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的FF为何还能活在沙滩上?(图)

发表:2022-12-02 10:50
手机版 正体 打赏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22年12月2日讯】2014年创立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FF),2017年被至少20家法院发布人身限制和资产冻结,随后成功跑路美国……从贾跃亭跑路开始,汽车就成为了“下周回国”的贾老板最重要的“人生理想”。但五年了,从FF 91发布到今天,依然没有实现量产交付。就在11月发布的FF财报中,又一次宣布跳票:FF 91原定在今年第四季度的交付时间无法如期实现,原因是——由于获得资金承诺的时间被推迟。

你可以理解为“缺钱,所以造不出”。甚至表示 ,可预见的未来将继续产生巨额运营亏损,对公司继续经营的能力“深表怀疑”。

但仅仅过去几天,11月29日,宣布解除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全球CEO的职务,由陈雪峰接任,并指出陈雪峰作为全球CEO的首要任务是实现FF 91 Futurist的量产交付,履行对股东、投资者、全球合作伙伴、用户和员工的承诺。次日,产品执行主管罗伯特·克鲁泽也跟随毕福康选择了离开。

而三年前,正是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将FF公司全球CEO的位置“让给”毕福康(宝马i8之父)。但是,当一位CEO对自己公司都没了信心,贾跃亭的选择自然是换掉。

都是互联网公司创始人跨界造车,差距怎么就这么大?也是在2014年,UC浏览器创始人何小鹏成立了小鹏汽车,到2018年就实现了交付。而花了两倍于小鹏的时间,法拉第未来的量产交付依然是一场“狼来了”的故事。

唯一佩服的是,奇点、游侠、拜腾、绿驰……一众无法量产交付汽车新势力要么已经申请破产,要么也是陷入无限期停摆,也就是贾跃亭和FF活得最久。

八年造车,N次“狼来了”

2015年,贾跃亭在乐视超级手机发布会上高呼,“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

但看似庞大的乐视帝国,转眼间就开始崩盘。而贾跃亭本人,2014年早在美国成立了法拉第未来,乐视崩盘初期(2017年年初)就金蝉脱壳,远赴美国,美其名曰“为了全力以赴实现FF 91最快量产上市”,至今未归。

FF 91的量产故事也由此拉开了序幕。

传说中的FF 91电动车
传说中的FF 91电动车(网络图片)

贾跃亭跑路到美国不久就发布了一则“关于FF 91量产取得重大进展并启动全新生产计划”。直到年底,媒体实地探访发现,他的美国工厂内荒草丛生,没有任何生产设备,自然也是无一人打卡上班。几天后,法拉第未来仍然回应称,2018年交付的目标不变。

到2018年,同期成立的蔚来和小鹏陆续开始量产交付,汽车新势力越发得到外界关注。贾跃亭也躁动起来,交付是不可能交付,于是开始各种预告FF 91即将量产,并在接下来又整整预告了两年。直到官方在去年5月宣布,首款量产电动车FF 91即将在纽约与消费者见面。同年7月,法拉第未来挂牌上市了,但量产车还是不见动静。

“狼来了”的故事看多了也就没意思。除了挂牌上市,贾跃亭的所谓承诺几乎无一实现,在微博上数年如一日地渲染“FF 91即将量产”的假象,去年许诺在2022年7月的量产交付时间也一推再推到年底。现在干脆不装了,直接表示无法如期实现。可以预见,不久后或者贾跃亭将会再次给出新的交付时间,然后再次跳票。

公允地说,造车确实是一件“九死一生”的事情,投入的资金规模和时间也远超很多行业。雷军去年宣布小米造车时就表示,首期投入100 亿元人民币,预计2024年交付,这同样也是百度旗下集度汽车预计量产交付的时间。早期的汽车新势力,比如“蔚小理”更是都花了四年才开始量产交付。

但对贾跃亭和来说,他们似乎从来没有认真对待交付时间表,永远都是只差“一步之遥”,可这一步从FF 91发布算起也过了五年,足够“蔚小理”从头再来一遍。

法拉第未来的造车能力也普遍遭到质疑。2021年10月,美国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就抛出一份长达28页的沽空报告,明确质疑的造车能力。J Capital Research 在报告中表示:“我们认为,Faraday Future永远也卖不出一辆车”。

电动汽车的故事很大,讲故事的人既有理想主义者,也有投机主义者。一般来说,当潮水褪去,大量投机者要么早早卷起资金跑路,要么渴死在沙滩之上,但法拉第未来偏偏还活在沙滩上……

融资续命,继续造梦

FF的资金短缺问题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事实上,成立八年,一直都是靠不断地融资为其续命。

FF的初期资金主要来自贾跃亭对乐视的股权质押,乐视崩盘之后,“白衣骑士”孙宏斌(融创中国董事长)给了乐视150亿元人民币的“接盘费”,很快就消失地一干二净,贾跃亭个人从中拿到了60亿元。但造车是个销金窟,中国的官方媒体央视就曾直接点名现在已经破产的拜腾汽车:“烧光84亿,还造不出车。”

也好不上多少,贾跃亭跑路美国的第二年(2018年),该公司就到了破产边缘,三大创始人之一的Nick Sampson在离职信中表示:“确实在资金和人力方面已经面临‘破产’,最好的情况也是会在未来可见的日子里挣扎前行。”

贾跃亭硬是找来了第二位“白衣骑士”许家印(恒大老板)。许家印计划三年投入20亿美元,首批资金8亿美元。但首批8亿美元很快就被消耗殆尽,贾跃亭还提出提前再支付7亿美元的要求,被恒大拒绝,最终贾跃亭又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解除双方的所有协议。

造车八年,据数据显示,法拉第未来共有14次融资记录,总共融资超50亿美元,2020年甚至差点拿到珠海国资的20亿元人民币融资。50多亿美元都没砸出的FF 91量产计划,现在又又又缺钱了。

据提交给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显示,截至今年9月21日,该公司的现金储备仅约为3350万美元。但就在“拨乱反正”解决高层内斗的9月底,贾跃亭又为已经弹尽粮绝的FF再次“续命”——获得来自Daguan和ATW超过1亿美元的融资。而在那场“破乱反正”的行动中,第三大股东恒大居然也站在了贾跃亭一边。到11月中旬,宣布再得一笔3.5亿美元融资,来自投资管理公司 Yorkville Advisors Global LP。

复盘乐视倾塌的原因时,贾跃亭曾在内部信中说:“我们的融资能力不强,方式单一、资本结构不合理,外部融资规模难以满足快速放大的资金需求。”——谦虚了。

事实证明,贾跃亭不仅融资能力极强,前前后后在国内和海外找到无数愿意“为梦想窒息”的投资人,还是个非常会讲故事的人,就连曾经针锋相对的恒大都能愿意挺身相助,要说缺点,也就是造不出车。

一步之遥的故事结局

回头看,数次面临资金链的断裂,每每贾跃亭都能找到新的金主和融资。但如果对比和“蔚小理”,人们又会发现背后的投资机构,既不存在蔚来背后的腾讯、Baillie Gifford(特斯拉最大机构持股者)、淡马锡,也没有小鹏背后的阿里、IDG、小米和GGV这样的行业知名又有过硬实力的投资机构和公司。就连恒大,原计划20亿美元的投资也意在造自己的车。

大机构明白的造车实力,不屑于“病急乱投医”。而其他投资机构愿意帮助贾跃亭,一方面大家都看到了电动汽车市场的庞大前景,但已经量产交付的新势力入场门槛都太高,就算能进入获得的利益也有限。

相比之下,法拉第未来比起其他从零开始的造车团队无疑离交付更近一些,汽车产业背景的高管团队也是核心依仗之一,而高风险背后也有高收益。

另一方面,不管你喜不喜欢他,都不能否认围绕贾跃亭的关注度远胜过大量“边缘化”的新造车公司,不信想想你知道的所有新造车公司。毕竟“黑红也是红”,这对初创公司,尤其是汽车初创公司来说同样至关重要,因为公司必须在公众中保持一定曝光度,不管是为了后续的融资,还是最终的量产交付。

而我相信,只要电动汽车产业的机会还在,贾跃亭就还有机会让这个故事再继续连载下去……



责任编辑:宇真

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本站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donate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blank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