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災區報導:生者痛說地震慘像


中新社2日報導,那天,中共巴楚縣瓊庫爾恰克鄉六村支部書記達吾提阿西姆在去村委會的路上,突然感覺到大地劇烈地晃動起來,並伴有奇怪的響聲,令他腳步趔趄。直覺告訴他,發生地震了。身體扭曲的他,趨步努力扶住路邊的樹幹才沒倒下去。這時,只見路邊的房子在眨眼間四分五裂,轟隆隆地倒塌;塵土翻捲似蘑菇雲,瀰漫四周,很快便遮天蔽日「當時我和奶奶正在吃飯。地震來臨的時候,大地劇烈抖動,奶奶說地震了,就和我一起衝出房子。大地晃動了大約十分鐘才停下來。我們的房子儘管沒有倒塌,但出現了裂縫,已不能住了。」阿依古麗對記者如是說。

阿依古麗的父母老家在四川,她出生在瓊庫爾恰克鄉,漢族名字叫稅國花,只到老家上過一年漢族學校,其他時間都是在巴楚縣瓊庫爾恰克學校度過的。她是鄉中心中學唯一的漢族學生,今年上初中二年級,維吾爾語和漢語都說得很流利。維吾爾族名字是老師給取的,漢語意為「月亮花」。

待情緒安定下來後,阿依古麗趕到學校,看到教室都已倒塌,老師說地震給我們這個地方造成很大損失,讓我們回家幫助父母親收拾房子,學校停課。同學們紛紛交流彼此家中的情況,阿依古麗的好朋友熱孜亞說:「我家的房子沒倒,鄰居家的房子一棟棟倒塌,我心中很害怕!」

中學恢復上課後教室設在學校的大操場上。同學們像分別了很久,似有滿懷的話,卻又什麼也說不出來,面面相覷。同學們的心情都很沈重。學校的氣氛不像以前那樣活躍了。「我們這裡本來就窮,這種巨大的破壞真不知影響有多大。」說著,阿依古麗的眼圈紅了。

這場地震帶給當地人災難的深重是無以言表的。在受災最重的瓊庫爾恰克鄉採訪,記者無論在村裡還是在路上,時常可以看到村民們無論腰間扎白布的還是未扎的,見面什麼也不說,互相抱頭痛哭一場後,還是什麼也不說,各走各的路。

記者到瓊庫爾恰克鄉十六村努爾古麗「家」看到,努爾古麗正在廢墟中挖物品。十五英吋的黑白電視機挖出來了,已殘缺;自行車挖出來了,已變形──只有幾盆夾竹桃,雖然灰身土葉,卻顯示著生機。努爾古麗像對待孩子一樣,仔細地擦著夾桃竹的葉片。

九十三歲的阿不都熱依木耳聰目明,腿腳靈便。他是十八村德高望重的阿匍。他家的房子成了廢墟,他和老伴都是從房樑下爬出來的。全村死了十七位,十四位是由阿不都熱依木阿匍支撐著疲勞的身軀唸經後安葬的。「我老了,做不了什麼,只能這樣安慰大家。這樣我心裏舒服些。」阿不都熱依木說。

十八村的吐遜江母親死了,妻子死了,兒子死了。他拿著幾張彩色照片,指指畫中人,便仰頭大哭起來,聲音蒼涼淒慘。

「當時做飯的鍋忽然跳到屋頂又落下來,我立即往外跑,門框砸在腰上,便不能動了。這時我看到門口的壓水井水像柱子一樣冒出十幾米高。我想一定是地震了。」四村的買熱尼沙說。

在震災中,有二十餘名燒傷或燙傷者。那是因為當時他們正在灶邊做飯,被爐灶裡的火以及鍋裡的開水致傷。

有農民說,地震過後,一些農田莫名其妙地湧出了泉水。記者看到,並未進行春灌,不少農田已是汪洋一片。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