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的追求」被禁事件探微


世界日報《社論》:中共內部向來有路線鬥爭和人事鬥爭,最後的歸趨無非是權力鬥爭。近來由於江澤民的「三個代表論」是否寫入黨章,引起相當大的爭議。持有反對意見的刊物,「理的追求」、「中流」等,都在中央「關切」之下自動停刊。自中共建政以來,被關閉、受打壓的報刊雜誌,何止千百種;可是,由中共高幹主持,並以馬列主義自居的這兩本刊物受到取締,是前所未見的事,因此受到國際間廣泛的重視。當然,這已不是一兩本期刊存廢的問題,而是由路線牽涉到人事的權力鬥爭又一個高潮。

中共第三代和內定第四代的領導階層,八月上旬群集北戴河,以度假為名,舉行了重要的中央工作會議,重要的議程是安排第十六次全國代表大會之後黨政主導人物的接班問題,並安排將「三個代表」思想寫入黨章。

今年七月一日,是中共建黨八十週年紀念日,江澤民以總書記身份發表長篇談話,提出「三個代表」論,強調中共今後應代表先進的生產力,代表先進的中國文化,代表大多數人民的基本利益。他並由此引申出來,建設社會主義新中國,要有民營企業所有人、高科技發明家,和外商企業經理人共同參加。因此,中共要歡迎資本家入黨。他這些主張,先前已陸續透露,七、一正式發表,改革派齊聲讚揚,極左派則斥為「理論的政變」。

從世界潮流而言,江的話並無新奇之處,充其量也只是要跟上時代的腳步而已。但黨內的基本教義派,驚惶發難,大肆抨擊,指責江澤民「背叛」工農階級,而且蓄意建立個人崇拜。前中宣部長鄧力群,是極左派理論班子的主腦。一份新的向黨中央建言的「萬言書」在網路上傳播,據知即是由鄧主稿帶頭。連署的十七個人,都是資深的幹部。

「真理的追求」自一九九○年創刊,由曾任中宣部要職的俞權域擔任主編。銷路不多,但影響很大。五月號發表林炎志的文章,大聲疾呼「保持黨的純潔」,並稱,如果資本家入黨,他們就要奪權,改變黨的性質。林是吉林省黨委副書記,其父是老八路。此文一出,轟動一時,江澤民大為震怒,緊接著又有幾篇文章出來,都認為讓資本家入黨,必然招致黨與國家更大的腐化,農工大眾受到更多的剝削,所謂共產黨是勞動階級前衛,根本就不能成立了。

這些爭論民間的反應相當冷淡,「酸秀才打筆仗」,資本家之流進入黨政權力圈,是已經存在的現象,江澤民的「突破」不過是承認既成事實。然而,為甚麼他要這樣緊張,非關掉老同志的刊物不可?

江澤民從上海到中央,最初的表現是一個無聲無臭的技術官僚。十餘年間,逐漸集中權力,培植勢力,雖不能和毛澤東、鄧小平一競高下,但和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等前任相比,他這「第一把手」算是相當平穩無波。明年他將交出總書記之職,二○○三年國家主席的任期也將屆滿。他意欲效法鄧小平的前例,留任中央軍委主席,也就是保留「太上皇」的地位,這已是公開的秘密。但七十五歲的江澤民若能退而不休,繼續掌權,與他年事相若的李鵬、朱鎔基等是否都要轉臺而不退位?便是十六大的難題。上層不動,下面接班也將徒具形式。

「三個代表」論要不要列入黨章?雖然官方媒體大肆宣傳,自社會到軍中,自都市到農村,「三個代表」論已成為「顯學」。但反對的意見依然強烈,基本教義派不止是鄧力群等少數頑固派筆桿子,像保守派首領的李鵬等人,他們極力要捍衛的,並不是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而是用上這老的一套理論,才有利於他們固位保權。

江派人馬當然希望「三個代表」寫入黨章;但過去的經驗,黨章憲法怎麼寫,並不保證以後就一定會怎麼辦。在一黨專政的獨裁體制之下,「中央政策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江澤民斤斤計較寫不寫入黨章,未免太迷信「文書政治」了。真正的長治久安,一句話,惟有實行真正的、徹底的民主政治,中國才會更好,中國人民才能過好日子。(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