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發生的一些事


1990年8月初,我正在天津附近的一座軍營軍訓。很艱苦的環境。很單調的生活。某天,突然緊急集合,集體收聽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的新聞:伊拉克入侵科威特。

在此之前,對於伊拉克,我只知道「兩伊戰爭」;對於科威特,我只知道法赫德親王--至於後者,全賴我們國家的宣傳媒體。因為大家都知道,在1990年,我們即將在北京承辦亞運會。而如同現在「申奧」一樣,當時,中國申辦「亞運會」也是一件大事。科威特的法赫德親王時任亞奧理事會主席,是體育方面亞洲最有權力的人--從國內媒介的宣傳使我知道,正是由於他大力贊成並支持,中國終於可以承辦「90亞運會」。

中國申辦亞運會成功,所以媒介大力宣傳法赫德親王,把他宣傳為中國的老朋友。我當時就是從這些宣傳中,知道法赫德親王的。幼稚如我,當時有一個很簡單的判斷:法赫德幫我們,使我們能辦亞運會,那是我們中國的哥們啊!


但是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沒幾天,我們就從報導中知道法赫德親王戰死了。這事,後來知道是這樣的:

「8月2日凌晨2時,伊拉克10萬大軍、350輛坦克和40多架戰機長驅直入,不到5時即攻入科威特首都。僅有1萬餘人的科威特軍隊寡不敵眾。正在軍用機場值勤的科軍5架戰鬥機明知難以拒敵於國門之外,仍毅然升空迎戰,英勇獻身。駐紮在埃米爾駐地達斯曼宮、首相府及其他政府要地的軍隊和軍事院校學員們頑強抵抗了兩日後亦逐漸平息。僅第一天的戰鬥,科軍就戰死600餘人,法赫德親王等6名王室成員亦為國捐軀。

科威特埃米爾和大多數王室成員都居住在海濱的達斯曼宮及鄰近的王府。伊拉克大軍突破兩國邊界時,達斯曼宮最先獲得了消息。大家從午夜的睡夢中驚醒,老幼婦孺亂作一團。王室主要成員不約而同地聚集在埃米爾的住處。眾人在倉皇中草草決定:「王室成員決不能落入伊拉克手中,大家立即攜帶家眷逃往沙特或巴林;政府的國防和內政兩個部門組織抵抗和善後工作。」時年45歲的法赫德親王臨危不懼,大義凜然,面對眾多長輩和長兄大膽地提出:「王室成員都跑掉,今後如何向政府和人民交代?!」沉默片刻後他主動要求留守。他說:「我與伊拉克領導人的關係都不錯,他們不會對我怎麼樣……」兩個正服兵役的兒子也堅持要與父親在一起。緊急而無奈之下,已經成家的大兒子艾哈邁德護著母親、弟妹和自己的家人,隨大隊離開了科威特。

拂曉前後,伊軍開始攻打科首都市區各要塞。法赫德親王手提衝鋒槍,率王宮衛隊和兩個兒子堅守達斯曼宮。他雙眉緊鎖,棕黑色的臉上佈滿義憤和仇恨。

伊軍從清晨打到下午,達斯曼宮久攻不下,不得不調來坦克助陣。王宮的大門最終被轟塌了,門衛的房子和臨時搭建的工事燃起了熊熊大火。伊軍乘勢蜂擁而入。法赫德親王率領所剩無幾的殘部邊打邊退,最後退至一棟三層樓內。衝鋒槍的子彈耗盡了,他又拔出隨身的手槍繼續還擊。這時他的身邊只剩下兩個兒子和五六個衛兵。他見一樓會客大廳無處隱蔽,便揮槍高喊:「快!快上二樓!」但他們剛剛踏上樓梯,十多個端著衝鋒槍的伊軍士兵便衝進了樓內。噠噠噠……幾梭無情的子彈響過,奔跑在樓梯上的人全部倒下了。法赫德親王身中數彈躺在血泊中,他那濃密的絡腮鬍鬚依然直挺挺地立著,一雙炯炯發光的大眼睛死而不瞑……」

(上述文字引自「《北京晨報》 2003年1月19日,作者系中國前駐利比亞大使,時任駐科威特使館政務參贊、臨時代辦秦鴻國」)


上面這段,拋開文學修飾的成份,其實有一點可以肯定:法赫德親王英勇抗擊侵略,戰死。


所以在1990年,我在軍營的時候,對法赫德親王非常同情--因90亞運會,總感覺中國的一個哥們,戰死了!!!--我當時想,中國怎麼著也應該在亞運會上下個半旗什麼的,向曾經幫助自己的朋友和一個抗擊侵略的英雄,表示尊敬和懷念。

但事情讓我大跌眼鏡。90年秋天,亞運會開幕了。當時,科威特已經被伊拉克搞成自己的第19個省,國際社會正強烈抗議並不予承認。而中國,也許僅僅為了證明自己的這屆亞運會是參加國最多的亞運會,竟然就好像沒事一樣地邀請伊拉克參加--當然,沒有邀請科威特,因為科威特已經是「第19省」了嘛。

亞運會開幕的時候,一片歌舞昇平,比賽第二,友誼第一嘛,「看,現在走過來的是伊拉克運動員,伊拉克運動員比較擅長的項目是足球,這次他們希望在本屆亞運會上,在足球項目上取得更好的成績。讓我們為他們鼓掌。。。」

科威特呢?我們的老朋友法赫德親王呢?!


看著電視轉播,我說實話,我第一次感覺到生活在這樣的國家,有一種恥辱。

。。。。。。

海灣戰爭爆發了。美國為首的多國部隊迅速解放了科威特。但是伊拉克人在撤退的時候,喪心病狂,不光把能拿走的科威特的珠寶都帶走,還勒索了一批科威特人作為人質(這部分人質,12年來,直到今天,還被扣留在伊拉克不知死活)。最後,伊拉克還把科威特的油田全放火點了起來,給科威特人帶來了將近1000億的損失。

但不管怎麼說,科威特終於解放了。戰後重建的工作展開,首先就是要為油田滅火。但這時,出現了一個問題:油田滅火,是一件非常危險的工作,一些關鍵的工作步驟,不能採用機械,而必須用人工完成--正是由於這個因素的存在,所以本來石油科技很先進、和科威特人關係很好的美國等西方公司,出於對自己職工的勞保考慮,故不太願意接這樣的工程。(如上,油田滅火,必須要用人工,這樣會損害人員的身體健康)

這個時候,我們的中國跳了出來!當時,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下面某局(為什麼我知道,靠,因為我畢業後就在那個局工作),組織了一個工作隊,搶下了這個活,為了賺取西方人不願賺取的美圓,開始奔赴科威特,滅火。

火滅了,他們回來了,我們祖國又開始宣傳了:我們為了和科威特人的友誼,去給他們滅火啦。

90年亞運會的時候,那被您忘記的老朋友,如果在天有靈,真不知道怎麼想!!!

滅火的工人回到家之後,一年的時間,每天吐的痰,全部是黑色的;又過了三年,我再去看他們,一個曾經生龍活虎的人,已經遠比他的同齡人衰老。


這就是我一個人的回憶,由於種種巧合,讓我一直不能忘記法赫德親王、科威特滅火,還有--我們的祖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