。当时她就当了应该是相当于处长一样的领导干部。她当时参加的治淮工作,应该是在曾庆红的爸爸曾山的领导下。她就一直在那里后来当上了陈毅手下华东解放区的水利部的副部长。按现在算的话,她应该是相当于一个司局级的干部了。这是在46年她23岁的时候。”

钱正英29岁当上中共水利部副部长 华东水利学学院院长

王维洛继续谈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1952年钱正英29岁,她就当上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的副部长。当时她很受到周恩来和周恩来的老婆邓颖超的赏识。钱正英就被当做是一个早年参加革命的大学生的样板,在全国各地做巡回报告,去给这些大学生讲怎么样跟共产党走,怎么样听毛主席的话。当时在中国的大学里,刮起了钱正英这么一个旋风。你就想像大概就像什么张海迪呀,刘胡兰啊这么样的一个英雄。

同年她就被任命为华东水利学院院长。钱正英29岁大学没毕业,当一个大学的校长。在民国的时候你就去想,大学的校长,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什么样的学问?像蔡元培、胡适这些人,他们才能当大学校长。华东水利学院,当时中共进行院系调整,什么南京的中央大学的水利系,浙江大学土木工程系里面的水利专业,什么上海交大的水利系,就这么拼凑起来的一个专门的水利学院。29岁的钱正英当上了院长。所以你说她是不是生逢其时?她要不是生在这个时候,赶上抗日,某一次参加了共产党组织的抗日游行,她哪里有她29岁的这个副部长?有29岁的大学校长?”

钱正英政治履历中共“七朝元老”不倒

王维洛还讲到了钱正英的履历。“195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代表大会举行第一次会议,钱正英就是人大代表。钱正英从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她都是全国人大代表。就是说她从1954到1975年这么长的一个时段里头,钱正英都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钱正英又是中国共产党第10届、第11届、第12届、第13届和第14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就是她从1973年开始到1997年,她当了5届的中央委员会委员。

然后从1988年开始,钱正英就当了副国级了,就是全国政协副主席了。她是全国政协第7届、第8届和第9届的副主席,从1988年到2003年期间,她都是全国政协委员。从全国人大代表到中共中央委员会委员,再到全国政协副主席。就是从1954年到2003年,钱正英在这中间是没有一个空缺的。

人家说王沪宁是三朝国师。如果我们算一下钱正英是几朝呢?钱正英是七朝元老。你就数,毛泽东、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七朝。你要七朝不倒,那你不是中华一女子么?”

李锐:钱正英文革基本未受冲击

王维洛也特别提到了钱正英的这一段履历时间。“在钱正英的生平里面,说1967年到1970年,她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受到了冲击,有一个这么4年的中断。对此,李锐先生有如下的介绍。他说钱正英在文革中基本上没有受到冲击。从1968年以后一直当部长,打倒了李葆华、刘澜波,她上去了。水电部被迫害失去生命的有42个人。

我想做一点补充。李锐先生说的,她从68年以后就当部长。‘部长’这两个字,那个时候不叫部长。68年的时候叫革命委员会主任。比如说上海第一个成立的上海市革命委员会,那是红色风暴。各个省市,工厂,人民公社、生产队,都是叫革命委员会,正式的称呼革命委员会主任。但她在行政的权力,还是和部长是一样的。

我这里还要说明一下。1969年,钱正英和湖北省革命委员会主任张体学,同时向毛泽东建议要修建三峡工程。这在三峡工程的历史上都可以找的。如果钱正英是受到冲击的话,她就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还和湖北省革命委员会主任张体学两个人串联起来,还有机会向毛泽东提出建三峡工程的建议。而且她在69年提出的这个建议的酝酿期不是69年,还要再往前提。就是说她说的67到70年她都受到了冲击,这是不对的。我们前面讲了钱正英是受到了周恩来和邓颖超的赏识,所以才上的这么快。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干部谁上谁下,或者保谁不保谁,很多的权力都在周恩来的手里掌握着,特别是这种技术型的干部,他们的命运很多都在周恩来的手里掌握着。所以钱正英的这个话,就是要打个问号了,不是实话了。

还有一点,她说她从1967年开始受到冲击。文化大革命什么时候开始的?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定义是1966年5月16号这天开始的。大多数人,都是把6月1号毛泽东写的炮打司令部的这个大字报作为开始的时间。就是说文化大革命是在1966年年中,中期的时候开始的,所以如果她说从1967年,那是不对的。因为冲击这个领导干部的运动,最高潮是在毛泽东8次接见红卫兵之间和接见红卫兵之后,就是在1966年的下半年的时间。如果她在那个下半年没有受到冲击的话,在1967年她也不会受到多大的冲击的。所以说李锐先生说的很对,说她基本上是没有受到冲击。”

钱正英“三无”中国工程院院士?

王维洛指出,从表面看,钱正英好像在2003年以后卸任了所有的行政职务,但其实钱正英早已规划好了她的余生生涯。“1997年,钱正英成为了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那是很多中共领导干部、这些部长级干部做梦都想得到的一个头衔。为什么?当时它有一个好处,就是中共规定院士是不退休的。院士享受的待遇是副部长及以上的。她是1997年的时候,当上了工程院的院士。当然是张光斗推荐的。张光斗是中国工程院的创始人之一。

我们再来看看钱正英她是个怎么样的院士呢?我说她是一个三无的院士。她当院士的时候没有文凭。我们忽略她在后面香港的一个大学给她一个什么荣誉博士的这么个学位。第一,她同济大学土木系她没有毕业,她是肄业,她硕士也没做过,她博士也没有做过,不如习近平。习近平是博士,钱正英没有。第二,她没有科学论文和著作。第三,她也没有拿得出的科研成果。她就什么也没有,没有文凭,没有著作,也没有成果。

是这么介绍钱振英的:说她毕业的院校是上海大同大学,职业是教育科研工作者,代表的作品是《中国百科全书水利卷》。我这里正好有钱正英的中国水利这一本书。中国水利是钱正英主编,全书666页。其中,钱正英撰写了第18章的中国水利的决策问题这么一章,一共28页,不到全书的5%。其余的文章都是中国水利界的一些大人物写的,包括一些个工程院院士。你说这个东西是钱正英的著作吗?它也不是。如果说她是中国百科全书水利卷的主编,或者编写的编委,我这里只有部分的,没有全部的。我只能说这个像一个百科全书样的东西,什么关于中国的水利还有世界的水利。每个人分几条,什么叫水利,什么叫水力发电,每个人分这么几条写一下,介绍一下。这就是中国的百科全书的水利卷。就凭这两样东西,你是无论如何拿不到工程院院士的资格。但是有张光斗的推荐,她就成了中国工程院的院士。

所以钱正英厉害之处,在中国的这些知识份子里面,她是副国级的共产党的领导。在中国共产党的副国级以上的领导人里面,她是院士。钱正英就是这么一个共产党内,她是红色专家。红色专家的里面,她是共产党的领导。”

最高中华光华工程奖是什么奖?

王维洛披露了中国工程最高的中华光华工程奖颁奖内幕。“2014年,钱正英获得了中华光华工程奖。这是中国工程界的诺贝尔奖,是最高的奖项。这个奖项是由三个台湾人和中国的一个全国政协副主席朱光亚捐资、成立的一个基金。国家奖励办公室批准的,由中国工程院主管的一个奖项。当中分三种奖,第一成就奖,第二工程奖,第三青年奖。成就奖每次是评选一个人,工程奖每次评选18个人,青年奖也是每次评选18个人。成就奖是最高的,每两年评选一次,由中国工程院来主持评选的。这么多年来,一共有9个人获得中国最高的工程界的诺贝尔奖。我报几个大家熟悉的,三个人是和三峡工程有直接关系的,张光斗,潘家铮,钱正英。四年以前,钟南山院士也获得了这个最高的奖项。

其实这个奖项,就是一个他们自己玩自己评的、沽名钓誉的一个游戏。当张光斗得奖的时候,是钱正英作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去给张光斗颁奖。再接下来就是别人给钱正英颁奖。我们前面提到的有三个台湾人和朱光亚全国政协副主席共同出资的。有一年的成就奖就颁给了朱光亚。我们这么说吧,诺贝尔奖,诺贝尔最后又把这个奖颁给了诺贝尔。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奖金的赞助者,最后把奖颁给自己的?这就是中国的一种玩法。

为什么说他们沽名钓誉呢?无论是张光斗、潘家铮还是钱正英得了奖以后,就把这些奖再自己设一个奖金,张光斗基金,什么钱正英基金,然后继续颁奖。她说我没有用于个人。

前面说了这么多,是不是应该说钱正英是‘中华一女子?’在中国无论你怎么样选择你的人生,没有人能够超过钱正英的。你从哪一方面来说,从政治上,从技术上超不过她的。”

钱正英遗体告别 习近平去了红旗渠

据王维洛透露,钱正英遗体告别只有一个汪洋去送行。“有的人说生的好不如死的好,为什么?生的好比较容易,死的好比较难。我说这个钱正英,她是死在一个很不吉利的时刻。2022年10月22日这一天,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20届代表大会闭幕。中共有了新的一届中央委员会,新的一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通过了上一届的中央委员会的报告,习近平的报告,通过了中纪委的工作报告,修改了党章,中共有了新的党章了,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这一天钱正英死了。这一天本来是中共大喜大庆的这么个大日子。钱正英她没死好,死择劫期。

10月28日,钱正英的遗体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火化。你想钱正英这七朝元老,从16岁参加革命到现在一路过来,谁应该去送她?向她遗体告别呢?就来了一个人,指的是领导干部,这个人是不是领导干部,我们还可以打个问号,就是汪洋一个人来了。钱正英是三无院士,汪洋是三无政协主席,他既不是中央委员,也不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也不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他什么也不是。他在刚刚闭幕的20大上落选了。一个三无的汪洋,为一个三无的院士钱正英送行。

在钱正英遗体告别的这一天,习近平到哪里去了呢?习近平到红旗渠去了,去参观红旗渠的纪念馆了。大家都记住这句话,是习近平说的:社会主义是要拿命来换。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说的这个已经包括了钱正英的这个命。”

钱正英与三峡无情无缘

据大陆媒体报导,钱正英最突出的贡献就是三峡工程的建设。那么,三峡工程到底给中国人带来什么?王维洛对此表示:“三峡集团写了一篇悼念文章‘钱正英院士的三峡情缘。’我怎么看这个题目好像少一点东西呢?它正确的题目应该是‘钱正英院士的三峡工程情缘。’钱正英她建的三峡工程破坏了三峡的自然景观,破坏了三峡的生态环境,她和三峡是没有情、也没有缘的。她只是对建造在三峡这个地区的大坝她有缘的。

这个文章里面写了,钱正英参与了葛洲坝工程、三峡工程等重大水利水电工程建设项目的审定决策,主持了三峡工程的可行性论证工作。在三峡工程建设期间,她先后担任了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顾问、三峡枢纽工程品质检查组组长、泥沙组顾问和三峡整体验收工作组顾问。为推动三峡工程成功建设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2022年对于三峡工程来说,那是最黑暗的一年。这我不用多说了吧,大家都已经看见了。这一年发生的事情,让中国人清清楚楚的看清了三峡工程对于中国子孙后代的危害。”

毛泽东“高峡出平湖”成为三峡工程规划思想

王维洛进一步指出,三峡工程规划的思想其实是来自毛泽东的一首词。“1956年6月,毛泽东在长江里游泳,心情很好,写下了什么词,他说: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毛泽东这首词,就成了中共建设三峡工程的科学依据了。很多人不承认这个说法,我们把中共的文件给找出来。1958年经国务院批准的《长江流域综合利用规划要点报告》里面第一章的第二节,说为什么必须以三峡为主体进行流域规划?它说了,我国人民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对未来三峡水利枢纽的歌颂,这首诗就刚才我念的这几句,概括说明了这一伟大河流上主体工程的前景。它写的很清楚,这是修建三峡工程的依据。所以“高峡出平湖”就成了三峡工程规划的一个思想。

1958年周恩来说,重庆嘉陵江朝天门码头的最后一个台阶,海拔200米,三峡工程的蓄水位也是200米,朝天门200米高,600多公里以下的三峡工程蓄水位也是200米,正好是一个平湖。1984年李鹏说,三峡工程蓄水位180米,重庆水位也是180米。他和周恩来的说法相比,无非是下降了20米,但还是平的。三峡工程的可行性论证的移民组说,三峡水库蓄水位海拔175米,三峡水库的库围水位也是175米。三峡工程移民的这个线就定在了175米,还是平的。

只有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的泥沙组说,三峡水库它不是平的,它是有水力坡度的。它的水力坡度是万分之零点七,每100公里升高七米。如果你要写的话,你就会写成0.0007%,后面再加个百分数的号(%)吧。看上去是一个很小的数字,但是你要想到三峡水库,它长600多公里,它是一个很窄的、河道型的水库,它平均宽度只有一公里宽。

泥沙组同时还说,这个万分之零点七的水力坡度,只是建坝之前的水力坡度的1/3,随着三峡水库的运行时间不断的延长,这个水力坡度还会不断的变大,一直变回到三峡水库的冲淤,就是没有泥沙在水库里淤积了以后,它才不会变大。大家仔细去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大家如果回想一下,2020年长江流域经历了五次洪峰,特别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洪峰的时候,重庆主城区淹的很严重。大家去看看那个时候三峡水库是不是一个平湖,还是三峡水库是一个斜湖。我们看到了,从2003年开始到现在为止,三峡水库它就是一个斜湖,只是到了枯水期的时候,由于水流量很小,它的水力坡度相对的小。而在洪水期的时候,水流量大的时候,它的水力坡度就大。”

三峡工程论证中 钱正英左右逢源

王维洛进一步披露,三峡工程论证时钱正英的态度是左右逢源。“钱正英她主持制定了三峡工程移民条例,她支持移民组的说法,三峡水库是没有水力坡度的,是平的,三峡这个移民红线按照175米处理。同时,钱正英又是三峡工程泥沙组的顾问,她又同意三峡工程泥沙组的这个观点,三峡工程是有水力坡度的,它的水力坡度是万分之零点七。那么,请问钱正英,三峡工程的三峡工程的水库,它到底有没有水力坡度?

很多人说这是王维洛说的是斜的。那是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里面泥沙组说的,泥沙组里有好几个工程院院士的,钱正英也是泥沙组的顾问,她也同意这个说法的。但是你要想到钱正英,她左脑袋说是平的,她右脑袋说是斜的,她是左右逢源,永远不会错的。

今年长江口咸潮倒灌,上海人抢瓶装水。大家都看到了三峡工程最大受害者之一就是上海。而上海是钱正英的出生地,也是钱正英上大学的地方。同样我们也看到了,今年洞庭湖和鄱阳湖都是湖底朝天,而且湖底朝天的时间不是在枯水期,而是在汛期。今年长江流域出现的这个情况,我们就可以看到个河流过度开发,对于长江流域的危害。

2020年的时候,郑义先生在《自由亚洲电台》上发表过一篇文章‘长江上游水库群是中华民族的难逃之劫。’他说中共的宣传说,长江中上游上面有几万座水库,就像史诗般的呈现在中国人面前。长江防总统筹长江上游水库群,结成了一条水库生态链,奏响了互利多云的合奏曲,汇集全流域。

郑义先生写到,生态平衡是经历了亿万年的自然调整逐渐形成的,人为的干预与工程措施解决生态问题,必定造成更大的灾难。这跟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道理一样,市场价格是自然形成的,天然合理。那些自以为是上帝的人,一旦介入必定是灾难。

根据河海大学撰写的《钱正英传》内部讨论稿,说钱正英准备和她的子女说,将来把我们两个人的骨灰合在一起,洒入大海,我们将合二为一,载着我们的情谊共同遨游,化为万物,生生不息。钱正英要把她的骨灰扔进大海中。

中共领导人当中把骨灰洒入大海的有两个很有名的人,一个是是周恩来,一个是邓小平。对于这样的行为,人们的解释有两种,一种说他们是品德高尚,无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无我的这么一个表现。另一种解释说他们是害怕死后被鞭尸,被挫骨扬灰。因为在世的时候害人害的太多,干了很多缺德的事。

钱正英曾经自己说过,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这是她在讲她接受中央让她去搞三峡工程论证的时候,她说的一句话。但我也听到另外一个版本,她和她女儿的对话里讲的一句话。她女儿劝她不要去搞三峡工程了,将来是要被人骂的,然后她说了一句,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钱正英最早是从治淮河开始的,淮河现在是什么样子?然后又治海河,再治黄河,现在治长江,她毁坏了中国的江河。然后她最后和你说一句我们开发过度了。但是今天这个开发还在热火朝天的进行当中。”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feitian.edu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blank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