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瞞歷史、招搖撞騙、故弄玄虛、江澤民必須清算


為了研究江澤民,筆者找到了一本「江澤民傳」。這本「江澤民傳」,洋洋二十五萬言,卻未能把江澤民這個人的若干關鍵問題說清,這當然不能怪傳記作者主觀上想替江澤民隱瞞什麼,實際上主要原因是江澤民本人沒有把歷史問題交代清楚。

* 隱瞞歷史、極力掩蓋漢奸家庭出身背景

在江澤民的傳記中,不惜筆墨寫了不少新四軍、江上清的事跡,而唯獨沒有寫江澤民的生父江世俊,沒有寫江澤民的家庭出身。江澤民從襁褓到上大學,都是在生父江世俊供養下度過的。江澤民的生父究竟是何許人,是必須要認真弄清的問題,是絕不能迴避和掩蓋的。
「傳記」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方提到,江澤民之父是一般「職員」,而需要研究的恰恰就在這「職員」二字上面。職員者即供職之人員也,江澤民生父當的這個「職員」實在大可分析、研究一番:自一九三七年底到一九四五年秋,江澤民的父親江世俊一直都在日本統治下的江蘇揚州任職,說得明確一些,就是給日本人和王精衛的統治任職,也就是說是在當漢奸。在這七年中,江澤民從中學到大學,都是在他父親的直接養育和教導下過活的。那麼,江世俊這個職員到底有多大呢?江澤民沒有交代清楚,「傳記」作者自然也無法寫清楚。據「江澤民傳」說,江澤民之父江世俊「其子女頗多」,多到多少,「傳記」作者也沒有說清,變成了無據可查的「無數」,或者說多到了數不清的程度,所以只好用一個「頗多」來表達了。現在只知道,江澤民是老二,除此還有老五江澤寬和一位姐姐江澤芬存在,「頗多」的其餘全都下落不明。不過,單從「頗多」來猜測,這「頗多」的子女有可能是江世俊一妻多產的,即江澤民他爹只娶過一個老婆、生了「頗多」的子女,也可能是娶過好幾個老婆,由數個妻子下了「
頗多」的崽子。總之,不論是一妻多產還是多妻多下,江世俊子女「頗多」而且多到「無數」是「江傳」寫得明明白白的,這就不能不讓人推敲了。
在敵偽時期(即日汪統治時期),能夠生產「頗多」子女而且又能過非常優欲生活的「職員」,被說成一般「職員」,恐怕就有點說不過去了。要是再從江澤民會彈拉跳唱、能歌善舞、還會京戲、越劇等、十八般技藝幾乎樣樣全能來判斷,江澤民小時候過的完全是公子哥的闊少爺生活。僅憑他會彈鋼琴這一點,就說明他家擁有三四十年代一般家庭根本買不起的奢侈品 ---- 鋼琴。在日本佔領區,大多數中國人充當亡國奴的悲慘日子裡,一般「職員」能達到如此的生活水平嗎?很明顯,這樣的「頗多」子女的「職員」家庭,而且在敵偽統治下能過上江家那樣遠比「解放區的天」要優越的生活,那只能是死心塌地給日寇當漢奸的級別相當高的高級「職員」。

* 過繼之說、乃是為了混進共產黨招搖撞騙

江澤民說他十三歲那年過繼給了他的叔父江上青,過繼的理由是他叔父喜歡他,而且也是為了避免他叔父的那一支斷了香火。然而所有這一切,都是在他叔父死了之後發生的,這就不能不讓人懷疑,編造過繼故事乃是為了達到某種目的的需要。
這種過繼:第一、沒有江上青同意和認可,因為他叔父已經去世,根本不可能表示同意;第二、沒有江上青的供養,江上青自己都活不成了,哪裡還有能力去養江澤民呢?第三、江也沒受過他寡嬸的供養,因為江上青死的時候才二十八歲,他寡嬸那時僅二十餘歲,孤身一人還得拖兩個女兒,哪裡有能力來供養公子哥兒似的江澤民?第四、江澤民的生父江世俊沒有可能去同江上青沾邊,在當時日本人統治的地區,如果江上青因為參加新四軍而被害,江世俊肯定要同江上青劃清界線、躲得遠遠的,以免受到牽連;第五、江澤民的所謂過繼,在當時也沒有法律上的承認,因為根本沒有辦過法律手續。
一九三九年,江上青死的時候,正是日寇侵略進攻的上升期,在當時幾乎沒有任何人能預測日本人會投降,以及什麼時候會投降,因此從多方面分析,無論是事實上還是法理上,江澤民一九三九年被江上青認養,幾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江澤民自己給自己套上這頂「革命烈士」後代的紅帽子,很可能是江澤民加入共產黨時為欺騙共產黨、混進黨內才寫進去的,而在此之前,根本就沒有什麼過繼之事。
退一步看,就算江澤民所說過繼之事屬實,由於一九三九年江上青已經去世,所以一九三九年後過繼給江上青的江澤民,他十三歲以後的生活還是由其生父供養,而且同其生父共同生活,故這種過繼也只是形式上的,沒有任何實質上的意義。江澤民硬把從來沒有養過他的江上青搬來當「養父」,當然有他的道理和小算盤。
那麼江澤民為什麼要編造這個養父的故事呢?這顯然同他的生父有不可告人的政治背景有關。江澤民有意把自己移栽到江上青頭上,一方面可以隱瞞他「漢奸」家庭出身的不光彩出身,另一方面又可輕而易舉地給自己套上個「革命烈士」後代的光環,這對於當時像他這樣因漢奸出身在國民黨內找不到進身之階的江澤民來說,正是他用以鑽進共產黨投機政治的絕妙選擇。眾所周知,共產黨最注意苗紅根正,江澤民有了「烈士子弟」的「榮譽」,在共產黨內招搖撞騙就會容易得多。
人們應該記得,前些時江澤民回揚州祭祖,他盜用了一百五十萬元給他家修祖墳,黨國宣傳機器也跟著大肆吹捧江的祖父如何如何,然而奇怪的卻是,所有媒體全都絕口不提江父。箇中的奧妙就在於,江談「父」變色,對政治特別銘敏感的中共國記者哪能不心領神會,於是喉舌們就自覺地不去觸動江父這顆政治地雷了。

* 心懷鬼胎、不忘在學歷上故弄玄虛

頭幾年,南京師範大學發現了江澤民在偽「中央大學」的成績單和供書證,從而揭穿了他刻意迴避的學歷問題。眾所周知,抗戰時期,正式的中央大學遷到了四川重慶沙坪壩,那裡才是當時中國的著名學府,而汪偽政權在南京成立的那個偽「中央大學」,無論在師資上、接受學生的背景上、以及教學性質和教學水平上,都有別於重慶的中央大學。江澤民就讀的汪記中央大學,乃是一所培養漢奸的大學,抗戰勝利後,一九四六年,在重慶的中央大學復原南京,而原先的偽中央大學工科學生則並入上海交大,因此轉入了交通大學的江澤民實際上同正統的中央大學一點兒關係也沒有。
對於自己青年時代受到的那段不光彩的教育,江澤民確實是心懷鬼胎的,因此任何時候他都忘不了在學歷上故弄玄虛。江澤民對媒體說,他「自小受孔孟之道和西方資產階級教育」,那純粹是瞎掰!江是在日本奴化教育下一直活到二十多歲的,那正是一個人思想成型的關鍵年齡,憑江當時的思想狀態,根本就同西方教育攏不上邊。至於受過「孔孟之道」熏陶,那只要算一下江澤民讀小學的年齡就清楚了。
江生於一九二六年,到「九一八」事變之後,他才小學。那個時候,國民政府設立的小學已經分科,有國語、算術、唱歌、美術等課程,到了高小還有自然、歷史、地理,學生學的東西早已不是孔孟之道了。而且,孔孟之道講的是「禮」、「仁」、「忠恕」、「仁政」,可江澤民渾身上下、從裡到外卻絲毫找不出半點這方面的影子,他滿腦袋裡都是暴政和獨裁,骨子裡全是地地道道的軍國主義和法西斯流毒。江澤民標榜「孔孟之道」和西方教育,無非是想藉此掩飾他青年時代接受的日本奴化教育。
即使是在訪問美國期間,江澤民也沒有忘記在他的學歷上耍把戲。他曾兩次不辭旅途勞苦,專程拜訪顧毓秀老先生。他拜訪顧毓秀,並不是他同顧有深交,也不是顧教過他的課,更不是顧認識他、在記憶中有他這麼個學生,而是他要給媒體造成顧毓秀教過他微積分的虛幻印象。顧老可能礙於禮節,不願意主動戳穿江澤民的表演。但實際上,顧老一九四六年才從四川回到上海,而那時的江澤民已經是上海交大四年級學生了,根本不可能跑回南京聽這種屬於基礎科範疇的一二年級數學課程。江澤民在美國拜訪顧老的拙劣表演,更顯露出他對自己「學歷」心懷鬼胎,害怕有人隨時會揭穿他的騙術。

* 靠騙術上臺的野心家、必須清算

共產黨領導集團本身就是一個爭權奪利的混合體,共產黨宣傳的所謂「路線」鬥爭,實質上就是爭權奪利鬥爭的代名詞,根本不存在誰是誰非的問題。繼承共產黨的最高權力,就是比賽誰最能耍陰謀、最能騙,那最能耍最能騙的,就可以登上「教主」寳座,進而統領天下。當年,最善於耍陰謀詭計也最能寫檢討的鄧小平之所以能取代華國鋒,原因就在這裡。為了奪權,鄧小平搞了一個「顧問委員會」,跟華國鋒比老資格,而那「顧問委員會」就像毛澤東的「中央文革」一樣,駕臨於黨中央之上,最後終於不費吹灰之力,把華國鋒搞下了臺。待到權力到手,鄧小平就立刻撤銷了「顧問委員會」,他生怕黨內有人步他的後塵,在背後搗他的鬼,鄧也因此保住了共產二世的帝權。輪到江澤民,在黨內論資排輩數不上他,比能力他更沒有份兒,江想要爬上最高權力,那就只有靠施展「騙」術了,這包括他的「連唱帶表演」、他的隱瞞出身和編造歷史以及他的溜須拍馬本領。
按照中共自己的說法,混入黨內的野心家、陰謀家、階級異己份子,大多都是隱瞞歷史、編造光榮記錄,欺騙黨,而後混入黨內,再利用黨的權力和輿論,為自己羅織更多的光環,直至爬上黨的頂峰,神話自己為天然領袖。江澤民走的正是這條登峰之路,但在信息傳播高度發達的今天,他畢竟要天天擔心騙術穿幫,於是就有了上面描述的那些表演。
這裡必須指出,自從江澤民鑽入了共黨權力高層之後,他逐漸把他長期隱瞞的、潛伏在他靈魂深處的、當初日本人奴化教育灌輸進去的思維觀念、意識形態統統表現了出來:例如,他那套溜須拍馬、阿諛奉承的本事,就把那幾個每年去上海「貓冬」的黨國大老抹得舒舒服服、眉開眼笑,最後讓老傢伙們在臨死之前心甘情願地把共黨寳座賞給了他;又例如,江澤民想鞏固他的法西斯獨裁統治,就需要俄國人給他撐腰,於是江就瘋狂地向大鼻子拍賣中國的領土主權。江的這一套賣國求榮的本事,就是他大學時代從汪精衛那裡繼承過來的,現在他當上了「核心」,正好順手拈來派用場。
鄧小平死後,江澤民更一心想當第三代「共產導師」,而他青年時代從日本人那裡學來的南京大屠殺經驗,自然也就成了他謀求「穩定」的典範。現如今,中共國內對宗教信仰鎮壓,對法輪功鎮壓,對民眾組黨、組工會鎮壓,對國人向日索賠鎮壓,對北大學生悼念被害同學鎮壓,沒有一件暴政不是來自他腦袋裡的根深蒂固的法西斯思維模式。
最近,江澤民在國際舞台上又大耍政治流氓:他今天簽署國際人權公約,明天就藉口「國情特殊」翻臉不認帳;他跑到美國同克林頓擁抱大談「戰略夥伴關係」,可背後卻偷偷向伊拉克等一些流氓國家擴散核武器;在公開場下他合高唱民族主義,可轉身就派朱鎔基低三下四地給美國人「消氣」。其流氓嘴臉,在世人面前可謂表現得淋漓盡至,國際媒體多次把他刻劃成小丑模樣,可他自己卻不以為恥、反以為榮。這,顯然也同他所受的奴化教育密不可分。
十多年來,江澤民令人噁心的表演實在是太多了,共產國民乃至中共黨,現在全都看清了江澤民究竟是什麼貨色。從人民的角度談,全國民怨沸騰,已經到了向江澤民進行總清算的時候了;而按照共產黨的邏輯,鄧小平的陰魂肯定也不會接受一個漢奸奴才繼續充當它的「核心」頭目,黨內已經有人在行動了。朋友,在這關鍵時刻,你是否也加入清算禍國殃民的江大騙子的行列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