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協唱票「宋祖英」 委員哄笑


據港明報3月14日報導,在13日的政協主席、副主席和常務委員的選舉投票中,有政協委員將當紅歌星宋祖英的名字寫入「政協常委」的名單,政協委員聞唱票哄笑。報導說,13日公布常委另選人點票時,當宣票員讀出,「鄧楠(鄧小平之女)3票、宋祖英(歌星)一票、尹明善(私企老闆)一票」。台下有委員聞言哄笑。

明報僅以「歌星宋祖英得搞笑一票」為題報導了這則消息。但對於大多數中國人來說,大家心中都有數,這一笑有深意。

*「江爺爺來背你喲!」
大陸作者北海閒人在2003年2月號的《爭鳴》雜誌上描述了他侄女講的一則故事。北海閒人的侄女是在北京出生、長大的,文革一結束就隨丈夫到香港定居去了,是位性情開朗的女性。侄女給自己的兒子講大陸的故事:我每次回北京,都要聽老同學們講起江主席的那位唱歌的紅顏知己,都說她人越來越漂亮,歌喉也越來越甜亮,彷彿成了全國首屈一指的女歌星呢。說是去年夏天,那女歌星到四川某城市舉辦專場演出,把座能容下四、五萬名觀眾的體育館擠得座無虛席。女歌星演唱的歌曲中,有一首湖北民歌《龍船調》什麼的,唱詞中夾有對白:「小妹子要過河,哪個來背我喲?」結果,那女歌星唱著唱著,道出這句問白時,台下幾萬名觀眾竟齊聲應答:「江爺爺來背你喲!」女歌星是下不來臺了。因幾萬名觀眾是花錢買票來聽歌的,她也不敢賭氣中止演出,而硬著頭皮演唱下去。唱到第二段,又不得不道出一句「小妹子要過河,哪個來背我喲」?台下幾萬名觀眾又應聲如雷:「江爺爺來背你喲」!說是那女歌星當晚回到賓館哭紅了眼睛,第二天飛回北京就找江主席告了狀。江主席很生氣,下令四川那城市的市委書記徹查,把帶頭侮辱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壞傢伙抓出來法辦。可如今的市委書記也學會做官了,不願為這事得罪老百姓了,拖了幾天,給中央有關部門回話說:報告江主席,那天晚上演出時,市電視臺和公安局都有現場錄像,可鏡頭都是對準台上,沒有對準台下,所以無法從幾萬名觀眾中找出滋事分子......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兩會最令人好奇的人物
北京新聞界說,由於宋祖英的傳聞,在每年的人大會上,她都是最受好奇目光注視的人物,一出面就會被來自全國的人大代表包圍得裡三層外三層。大家都想看看與國家主席江澤民傳緋聞的女歌手,到底長得甚麼樣子。

宋祖英是湖南湘西苗族女子,身高一米六八,年輕漂亮、能歌善舞。她從一個唱通俗歌曲的流行歌手,一躍成為當今中國最耀眼的女歌星,與江主席的「關懷」是分不開的。每逢重大節日晚會,宋祖英總會登臺壓軸,江主席總會上臺緊緊握住她的手。
宋祖英每年必上春節聯歡會,並調入海政歌舞團,享受一級演員(師級)待遇。後更成為人大代表、全國婦聯執委,在政治上平步青雲。1999年中宣部第七屆「五個一工程」獎評選,宋祖英有五首歌獲獎,2001年該獎第八屆評選,宋祖英又有六首歌獲獎。大陸傳媒指出,宋祖英成為該獎評選以來一次性獲獎最多的歌手。2002年韓國世界盃開幕,宋祖英又獲選成為全球矚目的獻唱歌手。

*湖南出版《國母宋祖英》
香港開放雜誌說,最近幾年,江宋「緋聞」傳至大江南北,直到社會底層。各種笑話和民謠在民間也隨之出籠。其一說:江澤民出門帶著貓頭鷹(影射原配夫人),睡覺摟著李瑞英(CCTV名牌播音員),聽歌要聽宋祖英。另一則說,江澤民訪問回國後就問四件事:法輪功上街沒有,下崗工人跳樓沒有,朱鎔基亂講話沒有,宋祖英來電話沒有。
湖南邵陽地區邵東縣一名民間書商根據社會上的傳聞,寫了本《國母宋祖英》的書,當中自然有編造的細節,只是為了賺錢,並無政治目的,但驚動中共高層,下令嚴查嚴辦。最後寫書人被判刑,另涉及出版的五十多人受株連而獲罪。此事件在湖南民間是2002年最大的八卦消息。

*大陸傳媒報導語含暗示   
甚至大陸傳媒(報紙和網路)的娛樂新聞也不時在提到宋祖英時用一些含有暗示性的字眼。如某地方晚報發表一組宋祖英照片,特別用了這樣的反諷標題:「冰清玉潔」宋祖英。有傳媒介紹宋祖英婚姻和家庭(宋祖英丈夫是長沙電視臺編導羅浩),這樣寫道,「宋祖英的各方面情況讓無數中國人相當關注......」雖然官方報導一律講宋祖英與丈夫琴瑟和諧婚姻幸福,但大陸網上卻有文章表示不屑於「宋祖英......董文華......這些人的愛」,將宋祖英與作了賴昌星情婦的董文華相提並論。

1999年大陸娛樂新聞報導宋祖英耍大牌,拒絕和港星劉德華合唱,宋祖英否認。但有報紙用了這樣的標題:「宋祖英為『無中生有』而苦惱」,但到底宋苦惱的是拒與劉德華合唱一事的「無中生有」,還是民間傳聞她與江總書記親密關係是「無中生有」?這只有宋本人才能回答。

海外媒體也曾經報導,在2001年北京知識界最熱門的話題就是江澤民的腐敗醜聞。

*江澤民的緋聞女人
江澤民喜歡與女性在一起,早已是公開的秘密。除了宋祖英,傳聞的還有陳至立、黃麗滿等,但遠遠沒有江主席與宋祖英的韻事流傳得這樣轟動。

陳至立是新任的國務委員、原教育部長。據開放雜誌2002年10月披露,作為江澤民的老同事、老部下、老朋友,陳至立1997年從上海調到北京後,與教委官員首次正式會面,竟在會上談到她的婚姻生活,說與丈夫感情好、生活幸福等等,使與會人莫名其妙,不知她為何要作如此「澄清」。

宗海仁所著的《第四代》則有這樣一段描述:陳至立與江澤民到底有什麼樣的關係?一個例子也許能說明問題。1988年春的一天,江澤民已有十來天沒有見到陳至立了,突然間,陳至立打來電話說她已出差回來了,準備馬上來見他。江澤民聽到這個消息,高興地走到樓道上去等她,一看見陳至立,就用右手的中指和大拇指在空中打出一個響亮的「榧子」,欣喜之情溢於言表。可見江、陳間的關係非常稔熟。

現任廣東省委副書記、深圳市委書記黃麗滿則是江澤民當電子工業部長時的直接下屬。黃麗滿徐娘半老,風韻猶存。江澤民到廣東,她必伴身旁,兩人相互間的親昵動作和言談,實在難讓人不作他想。因此廣東高官,包括省委書記李長春都要讓著她三分。

黃麗滿與江澤民的關係到底如何?宗海仁所著的《第四代》這樣說道,一個準確的答案是,無論在深圳還是在廣州,黃麗滿每年總有十次以上的時機到北京開會、工作,江澤民每次到廣東,黃麗滿總會全身心地陪同,諂媚之態溢於言表。在一些會議上,黃麗滿言談間對江澤民自然流露的崇拜之情讓人聽了感覺十分肉麻。

*緋聞反應民間不滿
江澤民可以說是中共領導人的一個異數。中國的言論控制一向是嚴苛的。過去毛澤東、鄧小平等在位時,中國的民間從來不敢像現在這樣四處傳播、到處津津有味地議論領導人的醜聞。只有文革後期,民間對江青怨聲載道,才出了許多江青淫亂的傳聞。2002年10月《開放》說,這是「中國特色的民意表達」。因為既恨江青又迫其淫威而奈她不何,就只好私下「唱衰」她好了。

《開放》引述大陸一位學者指出,江澤民可以說毫無魅力,人人討厭,黨內左中右都巴不得他早點下臺。至於中國民間,最看不慣的是他的作秀,因此稱他為「戲子」。就像文革後期紅都女皇事件是針對江青的民怨沸騰的指標一樣,現在全國傳得街知巷聞的關於江澤民與宋祖英的緋聞,也可說是全國民眾普遍反感江澤民的一個訊號。該社會學家說,「不管真不真,老百姓就是願意相信它是真的,而且樂意去四處傳播,私下津津有味議論,這是老百姓宣泄他們對中共領導人不滿的一種方式。」今天江澤民的民意指數已等同當年的「妖婦」江青。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