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禁不止 小煤窯小鋅礦在貴州仍紅火


「三根棍、一根繩」,鑽個洞就採煤的小煤窯和在野地裡壘個磚垛就煉鋅的小鋅礦在貴州一直屢禁不絕。
  
瘋狂的開挖掏空了一座山

從大方縣到畢節市的路上,有一個叫岩下村的地方。開車在顛簸的石子路上行進,透過車窗向下望去,一個個黑黑的小煤窯,在玉米地裡非常明顯。這些小煤窯都是獨眼井,三根鐵架子拴著一條鐵絲吊下去,礦工下到大約有40多米深的井裡,就能把煤採上來,沒有任何安全設施。

這片十幾畝的玉米地裡,一共有7口獨眼井。兩個赤裸著上身的農民正在從礦井裡向上提煤,40多米深的井下還有一個人在挖。從井裡伸出來一條廢水管,黑黑的水從裡面冒出來,全都流到旁邊的水田裡。礦工告訴我們,一口井一年可以開採幾百噸,一噸能淨賺二十幾塊錢。但錢都是老闆賺了,他們每天只有10塊錢的工資。

在一個顯然屬於年產3萬噸以下應關閉的非法小煤礦牆上,貼著「永和煤廠規章制度」和「礦山安全實施條例」。

路邊一位老人告訴記者,這個地方的煤很多,只要自家地裡有煤就可以挖,如果別人來挖則要付一些青苗費。

小煤窯的無序開採,造成的危害可謂觸目驚心:山體被毀、水土流失、水質污染、礦井坍塌、人員傷亡。在赫章縣長春鎮楊橋溝,我們看到因為長期無序採煤,一座山已經被整個掏空,山體外側嚴重滑坡,煤渣、碎石裹挾著草木傾瀉到路邊。

就在記者從畢節市去威寧縣的路上,畢節地區負責人接到了一個電話:金沙縣一小煤窯因瓦斯爆炸,5人死亡。

那麼,這樣的小煤窯對礦產資源有多大的破壞?這類小煤窯每開採1噸煤,就要破壞10噸煤炭資源,而且一般六七層的煤,只能開採一層。

而在從黔西縣,經大方縣、畢節市到威寧彞族回族苗族自治縣的路上,除了小煤窯,一種炮彈形狀的煉鋅用的小鋅罐更是滿眼皆是。在一個叫崔家灣的地方。我們看到在一面不足幾百平方米的山坡上,竟然有34個用樹枝搭成的半米高的洞口。這些洞口一個挨一個,遠遠看上去就像老鼠在山坡上打了一個個大圓洞。當地幹部告訴我們,這就是小採鋅礦。這些洞大約有40多米深,都是當地人以戶為單位自己挖的,從來沒有人管過。一個洞要挖幾個月,挖成後運氣好的時候幾天可以挖一噸鋅,最多時一天能賺幾十塊錢。

一個婦女告訴記者,現在小煉鋅都停了,礦石賣不出去。大家已經轉過頭來挖鐵礦了,同樣沒有人管,一噸鐵礦可以賣到40塊錢,運到水城去賣。

據瞭解,這個地方曾是國家探明儲量8000萬噸的一個鉛鋅礦。在五十年代開採,但是由於經營問題,礦山倒閉,農民就在原來的礦址上進行瘋狂的開挖。

媽姑的代價

赫章縣媽姑鎮是畢節地區的一個偏僻的小鎮,媽姑在彞族語中是「吉祥」的意思。8月初,中華環保世紀行記者採訪團在媽姑鎮看到公路兩邊到處都是被搗毀的土法煉鋅爐,沿街是破舊不堪的房屋和神情呆滯的路人。

土法煉鋅產生的大量廢渣,不僅污染了土壤、地表地下水,也淤塞了河道。經過日積月累,媽姑鎮的河床抬高了1米多,流經鎮區的小河上5座橋樑先後被迫拆除改建。暴雨季節,淤塞的河道行洪困難,昔日媽姑人引以為自豪的水泥公路,成了臨時河道,洪水衝進居民房屋,最高時積水1米多深。

土法煉鋅需要大量的煤炭作為原料。由於媽姑地區地下蘊藏著豐富的優質無煙煤,大量無證小煤窯在媽姑地區出現,僅赫章鉛鋅礦3平方公里左右的礦區內,就有小煤窯10多座。該礦的冶煉廠有固定資產1000多萬元,因為小煤窯破壞了地質結構,整個廠區出現嚴重的地層塌陷現象,廠房成為危房,生產無法正常進行。

昔日清澈的河水也渾濁起來。2000年,媽姑小河懸浮物、溶解氧、高錳酸鹽指數、生化需氧量、鉛、鎘均超標,其中,懸浮物、鉛、高錳酸鹽指數,超標均達到100%,河水呈V類水質。

在過去10多年間,媽姑周圍松林坡上「密不透風」的樹林被砍光了,大量的煙塵改變了媽姑的藍天。在「土法煉鋅」最興盛的時候,媽姑的天空總是灰濛濛的。環境的惡化,給媽姑人帶來了災難。媽姑成為職業病、癌症的高發區。有人到媽姑有關學校調查發現,50%的學生體內含鉛量大大超過國家標準。

畢節地委的一份文件中寫道,由於煤井數量多,地域集中,非法亂開濫採的情況嚴重,引起地表下沉,造成178戶民房不同程度開裂受損,326國道路基下沉以及堵塞國道交通現象的存在,給社會造成不良影響。

有專家初步測算,要徹底治理媽姑的環境污染,需要3至7億元巨資。

關閉「兩小」阻力何在

畢節地區的一位副專員對於「兩小」屢禁不止是這樣解釋的:煉鋅、煉焦在我區是一個支柱傳統產業。因為山區佔國土面積的93.3%,可耕種土地少,但地下礦產豐富。到1996年底,全區土法煉鋅爐3860只,年產粗鋅能力10萬噸,精鋅能力8萬噸。赫章、威寧、納雍、畢節四縣市由於煉鋅業帶動了採礦、冶煉、運輸、服務等行業,解決了27萬人的生活出路。當年赫章縣煉鋅及相關行業收入達2700萬,約佔全縣財政收入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媽姑鎮的煉鋅及相關收入更成了財政的主要來源。

記者瞭解到,貴州畢節地區從1999年在公路沿線、縣城集鎮沿線和河流湖泊自然保護區沿線為重點,全面取締「兩小」。到當年底,共取締土鋅爐3844只。但據2000年統計,實際取締共5124只,其中不少就是取締後又死灰復燃。畢節地委的一位負責人解釋說:「關鍵是基層幹部的認識問題,一些鄉鎮為了要一些財政收入,對『兩小』睜隻眼閉隻眼。」

究竟是哪級領導意識不夠呢?

有些老闆同當地的官員、與掌握權力的人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這些人從「兩小」中賺走了錢,當然對於關閉「兩小」行動遲緩。

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畢節地區曾有一個文件,允許幹部入股辦企業,而在這一政策的指導下,許多幹部把資金投向了小煤窯和小煉鋅。

「兩小」究竟富了誰

貴州「兩小」屢禁不止,我們在採訪中聽到的最多一個觀點是,貴州的百姓要吃飯。貴州省環保局局長翟春說:貴州還有300多萬貧困人口,吃飯是第一問題。

老百姓是不是「兩小」的最大受益者?

在貴州宣威縣通往雲南的公路旁,記者看到了剛從煤井下爬上來的17歲少年趙英雄,「井底離地面大概100米,井下水深沒過了腳背,人只能跪著挖煤,每天在井下干5個小時。」趙英雄一天還拿不到10元,而且吃住都要自己負擔。

小煤窯、土法煉鋅,老闆賺大錢,工人賺小錢,而損害的是國家的長遠利益,用一時的經濟利益換來的是對生態環境的毀滅性破壞。有人無奈地借用唐詩稱之為「國在山河破」。

記者在採訪中還發現,畢節地區很多縣都成立了煤炭總公司。煤炭總公司被當地百姓稱為是「坐地收錢」,在礦區出口處設立專門的檢查收費處,每噸煤收取27元維檢費、工商稅、資源稅等等。知情者向記者透露,煤炭總公司是很多市縣地方財政的重要來源,而且公司的總經理財大氣粗、一擲千金,甚至買來小轎車當厚禮送給縣市要害部門,這是小煤窯屢禁不止的根本原因之所在。

當記者在一次座談會上問成立煤炭總公司的目的何在時,畢節地區一位官員說是為了便於收取各種稅費。記者又問,稅費的收取已經有了相應的部門,何必單獨成立一個賦予很多政府行政職能的公司?得到的回答是為了給全縣大大小小的煤窯搞好服務,當記者追問煤炭總公司是如何為煤窯服務時,這位官員卻一直答不出來。

來源:《中國青年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