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鐘:魂兮歸來,我的國魂


我的童年是在書畫的氛圍中度過的。

每天清晨在院落枝頭小鳥的喧鬧聲中睜開眼,也沒有大人囑咐,知道不能驚醒別人,便靜靜地躺著,用眼睛梭巡屋中的擺設,最後就落在四壁的書畫上,時間久了便銘刻在心。最常見的是鑲在鏡框裡的張伯英北魏碑體橫幅,每看到:「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春風吹起細細漣漪的一片池塘便在腦中閃現。往下看:「閑引鴛鴦芳徑裡,手揉紅杏蕊」,便彷彿一個古裝女子手裡揉搓著紅色花瓣,在池邊花叢草徑中逗引著斑斕錦衣的鴛鴦。尤其末句:「舉頭聞鵲喜」,更常見窗外黑白花翅的喜鵲,飛落清晨的枝頭。

每晚臨睡前必然默念:「紙閣磚爐火一探,斷香欲出礙蒲帘,老夫不管人閑事,睡味無窮似蜜甜」進入夢鄉。因為那是天天見的刻在青銅墨盒上的陸游詩句。

至於客廳中的對聯,久而背熟,如行書:「咬定一兩句書終身得力;裁成六七竿竹四壁俱清。」 

再如梅花體篆字:
「克去私心,當似斬釘截鐵;
養成靜性,要如止水澄波。」

但更古董的收藏是不輕易擺出的。每當春深柳絮飄飄之前,便是母親抖晾收藏的季節,也是我最好玩的時候。唐寅的工筆畫,姚體的雙勾字,張大千的山水,溥心畬的花卉,「南張北溥」雖然不懂得欣賞,也能看出秀雅與高渺不同俗品;最好玩的是兩三尺長的竹骨紙扇,如八仙中漢鐘離手執的那種樣式,卻畫有工筆的古代故事,如《左慈擲杯戲曹操》,石欄、杯盞,庭院、神情、工致之極,令人如見術士左慈在宴會中庭無中生有,大變戲法。

親友中每辦私人畫展,也是小孩湊熱鬧大開眼界之時。1948年北京北海公園的一次私人收藏展賣佔了三個大廳,多是外國人買去,印象中花卉展廳如春和景明、吒紫嫣紅、百花竟放、爭奇鬥艷,一片璀璨;在山水畫展廳總願駐足凝視,呆呆地想邁進畫中去消受一番山水清境,但又左顧右盼,應接不暇。

1949年解放軍圍城,名滿京華的大書畫家張伯英老人深知洪水猛獸無可逃避,文化及文化人橫劫來到,憂鬱而死。

故宮精品運到臺灣,文化已隨黃鶴去,此地空餘舊古城。書法瞬間一錢不值,酒樓飯莊,名人字畫盡皆遮掩,因為不知誰是歷史反革命。畫家只留下齊白石一枝獨秀作為接待外賓的文化窗口,齊老向外賓按質論價,使周恩來大生其氣,後來才懂得先要向外賓贈送,然後再由政府補償。廠甸書肆冷清,榮寶齋幾乎關門,新華書店大興其道,擠滿書店,爭相瞭解共產黨文化:斯大林《列寧廣義基礎》;薜暮橋《通俗社會科學》,艾思奇《大眾哲學》,二十本《幹部必讀》……

1955年毛澤東主席提出「百家爭鳴,百花齊放」,老演員肖長華以為「今之堯舜」,周恩來手下國務院秘書長齊燕銘之父、蒙古史權威齊之彪老先生興奮得難以抑制,搜求100 種花卉,要題詩百首,各盡風姿俊採,以九十高齡掙扎寫到99首終於累死。毛澤東後來說:「其實就是兩家:一家無產階級,一家資產階級。」沒展開爭鳴便批鬥抓出了五十萬右派於知識界,只剩一家獨鳴。

文革一炬,可憐焦土。

全家珍愛的八大箱字畫被抄家送往造紙廠化為紙漿,母親親手把繪有大觀園全景的磁盆摔破扔到垃圾箱,被抄戶多被紅衛兵打死,幸而我父躲藏,逃過一劫。

一位日本朋友說:「日本可以偷來景泰藍工藝,偷不來磅礡大氣尤其古畫的靈境仙氣,大陸也一樣,復古文化是宣傳,假的,騙不了日本人。」

文化沙漠,劉曉波君在吶喊,螺桿先生在呼喚,無可奈何花落去,國魂已渺,書畫童年早已遺忘。何期魂兮歸來?




因緣聚會,飄來瑰寶,我不在意竟然有幸得到一幅工筆古代仕女現代畫家臨模摹,唯妙唯肖,古風古韻悠然,功力非凡。一幅《秋夜女讀》喜見臨模如古,又見中華神韻,遂掛在床頭,醒來或臨睡欣賞。條幅上半部有錢君陶鑑賞家的題詩,字體飛揚,有王羲之筆意:

秋院沉沉黃葉飛,西風帘押助相思;
自憐心事無人會,夜起挑燈讀夢辭。

畫中有原畫題句兩行:

獵獵西風扑面尖,打採來黃中葉共愁添;
多因怕見天邊月,篝火寒窗早下帘。

兩詩各有不同體味,都在參與藝術再創造。古代婦女的情緒,今人已難體會,但我看到的是留給後人中華文化的方方面面,正如法蘭西、義大利民族藝術「一雕樑,一畫礎」都工致之極,小中見大,一斑可窺全豹,微觀中可見全體文化。小畫布局微妙,半幅圍牆透出秋院深沉,觀之如在牆外居高臨下凝眸遠觀。南國芭蕉出牆,樹冠竹叢掩映。暗白色繡帳斜垂之下,細看窗內案上露出籃布套書冊兩疊,旁有印泥閩漆紅盒。右側窗欞半掩亭亭燈盞,火苗躍然,屋中園柱也隱約可見。窗下有石階,連階下石牆,古舊的縫隙也隱隱勾出。夜讀仕女如月端莊,連偏襟上的刺繡及內襯的對襟紅襖也工筆出之。案上展開的線裝古籍,行行字跡均有顯現,濃濃的古韻,完整的古文化環境。錢君陶先生畫龍點睛點出讀的是楚辭,更增深層文化蘊藏。

詩、書、畫、印、意、裱渾然一體,互為映襯,彼此交融,相得益彰,果然真是未被「先進文化」肢解摻和的純淨國畫。一派天然和諧,晨觀夜賞,不覺自己也溫柔敦厚,漸漸洗去大陸凌戾之氣,想起對家人的疾言厲色也不覺臉紅……

我又回到童年,似曾相識燕歸來:「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

魂兮歸來,感謝純國畫家章翠英女士淨化人間戾氣,一紙條幅竟還我國魂。

(大紀元)(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