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渡的反思


為了孩子為了發財為了圓夢,一千個偷渡者也許有一千個偷渡的理由。但各不相同的緣由後面,卻有一樣可悲的下場。筆者近日從與數十名偷渡客的深入交談中瞭解到,在每一個美夢破滅的背後,幾乎無一例外的有一段悲慘的故事。

  許多偷渡者認為,只要通過廣州市白雲口岸,便可乘上飛往世界各地的「銀鷹」,於是,越來越多的不法份子利用航空器出入境的快捷條件進行偷渡。據不完全統計,今年1月到
9月,廣州白雲出入境邊防檢查站便查獲偷渡客900多人。這些人大部分是涉世未深、貪慕虛榮的青年男女。

  他們並不知道,前方沒有天堂,而是噩夢般的人間地獄。

  油水被榨干偷渡者回流

  耐人尋味的是,時下我國各口岸卻出現偷渡者回流的新趨勢。細探原因,早期偷渡出國的人隨著一個個淘金夢的破滅,經歷了一段段慘痛遭遇後決定回國。他們明知持非法證件回國要受處罰,不得不選擇了偷渡回流的路。今年9月1日下午,一架從M國飛到廣州白雲國際機場的波音大客機徐徐停下,下來的旅客魚貫進入候檢大廳,人群中有一眼神呆滯、頭髮蓬亂、神情恍惚的中年男子引起了邊檢民警的注意。經詢問檢查,該客說話操福建口音,而所持的護照是廣東省某公安機關簽發的,署名為陳××。經進一步鑑定,其所持的中國因私普通護照是揭換相片冒名頂替。經審查,原來陳××真名叫何××,系福建省福清市人。

  在民警面前,何某哭訴了他的悲慘經歷。

  去年10月,何某經老鄉阿珠介紹,認識了一中年男子鄭某。鄭某對他說:「東南亞M國好找工作,賺錢相當容易,就算當勞工,每月都有一千多美元工資。」鄭某還暗示自己有能力弄到出國護照,每本2萬元人民幣。去年12月,何某從鄭某手中買來一本冒名頂替的中國因私普通護照。兩天後,何某在鄭某的引帶下,持這本護照從福建某機場登上前往M國的飛機,去實行他的「淘金」計畫。

  到了M國,何某的護照被鄭某收了,何某身上沒有任何證件,成為一個非法居留者。他的淘金夢很快被撕得粉碎,當地的老闆大多不願意雇佣他這樣學歷低又缺乏技術的非法勞工。要做生意、辦實業,何某既沒有本錢又沒有經驗,後來,身無分文的何某來到一個地處偏僻的建築工地當泥水工,每天工作時間長達十五六個小時。當地人看他是外來民工,遇有重活險活總是往他身上推,累死累活,每月還領不到相當於人民幣1000元的工資。半年多下來,原來壯實的何某終因勞累過度而病倒了,工地老闆看何某的「油水」已榨干,就乾脆將他辭退。8月25日,何某花了3000元馬幣買來了一本經偷梁換柱的中國因私普通護照,沒想到被識破。

  說起在國外的經歷,何某深有感觸地說:「在家鄉好歹我還是個頗受人尊重的小老闆(經營茶葉生意),但在國外,我沒有一絲人格尊嚴。」

  出港夢破滅姑娘已失身

  據邊檢部門介紹,在偷渡出國的人中,女性佔有很大的比例。這些女性往往存在著貪慕虛榮的心理,把國外、境外看成是黃金遍地,費盡心機想出去。有些「蛇頭」正是利用了她們的這一心理,花言巧語讓她們受騙上當。

  今年9月2日,有一天生麗質的摩登女郎來到了廣州白雲國際機場,準備乘坐航班前往香港打工。她來到驗證臺前,很有禮貌地地向邊檢民警小杭問好,並用顫抖的手遞過一本某省出入境管理局簽發的《往來港澳通行證》。小杭經過檢查,發現其所持的《往來港澳通行證》有冒名頂替的嫌疑,且其身份證是假的。

  在事實面前,該女郎只好交代真相。原來,女郎原名周××,重慶市銅梁縣人。見老鄉到港澳打工回來穿著名牌,出入賓館、酒店,花錢如流水,周某羨慕不已。去年11月,周某向朋友阿芬流露出要去香港打工的念頭,阿芬馬上表示自己認識一個名叫阿龍的朋友能代人辦理證件。周某經介紹見到阿龍,對方說辦一份《往來港澳通行證》需要10萬元人民幣。為了出境,周某只好到處借貸,她在深圳人生地不熟,怎麼都籌不到這麼多的錢,只好請求阿龍給個優惠價,阿龍看到周某有幾分姿色,答應晚上再到其住處談談。當晚,周某應約去找阿龍談價錢就被姦淫,並以3萬元的「優惠價」從阿龍那裡買來了這本冒名頂替的《往來港澳通行證》。

  9月2日,當邊檢民警押著周某前往看守所時,破財又失身的她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珠子。

  無錢交學費退學去偷渡

  在偷渡出國的人流中,還有一些大學生。日前,廣州市白雲邊檢站就抓獲了一名持假護照出境的大學生偷渡者。當天,一染金黃色頭髮、戴墨鏡的男青年擬從白雲機場乘坐廣州至曼谷的航班偷渡去南美A國,他用流利的英語回答問題,民警小張覺得該男青年所講的英語操有中國口音,於是警惕起來,對其所持的護照進行認真的甄別,終於發現該護照有揭換相片和偽造中國某入境驗訖章的嫌疑。

  原來,該男青年真名叫江××,1980年9月30日出生,系福州市某大學外語系99級商務英語班學生。他的哥哥前年偷渡出國,欠下高達40多萬元的高利貸,家裡沒錢給他交學費,江某乾脆於去年11月離開大學。今年春節後,江媽與一名臺灣「蛇頭」聯繫,幫江某辦來這本護照贗品,並講好等江某抵A國後由江媽貸款6萬美金還「蛇頭」。3月6日早晨,江某在機場賓館接到「蛇頭」送來的護照,並迫不及待地持這本假護照準備當天乘坐國際航班偷渡出境。

  在審查室裡,江某悔恨地說:「前不久,一名偷渡出國的同學打電話告訴我,他在A國雖然工資不薄,但是由於A國消費標準高,為了省錢寄回家償還債務,生活比我們老家的民工還要差,根本沒有人格尊嚴,他勸我不要去偷渡,好好完成學業,可惜我沒有聽他的話。」他還說:「都是偷渡斷送了我的學業,沒有我哥偷渡欠下的高額貸款債務,我就不致於交不上學費而輟學,本來我的學習成績和專業均不錯,畢業找份理想工作應該沒問題。但現在我以出國留學為名退了學,這次回去大學學業也荒廢了,不知何去何從?我真後悔啊!」

  國外坐監牢老幼一身病

  偷渡者中的幸運者,大多也是在國外的餐館或地下工廠裡出賣勞力,不幸的則在監獄裡度歲月。潮州老人阿福和不滿15歲的黃某就屬於不幸者,他們不但傾盡了家當,更落下了一身病。

  今年1月28日,一名頭髮蓬亂、臉色蠟黃的潮州老人持一本簽證過期的一次性中國因私普通護照來到廣州白雲機場入境大廳。按規定,持一次性中普護照應隨團往返,而阿福卻獨自回來,邊檢部門依有關《條例》規定給予罰款。頓時,阿福暴跳如雷,情緒激動,接著抱緊肚子,臉色蒼白。當值隊領導將其扶到急救室搶救,並倒來開水給其服藥,耐心地給其講解有關的法規和條例,使其十分感激,主動接受處罰,並訴說他借本錢出國做生意被抓去坐牢的慘痛經歷。

  一段時間,潮汕地區的一些生意人到東南亞做工藝生意賺到一些錢,阿福便傾出兩公婆的老本,並四處借貸,好不容易籌到10多萬元的本錢,來到廣州長壽路進了一批仿玉工藝品,躊躇滿志地搭上飛往東南亞M國的飛機,意想賺一大筆回來安享晚年。很快,阿福的簽證已到期,他擅自離團留在M國做生意,當阿福在以假亂真地兜售他的仿玉工藝品時,被當地警察抓走,坐了一個多月的牢。在監獄裡,由於吃睡不好,思想負擔沈重,他患上了急性腸胃炎等疾病,身心健康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黃某,1985年11月29日出生,在P國入獄時,年齡還未滿15週歲。他是今年4月16日晚被P國遣返的13人中年齡最小的一個。黃某的父母望子成龍心切,將這個當時未滿15週歲的兒子送到出洋淘金的隊伍中,沒想到黃某一到P國就被抓。在監獄裡,他因年紀小常常受欺侮,被同監的人打得遍體鱗傷,偶有好吃的便被強壯的犯人搶去,常常挨飢受餓。半年下來,黃某已患有腸胃炎、皮膚病、風濕病等。此次期滿被釋放遣返,他的父親前來白雲機場認領黃某時,差點認不出自己的兒子。他怎麼也不敢相信,眼前這個面黃肌瘦、蓬頭垢面、兩眼呆滯的小孩竟然是離家時活潑可愛的兒子。他不禁涕淚縱橫,擁著兒子哭喊著:「我的仔啊!都怪爸爸不好,是爸爸害了你。」

  千金散盡後妻子出走了

  許多在國內生活得不錯的人,因偷渡落得個千金散盡、妻子離散的結局。今年4月26日晚,廣州白雲機場迎來了13名不光彩的旅客。他們因使用偽假的S國護照而被東南亞P國移民局遣返,除一名中年男子是上海籍外,其餘12名青年男女均為福建省長樂市人,年齡在15-26歲之間。去年10月3日,這夥人以旅遊為名來到T國,並在該國逾期居留。為了偷渡到北美U國打工,他們分別花25000美元向「蛇頭」買來偽假的S國護照和前往U國的聯程機票。同年10月14日,他們從T國出發,企圖取道P國前往目的地。因為使用的護照被發現有假,而被P國移民局扣押入獄6個月,直到4月26日才被釋放遣返。

  偷渡客中來自上海的居某感慨最深。原來居某是一個商人,妻子在一家日本公司當翻譯,家中還有老媽和一個9歲的男孩,家庭溫馨幸福。去年,居某由於經營的電器生意一時不景氣,便產生了出國做生意的念頭,落得在異國蹲半年監獄,錢財耗盡,妻兒離散,老母病危的悲慘結局。此次,居某回來方知妻子棄家東渡日本,至今杳無音信。小孩由年逾古稀、體弱多病的老媽照看,而媽媽因沒有他的消息和兒媳婦離去,整天以淚洗面,一度臥病不起。小孩幼小的心靈受到創傷,學習成績急劇下降。
為什麼有這麼多的人醉心於他們的出國夢?甚至花費大量的金錢冒著生命危險要去偷渡?離開家人,離開自己的出生地,難道這個國家這樣不值得他去留戀嗎?可嘆,生命的渺小,可嘆,中國人的命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