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新聞:曾慶紅當年整垮楊家將


江澤民、曾慶紅真正的蜜月開始於1989年六四事件後。當江澤民被指定為中共中央總書記時,江澤民除了誠惶誠恐,更多的是一種前途莫測的感覺,不僅他的夫人王冶坪為他的北上流淚,他自己也似乎預感到重蹈前兩任總書記覆轍的風險。因此,當江澤民赴任之時,他向楊尚昆、李鵬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帶曾慶紅進北京,擔任中共中央辦公廳副主任。楊尚昆、李鵬答應了他的要求。為什麼江澤民不敢隻身一人進京?為什麼江澤民偏偏要曾慶紅與他共行?為什麼江澤民不帶更獲他信任的黃菊進京?最關鍵的因素有三:

一,胡耀邦、趙紫陽前兩任總書記的下場令江澤民膽怯,他設想入主中南海前途凶多吉少,更何況他一點都不熟悉中南海的情況。相比胡趙,江在黨內的資歷更淺。稍有出錯,可能導致比胡趙更為悲慘的結局。

二,從鄧小平、陳雲、李先念等元老在六四事件中的表現,國家大權仍然由這些老人掌握。更何況楊尚昆、薄一波仍然參與著中共中央最高事務的決策,擁有舉足輕重的發言權。江澤民深感要處理好、協調好這些老人的關係非常不容易。

三,江澤民入主中南海,可謂無功受祿。主導六四事件決策的「頭號功臣」李鵬沒有獲得晉升,內心積怨在所難免。如何處理好與氣勢逼人、內心不服的李鵬的關係,令江澤民的確無所適從。還有,喬石、姚依林這兩位政治局常委資格老,權力根基深,人脈資源廣泛,同樣難以對付。

這就迫使江澤民儘可能地利用自身能夠利用的一切資源,來應對難題,處理危機。一人入主中南海,人地兩生疏,沒有人能協商,更沒有人能幫助出主意,可能很快導致政治上的翻船。如果帶黃菊,充其量能為江澤民分擔一些日常事務,但黃菊從基層上來,長期在上海工作,對中南海的情況比江澤民更不瞭解,不可能指望他出謀劃策。因此,當江澤民獲悉自己被欽定為中共中央總書記時,他第一個念頭想到的就是曾慶紅。曾慶紅從來以完全平等的姿態與江交談,並且敢於當面糾正甚至否定江的某些想法,這使江對曾刮目相看。江深諳曾慶紅政治手腕高超,同時還想倚重曾慶紅家屬的政治資源和曾慶紅本人在北京建立的廣泛的人脈關係。

曾慶紅的政治手腕得益於他父親的薰陶。曾山任內政部長時,曾專門化時間苦讀大量的明朝、清朝檔案,從中體味為官之道。在曾山的薰陶下,並不喜歡讀書的曾慶紅對明清的宮廷秘諱表現出特別的興趣,他閱讀了大量的明清檔案,據說曾慶紅最感興趣的案例是如何在權力鬥爭中保護自己、打擊異已,如何在錯綜複雜的局勢中把握時局,化解矛盾,如何鞏固自己的權力,並在鞏固權力的基礎上更上一層樓。所有這些,都在曾慶紅後來的政治實踐中應用了。與其說,江澤民選擇曾慶紅是基於一種信任,不如說是為了利用曾慶紅。同樣的,與其說曾慶紅輔佐江澤民是一種無私的忠誠,不如說曾慶紅只是利用江澤民。曾慶紅清楚,如果他能夠成就江澤民的大業,日後必有大成。曾慶紅終於找到了那條通向中國最高權力舞臺之路。事實證明,曾慶紅與江澤民的合作真可謂天作之合。沒有曾慶紅,江澤民不可能有十三年穩定的統治期。

曾慶紅協助江澤民做了最重要的六件事。前三件為江澤民保權位,求穩定。後三件為江澤民樹權威,也為自己撈取最實用的政治資本。

六四事件後,中國的保守勢力空前強大,鄧小平在黨內的影響力比六四前大大降低。政治上強調「四項基本原則」,經濟上進行「治理整頓」,當時中國的處境,一方面,是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經濟制裁;一方面,是整個蘇聯東歐社會主義陣營的徹底崩潰。更重要的是,以加強無產階級專政,防止"和平演變"為名,中國的改革開放和經濟發展已經停滯甚至倒退。鄧小平多次告誡江澤民、李鵬「堅持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路線和各項方針政策,不但這一屆領導人要堅持,下一屆、再下一屆都要堅持,一直堅持下去。因為十年來的實踐證明,這一套方針政策是完全正確的,如果放棄改革開放,就等於放棄我們的根本發展戰略。」然而,鄧的這些意見並未為江澤民、李鵬所接受,鄧的改革開放不能變的政策失靈了,鄧在北京說話失靈了。無奈之際,1991年1月,鄧小平到上海發表要堅持改革開放、堅持搞市場經濟的談話,這個談話仍然沒有被江澤民、李鵬所領會並接受,只有喬石、田紀雲在中央黨校發表了旗幟鮮明的呼應,朱鎔基在上海組織專門班子以"皇甫平"名義對鄧小平談話發表了"七評",然而掀起的則是一場始料未及的軒然大波,鄧的說話仍未獲得江澤民、李鵬的積極回應,這令鄧小平十分寒心。

1991年底至1992年初,鄧小平決定以88歲高齡再次南下,以老邁之軀推動停止轉動的改革開放車輪。他先後到達湖北、江西、廣東、福建,公開發出了"誰不改革誰下臺"的警示,對江澤民、李鵬發出了最後通牒。鄧小平此行的目的十分明確,就是準備在中共十四大更換中共中央領導層,撤換江澤民、李鵬,讓堅決執行改革開放路線的人擔綱。鄧小平認為,江澤民軟弱無力,思想保守,以反和平演變代替改革開放,態度曖昧;李鵬領導主持經濟工作,是外行領導內行,治理整頓只會扼殺中國經濟的健康發展。為此,鄧小平曾考慮由喬石、楊尚昆、萬里、薄一波牽頭,成立中共十四大籌備小組,對中央委員會人事作出重大變動。這是一個摒棄江澤民、李鵬以及當時分管組織人事工作的政治局常委宋平的方案。這一方案包括:由喬石替代江澤民,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並在八屆人大一次會議上當選國家主席、軍委主席;由李瑞環或朱鎔基替代李鵬,擔任國務院總理;由萬里繼續擔任全國人大委員長;楊尚昆卸任國家主席;徹底解散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最發人深省的是,這個方案還包括重新啟用因六四事件下臺的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讓趙擔任全國政協主席。鄧曾就這個方案向楊尚昆、萬里徵求過意見,並要求楊尚昆在合適的時候捎話給趙紫陽,要求趙紫陽在出來工作前承認一下六四事件中的錯誤,以防趙日後為六四翻案。為配合這一方案,1991年中,在鄧小平支持下,楊尚昆、萬里、喬石等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提議讓因六四事件下臺的胡啟立、芮杏文、閻明復重新出來工作,不久,胡啟立任機械工業部副部長,芮杏文任國家計委副主任,閻明復任民政部副部長,這是鄧小平準備讓趙紫陽出來工作的先聲。同時,為了表示對喬石的支持,鄧小平對喬石在中共中央黨校的講話、喬石在四川等地的講話予以高度肯定,並說,「好久沒有看到那麼好的文章了」。在這次南行中,陪伴著鄧小平的是他的密友、時任國家主席的楊尚昆。在鄧小平南方講話後,反映最快、態度最鮮明、最積極的則來自時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秘書長兼總政治部主任的楊白冰[註釋7],他在《解放軍報》公開喊出了「堅決響應小平同志號召,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的口號。

鄧小平南行發出了準備在中共十四大更換中共中央領導層的明確信號,引起了江澤民、李鵬的極度驚慌,更令執政兩年半來一直樹立不起權威的江澤民陷入沮喪之中。作為江澤民最親近的助手,曾慶紅非常明白眼前的處境,如果江澤民在十四大黯然下臺,那也就意味著曾慶紅此生政治命運的終結。與其被動下臺,不如起而反擊。除了曾慶紅多次與江澤民一起拜訪李鵬,讓李鵬更加清醒地認識鄧小平南方講話的政治含義,更讓李鵬感到與江澤民精誠合作,面對挑戰的極端重要性。在這個緊要關頭,曾慶紅讓江澤民放下身段,主動與李鵬合作,很好地協調了江澤民與李鵬的關係,起到了穩住陣腳的作用。面對可能下臺的危險,江澤民、李鵬一連以中共中央、國務院的名義下發了將近二十個文件,這些文件全部是關於學習鄧小平南方談話,大膽促進改革開放的。有明確要求,有具體措施。一時間,江澤民、李鵬對鄧小平要求改革的態度來了個180度的大轉彎,以此化解鄧小平對他們的不滿。

更重要的,則是曾慶紅對鄧小平施以離間計,主動將矛頭對準與鄧小平關係最親密的人,向他發動出奇不意的攻擊。這是迄今為止曾慶紅施展的最大膽、最陰險、最毒辣的政治手腕。曾慶紅清楚,在鄧小平正在醞釀的讓楊尚昆、萬里、喬石等人中,無論從資歷、實權還是與鄧小平的關係看,萬里、喬石都不可能與楊尚昆相比。如果挑戰萬里或喬石,即使把他們打垮了,仍然不能保證江澤民不會下臺,這不僅打不著鄧的痛處,反而更激怒鄧小平,從而加速江澤民的下臺。只有離間楊尚昆與鄧小平,才能達到起死回生的效果。然而,楊尚昆是能被輕而易舉地挑戰的嗎?

楊尚昆與鄧小平是四川同鄉,早在三十年代於中央蘇區工作時,兩人的關係就很緊密。中共建國後,楊尚昆一直擔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1956年的中共「八大」,鄧小平出任中共總書記,楊尚昆為中央書記處後補書記兼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兩人的關係愈加密切,開始成為相知相交的親密戰友。文革大革命中,鄧小平與楊尚昆一起被打倒,鄧小平被流放江西,而楊尚昆則與彭真、羅瑞卿、陸定一被稱為「彭羅陸楊」反黨集團,比鄧小平遭遇更慘,自1966年7月起即被捕入獄,直到「四人幫」垮臺後的1978年底,鄧小平復出重新掌握國家大權,楊尚昆才得以重見天日,前後離開政治舞臺達十二年之久。楊尚昆復出後,得到鄧小平充分信任。1979年2月,被任命為中共廣東省委第二書記兼中共廣州市委第一書記、廣東省副省長,與習仲勛一起主持廣東工作。1980年9月,從廣東調入北京,被補選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兼秘書長;1981年7月,任中央軍委常委兼秘書長;1982年9月,升任中央軍委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協助鄧小平主持中央軍委日常工作;在1982年和1987年召開的中共十二大、十三大上,楊尚昆當選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繼任中央軍委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1987年,經鄧小平批准,楊尚昆的堂弟楊白冰從北京軍區政委直接升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在鄧小平的竭力堅持下,1988年4月,在第七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上,楊尚昆更以80歲高齡出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六四事件後,楊白冰更上一層樓,升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秘書長兼總政治部主任,主管軍隊日常事務。可以說,鄧小平與楊尚昆的關係非比尋常。正是這種非比尋常的友誼,楊尚昆可以隨意出入鄧家,楊尚昆更成為鄧小平退出權力核心圈後,傳遞、溝通鄧小平與中共中央政治局信息的使者。中共中央政治局遇有重大事情向鄧小平請教,都是通過楊尚昆傳達的。

楊尚昆在軍隊中有著非常強大的勢力,他與廖漢生[註釋8]、肖克[註釋9]、賀龍[註釋10]家屬有著天然的親屬關係,非一般人能夠抗衡。廖漢生,楊尚昆的親妹夫。1955年被毛澤東授予為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將軍銜。曾任國防部副部長,北京軍區、南京軍區、瀋陽軍區政委。當時廖漢生是全國人大副委員長,雖從軍界退休,仍擁有較大影響力。廖漢生是中共十大元帥賀龍的親外甥。儘管賀龍早在1969年「文革」中就被迫害致死。但他是紅二方面軍創始人,建國後曾任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兼國家體委主任、中央軍委國防科工委主任。作為一種象徵,賀龍在軍中的影響力仍然存在。更有甚者,蕭克,1956年時的上將。當時的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委。曾與賀龍一起出生入死並結拜為兄弟,並娶了賀龍妻子騫先任的親妹妹作妻子。肖克與賀龍一起締造了紅二方面軍。建國後又歷任國防部副部長、農墾部副部長等職務,在楊尚昆擔任國家主席、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後,賀龍、肖克、廖漢生的勢力在軍中再次強大起來。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在楊尚昆的親自關懷下,賀龍之子賀鵬飛在軍中得以火箭式的上升,1984年初39歲時升任總參謀部裝備部副部長。1986年41歲時升任總參謀部裝備部部長。這在當時是絕無僅有的一個。為了讓賀鵬飛在中共十四大當選中共中央委員、同時晉升為中將軍銜。自1991年下半年開始,楊尚昆、楊白冰多次在中央軍委擴大會議上盛讚賀鵬飛,為他的晉升進一步造勢。因此,要對抗楊、廖、肖、賀四大家屬,除非獲得鄧小平的支持,不然,誰都不可能與之抗衡,更不必想從根本上削弱他們在軍中的勢力。

就在曾慶紅實施離間楊鄧之計時,江澤民與曾慶紅把握住了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當時,主持軍委日常工作的楊白冰提出了一個晉升100名將軍的龐大名單,這個名單包括:

時任副總參謀長的49歲的何其宗中將,

時任總政治部副主任的52歲的周文元中將,

時任總後勤部副部長的51歲的宗順留少將,

時任總參謀部裝備部部長的48歲的賀鵬飛少將,

時任總參謀部情報部部長的53歲的熊光楷少將。

這個方案需報經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楊尚昆、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批准。劉華清經楊白冰親自當面詢問,表示同意這個方案。楊尚昆同意這個方案,並批示請江澤民審閱批准。江澤民拿到這個材料時,一時顯得不知所措。他隨即找曾慶紅商量如何如置。曾慶紅建議他壓下,先置之不理。同時,他建議江澤民找時任總政治部副主任於永波來一起商量。於永波是江澤民在軍中關係最親近的人。江澤民任職上海期間,於永波當時是南京軍區政治部主任,曾兩次與江澤民一起隨團出國訪問,與江澤民很談得來。在江澤民於1989年11月召開的中共十三屆五中全會上接替鄧小平擔任中央軍委主席後一個月,江澤民即調於永波升任總政治部副主任。於永波說,楊白冰提出的那個100人方案從未徵求過他的意見,他根本不知道。從這個方案看,這100人基本都是楊尚昆、楊白冰的親信。目的是完全剝奪江澤民的知情權,徹底架空江澤民。曾慶紅認為,這個方案的出臺,說明楊白冰有恃無恐,不僅根本不把江澤民放在眼裡,更不把小平同志放在眼裡。楊白冰就是想以楊家將人馬來徹底替換鄧小平在軍隊中的班底。於是,在江澤民實施拖延戰術之時,曾慶紅親自聯繫了他的兩個「太子黨」盟友、也是鄧樸方好友的俞正聲、劉京,這兩人都先後作為鄧樸方的得力助手,先後擔任過中國殘疾人理事會副理事長,俞正聲當時任青島市市長,劉京當時任昆明市市長。先由俞正聲、劉京向鄧樸方論及當時的局勢、論及楊家將的危險。隨後,曾慶紅親自出面,與鄧樸方深談。

在曾慶紅與鄧樸方會面之時,北京城關於楊家將不可一世的流言盛傳,「楊尚昆想取代鄧小平」、「楊尚昆、楊白冰試圖搞一場不流血的政變」、「鄧小平將不久於人世」、「楊尚昆想當軍委主席」等等,一切不利於楊尚昆、楊白冰的流言突然間鋪天蓋地地流傳開來。我們無法查證這些流言到底是被誰製造的,曾慶紅是否主導了這一流言事件。但隨著流言傳播面的越來越廣,楊尚昆、楊白冰的命運頃刻間黯淡下來。正是這個時候,曾慶紅與鄧樸方會面了。

據極其可靠的來源,曾慶紅與鄧樸方首先談了江澤民的處境,大意是:江澤民從來沒有對「老爺子」(鄧小平的尊稱)不忠,他只是力不從心,因為楊尚昆實際上控制著黨政軍的實權,令江澤民沒法幹工作。特別是軍中事務,根本插不上手,完全聽命於楊,沒有最終拍板權。江澤民是一個有能力的人,只要全權予他,他一定能放開手腳幹得很出色。不管怎樣,江澤民是徹底忠於「老爺子」的。

在談了江澤民的處境後,曾慶紅特別向鄧樸方剖析了楊家將在軍隊中的勢力。

曾慶紅的論述主要圍繞二條:

一,楊尚昆、楊白冰的勢力在楊、廖、肖、賀四大親屬關係的基礎上越來越膨脹,已經沒有一個家屬能與之抗衡。這次楊白冰推出100名將軍方案,名義上實行軍隊的新老交替,實際上就是以楊家將人馬來徹底替代「老爺子」的人馬,將中國人民解放軍演變成變相的楊家軍。有恃無恐。現在,楊尚昆是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楊白冰是中央軍委秘書長,是軍委的第四號人物,這種現象於黨、於國家、於軍隊都是十分危險的。

二,楊尚昆有比較明顯的平反六四的意圖。如果「老爺子」考慮讓趙紫陽復出,擔任全國政協主席。等於間接承認了自己的決策錯誤。六四以後,楊尚昆一直間接否認是自己下令清場開槍,同情趙的處境,這就等於把責任推給了「老爺子」,這也就給了楊尚昆與趙紫陽重新合作的機會。如果趙紫陽復出,楊尚昆與趙紫陽合作,一切局面都會顛倒過來,國家可能再度出現不穩定。堅決不能讓六四成為「老爺子」的一樁心事,讓「老爺子」不高興,「老爺子」健康長壽、頤養天年是人民的心願。六四的事,可由歷史來評說,匆忙不得。

在曾慶紅與鄧樸方會面不久,江澤民親自拜見了鄧小平。江澤民是帶著於永波去的,鄧小平則召來了他的愛將,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的劉華清[註釋12]。在這次會談中,先是於永波介紹了楊白冰所提100人方案的來龍去脈,說明瞭有關的背景情況;江澤民著重談了為什麼他壓下這個方案不辦的想法,並說他壓下這個方案後,楊尚昆曾問過他,為什麼還不批,他說要請示小平同志後再辦;劉華清則從旁邊證實江澤民在軍委大權旁落的狀況。鄧小平只是聽取他們的情況反映,沒有發表自己的看法。

楊白冰所提100人名單事件悄然無聲地在中共高層內越傳越廣。一些本來就對楊尚昆、楊白冰看不慣者更是抓住機會反擊。李先念對比他大一歲而接替他擔任國家主席的楊尚昆一直耿耿於懷,現在則對楊表示幸災樂禍,陳雲、彭真也認為楊尚昆、楊白冰的權力過大,不利於團結;出自第三野戰軍的張愛萍[註釋13]等堅決要求不搞「家天下」,張愛萍親自找江澤民談話,並向鄧小平、江澤民推薦了他的老部下、時任國防大學校長的張震協助江澤民的軍事工作。

在一陣緊似一陣的「倒楊」聲中,鄧小平不露聲色地放棄了與他共事幾十年的四川老鄉兼親密友人楊尚昆,與陳雲、李先念協商,成立了由江澤民、李鵬、宋平以及中共元老薄一波主導的中共十四大籌備小組,對新一屆中央委員會的人事進行了全面、徹底的清理。鄧小平與楊尚昆這對經常相見的朋友互不聯繫了,頻繁走動的兩家子女互不來往了。在1992年10月召開的中國共產黨第十四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楊尚昆、楊白冰徹底退出了軍界,代之以鄧小平的老部下劉華清、張愛萍的老部下張震擔任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輔佐無從軍經驗的江澤民。楊白冰100人名單中的絕大部分軍官的仕途由此走下坡路。何其宗於1993年1月調任南京軍區副司令員,周文元於1992年11月調任瀋陽軍區副政委,宗順留於1993年3月調任瀋陽軍區後勤部部長,賀鵬飛既沒有成為中共十四大中央委員或候補委員也未能如期晉升中將。唯一的例外是熊光楷,這位在總參謀部以最善察言觀色而聞名的總參情報部部長,終於棄「楊主席」而投「江主席」,在中共十四大上當選為中央候補委員,同時升任總參謀長助理。1993年3月,在七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楊尚昆、萬里正式宣布退休,趙紫陽也永遠失去了復出的希望。相反,江澤民則成為繼毛澤東、華國鋒之後,全面掌握黨政軍最高權力的第三位最高領導人,李鵬則再次連任國務院總理。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